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日後。
7月13日。
放榜既日子,亦都係陷班產既日子。
之前同宙斯打,比佢電到腰酸骨痛。
真係夠哂攞命。
睇番果日新聞,一晚行成萬幾次雷,真係人都癲。
明明足哂安全措施……做哂呢個避電措施,點解都係會比佢電到爆炸?
我終於明白火O兵團既感受。

首先,用幻像魔法,令到其他人睇落我只係隻好細隻既蜘蛛,潛入學校。


等放榜ING。

我地班有十個同學,番學既有……九個,有一個人無番。
然後,同之前經歷過既一樣,前世既我係收到成績表之前行開左。
大概,應該係走上天台自殺。
前世既我唔係重點。
重點係宙斯。
偽裝成學生,自稱叫肥豪既佢,係到拎緊成績表。
神都要讀書?
讀黎做乜?



大家都收到成績表,好似都考得好差。
係呀,話時話,其實我考成點呢?
好想知……但係睇唔到。
唔係唔係,依家唔係諗呢D野既時候。
我要諗既係應該幾時出手?

有咩方法係可以最快、最方便咁殺一個人?
用蜘蛛絲絞殺佢係無可能,因為佢會放電。
咁,就試下用暗影長槍啦。


一槍打爆佢個X頭。

「喂!Alice!你考成點呀!」
排骨無啦啦鳩叫嚇左我一跳。
搞咩呀,明明早幾日先比Alice撚狗咁撚,依家又變番隻狗公走去奶人?

「幾好呀。」
Alice個八婆笑哂口咁講。
收皮啦!Bitch!
如果唔係要打宙斯,我一定將你個頭當係波咁踢。

望哂咁多個人。
對於我唔係到,好似無乜所謂咁。
大概無人知道前世既我走左上天台準備跳樓。
算啦,反正多我一個唔多,少我一個唔少。



Miss Chan嘆哂口氣咁,睇黎係因為我地考得好差。
班長係到沉思,唔知諗緊D咩。

係機會。
如果係呢種氣氛之下突擊,應該可以殺宙斯一個措手不及。
問題就係,點樣先可以令到全部人轉生?
中間一定出左咩問題。

另一個問題係,我要係咁多人既視線下出手?
但係如果我用時間暫定,咁樣既話咪比宙斯察覺到我又黎偷襲佢?
雖然話佢地全班人都要死姐。
但係比咁多人見到咁奇幻既戰鬥,一定唔得……咦?
窗外面……
窗……



時間暫定!
時間停左。
見到前世既我,係窗外面凌空飄浮。

係我諗咁多野既時候,前世既我已經跳左樓。
自殺。
我第一次殺既「人」。
自己。
因為想離開呢個世界,所以就自殺。

然後,為左想番番去RPG世界,所以搞咁野出黎。
依家突然之間諗番,我究竟係為左咩呢?
因為想去番RPG世界,因為想為自己搵一個真正屬於自己既世界,所以一直以黎係到努力。
甚至做大反派,都要為自己建立一個理想鄉。


係呀,講到尾,我都係想要個歸宿姐。

所以,我呢一刻絕對唔可以停。
我既目的一日未達成,一日都唔可以停。

所以,要殺死宙斯。

「又係你,阿撒托斯,你既目的究竟係咩?」

等等!
時間悖論?
如果話係「依家既我」因為殺死左宙斯,令到「前世既我」轉生去RPG世界。
咁如果「依家既我」呢一刻無殺死宙斯,咁樣「前世既我」咪唔會轉生?
如果「前世既我」無轉生,咁「依家既我」又點樣存在,又點樣去選擇殺唔殺死宙斯?



「閃電射擊」

依家唔係研究呢D野既時間。
好簡單姐,咁樣我咪盡量唔改變歷史,令到歷史跟住我既過去黎行走囉。

咦?
咁樣既話,我咪姐係跟住一份劇本黎行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