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
發生緊咩事?
頭腦一片空白,勉強張開雙眼,忍受住強烈既劇痛以及頭昏腦脹,先發覺自己身處於戰火之中。
幾條橫樑壓住咗我既身體,趴喺地上面既我只係望到無數既屍體。
大門比火焰吞噬,能夠逃離呢個火場既地方,就只有旁邊既一扇窗。

我推開橫樑,爬返起身,先發覺頭上面有啲寒氣。
濕既?
係血。
我既傷勢並唔輕。


吸入太多濃煙,再唔走出去真係會出事。
但係,我並無即刻走出去。

「伊莉沙白!」
我大聲呼喊,但換嚟既,就只有火舌既回應。

太好喇。
伊莉沙白唔喺到。
應該走咗出去。
我望住村長既屍體,黑心咁表達自己既感想。



究竟發生咩事?
敵襲?
炮轟?
轟炸?

頭先應該係同子彈蟻傾緊,照道理唔會係西班牙既攻擊。
咁,係法國?
就連UNCLE SAM都偵察唔到既炮擊?轟炸?
法國既戰機、導彈有咁先進?



我拎起M16,跑出建築物。
還擊緊。
兩個子彈蟻以瓦礫作掩護,開槍還擊。
而村入面既戰友,似乎死得七七八八。

還擊?咁唔係遠距離炮擊、或者用戰機轟炸?

一道鮮紅色既光束劃破黑夜,宛如流星一樣從天而降,打落到子彈蟻既旁邊。
強烈既爆炸激起無數既沙石,將戰場蓋上沙塵暴。

惡魔。
一隻惡魔張開雙翅,高掛於空中。
左右手呈現住血色既魔法陣,微弱地發出刺眼既光芒。
漆黑既身體於黑夜之中反而顯得格外顯眼。


單人匹馬但係又有千軍萬馬既氣勢。
矛盾得嚟又顯得自然,呢個就係惡魔。
唔係使節,唔係談判專家,而係戰士。

亦都係敵人。

無暇顧及伊莉沙白既安危。
如果呢一刻殺唔到隻惡魔,伊莉沙白一樣要死。

突擊步槍真係有用?
正當我咁樣思考既時候,我既手指已經自動扣下板機。

數十發子彈以超音速逼近,但係惡魔及時張開魔法陣,一道無形既力場將子彈悉數擋下。

「原來仲有幸存既人類。」



幸存?係咩意思?
伊莉沙白呢?

我再度以步槍掃射,但係佢今次連力場都無開,直接飛埋嚟我身邊。
「憑呢種玩具,你覺得殺得死我?」
佢右手一揮,血紅魔法陣變咗把劍出嚟,直接我既胸膛。

好快!
我本能地向右一避,順勢捉住佢既右手。
左手一拉。
將佢拉嚟我既身邊。
拉落嚟。
然後——
一腳踢上去。


直接擊中佢既下巴。

速度快,又用莫名其妙既魔法。
但係CQC技巧完全係個門外漢。

喂喂,唔係掛,出盡全力既一擊都打唔暈佢?
佢搖一搖頭,又舉起劍,準備再刺過嚟。

槍聲。
響徹黑夜。
爆頭。

「我都話咗呢啲玩具……具……」

惡魔口吐白沫,伏喺地上。


死咗?

「不存在於自然界入面既最劇烈蠍毒,就算係惡魔,就算係藍鯨,打中都會直接死亡。」

一部無人機吊住個平板電腦,喺我面前飛過。
係之前嗰個瘋狂科學家。

從結果嚟睇,今次既襲擊造成咗村入面80%人口既死亡。
包括村長,以及自衛隊既所有隊員。
死唔去既,就只有我、兩個子彈蟻,十幾個村民,同埋伊莉沙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