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 32
  「唔好呀!」我大叫!聽到的,只是這三個字的回音。我伸手!碰到的,只是冷冰冰的石牆。
  這裡,聽不到外邊的世界,看不到外邊的世界,更不知道他們的情況如何。
  前路並非漆黑一片,只是四周都是以石建造,看起來帶點陰森恐怖,仿如進入了中古時代的迷宮。
  正如我猜測般,越接近出口的地方,越是有東西讓我們不能團結,使人失敗。相信阿花他們也只是進入了這迷宮之中,要是只有這個迷宮,我們還是會碰到。
  「有冇人呀?」我站起。明知道機會渺茫,還是要試試看。不過,我倒希望沒人回應,至少,一個人走來,好像更安全、也能分散任何人的注意。
  「首先,要冷靜。」在地上的其他人,應該不會出什麼大事;我也該想想自己接下來要處理的事情。
  我喝了口水,從背包拿出了那本小小的記事簿和筆,以便記錄這石路的路徑。「絕不唔可以畀卓仔佢地快過我,同其他人會合。」我邊走邊想,但就算我比他們早會合,大戰也是無可避免。
  這裡半昏半暗的,雖能見五指,但也只是稍微看得見前面約五六步的距離。我沿石路走去,左手邊輕輕觸摸石牆,以便察覺機關和危險;右手則執筆和記事簿,心底裡略略計算距離,大約每十步在簿上作了一個記號。
  我走的估計是大路,兩三人並排也難輕易走過。開始的二十多步都是下斜的路。我猜想,這或許是在公園地底下建造的一個不知有何功用的迷宮。石牆沒有什麼灰塵,也沒有蜘蛛網,而且絲毫不殘舊,看起來除了陰陰涼涼,也見不上帶恐怖,顯然是新的復古建設。
  再走十步,前面出現了三叉口,往左上、前方和右上三個方向。如果按照公園的設計,加上我沒有走錯方向的話,估計正中的方向最接近地面的那個出口。


  但是,越接近出口的地底迷宮,恐怕比其餘兩條更難更危險,況且地下迷宮與地面是有很明顯的連接。阿花、玲姐、阿朗、我等,都是無緣無故的走到某一處後消失在大家眼前,根本來不及看清楚,那些地方有沒有標記或是怪異之處。
  我再走前看看,左上的那條路,似乎又是下斜;而右上的則是緩坡的上斜路。
  「喂!」
  「喂!」
  「喂!」
  我向每個分路都大叫一次,中間那條路似乎比我想像中還要遠得多,幾乎都聽不到回音,而且斷定它是一條彎曲的路。左上的回音比兩者都要低沉,像是有些密集的東西把石通道包圍住;而右上的則看起來最清晰,估計上斜後有一個像小屋的地方。
  我二話不說,記錄這處後,便往左上的方向走去。走了十多步,路又漸漸變闊,似乎還算是大路。再多走十多步,我慢慢聽到一些聲音,是「咚、咚、咚」和「晰、晰、晰」的低沉聲音。
  是水,我想起了。這邊有一個讓小船穿過的地方,讓人參觀四周那些搭建出來的樹屋和「森林」。如果推斷正確,這條石路必然是在那條「小河」的底下。
  沒走多遠,前面是一道牆。雖然感到有點不妥,但還是先把它記錄下來。聽,那些水聲似乎沒因這道牆而停止,估計小河是一個橢圓形,中間圍住了一個小島……這不是廢話嗎?
  這個地方,我早就來過了不是嗎?


  很多人也來過了。他們也來過了。
  對!我們也來過了。
  那年,我們一群人來到這裡,也是突然分散到各處,然後進入了一個個沒完沒了的迷宮,然後獲得了什麼,又遇上了些敵人,最後要到達城堡前的一處……
  又不對,這段情節,真的有發生嗎?抑或,只是我的夢境?
  想到這裡,頭又有點痛。
  更進一步推論,背後到底是什麼人在控制這場「遊戲」?他怎樣知道我和其他朋友的過去?我們又是如何掉進這個世界之中?這個世界與現實到底有沒有關連?
  唉,所知道的還是太少了,想來也是徒然。我回過神來,還是面向那道牆。我伸手去摸,估計這只不過是一道假牆。
  這道牆跟通道還是如一的以石頭鋪砌而成,觸摸時是仿如回到中古時代,起伏分明;斷然不是以現代商人以牆紙或膠拼湊而成。可是手感乾燥,通道溫度適中,在水底之下,就感怪異。
  我想,這處一定是現代所設計和建築,河底和通道之間隔了一層頗厚的像混凝土的東西……只不過為求營造中古的效果,才特意以石頭推砌牆壁。背後的人一直在設計像電影、遊戲的橋段,我猜我掉進的這個地下通道,也不只有是一個地堡的其中一個部分。
  「邊個!」突然背後涼涼的,好像有一陣奇風吹過,但通道太黑,怎樣看也看不到半個影子,但我分明感到有些東西曾移動。


  「咔嚓」一聲,遠處傳來一聲。我想可能是機關的聲音,我猜不來。但煩事向壞的方向想,也有可能有人在我背後暗算我。這裡是死路,要放些什麼陷阱置我於死地,也是最適合不過。
  既然如此,我也不管三七廿一,連忙摸索這裡的石頭,看有沒有什麼機關可讓我直接從這裡離開。一……二……三……四……不,重複了一遍,那面石牆有凹有凸,下層的比上層突出,好像是井井有條地排列,但也想不到有什麼玄機  — 正對著的牆似乎沒有機關。
難道是我猜錯了嗎?這裡真的是一個死角嗎?
  與此同時,背後又感到一陣奇怪,似是一陣「轟轟」、「轟轟」的聲音,慢慢移動、慢慢移動。
  全中全中,我想我猜對了,背後一定有什麼東西朝我的方向衝來。我要想個辦法,不是阻止那個東西前進,就是我要在這個死胡同找到出口。如果是一塊石頭滾下來,憑我的能力,也未必能夠將之瓦解或是控制。
  在現實裡,這些想法都只不過是幾秒之間。我馬上閉上眼,整理一下思緒,聽著那「滴滴」的水聲,再想了想那些看來有序的石頭,似是想到了些端倪。
  那「轟轟」聲越來越近,似是一塊巨石斜路滾下來。我踏上牆壁最底層的一塊石磚,我的手便能推向也是以石頭打造的天花,半摸半碰後發現正中的一處有異,便連忙頂上去。我向上一推,天花的那塊石頭也向上移動,一塊向上,緊接是旁邊的幾塊,再緊接外圍的幾塊。
這是一個出口!上層顯然不是室外,但光線比地下通道好多了。「轟轟」聲越來越接近,我還是沿死胡同的石磚打造的「石梯」往上爬去。幸好,「石梯」每一級都像是以標準設計,再加上通道本來就不高,像我這種不是運動體質的還能輕易爬上。
  「轟」的一聲,那塊滾石碰到了死胡同的牆壁;我也站到那地下通道的上層。我知道這只不過是千鈞一髮,心跳也「呯呯」的響亮。但我的樣子、我的神情、我的反應,就像平常一樣……靜靜的、靜靜的,嘆了一口氣。我的腦袋不斷提醒我要從緊張之中冷靜下來,就像現在一樣,除了心跳騙不了人,整個反應看起來是多麼的平常 — 我不想在這時候輸掉。
  回過神來,我離開那個從地下通道上來的出口,那些石地板又自然回到平坦的模樣。從科技看來,顯然不是我身處的年代。望向四周,這裡該是地堡的中層或是上層。可是,與我想像不同,這裡竟然是一個四面壁的密室。
  「係咪有人係到?係我呀,阿晨呀。」我很想拋磚引玉,幻想有什麼「大Boss」從不知哪裡走出來,跟我說他所有所有的計謀,以及引我們十二人到這個世界的目標之類。
  然而,除了依然傳來的水聲外,這幾秒也沒有……
  「聲音通過。」忽然從天花傳來聲音。四角的燈也忽然亮起,一些桌子、電子設備、投射螢幕等,一切一切忽然出現在我眼前。我四周望去,也無從稽考這些東西原來是隱形還是收藏什麼地方。更重要的是,這裡顯然是一個高科技的密室,根本不是一個中古時代的地方。那些設備看起來,就跟我以前看過的電影裡,所說的未來設備一樣……但未來真的是這樣嗎?
  「你係咪想暗示啲乜?」我說,但沒有任何回應。
  「我點解會係玩家?」我接著說。


  電子設備閃了一下,好像接收到了什麼,然後螢幕出現了我們十二人的資料,連同我們的異能,都一覽無遺。
  「睇蒞真相呼之欲出,果然係有人係背後搞我地。」我說。這句話我想要說給「那人」聽,早料到不會有任何答覆。
  我看了一看那些資料,希望從中得到一些答案或線索。可是十二人的資料都只不過是些基本資料,就像角色介紹一樣,連背景故事什麼的也沒有,根本不能看出什麼來。
  我想了一想,又說:「地圖。」那電子設備又閃了一閃,然後螢幕便轉到了香港的地圖,除了幾點紅色外,其餘紅色都集中在我身處的這個區域移動。從這裡所看,至少還能看到些對勝負有幫助的資訊。
  忽然,我的手機「叮叮」的響了一下。我伸手去把手機拿出,眼睛同時也看到了一個紅點越來越接近一個靜止紅點的位置。
  我心一急,馬上說:「阿晨,關閉。」我猜這種簡單易明的命令就是控制電子設備的方法。
  數秒之後……一個光影似乎從一邊牆穿了過來。
  「明明好似聽到有聲……呢到係咪有人呀?我係…….」一把女聲說。
  「阿花!」我又驚又喜地說。
 
Line 32 ends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