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唔係贏唔到既對手。
我仲有勝算。
即使我HP所餘無幾,但我都仲係見到曙光。
我可以重創到佢。

烏鴉拉開左距離。
佢眼神好似講既「一時大意」。
之後,佢會認真。

很好。


我都會用盡全力去接你下一招。
我大概已經摸清楚你個底細。
佢只不過得個快字。
佢睇穿我動作既破綻,再攻擊我既空隙。
黎黎去去都係呢招。
換言之,我只要整個陷阱出黎,令佢中伏就得。

故意露出破綻,再用蠍子毒尾攻擊。

「暗影長槍」、「死亡之鉗」


我同時放出兩招技能。
毒尾同雙鉗同時施放攻擊。
如果係佢,一定可以輕鬆避開我呢招。
然後搵機會埋身,再用好強既技能攻擊我。
埋身既話,就係機會。
我既技能「蠍子之火」可以全身自燃。
只要佢一埋我身就會比我灼傷。
就係睇穿佢灼傷既果一下破綻,用毒尾攻擊佢。

計劃完美。


佢消失左。
避開左我兩招技能。
然後黎到我身後。
係機會——

「蜘蛛結界」

咩話?
綁住左?
我比蜘蛛絲綁住左?

「鳥之幻像」
烏鴉又再消失左,蜘蛛絲無辦法束縛到佢。

蜘蛛女王。


蜘蛛女王突然間出現係戰場上面。

「點解你會係到?」
我好驚訝咁問佢。

蜘蛛無回答我,只係冷冷咁走過黎。
「放左佢。」

「咩意思?放過佢?我拒絕。你知唔知佢做緊咩?」
烏鴉開口說。

「唔放,打你。」
蜘蛛繼續用奇怪既語言講野。

烏鴉擺弄手上既日本刀,然後用刀指向蜘蛛。


「本來我唔諗住插手,但你實在睇唔過眼佢既所作所為。蜘蛛女王……估唔到呢個世界上居然仲有蜘蛛型既魔物,我以為已經全部滅絕哂添。」

蜘蛛無再開口講野,舉起手。
「暗影長槍」
打唔中。
烏鴉轉身就拉近距離——

唔係掛,就算係魔物之王,都無可能贏到管理員啦。
只要管理員落個命令,烏鴉就即刻灰飛煙滅。

斬中左。
一刀係蜘蛛既上半身個肚到留左條血痕。
無用管理員權限?

蜘蛛一負左傷,即刻退後幾步。


但係論速度,烏鴉遠遠係蜘蛛之上。
「蜘蛛結界」
「鳥之幻像」
相信係一招免疫束縛既技能。
烏鴉飛到去蜘蛛既頭上面。

「斷頭一刀」
一刀由上而下,斬首!
好犀利,只只係短短幾招,就壓制住蜘蛛黎打。
蜘蛛仲脆過我,好快已經紅血。

但係,殘血先係戰鬥既開始。
我都同蜘蛛女王(蛇)打過,知道蜘蛛女王有個好破格既技能。
只要造成傷害,就可以回復等量既生命值。
而最恐怖既係,蜘蛛女王有個叫「蜘蛛魔眼」既技能。


只要望住對手,就可以造成猛毒既效果。
姐係話,每秒由烏鴉身上,轉移1%HP落蜘蛛到。

呢場戰鬥,將會係場苦戰。
而我……仲比蜘蛛網束縛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