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I:紫琴愛過琴,琴人愛錯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489sYYjtHI

「Vergil,做咩唔開心啊?...」:琴兒溫柔地問道
 
「冇事啊...」:我靦腆地說
 
下一秒,琴兒竟伸出手來擁抱我!然後...
 
......


 
「回頭望,伴你走,從來未曾幸福過;赴過湯,蹈過火,為何沿途沒愛河?」:我電話的鬧鐘響起...
 
我緩緩地睜開雙眼,明白到原來剛才所看到的只是一場夢。
 
只有紫琴的那一幕是夢中的事嗎?我從追求藹晴,到被她玩弄的之間的所有事卻是真實發生過的,而不是一場夢嗎?...
 
要是我跟藹晴之間有過的都只是一場夢,我沒有痛心過,沒有當過兵,沒有做過狗,沒有戴過綠帽子,一醒來就都隨夢而散,那該有多好?
 
我頹然地打開電話上的Whatsapp查看信訊,聯絡人Valentina的頭像已轉為她與Austin在車上親密的合照,背景顏色還是十分浪漫的淡紅色...



於是我刪掉了聯絡人Valentina,免得自己在以後的日子中,每打開一次Whatsapp都要看到她的頭像。
 
我黯然地關掉Whatsapp界面,追問亦是無謂,答案已是如此的顯然,因為我已深知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這就是當小兵和當人男朋友的分別,一目了然。
 
我還取消了跟蹤藹晴的Instagram,以免自己在之後會有機會看到她依偎在別人懷抱中的親暱照...
 
初夏的陽光打在我身上,天色是如此的晴,而藹晴卻已經徹底離開我了,解除兵役後的我要學會面對這一切,沒她也要照樣過。
 
我如常地乘巴士上班去,我的電話震動了一下,竟是黃姊妹的兒子Louis在Whatsapp上傳送了一段信息過來!


 
「Vergil哥,沉晚搞到你咁激動,真係唔好意思,我認真諗過你講既野,我都覺得咁樣真係對自己女朋友唔係咁好既...」
 
「叻仔」:我會心一笑地回覆
 
常言道:助人為樂,我鬆了一口氣,看到Louis有浪子回頭的傾向,那晚我雖失態,但起碼真的能感動到他,起碼我和紫琴在他身上付出的時間和心力並沒有白費。
 
對了,紫琴...
 
不知道琴兒現在又是怎樣呢?...
 
下車後,我竟在Whatsapp上收到一個極稀罕的來電,是來自挪威的Franz!
 
「Hey piano man」:一把放蕩不羈、自由的聲音從電話另一邊傳來。
 


「Franz哥?!咁早晨」:我驚道
 
「冇野做咪打黎同作家傾下男人心事囉」:Franz笑道
 
「冇野做?」我看了看手錶,屈指一算,疑惑道:「大佬你果邊凌晨兩三點啦喎,仲唔訓?!」
 
「訓鬼訓馬咩!今晚我地去探左個寡婦,佢屋企後面咁岩有個好Q靚既峽灣,我就自己走左上黎玩到而家,但其實聽朝七點要番去幫手包救災包資,我諗我起到吹多陣風就算架啦」:Franz嘆道
 
「而且其實我沉晚都剩係訓左得四個鐘,所以我基本上係死得咁上下架啦」:Franz笑道
 
「你真係無拘無束,將青春燃燒到極致」:我嘆道
 
Franz笑答道:「哇,出名行自己style既琴仔而家唔自由咩?你比果個高登絲打拘束住咩?做老婆奴啊?」
 
......


 
我黯然地把自己與Valentina的全告訴Franz,他聽後也陷入了一片沉默,不知如何回應...
 
「比綠帽人戴真係好有問題,好憎人對伴侶不忠,不知所謂!」Franz不屑道:「真係覺得自己你唔岩既咪分手囉,自己紅杏出牆左仲要drag住你,令你繼續白白付出時間同真心,佢咩心態啊?」
 
「做兵仔邊有得咁計架,我從來都冇做過佢男朋友,談何分手?」:我嘆道
 
「算啦,過左去,做完兵應該放鬆下心情先岩」:我輕笑說

「你起教會搵番個女仔啦,咁多好女仔起你身邊」Franz笑說:「阿琴、Phelba果啲呢?其實你有冇諗過?」
 
......
 
我又無奈地把自己和紫琴經歷過的不信任事件和現在我與她現在的關係解釋給Franz聽。
 


「估唔到我走開既呢年半,你一個人起到要經歷咁多辛酸事...得我仲成日記得以前我地讀中學果陣幾開心,心諗你起澳門實爽過我」:Franz感嘆道
 
「講以前...我地暑假夜晚踩住架單車由教會直踩入西灣,放完暑假之後,旅遊塔就有國際煙花匯演,跟住格蘭披治大賽車,最爽係賽車完直落一定係美食節,果陣我地幾爽啊!」:我回憶道
 
「一到比賽前試車果日,班友就個個上堂都唔聽書架啦,掛住望出窗睇車,跟住到正式賽果日就因為嘈得滯,我地會放假。澳門真係熱鬧好玩好多啦,我而家呢到政府都冇搞咩活動既」:Franz微笑說
 
「唉,以前還以前啦」:我嘆道
 
「男人老久咪咁唔Happy啦,天跌落黎都要頂住」Franz笑說:「我七月會番香港,個全港青年交流camp我一定唔會miss,同埋我最想親眼見證澳門巴黎人開幕!」
 
Franz認真道:「講番啦,其實我同個阿琴其實唔係好熟,不過以我所知,佢同出面女仔唔同,其他女仔唔開心果陣可能會罵你、發你脾氣、對你好cool、比面色你睇發洩出黎,但阿琴係會自己收埋起心」
 
......
 
對啊,紫琴跟我在這點上其實有點兒相似,我們都不是喜歡表達自己情感的人,心中有委屈都只是自己藏著就算,自己默默地繼續捱下去。


 
「可能啦,」我嘆道:「只係覺得自己同佢經歷過咁多,兩個人一直起身邊互相扶持對方,佢都仲係對我缺少一份信任,所以感到有少少心淡姐」
 
「佢又未必係起咩事上都唔信你既,一次半次姐,」Franz嘆道:「不過好似佢呢種咩都收埋起心,顧住其他人感受,咁好既女仔朋友起你身邊,你好好珍惜啦...」
 
......
 
「珍咩惜啊,佢都要做無國界義工啦,有咩野免得就免啦,我都唔想影響佢心情...」:我嘆道
 
Franz笑說:「你變左喎,比著係以前既作家琴仔,一定會唔理教會忠告,勇敢地為自己所愛豁出去架喎」
 
「人大左,出到黎,有新既責任要負擔,有事要去顧慮,再都唔係好似中學果陣咁自由爽快,隨心想做咩就做咩啦」:我感慨地說
 
「守規矩又未嘗唔係一件好事黎既,」Franz笑說:「不過其實呢,我注意到一樣野...」
 
Franz分析道:「對於琴仔一個咁有性格,行為處事都盡顯獨立個人風格既人黎講,你根本就唔會理人地講咩、對你有咩睇法,平常有人話你你都唔care唔會濕佢地,你本身就唔係一個易動怒既人,但點解你知道阿琴唔信任你,你會有咁大反應?」
 
「好簡單,因為起你既心中,天使琴同其他任何人既地位都唔同,你有咁大反應係因為你內心好在乎佢對你既睇法,你平時咁愛護佢都係因為你在乎佢」:Franz一句話直接戳到我的心
 
......
 
「可能吧」:我對這點無可否認
 
「不過佢要準備好心情做無國界義工都係事實,」我嘆道:「況且之前紫琴問我係咪做heartbreaker飛左Valentina果陣,我一嬲起黎當住佢面將Valentina樽星星倒哂落垃圾桶,再一句認埋自己係賤男。紫琴心中已經認定左係我花心賤格,拋棄Valentina,對我更加冇信任可言」
 
「你自己睇下點囉,愛情呢啲野,個人選擇姐,我比唔到意見你」Franz嘆道:「我而家要由呢到跑番教會,十幾km左右」
 
「拿拿聲搭車番去,訓番兩三個鐘罷啦你」:我嘆道
 
......
 
這天完成工作後,我如常地回到教會,一群青年正聚在一起玩遊戲,令人驚喜的是Louis和他在教會中的女朋友Jessie也在其中,大家在一起玩著簡單的卡牌遊戲…
 
「搞佢先啦!佢而家撈得最掂啊!」

大家吃著薯片,玩得十分盡興,沒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我這閒人在周邊徘徊著,也沒任何人有讓我參加的意思。於是我寂寞地坐在一旁...
 
而就在這時,Davin和阿琴並肩而行地走下來文化廳,一起坐下參與卡牌遊戲...
 
紫琴今天穿著一條淡灰色的裙子,雖沒有華麗的衣裝,也沒有上妝,但樸素的長裙配上她那天然的美貌和秀髮,已顯得淡然優雅,大方美麗。
 
大家都玩得興起,紫琴卻好像有點兒心不在焉的樣子,她四周張望,發現了我的存在,於是我也回望了她一眼,不料她竟然移開目光,而繼續凝望著我...
 
我們含情脈脈地看著對方,好像有千絲萬縷的感情卻又說不出口,琴兒掛著一副十分悶悶不樂的表情,水靈靈的兩瞳中好像透著疑惑和不捨...
 
琴兒,你這樣看著我,是什麼意思?我不知...但我也不想去知。
 
對望了好幾秒我們才尷尬地移開目光,她投到入遊戲當中,龐大的空虛感再次襲來,我內心的傷痛再次被觸發,抵受不住的我便背起自己的背包黯然離去...
 
反正在一起時你我都有開心過,就足夠...
 
「Vergil?...」紫琴疑惑地問道:「Game's night喎,你走啦?」
 
我看著Davin和紫琴這麼親密地坐在旁邊,我鼻頭一酸,不禁感到洩氣...你們兩人玩得那麼開心,我當然不打擾你們的雅興!
 
「你地玩得開心啲啦」:我黯然道
 
你算什麼男人?算什麼男人?!眼睜睜看她走卻不聞不問...
 
「係喎Vergil,」Davin叫停了我,說道:「我地聽日仲有個party起林姊姐屋企,你黎唔黎啊」
 
「啊係,夜晚7點半啊」:紫琴補充道
 
是有多天真?就別再硬撐!
 
呵呵,你們兩人還真是合拍呢。我和你之間的不信和誤會,還有當中的情感糾結和Davin的參與,這整件事根本就是一團糟,我已經不想再加以理會,我甚至不想看到你們...
 
我對紫琴冷笑道:「你黎我就唔黎」
 
期待你挽回卻拱手讓人!
 
紫琴聽後先是呆呆地看著我說不出話,然後下一秒,她便黯然道:「咁你黎玩啦...」
 
你跟別人在一起了,還要邀請我來看著你們這樣每分每秒都親暱地在一起?玩開笑嗎?想精神折磨我嗎?...
 
你算什麼男人?算什麼男人?!還愛著她卻不敢叫她再等...
 
「唔好咁,你地玩啦,我唔黎啦」:我說道
 
我從口袋中抽出我原本為Valentina而取的那兩張小丸子展的入場券,放到紫琴的手中,擠出一個笑容說:「比埋你地去睇,慢慢玩」
 
沒差你就繼續認份,她會遇到更好的男人...
 
說罷,我便頭也不回地離開教堂,忍著自己的傷痛一路奔回家...
 
-------------------------------------------------------------------------------------------------------
Davin不好意思地問道:「你...Luey好熟架?
 
「普通朋友姐,冇其他」:我平靜地解釋道
Davin抬起頭來,呆呆地看著我...
 
「其實我已經有一個心上人起大埔,」我微笑著打了個眼色,說:「紫琴就仲係single,你想追就努力啦,佢中意食咩、有咩嗜好,就唔洗我話埋比你知啦下?
 
原本愁眉苦臉的Davin聽後笑逐顏開,傻笑說:「唔洗唔洗...
-------------------------------------------------------------------------------------------------------
 
......
 
當初是我自己選定了Valentina,對她傾出所有的愛,徹底放棄了身邊的琴兒,還叫Davin放心地去追求琴兒。現在才知道心痛、可惜、後悔嗎?自作孽,不可活,哈哈...
 
你算什麼男人?算什麼男人?!眼睜睜看她走卻不聞不問...
 
沒差你就繼續認份,她會遇到更好的男人...
 
時間就這樣過,教會中的青年就如同在我的生命中消失了一樣。我每天下班後便立即回家,把所有心思都投放在天使之戀的結局篇,也不想去面對現實的琴兒。
 
然後這晚,阿豪突然致電給我…
 
「契弟,少左返教會玩喎!still起到寫亂倫stroies啊?」:阿豪笑說
 
「係啊,focus寫個ending,差唔多完架啦,」我無力地嘆道:「頂你我都話唔係叫亂倫,係叫禁忌之戀...」
 
「七月咪有個 Youth camping既,今晚起教會有個 Preparation meeting,你要黎喎,因為到時係你同阿添帶啲youth去香港啊嘛,meeting之前都會有野食既」:阿豪說
 
「嗯」:我黯然地答道
 
......
 
晚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KYJX_5fmhs
 
大家圍在一起坐在文化廳中,吃著日本餐,聊著笑著,只有我一人坐在角落,忍受著內心的孤獨和空虛,我抵受著這痛苦無比的煎熬,自虐地把芥末沾滿壽司的每一邊,吃完一塊又一塊...
 
「繼續食多啲啦琴,食肥啲」:坐在對面的Davin笑說
 
我聽到有人叫「琴」,便抬頭望過對面,原來是Davin把幾塊壽司放在紫琴前...也對,在教會中除了Franz外,又怎麼會有人稱我為「琴」呢?
 
「哇...我食好多架啦,食極都唔肥喳...」:紫琴不好意思地說
 
聽著他們的笑聲,我繼續吃著芥末,吃到沒壽司了,便用筷子直接沾來吃,如此我便可以在這群歡笑著的人中毫不忌諱地落淚...
 
「咳...咳...」:自虐到嘴巴說不出話,眼睛也哭不出淚了,我便黯然離座,走到鋼琴前坐下,掀起沉重的琴鍵蓋。
 
「哇,咁講野都有既,咁天下間有幾多女仔妒忌你啊?」:Davin笑說
 
......
 
我身後的椅子透過琴面的反射模糊地呈現在我眼前,我看著這鏡像,昔日那動人時光浮現在我腦海中...
 
------------------------------------------------------------------------------------------------------「你成日坐起我後面聽我彈琴,又唔彈番比我聽,你唔覺得好唔公平架咩?」:我一邊彈一邊問道
 
做咩你日日都起到彈K歌之王既?:琴兒笑道
-------------------------------------------------------------------------------------------------------
 
我把手放在黑白琴鍵上,第一次奏起這首歌…
 
兩年前,我也曾做過這樣的事,但我做夢也想不到,今天,歷史會如此諷刺地重演在我和紫琴身上。
 
紫琴,這是我最後一次彈琴給你聽了...
 
-------------------------------------------------------------------------------------------------------
紫琴嘴角上揚地說:「仲玩呢啲,傻仔Vergil...
 
「有咩好唔開心姐?笑番咪靚女囉」:我哄道
 
我們今天都經歷過無數的辛酸和痛苦,但在一天的勞碌後,孤獨的雙方能有對方在旁相伴,便不再感到寂寞空虛...
 
巴士在這溫馨小城的舊街中慢駛著,街邊暗黃的燈光透進車內,我和紫琴靜靜地凝望著對方的雙瞳,眼神中包含著千絲萬縷的情感...
-------------------------------------------------------------------------------------------------------
 
祝褔聲想妳都聽到,可記得當年?
 
是我們沒毅力,漸漸行漸漸遠...
 
你跟Davin要好好走,不要像對我那樣諸多顧忌了...
 
請謹記這一天,多點信心走前,再也別怕那些小雨點!
 
-------------------------------------------------------------------------------------------------------
我空洞地看著紫琴那疑惑的雙眼,問道:「我起到土生土長,啲葡文路牌我由細睇到大,你都唔信我啦。搵得我問,問完又要唔信我,搵我黎做咩姐?直接講你唔信我、質疑我咪得囉!
-------------------------------------------------------------------------------------------------------
 
我這樣討厭,他完美如此!能共妳好好地相處...
 
哪會像我們將吵架當玩意?沒法挽手一輩子...
 
Davin應該會很愛惜你,不會像我和你那樣那麼多誤會爭吵,也許他能跟你走得更久吧...
 
-------------------------------------------------------------------------------------------------------
「哇,佢特登送既比你既野你都唔珍惜?」紫琴驚呆道:「Vergil heartbreaker...
 
我看著紫琴那充滿徨惑的雙瞳,問道:「係啊,我係heartbreaker,負左佢啊,咁又點?
 
說罷,我拿起那星星瓶,扭開瓶蓋,打開垃圾桶,當著紫琴眼前,把瓶內的星星一粒不剩地全倒進垃圾裡,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教堂。
-------------------------------------------------------------------------------------------------------
 
最掛念的妳,悲劇已停止,無用再傷心另一次!
 
紫琴一邊吃一邊神色凝重地聽著,全程低著頭,默不作聲...
 
我黯然地看了琴兒一眼,淺棕色的秀髮均勻而優雅地散在她的肩上,今天的她戴了個深藍色的蝴蝶結,這可人兒可謂是傾國傾城...
 
我們曾經也是最親密、最信任對方,一起經歷無數風雨,關關難過關關過的一對,只是不知道怎麼走著走著就走偏了...
 
紫琴可能曾經愛過我,只不過我愛錯了人。我們曾經跟愛情靠得那麼近,為愛奔波過、努力過,最後卻差一個眼波,擦身而過...
 
也許是因為你是位天使,所以我這凡人之軀與你註定只能相遇,不能相戀。琴兒,琴人今生就只能陪你走到這裡了...
 
芥末的餘力還未散,教我鼻頭一酸,一滴載著無盡懊悔的淚從我眼中流出,滴在琴鍵上...
 
我哽咽地唱道:「妳我未有幸,一起說聲『願意』...
 
但這位 跟妳 可以...」
 
......
 
讓我都偷說一次。
外傳I:紫琴愛過琴,琴人愛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