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巴頓手上面出現左團黑霧。
佢由黑霧之中抆左把劍出黎,一劍劈落我隻手到。

好快!
「外骨骼」,我用技能擋住。
好痛。
好彩我擋得及時,只係係我隻手上面加左條皮外傷。

明明HP無減少到,但係我依然感覺到痛楚。
我有股好強烈咁感覺:即使我HP未去到零,只要受到致命傷,我就會死。


成件事好恐怖,我無辦法去確認自己既傷勢。
我既生命力並無量化到。
我唔知自己既身體狀況。
我唔知到自己幾時會死。
我淨係可以用痛楚去感受實際仲有幾多「血」係到。
只要我痛楚愈強烈,就知道我離死亡愈黎愈近。
好不安。
呢個就係無STATUS之下既戰鬥?
當年希爾芙係以咁樣既狀態下挑戰風龍王?



我呀,有幾耐無試過呢一種既感覺?

亞巴頓轉手一揮,以劍不斷連擊。
好快。
佢既劍技好強。
恐怕凌駕於獸人魔王。

我只可以不斷硬化自己既身體黎防禦。
佢既連消帶打,令我完全無還擊之力。



右鉗!
我既右鉗突然間衝去亞巴頓到。
亞巴頓即刻退後,以劍抵擋。
我嘗試用鉗去捉住佢把劍,但係唔成功。

只係把單手劍,就輕易咁擋住巨鉗。
我既左鉗亦趁機攻擊。
只見亞巴頓左手一揮,地上面出現黑霧,然後一大班只係得上半身既殘骸由黑霧之中爬出黎捉住我既鉗。

係機會!
「蠍子毒尾」
我一拉開距離,即刻伸出毒尾攻擊。

亞巴頓伸出右手,一個魔法圓盾出現左。
出乎意料地,毒尾輕鬆刺破左佢個盾。


佢可能都預計唔到我既毒尾遠遠強於佢既盾,反應唔切,食左我一擊。

注入毒素。
猛毒。
蠍子既猛毒。
佢好痛苦咁係地上面爬走。

比想像中弱。
只係去到呢一個程度?

「究極光束」
我凝聚魔力,尾巴準備發炮。
亞巴頓一劍飛埋黎我到,我差D身首異處。

佢中左毒,好似就黎死咁。


猛毒有咁勁架咩?
我記得原本係每秒扣最大HP既1%,但係無STATUS下估唔到咁強。

佢把劍上面亦都出現左黑霧?
中伏。
我太大意。
黑霧上再出現殘骸,捉住我既身體。

亞巴頓帶住虛弱既身體,用手指係空中繪畫魔法陣。
然後一道黑色既光束射落我到。
外骨骼……
勉強擋住。
好痛。
我嘔左堆血出黎。



咳咳……
佢拎住把劍,拐下拐下咁行埋黎。
鉗!
雙鉗攻擊。
佢居然仲避得開,然後一劍刺落我心臟到。

刺唔入?
唔係,佢停左手,然後跌左係地上面。

贏左?
居然贏左?

雖然睇黎佢仲未死,不過佢都失去哂戰鬥能力,郁唔到。
太勁……



然之後,亞巴頓背後出現左一個人。

「幸會,我個名叫亞斯塔錄,地獄既大公爵。」
一個女仔……?

「Alice……」我好驚訝咁望住佢。
因為呢個女仔個樣,我曾經見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