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
跑呀跑。
同約翰,仲有唔知幾時出現既三師姐一齊追住,係天空上面飛緊既迦具土。
如無意外,迦具土會直接攻擊王宮。
我地係地上面跑住、觀察下佢先。

天空上面既話,我無辦法同佢戰鬥。
我唔識飛,固之然打唔到佢。
而且,最大既問題係,作為所有人入面最大戰力既我,依然都係打唔贏迦具土。
迦具土好強,並唔係我可以輕易打得贏既對手。


所以,要諗方法取勝。
不過,先要條件係,將佢拉落黎地上面同我打。

約翰好似有野想同我講,但係又一副欲言又止既樣。
可能依家唔係講呢D野既時候。

約翰其實可以用空間魔法傳送我上去迦具土背上面。
之但係,上到去我勝算更加係零。
地上面都打唔贏佢,點樣打空戰呢?
好頭痛。



迦具土好似發現左我地跟住佢。
但係,佢無理會我地,仲係繼續飛。
唔放我地在眼內?
睇怕都係啦。
雖然好唔甘心,但係依家既我真係咩都做唔到。

唔理啦。
再係咁落去,佢真係會摧毀成個聯盟。
要攻擊啦。


蠍尾射擊。
太遠,射唔中。
既然係咁,就用傳送我上去打空戰啦。

呢個時候,有個人由迦具土背上面跳左落黎。

【獸人領主】黑犬-巴斯克維爾 LV87

HP:169774/169774
MP:84545/84545

力量:5442  敏捷:5454
防禦:2424  魔力:2845

黑色既一隻狗。


紅眼,張開住個嘴,滴落黎既口水足以蒸發石頭。
四隻腳肉球果到睇黎溫度好高,行路既時候融化埋塊地。

嗚……
係咀咒?
同佢對望左一眼,我即刻中左虛弱狀態。

「你就係蠍子女王?」佢問。
「係。」

佢化為人型,拎住把劍,斬向我。
空鉗入佢白刃。
點知佢放開手上既劍,左手唔知係邊到拎出第二把劍插向我。
好快。
好痛。


我腹部中劍,流血不止。

我退後幾步,先見到佢兩手各拎住幼劍。
好強。
約翰用魔法支援射擊。
但係一一比佢避開哂。
魔物之間既戰鬥,對於人類黎講係無可能插到手。

我用雙鉗攻擊,但係比佢避開哂。
係機會,我即刻用尾針佢。
佢用把劍輕輕卸力,錯開左我既尾巴。
瞬間黎到我既面前。

「死亡斬擊」
連中佢幾刀。


嗚。
我既動作太慢,而且比佢睇穿左。
我想拉開距離都拉唔到開。
只可以勉強用防禦技能[外骨骼]增強自己防禦力黎死守。

真係打唔贏。
我望住約翰,佢都一籌莫展。
三師姐一如既往既POCKER FACE。
唔得,唔可以次次都等人救場。
要靠下自己!
上呀!

佢一腳踢落我個肚到,即刻彈開左十幾米。
咳……
唔夠抽。


同呢D擅長近戰既人打,真係壓倒性既不利。

「點解你會係到?」黑犬問。

眼前出現左一個人。
黑色既人……
黑騎士。
作為魔王而存在既黑騎士?

「你要背叛我地?」黑犬問。
無回答。
黑騎士拎起劍,衝左上去同黑犬對斬。
「憑你?以你既劍技,係無可能……」
幾招交鋒,黑犬既右手比黑騎士砍傷,留低條血痕。
把劍,亦都彈開左。

「你……你唔係黑騎士!你究竟係咩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