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 16
  「阿晨…..阿晨……等陣……」阿花滿頭大汗地跑來。
  「發生咩事?得你一個嘅?阿謙呢?」我說。
  「我……佢……我……阿謙佢唔見咗!」阿花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你唔係同佢一齊行架咩?」我說。我叫她一邊跟我們走,一邊說。
  「我地一開始係一齊行嘅,咪按住我地一開始諗咁向西行,行到咁上下,我地諗住抖陣,去個廁所,點知出蒞之後,佢就唔見咗!」阿花說。
  「死啦!佢會唔會係畀壞人捉咗呀?咁點算啊,我地使唔使過去搵佢?」晴晴驚慌地說。
  「你覺得呢?阿朗。」我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話點就點啦,跟你。」阿朗看我臉色,又說:「欸……我自己就覺得唔去搵佢好啲,始終我地點都要準時到集合地點。」
  「我唔明喎,去搵返阿謙都可以到集合地點架。」阿花說。
  「阿朗嘅意思係如果我地唔準時到集合地點,其他人可能以為我地全部都失蹤,咁到時重麻煩。」我說。


  「係囉,係咁嘅意思。」阿朗說。
  「哦,咁唧係你地唔搵啦?好囉咁!」阿花說罷就回頭走。
  「阿花,你去邊呀?」晴晴跑去截住阿花。
  「你地唔搵,ok。我知呀,大局為重。咁我去搵囉,我點都會準時到集合地點。」阿花故意大聲說,明顯是要說給我聽。
  「你自己一個去,好危險架,萬一畀人捉走咗,返唔到屋企點算?」晴晴安撫她說。阿花滿臉不屑,大概是表示她不管。
  「阿花,唔好咁啦。」我說,阿花面色難看,有點暗暗的想我支持她。「我都覺得到咗集合地點再算,一蒞唔使其他人擔心,二蒞就算一齊去個邊,假設我地要返蒞呢到搵出路,一來一回太屣時間。如果你個邊係堀頭路,我地就白白浪費心機。」
  「咁好囉,結果都係咁。我自己去搵。」阿花說。
  「我地就係係到搵人用咗太多時間啦,你明唔明?」我也有點不耐煩。「我地講好個目標係搵到個出口,同埋準時返到去。如果我地都唔跟個目標做,散哂咁,點出到去?」
 
  「我知呀,目標好重要。但係個條係人命蒞,係你嘅朋友,唔通你就見死不救?」說得阿花眼泛淚光。


  「你幾時睇呢樣嘢睇得咁重要!」我衝口而出,馬上就知道自己說錯了話。阿朗和晴晴都盯住我,一臉莫名其妙。我想了一想,深呼吸了一下,便跟她說:「咁啦,晴晴講得啱,你自己一個返去有啲危險,阿朗陪你去啦,咁你地安全啲又可以行得快啲。我就同晴晴繼續行呢邊。」
  我向阿朗使了使眼色,他望了望我,猶豫了一會,我又朝晴晴打了個眼色。
  阿朗大概明白了我的意思,就點了點頭,說:「係呀,我跟你去啦咁。」阿花見我妥協了,就也答應我,跟阿朗往西面走去。
  我和晴晴繼續向前走,大家都沒有說話。走了大半個小時,晴晴忍不住問:「阿晨,我知我唔係好應該問。不過,你同阿花發生過啲咩事?」
  我就知道晴晴想知道那件事:「冇呀哈哈,我嘅意思係我同阿花以前做嘢,都係以目標為先咁解。」
  晴晴「呼」了一口氣,說:「我都覺得係架啦,你地邊會殺人先得架。」我也偷偷地「呼」了口氣。
  「係呢?」晴晴忽然又問。
  「吓?」我沒反應過來。
  「你點解唔同阿花一齊去搵?」晴晴說。
  「阿朗跑得快啲。」我說。


  「我知,但係阿朗同阿花唔熟,我怕……」晴晴又憂心起來。
  「唔會有事,放心啦。阿朗係點我好清楚,佢靠得住。而且咁樣可以保證佢地唔會誤咗件事。」我說。
  晴晴「嗯」了一聲,隔了一會,又問:「咁你靠唔靠得住?」
  我想這種問題還真奇怪,輕笑說:「冇你男朋友咁靠得住,但係都可以撐住。」
  晴晴笑了一笑,卻又嘆了口氣,說:「呢到冇佢消息,唔知點先可以知佢安唔安全。」
  我說:「呢到冇都唔係壞事,假設呢到同外面係兩個世界。」
  晴晴說:「但係如果係同一個世界呢?」
  看來我又多嘴了。她見我沒答話,又問道:「你估下個個阿謙係咪真係出咗事?」
  「唔會有事,我見識過佢厲害。」我輕鬆地答。
  「係?佢好勁架?講蒞聽下……」晴晴說。
  「殊……」我聽到了有古怪的聲音,聽起來不像我認識的人。
 
  「做咩呀?」晴晴連忙細聲說。
  「個邊,有啲聲。」我說,讓晴晴仔細聽聽。
  「哦,冇啊,可能係我頭先行得太快,背囊啲呤呤聲。」她高興地又跳了兩跳,示範那種根本毫無關係的聲音。


  還不及阻止晴晴,一堆亂雜的腳步聲,我暗叫不好。說時遲,那時快。一堆怪人從暗處的右巷跑了出來,擋住我們的去路。
  看到晴晴望住我,一臉後悔跟惘然,雖然暗下有點怪責,卻又不便說出口。
  「晨……阿晨……我地係咪死緊啦?」晴晴說。她看我沒有回覆,就更驚慌了,腳步稍稍往後退了幾步。
  看住那些「活死人」盯住我們,面如土灰,活像一個看起來像正常人的喪屍,一步步地往我們走來。我吞了吞口水,細聲跟晴晴說:「自己數三聲,即刻調頭走。」
  「吓?咁你呢?咁你點算呀?」晴晴慌張地問。
  「唔該,你唔好咁多嘢問啦好冇啊……」我心底裡情不自禁地想,卻還是冷靜地跟她說:「數啦!」
  只見三秒後,晴晴一個轉身,就調頭跑去。我正要舒一口氣,回頭看她跑到哪裡,竟發現她一個踉蹌,跌倒在地。
  我暗自嘆了口氣,毫不猶豫跑了過去看她傷勢。
  「你重走唔走到?」我正要扶她起來。
  「我……我腳軟…….起唔返身……」晴晴邊說邊稍移自己到牆邊,並邊把目光放遠……我回頭一看,那些怪人早就走近,把我們半圍住了。
  「你試下…….你試下……我準備好。」我邊說邊指住自己的口。
  晴晴看我動作,卻猶豫地說:「唔得呀,我好驚啊!」
  「......」我沒有說話,很冷靜、很冷靜……
  大概是我的表情給她信心,又或是那些怪人走近不到幾步的距離。晴晴捂住雙耳,深呼吸。糟了!我連忙捂住雙耳,只聽一聲恐怖不安的尖叫,那些怪人似乎受到了驚嚇,停頓了幾許,又有些動作遲延。
  「走!」我用力扶起晴晴,連忙偷空向前快走,晴晴又連忙左右喊了幾聲,打破了個缺口,好讓我們在其中穿過。


 
  匆匆走了十來分鐘,看見附近「連鬼影都冇隻」,才決定走到公園休息片刻。
  「對唔住啊,阿晨。」晴晴忽然對住剛洗完手的我說。
  「吓?」我笑住說,不太懂她的意思。
  「如果我唔係咁驚,就唔會跌親,亦都唔會累到你。」晴晴說。
  「小事啦,你最後都擊退佢地。」我扮演她剛才的樣子,逗她發笑。「而且,我要多謝你,起碼你冇掉低一個乜能力都冇嘅我。」
  「你點會冇能力啊?你係我地領袖蒞,我地都決定睇你頭架嘛。」晴晴說,雖說她大概也知道我是說那種「能力」。
  「不過我本來冇諗過你係用音波功……應該重有第二種。」我說。
  正當晴晴疑惑之際,一陣風吹過,地上也就多了幾塊枯葉。晴晴還來不及反應,就聽到一把男聲:「晨哥,又掛住溝囡呀?」
  晴晴說:「Hugo?點解你地係呢邊嘅?你地個邊搞掂啦?」正是Hugo和芷君二人,芷君跟晴晴打了個招呼。
  我向Hugo打了個「別亂說話」的眼色,Hugo點了點頭,說:「係啊阿嫂,我地咁快腳,輕鬆搵哂,突登蒞搵你地。」
  「乜嘢阿嫂!唔好亂講啦!」我連忙說。還好,兩位「女士」都沒什麼反應。
  「係Peter哥阿嫂,唔係你。又唔係得你一個識Peter哥,咁緊張。」Hugo打趣地說。
  原來Hugo和芷君走的方向沒有發現活人,也沒有發現奇怪的機關。雖然沒有驚喜,但也至少斷定我們無須往東北方走……要是……他們都不是「叛徒」。
  我向他們簡述了我們遇到的情況,Hugo「哦」的大呼一聲,想了一想,便跟我們商議:「既然而家阿嫂唔方便,為咗確保我地跟隨偉大嘅日出黨楊主席方針,準時到達集合地,我決定同芷君拆夥,咁晴晴好似會安全啲。楊主席就要肩負保護芷君嘅責任。呀唔係,係君妹要保護我地弱小嘅主席。大家有冇異議?」


  晴晴連忙點頭說:「好,我都唔想拖住阿晨啊,芷君可以帶埋阿晨行得快啲,咁可以追返我拖慢咗嘅進度。」
  我卻心中暗驚,芷君剛才看到我都像愛理不理般,而且我跟她還發生過不少小事情。我應該說「不」嗎?可是看到Hugo充滿自信的眼神,恍惚在跟我說:「兄弟,我做到咁明啦,你重唔去馬?」我又不好意思拒絕這番好意和難得的機會……可是這種機會…...為什麼要在這個奇怪的世界裡製造……如果……
  「我…….」心裡下省了萬字的想法,在口中只說得一個字。
  「我OK呀,就咁話啦。」芷君搶說了,還偷望了我一眼,然後又漫不經心地望住天空。
  她這麼的爽快,弄得我更不自在,但也不好意思在這關頭想這些事情,便也答應了互換隊伍。
  由於晴晴堅持要走餘下的路,因此他們就繼續我和晴晴本來要走的路程,以便可以先到達集合點,讓晴晴休息。而我和芷君,就按原定計畫提前開始第二階段的尋找出路方向,開始往較偏僻的地方找去,順道找一找其他人,以便確認大家的安全。
  沒想到,這才是危險的開始。
Line 16 ends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