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一個男人係惡魔。
亞巴頓,呢個係佢個名。
同佢中年大叔個樣唔同,佢身材健碩,約兩米高。
身上既肌肉簡直完全,揍我地好似可以一拳一個咁。

究竟咩係惡魔呢?
係以前既世界到,所謂既惡魔係神既相反。
專門誘惑或者威迫人類,同眷顧人類既神唔同。

去到呢一個世界,惡魔就只不過係一個種族。


身型高大,擁有同人類一樣既膚色,只係頭上多左隻角,背上多對翼咁。
但真係咁簡單咩?

「女神啊?你有理由阻止我咩?」
亞巴頓一開口就同天照搭話。
呢個男人認識女神!
絕對唔係等閒之輩。

「我地既存在,會令到世界變得更多樣化,對身為女神既你黎講,唔通係一件壊事?」



天照嘆左口氣,然後講出句:
「你講得無錯。」

咩話?
姐係咩意思?
完全唔明,姐係呢個男人唔係敵人?
好玄呀師父!

「我係唔會阻止你……之不過啊,我亦都無義務要保護你。」
天照又開始露出佢既招牌奸笑。


然後,佢指住我講:
「要阻止你地既,係呢個人?」

咩咩話?
擺左我上台?

「繼唔繼續行落去,去做埋呢個任,係你既自由。」
天照拍左拍我膊頭。
「如果你想既話,就上啦,完全取決於你既自由!今次我唔會幫你,亦都唔會阻止你。」

即使你咁樣講……
惡魔對我黎講係乜野?
無。
完全同我無關。
我無佢之間無血海深仇。


邪教係乜,至今我都一無所知。

即使係講,邊有中途放棄任務既冒險者!
冒險者唔係好人。
只係一大班強盜。

無錯,呢到就不過同GAME入面一樣。
我既戰鬥,唔需要理由!
況且,我始終都睇唔過眼佢地咁樣呃細路女!!!

我行前左上步,張開雙鉗,示意我無打算走人。

「蠍子女王啊,就比我見識下你有無蜘蛛咁強啦!」
亞巴頓張開雙翼,飛左上天。



「係時候到解說時間啦。」
天照清左一清口嚨。

「咩係惡魔呢?
所謂既惡魔並唔係係呢一個世界到誕生既生命。
亦都唔係你舊世界誕生既生命。
要講咩係惡魔之前,就要知道世界既運作。
世界係咩呢?
簡單黎講一個世界即係一個宇宙。
宇宙既數量都多到數唔哂,但係一個宇宙入面就只有一粒星球存在意志。
果一粒星球就係宇宙之中唯一誕生到生命既星球。
而我地神,就係宇宙、係星球、係世界既代理人。

基本上生命就只能係果一個星球上面誕生。
但係惡魔例外。


惡魔並唔係由任何一個星球誕生。
正確黎講惡魔並唔係誕生係任何一個『世界』之上。

世界之外存在住暗物質。
而惡魔就係一種係暗物質上面誕生既生命體。
唔受到任何世界既束縛。
同時意味住惡魔無辦法生存。
惡魔生存落去,唯一既方法就係移民入去其中一個世界到。

你面前既亞巴頓就係一個例子。
由暗物質走過黎呢一個世界到。
對於世界黎講,有異物加入,絕對唔係一件壞事。
咁樣先可以增加世界既多樣性,強化世界本身既系統。

惡魔黎到呢個世界,大部份都會比世界同化左。


擁有STATUS,活係世界既限制之中,同世界本身既其他生物無異。
之但係,亦有一部份惡魔未被同化。
你眼前既亞巴頓就無比世界同化。

簡單黎講,佢唔接受系統既束縛。
無得計HP、MP,無數值化佢既能力。
你只可以單純用物理既手段殺死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