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左。
錯哂。
搞錯左。

呢到究竟係邊到?
一望無際既沙漠。
除左沙漠之外,咩都見唔到。
好熱……

著住一身校服既我,同呢一片沙漠格格不入。


雖然可以變返做蜘蛛既型態,但如非必要我都唔會咁做。
始終,蜘蛛女王或者黑暗精靈個樣實在係太顯眼。

講碌鳩咩?
成片沙漠入面得我一個人?
好熱好頸渴。

空間魔法唔會有錯。
我既坐標應該都唔會出錯。
如果咁講既話,呢到就一定係合眾國首都。


以我所知,合眾國既首都絕對無可能係一片沙漠。

係咪搞錯左D咩?
呀。
真係搞錯左。

發動情報掌握,今日幾多號?
[三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

三零一八年。


成為左神之後,對時間既概念變得模糊。
差D唔記得左距離我死亡、轉生成為蟲既時間已經過左一千年。

我好肯定,最終決戰既舞台,一定唔會係呢個時間點。
係過去。
二十一世紀。
阿斯塔錄同我地並唔係同一個時間點上。

無論係上一次既戰鬥定點,我地所見到既佢係二十一世紀既佢。
姐係話,身處於二十一世紀既佢,黎到三十一世紀同我地戰鬥。

的而且確。
我地RPG世界最虛弱既時期係三十一世紀。
神得返兩位,仲要兩位神都係岩岩復活。
作為惡魔,呢個時期絕對適合攻城。


阿斯塔錄用一千年既時間,準備惡魔大軍攻擊我地既世界。
既然係咁,天照會有危險。
不過,守城既係天照,我唔會擔心佢。

所以,依家既我,就要先發制人。
搶先擊殺阿斯塔錄。

佢本體係香港。
二十一世紀既香港。
要問我點解會知道,咁係因為當時阿斯塔錄同白雪攻擊蝴蝶女王本體行動果陣,我派左蠍子過去。
蠍子本身就係種病毒。
追蹤阿斯塔錄既生體信號。

而阿斯塔錄唔係三十一世紀。
我咬左下嘴唇。


好彩落左病毒去追蹤阿斯塔錄。
如果唔係,就只會係單純比佢調虎離山,得天照守點。

不過唔緊要,天照絕對唔會有事。
係我有事姐。

我唔洗返去救天照。
只要去擊殺處於二十一世紀既阿斯塔錄就得。

問題就係呢到,我無左時間魔法。
無能力回到過去。
咁點做好?
返返去RPG世界先,再從長計議?

先去探索三十一世紀既地球先。


只係過左區區一千年。
因乜解究合眾國變哂沙漠?

我無再顧及儀態,切換成蜘蛛女王個樣。
係沙漠上面高速奔馳。

三公里。三十公里。三百公里。三千公里。
向西行左差唔多成四千公里,終於見到某D建築物。
機場?
明明成個世界都變成左沙漠,唯獨呢到出現左個機場。
有種好奇怪既感覺。

而且,最奇怪既係。
一路上唔好講人,連動物,甚至連植物都無。



呢到真係原來既世界?
傳送干擾,搞到我去左另一個世界?
抑或係,呢到真係三十一世紀既合眾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