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城。
金碧輝煌既一個地方,除左華貴之外實在搵唔到其他形容詞去形容呢個地方。
過份高既天花板,四圍都佈有穿著盔甲既騎士。
錯,唔係騎士,就只不過係盔甲黎姐。
就算盔甲入面無人,都會識得用,呢D就係魔法。
錯,唔係魔法,佢地叫呢D做奇蹟。

又有邊個諗到,呢個大殿之下存在一個地下室。
地面既建築已經夠誇張,地底之下更為浮誇。



「阿斯塔錄大人,恕我冒昧,呢個地方有黎既價值咩?」

我身後既兩隻惡魔當中既其中一個,路西弗格問道。
路西弗格,地獄位於最高位既六柱之首,直屬於統治地獄既三大惡魔。
金色頭髮,睇起上黎不過係個三十歲左右既青年,無論點睇都只係個平凡既人類。

「……」

另一位惡魔,六柱既末位,內比羅斯。
同路西弗格相反,係個寡言既存在,睇起上黎都惡型惡相,就算化為人型都無法掩蓋佢惡魔既氣息。



「而且,對於佢地黎講,惡魔唔係敵對既生物咩?」

路西弗格繼續開口道。

的而且確,對事奉神既佢地黎講,惡魔必然係敵對既存在。
但係換個諗法去睇,惡魔係呢個星球上所有生命體既敵人。

「有同佢地接觸既必要。」



「佢就有呢個價值,去見阿斯塔錄大人你咩?」

我停左係到,望住佢,問佢一句:

「你覺得無?」

「係。如果要尋求合作者,無必要搵佢地。」

我笑左一笑,究竟係佢太天真,定還是係唔清楚呢個星球既狀況呢?我另返轉頭,繼續向前行。

「我問你,呢個星球上最大既勢力係咩人?」

「當然係UNCLE SAM。」

「錯,係一陣間你地會見既人。以宗教為名,掌控世界六份之一人口,呢個宗教既核心就係呢到,宗教之國。」



路西弗格無再出聲,唔知佢明唔明,不過唔明都無咩所謂,反正我既計劃都唔會有變。

終於,行到去大殿既盡頭。只見一個老人坐係張櫈上面,等待我既來臨。

「教皇。」我同佢打招呼。

教皇並無出聲,只係打量我地呢三個人,然後徐徐吐出左幾粒字出黎,「惡魔。」。
又再舉一舉手,大殿後既無人騎士拔出劍刃,走左過黎。
內比羅斯即刻凝聚魔力係右手,準備一擊殲滅呢班無人駕駛盔甲。

「停手啦,內比羅斯,我地今次黎唔係黎打交。」我笑住口同佢講。

「異端就應該去死。」



「你唔係覺得,後面既玩具可以玩得死我地下話?」

我望住教皇既眼神,佢瞳孔之中無半點畏懼之心,佢係真心相信後面既玩具可以打得贏內比羅斯。
我唔知道後面既玩具究竟殺左幾多隻低級惡魔,但係身為六柱既內比羅斯,點可能會比呢D玩具殺死。

幾秒之後,身後出現左腳步聲。我又再喝止內比羅斯,唔好比佢有任何無謂既動作。

「係咩人?」我問。

教皇眼神無半點疑惑,明顯地教皇認識呢一個人。

金髮西裝男,望落個樣四十歲左右,身型中等,望落都幾型。

「黎人地屋企,唔係應該係你自我介紹先咩?地獄既大公爵‧阿斯塔錄小姐?」



西裝男友善咁開口道。

「屋企?宗教之國係你既屋企?你先係……教皇?」

「咁又唔係。」

西裝男走左埋黎,比左張卡片我。

「三百人委員會 加百列」

卡片上淨係寫左呢幾個字,除此之外,係一張純白既卡片。

內比羅斯又再準備攻擊,我又再一次喝止佢。
喂喂,原來宗教係真架。
呢個男人……


係管理者。
又有邊個估到,聖書入面既天使,居然會係神。

「你係神?」

「我只係管理員,係天使,神更加至高無上。」

我從來未聽過管理者之上仲有人,係呢個星球既意志?
唔會。
我可以斷言,管理員之上係唔會有父。
管理員,應該話呢班天使本身就係究極既狂信徒。
相信虛假而又唔存在既父。
明明自己就係最高無上既存在,居然去創作一個父出黎。
完全唔明解佢地既諗法。

「你再侮辱我地既神,我就唔可以當無聽過。」

讀心?確定了,佢就係管理員。

「我只係無諗過,地獄既大公爵居然咁膽親自進入其他世界,你唔驚管理者咩,只要我地想,抹殺你係一件好容易既事。」

地球既管理員。
一早已經聽過傳聞。
雖然有三百人咁多,但係唔會直接干涉星球既運作。
就算係惡魔,佢地都唔會親手驅逐。
之不過矛盾既係,佢地會叫手下既人,教徒等去消滅惡魔。
一方面希望有更多人信仰「父」。
但係唔會顯露神蹟黎令更多人相信。
明明只要用一下神蹟,出現係世人面前,就大把人相信佢地。
佢地並無咁既選擇。
如斯的矛盾。

當然,佢地有咁樣既選擇係佢地既事。
我無須理解當中既智慧,亦無法去理解。
只須理解呢個星球幾乎係所有星球入面營運得最好。

交易啦。
我幫你驅逐異端,而你就幫我……
我露出微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