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講返第八層係個咩環境先。
第八層係個地下洞穴,舉頭一望係望唔到天花板既盡頭。
而個洞穴其實都唔係好大,大約淨係有維園咁大左右。
四圍都係極危險既蟲類魔物,或者係一D奇型怪狀既恐怖魔物,雖然佢地都無火龍咁強,自然威脅唔到我。
而第八層最中心既位置,有一個石像。

蜘蛛女王。
同蜘蛛女王一模一樣樣既石像。
但係,呢個蜘蛛女王石像同身為惡魔魔王既蜘蛛女王,有種微妙既不同。
天照佢就坐正係石像個頭上面。



「唔錯嘛,居然落到黎第八層。」

天照。
天照係乜水?
係女神。
係呢個世界上面……應該直接話係世界既管理者。

佢係到等緊我?
佢又知我會落黎?


定還是係我落緊黎既時候,佢先即興走落第八層到等我?

「你應該知架啦,我就係全知全能,大定最愛既女神大人!」
「唔知喎。」
「啊……心淡,居然話唔知,我好傷心啊!」
「哦。」
「腹痛(3小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佢強行賦予左我腹痛狀態。


可惡……濫用權力啊女神……

「係神罰,唔係濫權。」天照用冷漠既眼神望住我。
啊……啊……
其實天照佢都幾靚……雖然都仲係個細路女樣……
纖幼既雙腳係我面前FING下FING下……佢用條月利舔一下嘴唇……
啊,我係到諗緊咩,明明只係個發育仲未健全既細路女……
再係咁落去作者會比FBI拉架……

「啊,算啦,反正無聊,想唔想知,以前我地發生左咩事?」
算啦既意思唔係應該解左我腹痛先咩……嗚……

「我同蜘蛛打完之後,究竟發生左咩事。」
「唔想知。」
「你唔想知姐,你後面既人想知。」



我後面,咩人?有人咩?

「眾所鳩知,蜘蛛就同你一樣,都係轉生者。」
「唔係,唔係,我唔知。」
「佢同你一樣,轉生做鬼咩爬行者?呀,算啦,唔記得,總之就係種蟲啦。不過佢同你唔同既係,你選擇進化成為蠍子,佢就進化左做蜘蛛。」

天照望上天,好似係到回憶往事一樣。

「明明只係一種好弱既魔物,但係一路戰鬥落去,仲未成為蜘蛛女王果陣憑自己既力量,已經殺到火龍,擊殺舊日支配者。佢又成為勇者,仲拎返身為魔王係魔界既權力。慢慢、慢慢,佢已經係世界上面最可怕既魔物,然之後佢成為左神,打算毀滅世界。」

「毀滅世界?」

「無錯,係毀滅世界。果陣時除左蜘蛛,世界計埋我在內係有三個神,前後已經有兩個神,比佢殺左。而最後我就同佢戰鬥……」



天照由石像上面跳左落黎。
「無錯,呢個石像就係阿撒托斯既石像,亦都就係蜘蛛女王。本來係為左封印佢而存在既石像,不過好明顯依家無用啦。」

「所以你贏左蜘蛛,封印左佢?」

「錯啦,我輸左,亦都死左,世界亦都一度比蜘蛛毀滅左。」
「死左?」
「無錯,果陣我係死左。蜘蛛成為唯一神之後,第一件要做既事係毀滅世界,但係佢未黎得切毀滅世界,就比佢既部下背刺,蜘蛛亦都死左。」
「……」
「無錯,你應該都知架啦,復活。特殊技能[死者復活],消耗世界既能量,將靈魂帶返黎,再由靈魂重新構成肉體。復活儀式一共進行左兩次,果位部下復活左我。然後,蜘蛛女王亦都比佢另一位部下復活。」

「復活儀式進行左兩次,所以呢個世界殘存既能量淨返唔多。我同蜘蛛女王因為咁而停左戰,於是乎我就去封印左佢,佢都好樂意比封印……之但係某一日,條友都走出左封印,到依家為止我都唔知佢究竟想點。如果佢要同我開戰,我絕對樂意奉陪,反正佢都無乜朋友,咪同佢玩下囉。」

「點解你要同我講呢D野?」
「都話唔係同你講囉,你真係好萌塞呀小KIDKID。」


「……」
「讚緊你啊,萌塞都係一種萌啊!」

我坐左係地上面,望住佢,唔再抽搐。

「咁我依家要做D咩?我既主線究竟係咩?我究竟要做D咩?」我問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