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 :一切有咩意義?
比龍王撕咬既一瞬間,意識非但無變得模糊。

思路可能係我有史以黎最清晰。
一切有咩意義?

好問題。
我既一生究竟有咩意義?
係部落成長。
為部落狩獵。


為部落抵禦外敵。
同線峽蝶對抗。
向風龍王報仇。

人類存在又有咩意義?
去到呢一刻,人類已經注定要滅亡。
而我係呢一刻都注定要死。

以我依個傷勢,無論點都好,都係會死。
即使我殺到風龍王,人類滅亡既事實都係唔會改變。


殺死風龍王,我依然唔會醫得返咁重既傷勢。
所以殺唔殺到風龍王,去到呢一刻已經唔重要啦。
好多野都改變唔到。

就算殺到風龍王,世界依然都係咁樣運轉。
就算死左一個風龍王,馬上就會係餘下既風龍入面選出下一位龍王。
人類依舊都會滅絕。

即使殺到風龍王,世界依然在轉。
我做既一切,都絕無意義。


神明,果然係唔存在。

人類,注定要滅亡。
因為啊,人類係一種弱小既生物。

弱者淘汰,適者生存。
我地滅絕係必然既事實。
所以啊,既然一切都無哂意義。

咁我都去安息啦。
就咁樣比風龍王殺死,然後成為風龍王既營養,醫好風龍王既傷啦……
因為,一切都無意義……
所以,安息啦……

放棄……絕對唔可以放棄!


世界依然在轉。
咁又如何?
我要做既野只有一樣!

就係作為人類,去做一件比其他魔物睇死做唔到既野!
改變唔到世界既法則。
但係我可以去挑戰呢個世界!
邊個話弱者一定打唔贏強者?
邊個話人類一定係垃圾?
即使毫無意義,我都要殺死風龍王!
人類絕對唔係弱者!

我依家要同你講,人類其實好強!
呢個係證明!
係人類最後既咆哮!



張開雙眼,龍王咬住我係天上面飛。
我咬緊牙關,右手握著利劍。
仲有知覺,仲有力氣!
最後,最後,最後既一擊!
用盡全身既力氣,用劍插落龍王既額頭之上。

龍王殞落。
而我陪同龍王一齊由高空跌落地上,粉身碎骨。
線峽蝶曾經講過,死亡係一個好長既過程。
身體機能慢慢壞死,但係個腦仲會保留住意識。
仲會感到痛楚。
感覺到自己死緊既呢一個事實。
大概就係呢一種感覺。



係啊,我死左。

死左……
然後——

有人拍下我膊頭。

「辛苦你啦。」

係邊個?溫蒂妮?

「幾有趣啊,人類居然打得贏果位龍王。你啊,勾起左我對呢個世界既興趣。」

甚麼嘛,原來你,果然係存在。



然後,佢係我面前行過。

白色既皮膚,黑色既頭髮,耳朵同我一樣都係尖既細路女。

「好啦,為左記念你,就由人類開多一個種族分支出黎,就叫精靈族,我都變埋精靈啦。

你果然係存在。

「如果人類有能力同強大既魔物對抗。」佢笑一笑,然後飛左天空。

太陽神。

佢飛上去——

空之中,
耀大地。

係呢一刻開始,世界既法則被改寫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