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擊退左線峽蝶。
近呢幾日佢都無再出現過。
暫且都算係安全左一段時間。

但係村入面所有既人都好灰。
見識過地獄之後,成個部落都有種難以形容既灰暗感。

所謂既安全,就只不過係自欺欺人。
大家都心裡有數,線峽蝶無可能就咁就放過我地。
我地就只可以磨利刀刃,試圖去反擊線峽蝶。



陽光普照。
晴朗既一日。
對信奉住太陽神既我地黎講,今日係一個好日子。
我地相信太陽神會眷顧我地。

只可惜——

正當我係部落入面整理緊武器既時候,聽到魔物既叫聲。



拎起長槍,背起長弓,再帶埋匕首,即刻衝出去。

龍。
毫無疑問係龍種!
魔物之面最強既種族,龍種!

白色既羽毛。
前肢帶有羽翼。
後肢強而發達。
係風龍。



體型唔算大,身長只有三、四米長左右。
係幼龍?
岩岩出世無幾耐既幼龍?

最大特點係,佢雙目失明。
有條好深既血痕係眼睛上面。
似乎係岩岩整傷無幾耐。
然後佢不斷好痛苦咁尖叫。

「哈哈。」
係線峽蝶。
佢係幼龍面前飛舞,迴避幼龍既攻擊。

「佢依家睇唔到野好慘喎~淨係可以用個鼻黎聞」


線峽蝶飛埋黎我地到。
散佈一股蝴蝶既香氣。
……

然後,佢飛左上天。
「加油啦,好好咁照顧佢啊。」
作為一個旁觀者,係天空上面望住我地。

好卑鄙……
幼龍再次尖叫。
以為我地係線峽蝶,作出攻擊。

弊!
幼龍張開口,然後一道吐息攻擊過黎。
明明只係幼龍,但係有好強既破壞力!



「迎擊!」
我一聲令下,村民同時用箭、擲石攻擊幼龍。
我地無可能坐以待弊。
一早就準備定埋伏去對符線峽蝶。
只係估唔到線峽蝶無親自出手,而係借刀殺人姐。

完全傷唔到幼龍。
所有既攻擊都無效。

幼龍一聲咆哮,四圍卷起左風卷風。

接近唔到佢……
單係唔比佢吹走都已經用盡力氣……



幼龍單憑嗅覺,一下揮爪殺左幾個人。

又再一次見到地獄。
比起線峽蝶,龍更加難對付。

不經不覺間。
又死左唔知幾多人。

而我,早就麻木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