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出鑰匙,係為咗你地好。」
子彈蟻拎起咗部平板電腦,個MON入面有個白色衫既男人。
似乎係科學家,或者係某啲軍方高層、政府高官。

村長諗咗一諗,之後答佢。
「我地並無所謂既鑰匙。」

「單憑你地既武裝,真係可以喺呢場戰爭之獨立出嚟咩?」

咁係睇唔起我?


今時今日呢個小鎮既局面,係靠我地啲手足一手一腳打返嚟。
我地活著既人,一步一步蹅上數唔盡既屍山,先至走到依家呢一刻。
呢到既每一座建築物,都係用村民既血肉堆砌而成。
你居然同我講句鑰匙,用一條鎖匙仔,就可以逹成今日既狀況?

「我地係你地既同伴,我地係為咗解放呢個世界而嚟。」

男人開始講佢既故事。

二零一九年起。


屬於神明既時代將會終結。
由呢一刻開始,即將創造只屬於人類既時代。
人類唔須要再受到神明既束縛。
可以自由自在,憑自己既願望而活。
活出真我。

比人係科學家既感覺。
但係說話無比瘋狂。
係到講咩神明人類。
就好似係個神學家一樣。



「神明,係存在既。我地依家將會喺神明手上奪回屬於我地既世界。」

在場所有既人,莫講話係我,就連村長都對佢地既說話一頭霚水。

「西班牙之所以攻打法國,係家咗要騰空一條陸路,去進攻宗教之國。真正既敵人,真正既神明就係存在於嗰一度。而銀鑰匙,相傳能夠召喚不屬於此世之物,異星的惡魔。」

「異星既惡魔?」
我即刻諗起頭先嗰隻藍色惡魔。

「並唔係嗰一啲惡魔,頭先你地見到既,係貨真價實既惡魔。而銀鑰匙召喚出嚟既係,異世界的怪物。」

呢個時候,小伊莉莎白走咗過嚟,本來跟喺佢身後既灰色神秘女人卻不知所終。
伊莉莎白抱住個鐵盒,走到去村長既面前。
村長對佢笑一笑,然後同對瘋狂科學家講多一次︰


「我地無銀鑰匙。」

而我望到子彈蟻既腳邊,有一隻蜘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