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係、係。
大家好。
大家好,我係呢個世界上面最可愛既蜘蛛。

係,無錯,正係我本人!
傳說既蜘蛛女王大人!
傳說中既癡線蜘蛛D蜘蛛絲癡住枝樹枝本人!
因為某D原因,我又做返主角先,好似係。

依家既我,坐係地下城第十層到飲緊杯茶。


杯茶呢,其實就無咩特別。
特別既地方在於個茶杯身上。

個茶杯某程度上係呢個世界上面最珍稀的貴寶。
因為,構成茶杯既物料唔存在於呢個世界之上。
無錯,佢係用唔存在於呢個世界上既物質所構成。
而呢樣物質既名係叫——

瓷。



某一日我因為太得閒所以走左去其他世界,亦姐係香港果到。
走左入間五蚊店,然後買左呢個瓷杯。
價值港幣十元正。

好啦,你應該會奇怪,點解我會無啦啦講呢個瓷杯。
是咁的,係我嘆緊茶果陣,坐係我對面既天照大御神無啦啦講左句話。
嚇到我打爛左隻杯。

無錯,就係因為呢位低B女神講左一句野。
稀世珍寶咁就無鬼左。


因為唔屬於呢個世界既產物,所以唔可以用管理員權限去修服佢。

我望住地上面既茶杯。
白色既茶杯。
一瞬之間我個腦一片空白。

然之後我對於呢隻杯既回憶返哂返黎。
我好記得買呢隻杯既果一日係星期三既朝早,落緊大雨。
我返去香港自然唔係用黑暗精靈或者蜘蛛女王個樣啦。
我呢,就用返我前世既中學生樣,走左入去間五蚊店到。

然之後呢,我就因為係著住校服。
咁我就比係五蚊店入面蛇王既訓導主任周到。
正因為咁,佢就打算捉我返學校。



咁當然啦,我就唔可以跟佢返學校啦。
一黎我已經唔係佢地既學生。
二黎前世既我已經死左,比人發現我返左生咁還得了既?

於是乎我就拎起左個瓷杯打暈左訓導主任。
然後呢個過程比五蚊店既店主見到。
佢呢就要報驚。
然之後我又打暈左個店主。
個瓷杯呢就染上左紅色。
咁我當然唔可以留低證據係呢到。
於是乎我就擺低左九蚊係間鋪到。
將呢個瓷杯帶返去RPG世界。

離哂題。
係時候講返正經野。



「仆你個街,我個茶杯好貴架,你賠返比我呀,成廿蚊港紙架!」
我對住天照大聲咆哮。

「賠返比你?」
「係呀!」
「好呀。」

然後佢就企左起身,走埋黎我到。
我一時之間反應唔切,就比眼前呢個小女孩身型既邪惡女神捉住左雙手。
反抗唔到,究竟佢用左權限將自己既力氣加到幾大呢?
雖然我都可以用權限增加力氣推開佢。
但係我一時之間反應唔切,無推開到佢。
佢就伸個頭埋黎,嘴唇因而相擁。
舌頭慢慢咁推開左我既上下唇,然後慢慢地係我既口腔之中游走。



呢個時候我終於驚醒,發動空間魔法,傳送到天照身後五米。

「……想點呀你?」
「多謝惠顧。」

天照又露出佢既招牌邪惡式笑容。

「呢個賠償唔只值十蚊WO,當然亦唔只廿蚊啦,可愛大神既KISS係無價寶。」
「去死。」

佢搖一搖頭,就避開左我既暗影長槍。
我嘆左口氣,低頭望住個茶杯,然後就問佢。

「你岩岩講既野,係咪真架?」


「你指邊樣先?」
「你話……白雪返左黎件事?」
「無錯,白雪已經返左黎。」
「但係我偵測唔到佢。」
「記唔記得黑騎士盔甲?」
「我記得,但係黑騎士盔甲係因為我加左密,其他既管理員先唔會偵測到。但如果係黑騎士既話,咁身為加密者既我,應該會偵測到佢。」
「你係唔係唔記得左,管理員有三位?」

我舉高頭望住佢。

「奧丁既盔甲。」

我欲言又止。
然後企左起身。

「最終決戰要開始。」
「嗯,今次一定要剷除阿斯塔錄。」
「Alice。」
「你……想去邊?」

我舉起手:「發動空間魔法。」

「有呢個必要咩?你有親身去既必要咩?明明派量產型蜘蛛,或者派烏鴉、蠍子,或者龍王去都得。」

我搖頭。
「要親自出馬。」

「你係管理員,如果你死左既話,阿斯塔錄會得到管理員權限,到時就真係輸左。」
「我唔會死。」
「由你出馬有咩用?因為復活既關係,你已經失左時間魔法、眷屬製造。」
「即使係咁,我依然比龍王同烏鴉可靠。再者,我係時候要去清算我同佢之間既恩怨。」
「佢……」
「嗯。白雪。」
「咁既話,我都去。」

我再度搖頭。
「你都已經無左技能封鎖。」
「但係……」

「空間魔法,目的地100164世界,坐標,北緯38.913611度,西經77.013222度。」

然後我消失左係天照既視線當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