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

暴力不能解決問題。
但沒有力量的話,沒有人願意和你一起解決問題。

一直以嚟,我都不過係個普通既爛仔。
讀唔成書,終日蝦蝦霸霸去搵兩餐。
世界大事唔關我事。
無論係身為祖國既西班牙,定係敵人既法國,對我嚟講都係遙不可及既存在。
為咗生存,就要傾盡所能。


殺人。
被殺。

身邊既親人喺我好細過既時候,比黑幫殺死。
諷刺既係,為咗生存,我必須加入黑幫。
我既雙手又葬送咗幾多個家庭?
又製造咗幾多個「我」出嚟?
我既故事,不過係個惡性循環。
因為比人剝削,就只能去剝削其他人而活。
殺人,總好過被殺。


呢個係我既生存方式,係我一直以嚟既生存之道。

轉眼之間,我成為黑幫入面武鬥派既代表。
殺人無數,得嚟既戰鬥技巧。
不亞於軍人既戰戰鬥能力。
近身格鬥,以至係槍械使用,我都一一登峰造極。

「但係你好悲傷。」

妓女咁樣同我講。


我用槍指住佢個頭。
佢喊咗,眼淚滴咗落嚟。
佢唔係因為恐懼而喊,而係因為我而喊。

幾十年既生涯,換嚟既只有空有一身既力量。
連野花都守護唔到既臂力。
只此以後,我同嗰個女人連結咗。
佢喺我身上受到保護。
而我喺佢身上得到慰藉。

之後,我就成立咗隊傭兵。
不分陣營,只會認錢,比得起錢就係朋友。
戰場上殺敵無數,為既只係想得到更多既權力、金錢去保護我既女人。

女人生咗個女。


嗰一刻,係我人生最光輝既時候。
我終於搵到自己喺呢個世界入面既歸宿。
搵到自己既存生意義。
屬於自己既,係呢個世界上生存過既痕跡。

為咗保護我個女,我再一次拎起步槍殺敵。
唔單係為咗保護佢,仲要係想開創個不一樣既未來。
未來呀。
希望佢唔會走咗同我一樣既道路。
希望佢可以好似平凡既女仔一樣,自由自在咁生活。
唔駛為咗生存而歇盡所能。
所以,所有既污糟嘢由我嚟做,因為呀,無未來既,只有我一個就足夠。

戰鬥。
殺敵。


血洗一切。
戰友死既死,傷既傷。唔緊要……預咗架喇。
戰友會安息既。
而我,屋企仲有老婆同個女喺到等緊我。
就連我都差啲葬身咗係戰場上面。
不過我唔會死,因為仲有屋企人等緊我……

完成委託後,返到屋企。
淨係見到個女喺到,老婆不知所終。
個女本身係個好活潑開朗既人,唔知點解變到寡言,唔敢講嘢。

哈。
後尾先知我生意上既一個敵人,帶住佢既傭兵,嚟我屋企搵我悔氣。
我唔喺到,於是就捉咗我個老婆,當住我個女面強姦佢、帶走佢,捉咗佢去做性奴隸。
喺呢一刻,我痴咗線。


發哂顛咁問個女,點解你唔去保護你阿媽?
點解你可以袖手旁觀?
點解你可以殺咗佢哋?
你老豆係傭兵,係呢個鎮上面最好打既人。
點解你咁廢咁無用,連自己阿媽都保護唔到?
連拎起枝槍,拎起把刀既勇氣都無,完全無保護阿媽既心?
同埋阿,點解你可以無事?

自此之後,我就無再理過我個女。
求其將個女放去個朋友屋企到就算。
我當無生過呢個女。
呢條女,以後一切一切,發生咩事都好,都與我無關。

結果我終日借酒消愁。
再一次回去過去既嗰種生活到。


之後過咗幾耐呢?
唔知,我無再數。
終於有一日,我的起心肝去查老婆既事。
然後比我知道真相。

乜嘢強姦,乜嘢捉咗去做性奴,統統都係大話。
嗰個女人,係自願跟我敵人走既。
甚至係,嗰個女人主動去接觸我既敵人,勾引我既敵人。
多得呢個女人,我唔知幾多兄弟戰死咗係沙場上面。
本來仲諗住殺埋我,點知我好彩,死唔去,哈。
點解嗰陣我會咁好彩?點解唔直接殺死我?
原因就係,我只係一個一味識戰鬥既傻仔。

我有諗過自殺。
但最後都無勇氣咁做。
呢個時候,我諗返起自己既親人。
佢哋死既時候,我又咪係乜嘢都做唔到?
只係識坐係到,乞求敵人饒自己一命。
然後,我又諗返起自己個女。
我呢一生人,勞勞碌碌,究竟得到啲乜?

我錯咗。
我唔應該就咁就將個女交比其他嚟照顧。
但係事到如今,只要佢得到幸福就得,我無資格喺佢身邊守護住佢。

有朋友介紹我離開呢個國家。
去入某個特種部隊到做,重新開始過新既人生。
我摇頭。
我既人生到此完咗。
就算再去揭開新既一頁都無意思。
我剩餘落嚟既人生,都只會為咗一個人而活。

世界大戰爆發。
西班牙對法國。
兩國戰鬥我絕無興趣。
但我絕對唔可以比佢再受傷害。
即使之後我無再同佢見過面,佢依然都係呢個世界上,對我嚟講最重要既人。

再次拎起步槍上陣殺敵。
將呢個小鎮,由兩國之間既戰鬥入面獨立出嚟。
為既唔係錢,唔係權力。
而係生存既保障。
唔係我既生存。
而係嗰一個,我好耐無見既少女——

保護佢既未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