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既一個房間。
被帶到去一個好遙遠既地方。
目測跨越左半個大陸咁,雖然對呢班魔物黎講,只係半日既事。

魔王城,大概係呢一種既感覺。
我比佢地關左係一個房間入面。

我比佢地綁住左係張櫈上面。
綁住我既繩,應該係由蜘蛛絲整成,我扯唔斷。
作為唯一一個看守既人,蜘蛛女王圍住我不斷轉圈,唔知想點。



「成為不死族既魔王啦。」佢講。

吓?
你地請人,會係綁架完人之後問人做唔做架咩?
我心諗,做乜鳩?
如果真係做不死族魔王,咁樣大家既地方應該係平起平座,而唔係你綁住我囉,惡魔魔王蜘蛛女王大人。

當然啦,呢D事我無講出口。
廢事激親佢。



「點解要搵我做?」
「因為你殺死左前不死族魔王,然後我地需要搵人填補佢既空缺。」
「係我殺左佢喎。」雖則殺不死族魔王既人係約翰,但係佢話係我就係我啦。
「所以呢?」
「……」

蜘蛛女王企定左落黎,用手輕托我既下巴,望住我。
「一句講哂,做定唔做?」
「魔王即是點?魔王係要做D咩架?」


「所謂既魔王,就係統領住魔界同聯盟作戰既人,本來應該係咁。但係依家以我地既力量,隨時都可以以單騎既力量摧毀成個聯盟,所以我地無必要侵略聯盟,正如無必要去殺左隨街見到既一隻蟻咁。」
「咁你地既目的呢?」
「無。」
「咦?」
「就只係一大班最強既人,行埋一齊隨心所欲咁做任何野,唔會比呢個世界任何既規則限制。當然啦,我地亦都想去破壞固有既規則。」
「……」
「就好似,迦具土話要去襲擊聯盟咁,佢依家應該已經出左發。」

襲擊聯盟?佢係認真既?

「以你既資質,做我地其中一員都無問題。」
蜘蛛女王笑笑口咁講。
「你就係當年傳說中既果一隻蜘蛛?同女神戰鬥既蜘蛛?」我問。

蜘蛛女王聽完之後,呆左一下,然後放聲大笑。


佢究竟諗緊咩?
意味住佢就係當年既蜘蛛?

「我係唔係果一隻蜘蛛,真係重要咩?」佢問。

「魔法飛彈」
突如其來既攻擊。
向住蜘蛛女王發動既攻擊。
蜘蛛女王好快就作出反應,閃開左呢一擊。

「次元障壁」
約翰企左係我面前,整左一道無辦法通過既障壁。

「要走拿?放心,我唔會阻止你。」蜘蛛女王回答。



然後佢又笑左一笑,又再講:
「咁你既答覆呢,做定唔做?」

「要走啦。」約翰同我講。

「我比時間你考慮,考慮完之後記得答我。」

「空間魔法。」
約翰帶埋我瞬間轉移。
返返去佢自己既果一間別墅到。

好暗。
間屋好似比人查封左,可能教皇無放過約翰。
約翰應該係夾硬用空間魔法走返入黎。



教皇依然掌握大勢,睇黎王都仲未可以光復到自己既地位。

「依家唔係講呢D野既時間。迦具土黎緊!」我即刻同約翰講。
「黎緊?」
「之前果一條烈焰龍,佢要黎毀滅呢一個聯盟!」

戲劇性地,遠處出現爆炸聲。
天空上面出現左條龍,四圍噴火。
唔洗問,一定係迦具土啦。
佢既目標唔係呢到,所以只係四圍亂咁求求其其噴下火就算。
不過呢D咁隨便既破壞,已經唔知毀滅左幾多個城市。
我望住條龍飛往既目的地。
係王宮。
佢想直接攻入王宮。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