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完。」
天照放低手上面杯茶,露出一個滿意既笑容。

「改寫左世界既法則?」我問。
「無錯,就好似依家既世界咁,劍與魔法,用系統去處理傷害既世界。」
「人類真係有變強到?」

天照鬆一鬆膊頭。
「你望下四周圍,呢到係魔物既世界咩?人類絕左種啦咩?」
「因為有系統既出現,所以人類無好似以前一樣咁渣?」


「相反,係世界上建立左兩大國家。聯盟同埋魔界,兩個國家既人既祖先都係希爾芙。」
「但唔係話神話級魔物可以輕鬆毀滅聯盟咩?」
「講係咁講姐,講左幾千年,都未有魔物毀滅到聯盟。呢班咁勁毀滅到聯盟既魔物之所以會叫做神話級魔物,係因為理論上佢地應該只係存在於神話時代,亦姐係希爾芙既時代。存在於神話時代既魔物可以毀滅到人類,所以我地依家果班勁既魔物,我地就稱之為神話級魔物。」

係呢個時候,門比人打開左。
講返先醒起,我同天照依家係魔界某座城入面。
我地接左個叫瓦解邪教組織既任務, 然後我地等緊同當地市長見面。

入黎既人係一個肥仔。
獸人肥仔。


身光頸靚。
一入黎就係坐梳化到。
相信呢個人就係市長。

而係佢身後有兩個人。
其中一個相信係市長夫人,都係獸人,就比較瘦。
另一個,係惡魔族既細路女。

「同你地介紹,呢個係我個女。」
佢咩都無講,甚至連自我介紹都無,一入黎都介紹佢個女比我地識。



女?
惡魔族?
咦?
咦咦咦?

「咁獸人同惡魔交配,生出黎既有二分一機率會變成惡魔……」天照開口講。
但係佢老婆都係獸人黎喎……
「望咩呀?我夫人係惡魔獸人混血,所以佢自己都會有惡魔基因,生出黎個女咪變惡魔囉。」

哦~~~
咁你都信。
我望住天照。
天照一副笑淫淫個樣。
算啦,我就唔深究啦~~~



「佢地係咩人?」惡魔小妹妹問。
「佢地係驅魔人呀,莉莉姆。」市長溫柔咁回答。

驅乜鳩魔人啊……我地收到既任務係瓦解邪教組織喎……

莉莉姆,應該就係呢位惡魔小妹妹既名。
佢大叫 :
「咩驅魔人啊!無問題囉!無事啊!」
然後,市長夫人都開口講:
「係囉,你擔心多左啦。」
市長嘆左口氣,然後請左夫人同個女出去。

然後,市長又同我地講:
「情況就係咁,邪教既人好似搞緊我夫人同我個女,佢地都好似變左邪教既人。唔單止我地,呢座城市入面邪教既勢力愈黎愈大,所以我希望有冒險者可以幫手搞掂呢單野。」


「咁點解你唔係搵軍隊,而係冒險者呢?」
「因為軍隊都好有可能比邪教操縱左。」

邪教究竟係咩來頭?

「咁邪教姐係咩邪教,可唔可以講多D有關邪教既背景?係蜘蛛教?」

市長動搖左一下,又講:
「呢兩個字禁忌黎架,唔好亂咁講。不過我覺得唔關佢地事,今次既邪教似乎係準備整緊某D儀式,唔似果個教咁唔知做乜。老實講,我對邪教既野真係一無所知,所以請你地多幫手。」

唔係蜘蛛教?
咁究竟係咩事?
我望向天照。
天照又望返我轉頭。
係到傻笑。


應該唔係咩大獲野啦。
交比我應該無事既,好似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