阻擋係我地面前既,係瑪麗。
不死族領主……不死族魔王既夫人。
頭先係大屋到求我地幫手復活既女人。
咁快就黎到呢到?
依家唔係諗呢D野既時候。
瑪麗唔容許我地思考,直接提劍直取卡珊德拉既首級。
我衝埋去,用鉗擋住瑪麗既劍。

頭先明明先喊哂口係到求我地,依家咁快就可以用劍指住我地。
真係唔講得笑,呢個女人。


但係,硬係有種違和感。

弗蘭停止左攻擊,然後問我地,點解要阻撓佢。
王只係講左句「點可能比你復活一個普通既人」就無再講野。
弗蘭想復活既人究竟係?

正當我分心果陣,瑪麗突破左我既防線。

「淨化之劍」
[淨化之劍:對單體造成大量物理傷害。同時對目標造成等同其魔力的傷害(最大傷害不超過10000)]



瑪麗一劍斬中左卡珊德拉,令到佢重傷。
卡珊德拉眼神都有D猶豫,佢應該都覺得眼前既瑪麗同頭先既瑪麗判若兩人。

「點解!點解你地要阻礙我地!」
瑪麗問。
明明係同一個人,同一把聲線,同一樣既語氣,同一樣既對白。
但係,有一種違和感。
好快,我就搵到違和感既來源。



二打二。
瑪麗對我。
瑪麗對卡珊德拉。

兩個一模一樣既人。
兩個一模一樣既人,企左係我地既面前。
卡珊德拉覺得有少少驚訝。
但係我好快就掌握到發生緊咩事。

瑪麗,係已經死左既人。
無論係大宅入面既瑪麗,定係用劍斬傷卡珊德拉既瑪麗,抑或係企係我面前阻住我既瑪麗;三個瑪麗都唔係同一個人。
瑪麗本人已經死左,呢三個瑪麗只係弗蘭肯斯坦試圖創造出黎既人造人,復活儀式下既失敗品。
擁有住同瑪麗本人一模一樣既肉體,一模一樣既性情,一模一樣既習慣,都擁有死前既記憶,所有既一切都係一模一樣。
唯獨只有靈魂唔相同,咁樣對於弗蘭黎講,復活已經係失敗左。
對佢黎講,佢只係整左三個同瑪麗差唔多既人。



究竟,唔比人承認係真品既瑪麗,無論係大宅定係眼前呢個既瑪麗,佢地究竟會有咩心情?
點解佢地仲要幫弗蘭進行復活,咁咪姐係否定緊自己既存在?
如果瑪麗本人真係復活成功,咁呢三個瑪麗又何去何從?
我睇唔透。

「佢只係想復活瑪麗本人姐!有咩錯!」瑪麗問我地。

弗蘭肯斯坦,呢個男人淨係想佢死去既老婆復活。
要既唔係老婆既肉體,而係佢既靈魂。

「咪話左你地既行為會破壞呢個世界!」王回答。

「人死不能復生……」卡珊德拉好細聲咁講,好無說服力。



我殺左一個瑪麗。
實在睇唔過眼。
死,對於呢D人造人黎講,或者係個解脫。
然後,又有幾個瑪麗衝左出黎,追住我地。
我帶住王,同卡珊德拉分開左,係個山洞入面四圍亂跑逃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