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咗帶住村民逃走,根本無其他方法。
生存落去已經要傾盡全力,點解仲要顧及該死既研究價值?
環保。學術。尊嚴。文化。道德。
喺生命受到威脅既時候,呢啲嘢仲有價值架咩?

無法理解科學家既諗法。
亦都唔理解子彈蟻,佢哋猶如機械人一樣執行住科學家既指令。
佢哋眼中唔存恐懼,有既就只有服從命令。
將命令凌駕於一切之上。
就好似係無生命既人偶一樣。



十幾個村民,又唔見咗幾個。
根本打從一開始就唔應該相信UNCLE SAM。
乜嘢銀之鑰,乜嘢神代結束,乜嘢挑戰神明,乜嘢殺死惡魔。
全部都係廢話!
佢哋只不過係班痴線佬!
有乜嘢重要得過自己條命?
活下去,先係我存在既意義!

南方巨獸龍追咗上嚟。


佢無追子彈蟻,係因為我哋呢邊人多?
帶住村民根本無可能走得遠。
我望咗望伊莉沙白。
如果我抱住佢既話,應該走得甩——

犠牲村民既話。
佢哋相信我係一回事。
我值唔值得相信係一回事。

但係我做唔出。


唔係因為咩仁義道德。
而係我唔想喺伊莉沙白面前,做啲咁樣既事。
污糟既人有我一個就夠。
你唔需要變得污糟。

「走!」
帶埋伊莉沙白走!

我拎起步槍,衝埋去南方巨獸龍到。

突然之間巨獸龍停咗喺到。
我身後出現咗另一隻怪物。
巨型蠍子。
墨綠色,幾乎溶入咗森林之中。
三米長,就如老虎一樣巨型。



南方巨獸龍似乎唔敢輕舉妄動。
十三米長既巨獸居然害怕三米長既巨蟲?

我再望一望隻蠍子,實在係有少少奇怪。
肥大既巨鉗之中帶有毒刺。
尾巴唔係毒刺而係花蕾。

不過,係撤退既好時機。
我咩都唔理,直接走開。

只見巨獸龍撲咗上去,一口咬住巨蠍既鉗,一下子將佢扯落。
成隻蠍子隨之被拋到五、六米之外。
蠍子好辛苦先重整好陣勢,但係巨獸龍又再一子攻上去。
蠍子既花蕾打開,然後毒液飛濺到巨獸龍之上。


巨獸龍痛叫,然後倒咗係地上面,斷咗氣。

「哈哈,都係泰坦巨蠍勁啲。」

我舉頭一望,樹上面有個男人。
係男仔?
十幾歳左右,有一頭鮮紅色如烈火一樣既頭髮。
個樣睇落似係東歐人?
佢身上既T恤牛仔褲同呢片森林格格不入,直覺話比我知,呢個人唔簡單。

「似乎都係核生代既生物勁過中生代。」

「你係邊個?」

「烏列爾,天使。」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