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
無際沙漠上面出現一個機場。
類似係空軍機地既物體?
但係大部份既設施都已經風化。
與其話係機場,不如話係一個好似機場既遺跡。

戰機殘骸鑲入黃沙之中,就只有半隻機翼突左出黎。
人類文明,已經無左?
呢一千年時間入面,究竟發生左咩事?
我繼續深入探索,發現左個地下室入口。



拉開直徑只有一個人身高咁上下既鐵蓋,淨係見到一條深不見底既長梯。
一條圓柱形既通道,好似直達地核咁深。
但係闊度,只勉強塞得入一個人。
蜘蛛女王既身躺都勉強入到去。

於是乎,我諗都唔諗,梯都唔爬,就咁跳左落去。
八腳踏地,舉頭一望,入口變左粒星光。
呢到係距離地面有幾多米?
比起呢點,我發現自己身處一條下水道。


除左向上既爬梯之外,就只有一前一後兩條路。
問題黎啦,應該行前定後?

下水道已經乾涸左,證明好耐無人黎過。
最陰森既係,一隻生物我都見唔到。
唔好講人類,甚至係連老鼠、昆蟲我都見唔到。

有種好可怕既感覺。
走到下水道盡頭,係一個奇怪既房間。
未見過既奇怪機械,似乎係要好多個人一齊先操作到既巨型機械。



然後我繼續向前行,入左去一間類似係宿舍既地方。
有一副白骨,坐左係張櫈上面。
我深深吸左一口氣,然後注意到有本日記係地上面。

利用[情報掌握],嘗試去翻譯呢本日記。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晴

戰爭開始了。
不過我們並不認為那是戰爭。
以二十一世紀而言,應該不再會有宗教戰爭了吧。
反正勝利必然屬於合眾國,所以我們也不用多理會這場戰爭。
繼續工作就可以了,這是高層給我們的命令。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陰
那不是戰爭吧。
那是類似革命之類的東西?
又似是民眾暴動。
不過就算暴動也影響不了我們吧。

二零一九年一月一日 晴

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了。
研究要加速。

二零一九年一月五日 雨

我不知道外面發生甚麼事。
只知道很奇怪,已經幾天收不到外界的聯絡了。



二零一九年一月六日 暗

我的天,外面好暗。
派了人員到外頭,沒有回來。

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 暗

世界末日了。
外面都是怪物。

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 暗

原來是核戰爭爆發了。
世界玩完了。


只有我們的研究能夠拯救世界。

二零一九年一月九日 暗

實驗以失敗告終。
過去是改變不了的。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 暗

或許我們幾個是世上僅存的最後人類了。
即使高層已經沒有了,但是只有我們能夠拯救這個世界,因此研究必需加速。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 暗

實驗又失敗了。


死了很多人。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 暗

又失敗了。
只餘下我一個人。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二日 暗

成功了。
製造到兩台出來。
只要有這個東西,一定能阻止核戰爭的。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三日 暗

可是,我還是不敢去使用它。
如果失敗了,我這個最後的人類也死了的話,還有誰能改變世界?
雖則世界早已完蛋了。

二零二一年一月一日 明

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兩周年,可是我依然不敢去改變這個現實。
一切一切都已經玩完了。

二零二二年一月一日 明



三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 晴

那麼,我代你完成未能完成的任務吧。
我會代你去拯救這個世界。


……
我關上了日記。
深呼吸了一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