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 12
  「快啲行啦。」我跟阿謙說。
  「行呢邊係咪肯定啱架?咁黑。」阿謙邊追上我,戰戰兢兢地說。
  「我知就好啦,咁就唔使入左呢個世界咁耐都出唔返去。」我說。
  「呢個世界?呢到唔係現實世界咩?」阿謙吃了一驚。
  「我諗唔係啦,除非現實世界係一夜之間唔同哂,得翻我地幾個。」我說。
  「我冇諗過去左二次元……」阿謙是個日本迷,漫畫動漫看不少,自然地說出這句話。
  「乜嘢二次元……」我打從心底一臉無奈,就跟表情「=.=」一樣。「我唔想知……我剩係想出返去。」
  「你出返去會唔會反而唔會出街……」阿謙突然問了一句。
  我呆了一呆,不知如何回答,看來阿謙問到點了。他看我表情,連忙說:「我都係講下架咋,你以前咁好動,點會唔出街。」阿謙是個老實人,他說的話帶有微微的溫暖,讓人覺得這個不高的樣子,別人看起來毒毒的,也是個好男人。
  「過多兩條街就係間馬會。」阿謙忽然說。


  「係。」我沒空理會投注站有什麼特別,只管四周張望。
  「重記得我地有次樓聚,食完飯就蒞左一齊買六合彩。」阿謙說。
  「哇,五六年啦喎,你都幾好記性。」我當然也想起了,以前塘尾道的確有一間投注站,但現在的情況根本不該想這些事情……
  「喂,前面有個人喎!咁夜都有人,我過去問下。」一向不喜歡跟外人對話的阿謙朝那人走去,看得出他這下子也頗焦急。那個就像路人的人,穿上衛衣戴著衛衣帽,像是個男人,微弱的燈光照射下,他正低頭走路。
  我正想答「哦,好。」的時候,忽然心覺不妙,連忙回頭,邊趕過來邊大叫:「阿謙,小心啊!」
  我也聽不到阿謙說了些什麼,反正他早已正對住那男人,大概是說了些什麼?阿謙聽到我大叫,回過頭來想要問我什麼事。我連忙指住前方,阿謙不明其意,再次回過頭。只見那男人一臉灰土,沒有半點眼神,雙手一把抓住阿謙,緊緊地抓住他的雙臂。
 
  「阿謙!」我大叫,只見他被那男人抓住,吃痛連叫幾聲。「救….我…..」他邊忍痛邊說。在這刻,我忽然想到的是…..那些年我們在一起遊玩英雄聯盟的時候,常開玩笑的一句:「吓……點救啊…..」竟沒想到在這刻變成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知道不能碰上那怪人,但要是不上前,阿謙就有可能被他牢牢抓住帶走,甚至可能直接掐死;我也不能大聲呼叫,怕會驚動附近也有這些怪人湧來;我也沒可能跟那怪人硬碰,偏瘦的我可能連他的手指也拉不開;我到底該用什麼方法……我有什麼辦法,救命…..
  該說救命的當然不是我……在這幾秒中我就呆在他們面前,在這危急關頭我變成一塊石像……「推開佢、推開佢!」我忽然大叫…..


  推開他?我傻的嗎?要弱不禁風的阿謙推開,那個看起來比他大力幾倍的怪男人,我真的就像傻瓜一樣大叫…..看來這整天的胡亂已把我迫瘋…..
  阿謙也許沒想這麼多,已經被提至離地的他邊說:「點…..推……啊?」邊盡力深呼吸,然後用雙手一推。
  「咔!」的一聲。
  那怪人忽然不再用力,也不再動。阿謙也不再叫痛,他能站回地上,怕那怪人有什麼機械重啟的他,悄悄地向後退。一步、兩步、三步,快速地跑了過來。
  「你冇事?」他不是剛才被那怪人抓狂嗎?雙臂應該很痛才是,怎麼看起來一臉輕鬆?
  「好…..好似冇乜事……」他錯愕地摸摸自己雙臂,還跟我做個「還能動」的手勢。
  「咔咔……」到底是什麼聲音……
  阿謙忽然向我的背後指了一指,我向後望去……那怪人仍然不動,但明顯矮了一截。
  我還在想到底發生什麼事,阿謙走上前,邊說:「頭先好高,而家變到咁矮,咁奇怪嘅。」然後用手碰了一下那怪人。
  「唔好掂佢!」我亦在同時大叫。但說時遲,那時快,好奇的阿謙早已用指尖碰上了他。


  「點解唔掂得?」他反問我。我當下嘆了一口氣……然後向他背後指了一指。
  「咔咔……咔咔……」從那怪人發出頻密的聲音。
  「嘩,咩事!」阿謙嚇了一跳,連忙跑回來。
 
  那怪人的下半身明顯短了一截,腰間離奇地越來越窄,不斷發出「咔咔……咔咔……」的聲音,看得我倆目瞪口呆。那怪人越來越矮、越來越矮……上半身開始有點像岩石壁的碎石剝落……幾塊幾塊……你不會相信這種「奇境」就發生在眼前。
  「大鑊!」我忽然想起似曾相識的場面。「阿謙,我地快啲走!」我未等他回應,就先起步轉身跑去 ─ 行動比他的好奇心重要。
  阿謙見狀,也跟住我一起跑,跑了一整條街,他邊跑邊問:「發生咩事啊,點解我地要走?」
  弄了一整天,不是運動健將的我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佢會爆炸!」
  「爆……炸?吓?」他半信半疑。
  「等陣你就知,我地快啲離開呢到,炸死就咩都……」我說。話未說畢,轟然一聲,剛才那條街亮起了火光。
  「管家……真係爆炸……」阿謙的眼神充滿了對我的敬佩。
  「我諗重有更大鑊嘅嘢蒞緊……」體力消耗太多,吃不消地放慢了腳步。
  「管家,我想問下,你點知大力推開佢會得?」阿謙也放慢腳步,開始回想剛才情景。
  「我估架咋。」難道我跟他說我隨口發話瘋,廢嗡成功嗎……
 


  「我覺得你好勁,好似咩都估到咩都知,以前玩三國殺又估到我地係咩勢力。」
  「講呢啲?識呢啲有咩用?你好我好多。」我沒放下戒備,四處張望,恐怕再有「陌生人」出沒。
  「埋單啊……埋單架咋……工程仔同人埋單啊管家。」他又說起這種笑話。
  「講左幾年啦,你唔係真係諗住30歲幫人埋單?」我又不厭其煩地接話。
  「唔知啊管家,唔係咁易架。」他心情變得低落起來。
  「出到去先啦。咩都假。」這件事肯定比他埋不埋單更重要。「點解個怪人會捉住你?」
  「我唔知喎,我行過去見佢唔應,我咪督下佢,點知一督佢就蒞料。」阿謙邊說邊示範。
  「唔記得話你知,除非你見到識嘅人,而佢又識主動搵你講嘢,如果唔係唔好亂掂佢地。呢到嘅人,唔同現實世界嘅人,好似撞咗邪,定唔知變啲乜,就算佢地所有事情睇落好似正常人咁,但一掂到佢地就變到好奇怪。」阿謙「哦哦」了幾聲,點了點頭。
 
  「你之前話除左我地兩個,重有幾個人?」阿謙問。
  「係,暫時見到,行得走得又未變怪人嘅,至少有五、六個。」我說。「係呢?你幾時變到咁大力?」
  「我都唔知點解,頭先你叫我推開佢,我就咁雙手用力一推就推開左佢。」阿謙也自覺奇異。
  「你頭先督佢個陣,係咪隻手啲皮膚掂到佢個身體?」我問,我要確認我的假設。
  「咁緊係啦,呢對手套穿架,手指呢啲位實掂到。」阿謙不懂我的意思。
  「咁……你係咪睇過張紙?」我問。


  「一張紙?咩紙?」他想了一想。「哦?係呀,我拎到套手套前係有張紙。我唔係好明佢講咩,總之佢叫我戴起套手套,話咁樣可以出到去,咁咪戴。張紙轉個頭就自己燒咗啦,就咁架咋。」阿謙說。
  「手套……應該就係代表力量。」我喃喃自語。
 
  「咩力量?」看來我自言自語也頗為聲大。
  「我話你而家應該有其中一種特殊能力,可以好大力。」我說。
  「吓?有嘅話我寧願要控制時間,可以時光倒流。等你頭先重問我冇啦啦戴咩手套,我都唔識答。」他不太相信,這人真的是看《求婚大作戰》看上腦。
  「可能唔係我地可以揀。」我說。
  「咁你有咩超能力?」他問。
  「我冇,可能未搵到張紙。呢件事都係人地話我知,佢都係見到有張奇怪嘅紙之後,就有件好似裝咁嘅嘢,之後就發現有咗異能……我諗我都要快啲搵到張紙。」
  「哦…..」他好像在注意其他事情。「管家,你覺唔覺得呢到,好似唔係而家嘅旺角?」
  我當然也察覺怪異之處,雖然附近店舖閘門全都關得緊緊,午夜而且隨處也看到幾條燒焦的木棒,剛才經過的天橋,依然能看到「金旺角」的招牌,樓下竟然還留有到上水和大埔的綠VAN路牌。遠處也能看到的不少粉紅色的霓虹燈,商店的招牌也似曾相識。這裡靠近波鞋街,剛還經過麥花臣運動場旁,那幾間有名牌子的運動店舖……對,這些似曾相識,但……分明不是今日的旺角。
  可是我不敢作實,只好說:「好似係,但係係幾時嘅旺角?」我們沉默了幾秒。
  「轟然」巨響!
  忽然聽到很多腳步聲,緊接的是叫嚷聲,從兩方傳來,估計就在不遠處的彌敦道,不然就是西洋菜南街……只離我們幾十步……不,是十多步的距離!
  「走!」我與阿謙拔腿就跑。「我知係幾時!係『黑夜事件』!」


  「『黑……黑夜事件』?即係上年話咩爆炸之後搞到好大單嘢個單?」阿謙說。
  「係……」我開始說不出話來。
  「但係幾時有爆炸啊,即係啲新聞又亂寫?」阿謙體能比我好吧……隔了一會,他想到了我想到的情景。「唔係掛…….」
  「應該就係…..唔理得咁多,總之我地……要快啲離開旺角……越快越好,總之唔可以係呢到受傷。」我說。「同埋要盡快搵到屬於我個張會消失嘅紙。」
 
Line 12 ends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