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雪。
細雪如雨一樣落下,慢慢將森林染成雪山。
而我既身體亦隨之而變成白色。
究竟過左幾耐?
一個鐘?一日?定係一個月?
我都唔知道。

係,我既所作所為一切都係無意義既行為。
我只不過係個普通既NPC。
無論點都好,我都只不過係棋盤上既一隻棋子。


唔係國王,亦唔係皇后。
唔係車,亦唔係馬。
唔係飛車,亦唔係龍王。
更加唔係對奕既兩位棋子。

好攰。
算啦。
一切都算啦。

呢個時候,我聽到有腳步聲走近。


懶得回頭。
亦唔想回頭去望究竟係邊個。
無論係邊個,都無所謂啦。
反正,一切都係無意義。

努力唔會得到回報。
一開始已經注定左你係邊個。
你係咩人,你來自哪裡,你去邊度,都一開始已經比人注定左。

劇情再推進落去並無意思。


我既故事,不如就到此完結啦。
想完結?
都唔得。
因為已經注定左。
我既生命唔會係呢一刻終結。

可笑。

係邊個決定呢一切?
係神?係天照?係蜘蛛?
係命運?係劇本?係世界?
但絕對唔會係我。

「你,唔想打破命運?」



腳步聲主人開口說話。

當然想打破啦。
但係打破呢個行為根本就絕無意義。
一黎根本打破唔到。
二黎打破命運或者都係「命運」本身既旨意。
姐係話,只要一切隨緣就得。

哈哈。
可悲。

一瞬之間,滿地冰雪化成水,然後升上天空。

「弒神啦。」



我轉頭一望。
白雪。
仇人?
敵人?
但係無論點都好……
都無所謂。

「殺死蜘蛛。」

殺死……蜘蛛?

「加入我地啦。」
白雪再開口講。

「向命運作出最後既反抗。」



要背叛蜘蛛?
要加入惡魔?

我……應該點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