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如泉湧。
龍既鮮血灑落去我既臉頰之上。
熱血係我面上蒸發,燒傷我既皮膚。

致命一擊。
一劍插落去龍王既頸椎到。
就算係龍王,都未必承受到咁重既傷害啦。

龍王發出巨大既慘叫聲。
大到四圍卷起暴風。


我比暴風甩左落地上,我勉強用劍插落地上,緊握住劍柄先無比暴風吹走。

叫聲慢慢由咆哮轉變為悲嗚。
然後龍王就訓左係地上面。
張開雙眼望住眼。

暴風停左。
我爬返起身。
佢未死,係時候比佢最後一擊。
但係我身體,都開始承受唔住頭先幾次既攻擊。


只可以以劍作拐杖,緩姍走過去。

龍既眼睛依然想要撕開我。
佢張開口。
吐息攻擊。

明明身負重傷,但係依然有巨大既破壞力。
不過正因為佢受左重傷,瞄準唔到。
佢打偏左。
無直接打中我。


但係強烈既衝擊波輕輕擦過我半身。
我左邊身完全失去左知覺。
我唔敢確認自己既傷勢。
大概我左邊半身完全蒸發哂。
就算我望過去,都唔會見到左手左腳,只可能見到血肉模糊既內臟。

然後,我繼續係地上面蠕動過去。
每移動一公分,地上面既尖石就撕開我內臟一寸。
我只可以感覺到我全身都係血水。
但係我已經聞唔到血既味道。

我身體有幾多既機能已經壞掉呢?
即使係咁,我右手都無放開把利劍。

「區區……人類……」


龍王都無乜氣。

可能連吐息都發動唔到啦。
可能連張開嘴咬我咁簡單既事,佢都已經做唔到。

係兩敗俱傷?
唔係,係贏左。
人類會絕種係既定事實。
反正得我同溫蒂妮係無可能繁衍到下一代。
只不過,以人類之身戰勝大自然既象徵……
感覺都唔差。
呢場戰鬥,將會以人類既勝利告終。

去到龍既面前。
我先發覺,我無力氣揮動劍刃。


我連最後一擊都做唔到。

可惡……
只係差少少……
只要……
只要我有多少少力氣既話!
可惡啊!
太陽神!
你係咪真係存在?
只要少少!
只要少少!
只要比多少少力氣我,只要比我揮得郁今次就得!
只係郁少少姐!
呢個係人類最後,亦都係唯一既願望!
人類已經絕種啦,請袮賜予我最後既力氣,滿足將死之人最後既願望!



劍,我緊握住劍。
大叫一擊。
力氣……我先發覺,我真係仲有少少力氣。
舉劍,一揮!
上啊!
去死啦!
風龍王!

風龍王用埋最後既力氣跳起咬我。
我已經無哂感覺。
連痛楚,都感覺唔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