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難。
要生存,就要離開一直所住既村落。
望到以前居住既地方化為一片火海,心入面都無咩諗法。
只要伊莉沙白無事,我就心滿意足。

我帶住剩返落嚟既十幾個村民,跟住UNCLE SAM既步伐行動走入一個樹林。
子彈蟻,四個。
佢哋似乎一個編隊四個人,再加部自走既運輸機。
然係仲有部小型無人機,上面吊住部平板電腦,連接住佢哋既指揮?科學家?



無法相信UNCLE SAM。
但事到如今,就只可以依賴佢哋。
只有佢哋,先有能力殺得死惡魔。
帶有神經毒素既子彈,打中惡魔就可以撤底殺死佢哋。

我望住班村民,村民信賴住我呢個武夫。
我不過係個武夫,只係識行軍打仗,根本無帶領大家既能力。
只要伊莉沙白無事就得。

村民入面,有個黑色既女人。


唔係黑人,而係灰色既人種。
從來未見過既奇怪人物。
科學家似乎對佢感到興趣,部無人機一直圍住佢嚟轉,但女人一直都無回答佢既問題。

「佢喺邊個?」
「客人。」

其實我都唔係好想理佢。

「佢係咪你地用銀鑰匙召喚出嚟既人?」



我望一望伊莉沙白,佢依舊抱實住個鐵盒。
記得嗰日伊莉沙白失咗蹤,呢個女人喺戰場上面帶返佢返嚟。
但你話係異世界既怪物,似乎又唔係。
只係有一種神秘莫測既感覺。

「長耳,應該係精靈族,不過呢種淡黑色既皮膚……毫無疑問,佢唔屬於呢個世界,係異世界者。」
「哦。」
「你哋果然有銀鑰匙,你地交銀鑰匙比我啦,咁樣先可以打低惡魔。」
「我唔明白你既意思。如果佢真係我地召喚出嚟既怪物,咁既話當日比惡魔襲擊佢一早出咗手啦!同埋,你哋究竟想點,依家究竟去緊邊?」
「南邊。溍水艇。由海路直接攻去意大利,再去佢哋大本營,宗教國。」
「大本營?」
「無錯,神代將會結束,呢一刻人類既時代真正會來臨。」
「我哋既敵人唔係惡魔咩?點會變咗神?」
「惡魔同神,係合作關係。」



我開始搞唔清呢個科學家係認真定係痴線。

突然之間運輸機發出響聲。
子彈蟻停咗喺到,科學家好急咁行開咗。

「發生咩事?」
我詢問子彈蟻。
其中個子彈蟻搖頭,無回答。

「時空,出咗問題。」
科學家返返嚟回答。
「繼續向前行,不過務必要小心。」

子彈蟻舉起步槍,一步一步向前。



「咩嚟?」
其一個子彈蟻發出驚訝既呼聲。
「恐龍?」
「唔係,係龜?」

巨樹之下有幾棵細樹倒塌。
有隻巨型生物瞓咗喺地上面。
類似長頸既巨型恐龍,身高似乎有成生存,就要離開一直所住既村落。望到以前居住既地方化為一片火海,心入面都無咩諗法。只要伊莉沙白無事,我就心滿意足。 我帶住剩返落嚟既十幾個村民,跟住UNCLE SAM既步伐行動走入一個樹林。子彈蟻,四個。佢哋似乎一個編隊四個人,再加部自走既運輸機。然係仲有部小型無人機,上面吊住部平板電腦,連接住佢哋既指揮?科學家? 無法相信UNCLE SAM。但事到如今,就只可以依賴佢哋。只有佢哋,先有能力殺得死惡魔。帶有神經毒素既子彈,打中惡魔就可以撤底殺死佢哋。 我望住班村民,村民信賴住我呢個武夫。我不過係個武夫,只係識行軍打仗,根本無帶領大家既能力。只要伊莉沙白無事就得。 村民入面,有個黑色既女人。唔係黑人,而係灰色既人種。從來未見過既奇怪人物。科學家似乎對佢感到興趣,部無人機一直圍住佢嚟轉,但女人一直都無回答佢既問題。 「佢喺邊個?」「客人。」 其實我都唔係好想理佢。 「佢係咪你地用銀鑰匙召喚出嚟既人?」 我望一望伊莉沙白,佢依舊抱實住個鐵盒。記得嗰日伊莉沙白失咗蹤,呢個女人喺戰場上面帶返佢返嚟。但你話係異世界既怪物,似乎又唔係。只係有一種神秘莫測既感覺。 「長耳,應該係精靈族,不過呢種淡黑色既皮膚……毫無疑問,佢唔屬於呢個世界,係異世界者。」「哦。」「你哋果然有銀鑰匙,你地交銀鑰匙比我啦,咁樣先可以打低惡魔。」「我唔明白你既意思。如果佢真係我地召喚出嚟既怪物,咁既話當日比惡魔襲擊佢一早出咗手啦!同埋,你哋究竟想點,依家究竟去緊邊?」「南邊。溍水艇。由海路直接攻去意大利,再去佢哋大本營,宗教國。」「大本營?」「無錯,神代將會結束,呢一刻人類既時代真正會來臨。」「我哋既敵人唔係惡魔咩?點會變咗神?」「惡魔同神,係合作關係。」 我開始搞唔清呢個科學家係認真定係痴線。 突然之間運輸機發出響聲。子彈蟻停咗喺到,科學家好急咁行開咗。 「發生咩事?」我詢問子彈蟻。其中個子彈蟻搖頭,無回答。 「時空,出咗問題。」科學家返返嚟回答。「繼續向前行,不過務必要小心。」 子彈蟻舉起步槍,一步一步向前。 「咩嚟?」其一個子彈蟻發出驚訝既呼聲。「恐龍?」「唔係,係龜?」 巨樹之下有幾棵細樹倒塌。有隻巨型生物瞓咗喺地上面。類似長頸既巨型恐龍,身高似乎有成七米高,體長有成25米長。
但又同認知中既恐龍有啲唔同。
佢背上面有類似係硬殼既問題,包住佢背上面既皮膚。
與其話似係恐龍,不如話似係一隻放大咗既烏龜。

「變種生物?生化武器?改造生物?唔係,究竟係……?」
科學家一臉疑惑。



「比起呢啲,有啲嘢更加值得我地在意。」
我行埋去巨龜到。
「佢仲有體溫,死咗無耐,然後你哋望下佢腹部。」

巨大既牙印。
成忽肉無咗。

然後,我哋聽到巨大既咆哮聲……

「唔會有錯,係嚟自未來既生物。」
科學家回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