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
我係到……做緊咩?
我爬返起身,發覺自己滿頭鮮血。
好痛,發生左咩事?

成片森林都變左火海。
黑煙同紅光令我分唔到依家究竟係白晝定係黑夜。
森林彌漫住火焰既味道,同時帶有血既味道。

我醒起啦。


係龍。
唔係幼龍,係真真正正成年既龍。
唔單止係咁,據部落薩滿所講,係風龍王。

無錯,係風龍王。
我地終於都見到神。
神。
不過唔係太陽神,係司掌風元素既神明。
風龍王。
對人類絕對唔友善既一位神明。



無錯,係惡神。
我地比佢屠村。
係神既面前,我地就係如此既微小。
究竟咩係神呢?
對人類黎講,擁有壓倒性既力量既人,就係神。
所以,將風龍王稱之為神,都係一件好合理既事。

遠處傳黎風龍王既咆哮聲。
我追住聲音,走返到去原本部落所在既位置。


所有人都死哂。
就只係得返年輕既薩滿,櫛名田比賣。
佢獨自一人企係地上面,望住偉大既風神。

「點解……」
「此為神罰。」
「但係明明係線峽蝶……」
「然汝等依然有罪,汝等殺害吾兒,報仇有何不當?線峽蝶本王固然不會放過,汝等就在地獄中等候線峽蝶吧。」

櫛名田比賣跪係地上面禱告。
同太陽神祈禱有咩意義?
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經無意義。
傳說只要跳舞,就可以引到太陽神出黎,令大地回復光明。
但呢D只不過係傳說,神明唔一定要眷顧人類。
你依家已經見到啦,真真正正既神明。


「喝呀呀呀呀呀!」
我咩都唔理,衝上去。
拎住龍牙匕首,直接衝去風龍王到。

風龍王甚至望都唔望我,就卷起一陣暴風。
暴風強到我寸步難行。
連行都行唔到過去。

我知道架,呢D就係差距。
人類無可能打得贏神。
下位者無可能挑戰得贏上位者。
在上者可以隨意屠殺下面既人。
唔需要理由。
亦唔容許反抗。



呢個就係世界既真理。
要怪,就怪投左胎啦。
生而為人,係種罪過。

所以……
所以我點可以放棄呀!

「喝呀呀呀呀!」
我咬緊牙關。
用盡全身既力氣,突破左暴風。
雙手緊握匕首。
全力刺向龍王既前肢上面。

甚至連避開都懶得避。
龍王郁都無郁,就咁比我刺中。


斷左。
龍牙匕首斷左。

「龍牙?汝等竟有此物?不過一般龍種的牙齒怎能傷及本王!」

龍王望住我。

「龍牙。看來汝等一直是龍族的敵人啊!本王改變主意了,本王要殺害人類,不,應為滅絕人類,絕種吧,人類!」

龍王再度張口咆哮。
然後,我淨係感覺到世界既崩壞。
之後既事,我就無左記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