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意大利篇

幾天後,柚子一行三人外加一隻海天使到達了南意大利。他們隨便找了一處便宜的小屋落腳,稍微整頓過後,他們就開始準備跟委託人會面的東西。
這次靈夜強制要他們完成的案子,是由意大利一個黑手黨委託的,內容大致上是指近日他們發現黨內的成員相繼遇害,由於最近並沒跟其他家族產生磨擦,加上受害者頸上均有被咬破的痕跡。雖然黑手黨高層並不迷信,但在這種情況下都只可以歸究於被吸血鬼襲擊。
一看內容,靈夜就不想接了,但對方給的報酬又太可觀,無可奈何之下她只好把它給拖一拖,恰好在拖到不能再拖之際柚子就來到,於是…
「於是我就被那女王大人坑了!」柚子氣憤地說道,還很順手地把寫了委託人聯絡方法的紙條撕爛。
「其實這次都不算太麻煩,最多我找小黔一起問問靈夜可不可以分一部分報酬給妳了。」無月看著那張被撕碎了一百零六次的小紙條,內心默默地可憐了它一下,再把它由一堆紙碎變回一張紙條。
「我才不稀罕,都不明白為什麼她到現在都那麼貪財。」柚子可是人魚,隨便拿一塊鱗片去黑市賣都賺百多萬美金,又怎麼會缺錢呢?
「先不說她的心理陰影面積有多大,其實小黔的研究費都不便宜的…」而且還是用人間界的貨幣。
「照你們的說法,連三錠純金金磚都不足以讓那女王大人一口答應的委託內容一定很有問題。」舜一開始都以為靈夜之所以會千方百計地坑他們,一定是因為委託金太少,但後來知道酬金是三錠純金金磚時就肯定是因為委託內容的問題,但再看一看委託內容,他又不覺得哪裡出問題。


「對呀,最大的問題是這裡。」柚子指著文件上的五個字:獵殺吸血鬼。
「吸血鬼很強大的嗎?」
「重點不是那裡…」無月看到都立即扶額,似乎感到非常頭痛。
「重點是…」柚子緊緊地用力握住拳頭。「重點是我要去哪裡找一隻吸血鬼來殺給他們看?!」
「吸血鬼都搬了?」之前聽柚子說過有部分種族因為人類的活動已經搬遷了,舜猜那其中可能有吸血鬼一族。
「大部分都因為糧食短缺餓死了,其他能搬的都走了,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有遺孤,不過即使有,都一定早餓死了。」
「全球有幾百億人口,哪來的短缺?」
「你以為人類的血很乾淨嗎?人類這百多年都盡吃一些基因改造的食物或是垃圾食物,吸你們的血跟喝髒水差不多,搞不好還會食物中毒。吸血鬼沒有過濾能力,久而久之就餓死了。」
舜一開始以為柚子又在騙他,不過他仔細思考一下後就發現柚子所說的不無道理。
垃圾食物自己吃不少,更別提早就充斥市面的基因改造食物。


「那動物呢?」
「先不說他們的自尊會不會容許自己那樣做,但你想想動物的血真的比較乾淨嗎?」人類對大自然造成的破壞實在太大太深遠,間接影響了不少動物的飲食習慣,於是連牠們的血都被污染了。
「好吧,當我沒說過了。」柚子所說的舜當然明白,但他也無能為力,於是他把話題轉回來。「既然吸血鬼都不在了,那真正的兇手又會是誰?」
「最大可能是人類,不過也說不定。」柚子也不是沒見過模仿吸血鬼或是其他非人種去殺人的人類,可能他們覺得這樣不但可以掩飾自己的嫌疑,還可以嚇唬人令他們不敢查下去,可惜內行人一看就知道是有人在故弄玄虛,反而更容易鎖定誰才是真兇。
「現在的資料太少,查不出什麼,我看還是先跟委託人聯繫,看他能否告訴我們更多吧。」無月雖然都覺得是人類做的,畢竟大部分非人種都知道吸血鬼的事,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但他心中總是有絲異樣的感覺,告訴他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

半晌,他們依照紙條上的方法順利找到了委託人,他是一個中年男人,眼神銳利如鷹,臉上的刀疤似是在告訴別人他的經歷並不簡單。
在他身邊站著兩個男人,都給人很強悍,幹練的感覺,應該是他的心腹。
舜一邊觀察周圍,一邊想,原來意大利的黑手黨和香港的社團也是差不多,只差一個關大哥的神像。
柚子雖然活得久,但很少接觸黑手黨這種東西不禁有少少緊張。


無月畢竟也是接委託的老手,他表現得挺從容的,大方地先向對方打聲招呼:「您好,我們是黑貓死神驅靈公司的無月,身後是我的同事兼助手。今次前來是想跟您商討一下委託的事情。」說完,無月觀察了一下他的反應,對方不知道是在沉思什麼,沒什麼特別反應。
黑貓死神驅靈公司?到底是什麼鬼。舜暗暗在心中吐嘈,同時都在觀察委託人的反應。
「繼續。」過了好一會,對方才吐出兩隻字。
舜雖然聽不太懂,但都從中聽得出他似乎有點生氣。
「好,關於委託內容,我們需要更詳細的資料才可以追查到真兇的下落,請務必把你們所知的都告訴我們,讓我們可以更快捉到兇手。」無月當然都感覺得出對方不友善的態度,於是用詞更加小心。
「你們只要把吸血鬼殺掉,把屍首帶過來就是。沒東西需要查。」委託人的語氣非常決斷,根本容不下其他提議。
「可是靠現在的資料,我們實在沒辦法能追尋吸血鬼的下落。」不管理由是什麼,資料才是最重要。
「這是你們的問題。」
聽到這句話,柚子有點煩躁起來,而無月都感到有點束手無策。舜見雙方的氣氛都有點不對徑,但奈何他根本聽不懂意大利文,於是只好透過無月了解情況。
「…就是這樣,他態度這麼頑固,我們也不好做事。」無月無奈地說道,雖然麻煩的委託沒少接,但大多不需像今次這樣要追查的。
「這是當然的,本來就是我們一直在拖,現在還在要求這要求那的,弄得我們能力很差似的,活像在敷衍他般,他不火就奇怪。」舜畢竟都是一位黑幫少爺,這種人還是他見得比較多,大概的思考模式都是這樣。
「而且,在我們拖延的期間又不知道死了多少兄弟手足,看他都是重情義的人,如果我們不做得漂漂亮亮的,他大概會拿我們來血祭。」舜接著補充的話雖然沒令無月感到有多少威脅,但都足夠讓無月了解對方的心思了
「照我說的去做。」舜自然懂得應該如何跟這種人打交道,他在無月耳邊說著,而無月都點點頭表示明白。
「我們拖了你們那麼久是我們不對,在此我要先向你道歉。」無月微微低了頭。「只是我們必需要有更多的資料,才可以為你們犧牲了的兄弟沉冤得雪。」
「你的意思是,不是吸血鬼做的?」委託人的臉色終於稍微好了點,不過對於無月的說法仍然是半信半疑。


「或許這樣說你並不相信,但是吸血鬼做的可能性很低。因為在教會祕密部隊長期的獵殺下,吸血鬼已經瀕臨滅絕,為了生存,他們已經很少會吸食人血,更何況是做這種那麼大的舉動?」無月說的當然是謊言了,反正只要合理解釋到就沒問題了,而且這種說法都很符合人類普遍的想像,對方應該不會起疑心。
委託人思考了一下,覺得無月說得也沒錯,即使能捉到吸血鬼,但如果不是真正兇手就沒意義了。
「請給我們七日時間,我們絕對會還你的兄弟手足們一個公道!」見對方開始猶豫,無月立即遞住這個時機補充道。
「五天,如果到時候什麼結果都沒有,你們就準備陪葬吧!」委託人拋下這句就站起來,然後對身旁兩個手下招招手,手下們會意地離去,不知道是要做什麼。
而委託人都重新坐下,開口自我介紹道:「我是里蒙,是羅勒蒙家族的高級幹部之一。這次事件令我們失去了很多人手,雖然我們已經盡力把消息壓下來,但似乎仍然走漏了點風聲,現在外面知道的人雖然不多,不過恐怕很快就會傳開去。」
解釋到這裡,無月已經向里蒙伸出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一來無關案件的事知太多對自己沒好處,二來舜早就把里蒙接下來會說的事告訴了他。
為兄弟手足報仇固然重要,但為家族解除危機同樣重要。
據舜估計,黑手黨之間的爭鬥跟黑社會的大同小異,生意少一個家族競爭自然可以賺更多,所以即使跟對方無仇無怨也好,只要知道他的家族中出現了一些問題就會乘虛而入,把對手剷除。
里蒙當然預想到這種情況,所以才著急起來。他知道事情隱瞞不了多久,而因為這件事令下面的人都人心惶惶,又死了那麼多成員,這時候如果有其他家族攻打過來,那麼羅勒蒙家族的名字就會成為歷史了。
因此他才會急著想要解決這件事,也都因為這樣在聽到他們說要再查的時候才會如此反感。
猜測到里蒙想法的舜才會叫無月丟出一個時限給對方,讓他內心踏實一點,加上之前的勸說,里蒙當然會乖乖地答應他們提出的要求了。
談判這麼順利,無月當然鬆了一口氣,柚子狐疑地看了看他們,不過她知道現在不是過問的好時機,所以都閉口不問。
「老大!」剛剛離去的其中一個手下突然慌慌張張地跑回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里蒙看手下的神色不對,立即上前了解情況,「發生什麼事?」
「又…又來了…」他指著外面,看上去非常害怕。


無月等人你看我我看你的,大家都有不好預感。
「嘖!在哪?」里蒙氣憤地問道,手下告訴了他地點後,他就回頭示意他們跟上。
果然是兇手又來了。
「柚子,是時候讓那大叔體會一下我們的實力了。」舜用柚子僅僅聽到的聲量指示著,小心地不讓里蒙察覺。
柚子看了眼舜,然後得意地笑了笑,她可是等了這個機會很久了。
柚子一舉手,地上立即出現一個頗大的圓形魔法陣,把有點距離的里蒙都圍在陣中,然後圓陣開始高速轉動並發出光芒,不用一眨眼的時間,他們已經來到另一個地方了。
一到埗,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周圍一點聲音也沒有,時間就像凝固了一樣。
沒有人問剛剛那魔法陣是什麼回事,都沒有人問這裡是哪裡,眼前的景象已經可以說明一切。放眼望去,屍骸遍地,一看就知道轉移的目的地就是兇案現場。
由於時間不早,天色昏暗又沒足夠燈光下很難看得到有多少具屍體,但至少都有十具以上。周圍一點血跡也沒有,而且沒有打鬥的痕跡,要不是他們全都蒼白無血色,頸上又有兩個血孔,真的會以為他們只是倒在地上睡著而已。
無月高舉右手打了一下響指,一個光環以他為中心瞬速向外擴展,然後消失。
「沒有氣息,應該已經離開了好一段時間。很遲才發現出事嗎?」最後那句是用意大利文說的,當然是問里蒙或是他的手下。
「不,我剛去買個東西,回來的時候就已經變成這樣了。」看來應該是僥倖逃過一劫的小伙子,他似乎嚇得不輕,臉色非常難看。
「若你說的是真的,那應該不是人類所為。」柚子憑著這一點點的線索很快就可以斷定,因為在一瞬間可以把在場的所有人殺死並抽乾全部血液並不是一個普通的人類可以做到。
「難怪會以為是吸血鬼所為。」無月細聲地說道,如果不是一早就知道吸血鬼已經不存在,他都會認為是吸血鬼做,畢竟種種跡象都是指向這點。
「這不是吸血鬼做的還會是什麼?」明顯里蒙都是如此認為,見過這種情景不下五次的他實在很難相信不是吸血鬼做的。


「這世界除了吸血鬼還有很多其他非人類的生物存在,當中會吸血的還不少只是你們不知道而已。」柚子明顯是在欺負對方無知,反正剛剛都稍微露過一手,也不怕對方不信。
里蒙沒話好說,他雖然不知道柚子是敷衍他還是認真的,但當下反駁也沒意思,反正五日後如果他們交不出結果,再取他們性命也不遲。
即使舜從小沒少看過屍體,但是數量這麼多都是頭一次,幸好沒血沒內臟,否則他可能都要走到一旁吐了。忍住些微反胃的感覺,舜小心地走來走去觀察現場,雖然不是人為的未必可以找到什麼有用的線索,但細心地觀察,再把看到的東西都告訴無月他們,也許可以幫助到他們分析。
眾人稍微調查過後,沒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就開始清理現場。柚子等人也不好繼續待在這邊礙手礙腳,打了聲招呼就打開異空間回去了。
「柚子姐姐,歡迎回來。」一踏出異空間就看到變成人樣的芭格絲跑出來迎接,舜一見到這個景象頓時有了這裡是柚子家的錯覺,他突然覺得這隻小不點其實不太討厭。
「我們回來了,沒特別事吧?」抱抱芭格絲,柚子循例問一問。
「沒有哦,都靜悄悄的,快悶死我了。」
「抱歉,辛苦妳了。」無月笑笑地摸摸芭格絲的頭。
「不辛苦,你們才是。」芭格絲高興地點點頭,她的話又令柚子想起了剛剛里蒙那討厭的嘴臉。
「對了,你們到底是怎樣擺平了那個里蒙的?」
「這點就要問舜了。」
「其實沒什麼特別,細心想一下就明白了。本來這邊一直拖他就是我們不對,里蒙不是首領只是幹部高層,對上對下都要交代,另一邊又要小心被敵對家族乘虛而入,他壓力大,有脾氣,想盡快解決都是人之常情。」暫時沒有茶葉,舜只好先喝普通開水。
「想快就別等我們呀,自己要等就別拿我們出氣呀。」柚子依然有點不爽。
「不是他想等,是他沒辦法不等。」關於這點,舜不是沒思考過。
「什麼意思?我們又不是唯一一家驅靈公司,撇開騙子不說,都仍然有很多有實力的組織,他大可以找他們呀。」無月比較清楚這個市場,雖然自己公司是比較有名氣,但如果真的急,以里蒙的權勢,他大可以找其他公司。


「也許他有找,可是沒有人願意接。」如果不是靈夜那麼愛財,恐怕她都不會接這單生意。
知道內情的人嫌麻煩,對不知內情的人而言難度又太高不敢接,在沒有選擇下,里蒙都只可以等。
無月理解地點點頭,的確如果委託金不是那麼多,靈夜都不會接。
現在問題是,如何在五日內把案件解決。
「要在五日內查明真相兼抓到兇手實在太難了,兇手甚至可以肯定不是人類而是非人種的高手。」關於這個問題,連平常最神通廣大的柚子都揮手拒絕。
「妳又知道是高手?」在舜眼中的非人種都很厲害,實在看不出什麼是高手什麼是普通。
「在短時間內一次過放倒所有人,還可以把他們的血液抽乾,並製做假的牙齒孔嫁禍給吸血鬼……如果兇手不是操縱時空魔法的能手都很難做得到。」無月的意思是能操縱時空魔法的人本來就是高手,如果不是都可以做到,就是高手中的高手。
「那能猜到是什麼種族做嗎?」舜認為先把範圍縮小或許可以加快調查進度。
「什麼都可以,如果硬要說的話…死神的闇一族?」柚子有聽說過死神中有一支旁系種族是擁有吸血鬼的血統的。
「不會,他們雖然是擁有吸血鬼的能力,但即使是吸血鬼都不能在瞬間把人類的血吸乾,更何況能力不完全的闇?」死神一族雖然跟闇這旁支沒什麼交集,但由於無日有段時間跟闇他們混在一起,所以無月都經由胞弟的口中知道不少。「而且即使他們能做到,他們都沒原因要這樣做。」
「闇以前都有試過進行復仇呀。」
「現在那班死神都被小黔完全感化了,對人類的仇恨心都淡化了很多。」雖然闇那群死神本來就不是什麼兇殘暴戾的種族,不過跟小黔相處多了,漸漸連那點的仇恨心都消失了。「而且都不會選那麼特定的目標來攻擊。不過到底為什麼是羅勒蒙家族呢?」
「報仇。」舜沒多想就回答了。「即使手法不殘忍,但這種針對性的襲擊,就好像要滅了羅勒蒙家族一樣。除了仇殺,我實在想不到是為了什麼原因。」
「羅勒蒙家族到底是做了什麼才可以得罪一個非人種?」柚子感到有點難以置信,非人種雖然都會在人類世界生活,但數量不多,而且總是到處亂走行蹤飄忽,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出一個並且令他生氣得要殺你家族幾百次,真的比流星砸中頭更難。
「如果是敵對家族收買了一個非人種呢?」雖然無月深知非人種們的性格,但事情總有例外。
「如果是,那羅勒蒙家族大概等不到我們到來了。他們直到現在都沒事就證明了消息沒傳出去,假如是有人計劃的,那他們即使把消息封鎖了仍然會出事。」舜都不是沒想過這個可能性。
「不過兇手的做法好奇怪。」一直沒什麼建設性發言的柚子突然說出這句話。「如果是報仇,他大可以用一些更兇殘的手法以洩心頭之恨呀,而且他做得那麼明顯,目的不就是要令羅勒蒙知道是誰做的嗎?但他又偏偏要嫁禍給吸血鬼,這樣道理上說不通。」
「嗯,我也覺得這點很奇怪。」無月思考了一下,再說:「不過這點可能是突破口也說不定。」
「還有一點很奇怪。」說起疑點,舜又想起了剛剛他看到的那個奇怪的景象。
「怎麼了?」
「你們有留意到屍體的表情嗎?」
兩人紛紛搖搖頭。
「屍體的表情很奇怪,全部都是幸福地笑著的。」就好像在做美好的夢一樣。
經舜這樣一說,柚子和無月立即交換了一個眼神。
「幻覺。」「妖精。」
兩人幾乎同時說出來。
「為什麼會想不到呢?如果是妖精做的話,那就不存在時間的問題。」柚子忍不住拍了拍額頭,那麼簡單的事為什麼她會想不到的呢?
「什麼?」有點不明就裡,舜問道。
「妖精一族是最擅長使用幻象迷惑人心的種族,可以說是種族能力來。只要他對那個倖存者施了幻術,那他的證供都不可信了。」無月進一步解釋。
「更何況妖精一族出名小氣,得罪一隻妖精,可以順帶惹怒一整村妖精,還會纏你好幾百年才肯收手。」柚子的語氣好像她曾經都被妖精纏過一樣,一臉嫌棄的。
嘆了一口氣,她重整一下思緒再說:「先用美好的幻覺放倒所有人,再進行殺人作業,然後放生一個活口來提供假證供嗎?看來對方已經掌握了我們的行蹤了。」
柚子這個推斷沒有人反對,在場的都是聰明人,心裡都有個底,不用多解釋了。只是不知道那活口是用來擾亂他們,還是用來警告他們。
也許兩樣都有,但對他們而言根本起不了作用。
鎖定了種族總算叫有點眉目,他們稍微把線索處理好之後,就各自去休息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