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回到劇情剛開始的時候。

防護罩一解除,白人大漢第一個離開。

他仍然覺得自己身處一個真人秀的片場,就是找不到攝影機的存在罷了。

可是,他一走出外面,卻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展覽會場之中,而所有人的衣著風格都跟他有很大出入。

身邊的人所穿的全都是典雅的時裝,女士們的衣服大多是通過精心設計的剪裁方式,突出胸部,腰部和臀部,形成一種很自然的體形的流露,
既簡單又不簡陋。而男士們大多為軍裝和老式條紋西裝。



若只有百多人穿這種衣服,他還可能相信這是真人透砸本的製作,可是...

上萬人都這樣穿可不是砸本可以解釋的了,要知到他自己的家境並不差,北歐傳統家族出生,家族在世界上地位也是數一數二的,若要仿製百
多件這種使用傳統手縫技術的服飾,最起碼都要動用十分一的資產。

上萬件?開玩笑!這是要砸多少錢才做得出?自己家族也不一定負擔得起!

他呆了。嚴格來說,他嚇呆了。



他開始回想起剛才耶律風等人說的話。

「醒來了嗎?」

「這裏是美國隊長的劇情世界,時段大概是二戰時期。」

「至於獎勵點則是兌換不同物品的貨幣。」

(難道這一切都是真的?那小子真的沒騙我?那麼一切就變好玩了...陸俊仁,當初你為了阻止我改變現實世界的格局,不念親情也要殺死我,現
在我來到這世界,你還能阻止我嗎?)



白人大漢忽然露出一個邪氣的笑容,仰天長嘯:「哼哼!果然天無絕人之路,這世界根本就是為了我而存在,就讓我成為世界的最強者,把一切
都踏在腳下!」

白人大漢突然面色一變,然後四處張望,然後用帶有英國口音的口吻輕蔑一笑:「這所謂電影劇情世界,應該是個平行世界吧...獎勵點嗎,到底
要做甚麼才會得到獎勵點呢...」

「呃...資訊太少,根本無法分析出有用的東西...在得到更多訊息之前,我還是躲在幕後吧。比利,你的力量最強大,在未確認這裏是安全前,這副軀體的操控權由你掌握,需要與人交流時就讓傑克出來,至於我則和其他人則留在幕後觀察着,非必要不要叫我出來,我要好好想一下我們日後的發展。除此之外,比利你要好好控制羅斯,別再讓他出來攪局了,若不是他,我們根本不會出現在這未知的地方。」

說完,白人大漢又變回原來粗獷豪邁的聲線,一邊邁步離開會場一邊說:「無問題!可是...第一步應該怎做?難道要去找回那小鬼嗎?」

白人大漢低頭沉思了一會,又用那英國腔說:「不,照那小子口中的線索,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任務,任務完成後會有獎勵點...你不覺得這有點像玩那些MMORPG遊戲,做副本打Boss,然後拿錢買裝備嗎?」

「我有一個設想,若果這設想能夠實行,我們的實力可能很快可以超越那些所謂的資深者。」



「設想...MMORPG...格雷,莫非你想...」白人大漢又切換回那豪邁聲音喃喃自語。

「正解!雖然我們是不同的人格,但我們畢竟處於相同的軀殼中,思維方式都比較上相近。我想做的是,尋找隱藏任務!」白人大漢微微一笑,用那被稱為格雷的人格獨有的英國腔說。

「隱藏任務...如果真的有隱藏任務,那會是甚麼?」比利人格抓抓頭,疑惑地問。

「不確定,因為據那男孩所說,這是美國隊長的劇情世界,那麼理論上這世界是以Marvel的世界觀構築而成。Marvel世界觀的特點是有很多平行宇宙,而每們平行宇宙都是獨立發展的,也許我們身處的只是一個跟美國隊長劇情相近的平行宇宙。」

「然而,我更希望我們所身處的不是電影中的那個世界,不然的話,我所設想的隱藏任務就可能不會存在了...」

「那麼...你的意思是,讓我去追尋一個可能不存在的任務?」比利人格苦笑了一下。

「你有選擇麼?要是你不照我指示做,我不介意搶過身體的控制權。那怕會危險一點,我也要去驗證我的推測。」

「...那算了...我去總比你去強...」比利人格一面無奈。



「那照我說話,去參軍,先想辨法加入加拿大的惡魔部隊,然後我再想下一步怎做。」

「加拿大...那要用多久才可以走到...這又不是現代,這些車的最高時速都不知道能不能達到時速五十公里...除非...」比利望向科技展覽廳中的一台飛機。

「我們飛過去?」白人大漢突然用一種獨特的法國口音說話。

「米蘭,別出來添亂,我和格雷要煩的事已經夠多了。」

「哼!添亂?我是出來幫忙的,要知道我可以無損偷走各種交通工具。不是我自誇,但我敢保證史上出現過的任何交通工具我都可以運用自如。這可是我獨有的天賦,不像你,只會打架,不就是戰鬥意識強一點而已。」被稱為米蘭的人格冷笑。

比利人格不哼一聲,也沒奪回身體控制權,任由米蘭走向飛機旁邊。

「奇怪...P-47雷霆式戰鬥機的外殻,但是引擎卻不是用R-2800雙黃蜂引擎,是試行機嗎?」米蘭圍着飛機研究了一會。



「不管了,反正能開就行了,只是不知能開多久,希望不會開着開着整個飛機散架了...」

米蘭也不多話,對飛機進行一翻研究後,就直接爬進駕駛座,完全無視在場的遊客。

「呼叫控制塔。P-47試行機請求起飛準許。呼叫控制塔。」米蘭戴上耳機,一邊發動引擎。

隨着引擎的發動,飛機的螺旋槳亦徐徐轉動。飛機緩緩行駛到空曠的地方,令附近的遊客都紛紛走避,讓出一條跑道。與此同時,一批穿黑色西裝的人持槍衝出來,企圖阻止飛機起飛。

「戰機上的機師,請你立刻停止駕駛,並離開飛機,否則我們會動用武力!」其中一個似乎是隊長的人踏前幾步,用一個老式擴音器說。

「你在搶劫啊! 管他媽的控制塔!起飛起飛!我可不要死!」比利人格狂哮。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串子彈打在機身上。

「轟!」引擎不幸被密集的彈雨擊中,爆出一點火花,停止運作了。



「他媽的!」白人大漢大力一拍駕駛器。」

「框啷!」一顆子彈穿過了玻璃,打在白人大漢的左臂上。

白人大漢盡量把身子壓低,避免再次被子彈擊中。

「真窩囊。」格雷人格很不合時宜咕嚕道。

「唉,投降吧,投降至少不會被當成九頭蛇間諜殺死。無論如何,保住性命更為重要,必要時就把電影劇情透露出來吧。」格雷打開駕駛座的頂蓋,舉高雙手慢慢走出來,然後伏在地上。

就在格雷伏在地上的瞬間,天空突然被一大片烏雲籠罩,烏雲中更不時夾雜閃電。

格雷抬頭望着天空,皺皺眉頭,喃喃道:「雷神?」

白人大漢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一把帶點邪氣的聲音亦隨之而來:「哈哈,有趣的人類,竟然知道雷神的存在。可惜你猜錯了。」

「容許我先作自我介紹。我叫墨菲斯托,我是掌管地獄的惡魔。」

「我不能把時間停止太久,所以我長話短說好了。簡單來說,我是來跟你進行交易的。我可以給予你相當的力量,足以令你變得更強大,至少能離開目前這困境。至於代價嘛...也不是很大,只是你的...」

「靈魂嗎?我聽說跟惡魔交易是要用靈魂的。也罷,反正留着對我也沒甚麼用。」白人大漢用一種羅馬口音說。

「不不不。你的靈魂對我來說,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也不少,至少目前在我眼中,你這個靈魂很弱,比你身體中的其他靈魂弱。」

「我要的是一個秘密,我想知道讓你來到這個位面的力量,到底是甚麼力量。當然,你要加上你的靈魂做交易也不是不可以,我也會給你等同的報酬作為交換。」墨菲斯托搖搖頭,淡然地說。

「抱歉,我也未知道我來到這裏的原因。格雷還是想不通這一點,也許要回歸那未知的地方才有頭緒。」白人大漢繼續用羅馬口音說。

「人類,你這個靈魂的名字叫傑克,對吧?我早預料了這會是個長期性的交易,我也不怕你拿了我的能力,然後一走了之,這個交易是要簽訂契約的,一旦你沒有在一個宇宙曆內的限期中履行你的交易,你會受到契約的反噬。」

傑克也不含糊,直接問了三個問題:「你可以給我的是甚麼力量?是那滿身地獄火,一身只有骨頭的幽靈車神力量嗎?宇宙曆又是甚麼?」

「你是指惡靈騎士吧。哈哈,不過幽靈車神這外號也挺不錯,可以考慮將來改一下外號。」墨菲斯托輕蔑一笑說。

「本來我只是打算給你召喚地獄生物的力量,但既然你問我,我不妨給你多一個選擇。用你軀體內的靈魂作為交換,我給你惡靈騎士的力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