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單人匹馬衝到去幼龍面前。
大部份既攻擊都對佢做唔成任何既傷害。
既然係咁就要靠我既龍牙匕首。
即使係龍種,都應該撕得開佢堅硬既皮膚。

我先拎起長槍攻擊。
一般既皮膚睇怕都係打唔穿。
既然係咁就去攻擊佢既眼睛!

我敏捷咁避開幼龍既利爪。


黎到幼龍旁邊。
佢眼睛本身就已經盲左。
試下再去加重佢既傷勢。

長槍一刺。
幼龍張開血盤大口,一口就咬斷長槍。
雖然佢盲左,但佢依然可以好似睇到野咁,清楚知道我既行動。

我跳去後身後,但佢又好似有後眼咁用尾巴攻擊我。
好險。


差D出事。
我即刻拉開距離。

佢又同時張開口,用吐息攻擊。

係風。
佢應該讀到風既流動,黎推斷出我既動作。
不愧係風龍。
明明盲左,但係都係咁可怕。



姑且係上左當。
幼龍開始追住我黎跑。
雖然佢速度好快,但我勉強都避到佢既攻擊。
一步一步,開始引誘佢進入我地事先準備好既陷阱入面。

我輕輕一躍,跳上去一棟樹上面。
而幼龍就無咁好彩,跌左落去我地事先準備好既陷阱。

一個十米深既挖洞陷阱,我地準備左好耐,預黎對付線峽蝶用。
洞入面插滿又長又尖既竹、石頭。
呢下就算唔死都算啦掛。

我跳落地上面,望住佢。
一滴血都無。
完全傷唔到佢。


不過可幸既係,佢比d尖石卡住左。
一時之間走唔到出黎。

幼龍係到悲嗚。
呢個時候,我即刻跳埋落去!

龍牙匕首。
要刺穿佢既喉嚨!

龍張開口,一下咬中我既左手。

呀……呀……
好痛。
但係我右手無放開匕首。
然後係咁用力刺落去。


唔知刺左落邊,淚水、血水令到我睇唔清前面既野。
左手既劇痛令到我幾乎失去知覺。
意識開始模糊。
儘管如此,我完全無鬆手。
依然用盡全力揮舞我既匕首。

隱約之中,我感覺到條龍咬住我飛埋上天。
佢飛到拐下拐下咁,應該都受左重傷。
我停左攻擊,用右手拭淨眼睛上既血水。
見到佢咬左我左手,係天空上面飛翔。
龍顎比我刺到重傷,咬唔斷我既左手。
我既左手究竟仲屬唔屬於我既呢?
已經無哂知覺。

地上面有人發動攻擊。


係烏丁娜。
一個水球由地對天攻擊。
打中左幼龍。

幼龍終於張開口。
而我,就咁跌落地面。
粉身碎骨……

粉身碎骨前,我用埋最後既口氣,將匕首掟埋出去。
最後一擊。

咳……
睇黎死唔去……

我仲未死……


幼龍從天而降!
佢都未死!
下巴仲插住龍牙匕首!
張開嘴巴,要咬死我!

尼安德塔呢個時候衝埋黎,撞開幼龍。
明明本身右手都就斷,但依然用雙手捉住幼龍雙顎。
幼龍口中凝聚能量——

呢個時候我又衝埋去。
拔出匕首。
再一刀由龍頭斬到落龍尾。

龍發出最後既叫聲,就訓低左。
而尼安德塔傷口爆裂,失救而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