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覺話比我知,呢隻烏鴉絕非等閒之物。
魔物之王,係佢既稱號。
姐係話,佢係魔物入面最強既存在。
唔單止係咁,呢個世界上除左管理員同埋龍王之外,睇怕都無人贏得到佢。
甚至,龍王都未必係佢對手。

以佢既力量,就算單騎摧毀我既軍隊都得。
就連魔界入面各位魔王,夾埋一齊都擋唔住佢。
既然係咁,我就去會一會佢。



我唔知道自己哪來的自信。
一下子就跳到落去戰場上面。
不死族既軍隊見到我,本來驚慌失措四圍逃走,依家即刻跪係我既面前。
牛頭人既戰士唔敢輕舉妄動,佢地應該察覺我係不得了既人物。

「吾乃魔王。不死族魔王,報上名來!」

我懶係型咁拋左句野出去。

「烏鴉。」



烏鴉回答。
無名?
無名。
佢STATUS上面係無名。
明明咁強,但係連名都無。

我唯一贏佢既地方,就係防禦力。
講笑咩,係佢九千幾既力量面前,我既防禦根本如同紙一樣。
只不過,只要唔好比佢打中就得。



「停手啦,魔王,再係咁落去,我就要處決你。」

處決。
好一個處決。

「我拒絕,而你,亦都要死係呢到。」
「唔好怪我唔客氣。」

「蠍子毒尾」
我一開波就用毒尾攻擊。
我毒尾攻擊既速度堪比子彈,破壞力猶勝飛彈。
就算係你,硬食我呢一招都無可能無傷!

避開左。


仲要係用最短既郁動避開我既攻擊。

好快!
呢隻烏鴉好快!

日本刀既銀光去到我既面前!

「外骨骼」
我即刻施展技能強化自己既防禦力。

「原子分割」
[原子分割:近戰攻擊,對單體造成極大量物理傷害,無視防禦]

佢既日本刀係我腹部留左條好深既血痕。
無視防禦既攻擊?


然後佢一下刀柄敲落我頭上。
「重擊」
「死亡之鉗」

我硬食佢既攻擊,然後拉雙鉗過黎捉住佢。

「鳥之幻像」
捉到佢?失敗左。
係幻像?
雙鉗鉗住佢既同時,佢消失左,剩係留低左幾條黑色既羽毛。

「羽毛飛鏢」
幻像遺留落黎羽毛同時插落我既身體到。

我嘔血。



「斷頭一刀」
不知不覺間,烏鴉飛到去我頭上面。
一刀斬落。
幾乎身首異處。

完全既……失敗。
根本無可能贏到佢。
只係幾招之內,就已經打到我殘血。

可惜既係……
殘血!
姐係話我仲未死!

終於比我捉到佢。


佢果招咩幻像大概仲CD緊。
我熊抱住佢。
唔比佢走。

蠍子毒尾+暗影長槍+究極光束。

三招技能同時施放。
零距離攻擊,無得避開喇掛!
出乎意料地,真係成功左。

一下子,削左佢幾皮血。
仲要附加埋猛毒狀態。
佢STATUS極度強悍,但係防禦力同血量仲差過我。

呢場戰鬥,仲有得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