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
我走到入一個帳篷之內。
帳篷入面既人無乜表情,望到我黎之後勉強舉手打招呼。
佢雙腳已經走唔到路,挨住枝木柱坐係地上面望住我。

天鈿女命,係呢個男人既名。

「打獵點?」佢問。
「捉到山貓,但係弗洛瑞斯死左。」我機械式的回答。
「哦。」



「今日有肉食啦,大家都。」我試下用愉快既口吻去講。
我坐係地上面,望住佢。

佢無咩回答,就只係繼續望住我。

部落入面,肉係好珍貴既食物。
好難先會有肉可以食。
先講下部落既構造先。



部落入面有分階級。
最高級既人係薩滿。
所謂既薩滿就係指有智慧既人,可以同神明溝通既人。
當然啦,我唔相信佢真係可以有咩超能力可以呼風喚雨祝福人,但大家都認為佢有呢個能力,於是佢就係部落入面最高級既人。
我地既部落有兩個薩滿,一大一細,係師徒關係。

然後次級既就係戰士。
而我地就係戰士,上戰場同其他部落打,又或者狩獵都關我地事。
因為我地既最危險既職業,所以階級都非常之高。
不過,隨時都會有死亡既危機,頭先狩獵山貓先死左個人。


戰士包括我在內,就只有五個人……唔係,得返四個先岩。

再下一級就係部落者。
部落者,其實就只係個統稱,入面咩人都有。
有d人負責教細路,有d負責醫療,有d負責製造武器。
咩都有,部落者就係泛指所有係部落到既人。

最後就係低端人口。(笑)
就係指捉返黎既奴隸,又或者係D無工作能力既人。
天鈿女命就係其中之一。

天鈿女命唔好講做野,甚至連行出帳篷咁少既野都做唔到。
如果我出左去狩獵,基本上佢全日都要留係帳篷入面,連陽光都見唔到。
其他人唔會帶佢出去見陽光,認為佢見到陽光係對太陽神既一種侮辱。



講返肉既話題,基本上一隻山貓分哂比薩滿同戰士之後,部落者就剩得返好少既肉可以分。
而低端人口,根本無可能去食到肉。
頭先係我講錯說話,我唔知點樣道歉先好,就一直企係到講唔到野。

呢個時候,有另一個人行左入黎帳篷入面。
西布蘭諾,果個好衝動既細路仔戰士。

「希爾芙大人,係時候出去啦,拜祭。」
「我明白啦。」

我跟住佢出去,回頭望住天鈿女命一眼。
佢無講野,亦都無望我。

「點解希爾芙大人你要咁照顧佢,明明佢只係個無用既人,係部落既負資產。」
「無,如果我唔照顧佢,咁仲有邊個照顧佢?」



黎到祭祀既會場。
火構已經塔好,全世界人係到等緊我。

薩滿望住我,問我點解咁遲。
我隨口敷衍佢就算。
「你仲去探果個無用既人?佢連拜祭都拜唔到呀!」

拜祭係咩黎?
狩獵之日既果一個晚上,我地會進行拜祭,感情太陽神賜予我地今日既飲食。
係對太陽神既感恩行為。
圍住火構係到跳舞,僅此如此。
天鈾女命的而且確係連拜祭都做唔到。
所以薩滿先至咁嬲。



之但係,所謂既太陽神真係存在咩?

如果太陽神真係存在,咁點解我地要過得咁辛苦?
點解今日又有人死呢?
太陽神係咪真係我地人類既朋友?
抑或就只係我地所有人集體既一個幻想?

我唔知道。
不過,既然天鈿女命佢都相信太陽神係存在。
咁樣既話,我都會去相信,果個太陽神係存在既。
係一個會保護我地人類既,偉大既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