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意大利的日常(?)

第二天,舜比平時晚了起床,梳洗過後已經快中午了。其他人早就出門了,柚子和芭格絲負責到城裡打探消息和線索;無月則在城中不同地方設置魔法,如果發生了什麼異常他們都可以第一時間知道。
舜主要負責分析資料和案情,沒資料的話他都沒事可以做,與其百無聊賴地呆坐在屋中,不如出去走走,順便買點食材回來,反正屋裡的器具又很齊全,不用白不用。
這樣想著的舜,拿起錢包就出門了。雖然他不會說意文,意大利人都不多會說英文,但舜認為只用身體語言應該可以買到他想要的東西的。
把門鎖好, 舜左右張望不見有人影,於是安心地飛了起來。人生路不熟,又用不了手機查地圖,也只可以在高空找路。
『水之精靈!請讓我借用祢的輕紗,掩蓋我的身影!』由於不想被人發現,舜在飛到半空時輕唸無月教他的隱身咒語,雖然說元素魔法都可以做到,但精靈魔法比較容易控制又方便,只要沒人在身邊,舜都不太抗拒使用。
飛到類似市集的地方,舜在附近一條沒人的小巷降落並解除魔法,正準備走出去時,一團東西迎面撞了過來,幸好舜反應快,微微側身就閃開了。定睛一看才發現那團「東西」的真面目原來只不過是一個頭髮打結成一團,整個人都髒兮兮的小女孩。
「Mi…mi…scusi!」那女孩慌慌張張地說了句話,舜聽不懂,但估計都是道歉之類的話,他擺擺手表示沒關係。
那大概是貧民區的小孩,舜這樣想著,並沒有多在意就轉身離開了。


意大利的市集十分熱鬧,可能因為是小市集,來的大多是住在附近的人,店家和顧客都很熟絡。這裡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東西在賣,幸好也有不少販賣食物的店家,而且看上去還挺新鮮的,重點是都不昂貴。
稍微轉了個圈之後,舜已經決定好要買什麼了,他拿出錢包正打算看看有多少預算時才發現自己的錢包不見了。
一早聽說過意大利扒手多,但想不到一下子就被偷走了,錢不重要,問題是小黔之前給他的指南針都在裡面,必須要盡快找回來才行!
沒記錯,精靈魔法都有找尋東西的術法,思考了一下,舜跑到沒人的小巷,唸起咒語來:『水之精靈!現我欲借祢的分身,助我尋回重要之物!』
咒語一落下,一隻翠藍的小鳥突然憑空出現,在舜的眼前盤旋了一個圈之後,就快速地往一個方向飛去。舜見狀,立即追上,並運用風元素魔法幫助自己加速,免得跟掉高速飛行著的小鳥。
直走轉左又轉右,經過了好幾個街口後,一邊追住小鳥,舜一邊留意著周圍環境,他發現自己已經跑到一個比較髒亂的地方,應該是類似貧民窟的地方。很快,小鳥就停了下來,又盤旋了個圈之後就化為水蒸氣消失了。
「應該是這裡了…」舜心裡大概都知道誰是犯人,他只是不想胡亂下判斷冤枉別人,不過連魔法都帶了他來這裡,那自己猜錯的機率就更低了。
「…!」大大的抽氣聲在舜的後方傳來,他回頭一看,果然站在他面前的就是剛剛那個險些撞到他的小女孩。
小女孩正以一個難以置信的表情望住舜,她知道對方遲早會發現,但沒想過他會追到這裡來。不過她都算是老練的小偷了,一直以來的經驗告訴她,這種時候就是先跑先贏,所以她沒等舜有任何動作,轉頭就跑了。
然而這條法則當然不適用於開掛的人身上,加了速度buff的舜一下子就追上了女孩,擋在她前面。


女孩試了幾次,眼見逃不掉,無計可施之下只好縮起身子,閉起雙眼準備挨打。
不過預想中的疼痛沒有到來,反而是頭頂傳來了溫柔的觸感。舜明白這種在貧民區打滾的小孩不是為了好玩才偷東西,他們只是為了生存。雖然偷東西是錯的,但他們會這樣做都是大人和社會逼的,沒道理要責怪他們。
女孩想不到會被摸頭,錯愕地瞪大雙眼望向舜,舜因此才發現女孩的瞳色是清澈的天藍色,再仔細一看,就發現其實女孩長得挺標緻的,就像陶瓷娃娃一樣。
舜對女孩攤出手,問她要回那錢包。縱然女孩千百個不願意,但都只好無可奈何地把錢包乖乖交出來,正想著這個月又要找垃圾吃時,對方竟然只是拿了個指南針和一點金錢後,就把整個錢包連同餘下的錢拋給她。
女孩不解地望著舜,舜不會意大利文,女孩看起來又不像會英文,於是他想了想,就指住錢包,再指指女孩,再說:「give you。」
女孩還是感到有點迷惑,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舜微笑了一下,又伸手揉了揉女孩的頭髮,女孩有點害羞又有點高興地望向舜,整個畫面相當溫馨感人…
「咕咕…」
可惜在這個時候,女孩的肚子卻不識趣的叫了出來。
「要吃飯嗎?」當然都是用簡單的英文問了。


女孩只是紅著臉,微微地點了點頭。
舜突然覺得有點好笑,只是肚子餓而已,不用這麼難為情呀。
『水之精靈!請用祢溫柔的雙手,替眼前的女孩抹去身上的污穢。』
藍光包圍住感到驚慌的女孩,一閃過後,女孩突然變得乾淨起來,雖然頭髮都是亂糟糟的,身上的衣服都是破破爛爛的,但整體感覺都比剛剛整潔多了。
女孩再度錯愕地望向舜又望望自己,舜只是朝她比了個安靜的手勢,就起身牽著她的手離開了。

如果柚子在場的話,大概會稱這場面為「誘拐蘿莉」

舜的目的地是一家看上去有點高級的餐廳,不是因為它特別有名,也不是因為它特別好吃,只是因為它有提供英文餐牌而已。舜把外套脫下來包著小女孩,一來免得她著涼,二來可以減少一些異樣的目光。
幸好這家餐廳不太著緊衣著禮儀,可以稍微隨便一點都沒關係。
小女孩經過一輪天人交戰,後來果然還是敵不過一整塊肉的吸引,一手指住餐牌上的牛扒照片。
「牛扒?」舜重新確認一次之後就對站在一旁的侍應生招了招手。
「Could I have…」舜才剛開口,侍應生就立即跳開,跑回後台求救,似是被英文嚇到了。不過隨後又戰戰兢兢地走回來,看來是找不到人代替。
嘆了口氣,舜為免他下錯單,只好閉上嘴,指手劃腳地點餐,那侍應生不知道是不是被英文嚇到,全程除了點頭和偶爾的一句「yes」之外,就沒說過其他話。點好餐之後,女孩又拉了拉侍應生的手,說了句意大利文才放他走。
舜一直很在意女孩跟侍應生說了什麼,直到牛扒來了他才猜到。


原來是要三成熟的意思嗎?
看著眼前的小女孩開心地在吃一塊還有血水滲出的牛扒,舜感覺微妙地吃著他的卡邦尼意粉。
為什麼一個生活於貧民區的小女孩會知道可以選多少成熟?舜仔細觀察著,而正在大快朵頤的女孩完全沒有留意到舜的視線。
也許女孩以前的家境不錯,因為各種原因而淪落到在貧民區居住;也有可能她只是在模仿大人的行為;甚至只是不知道在哪裡聽回來的知識.....可能性有太多,舜仔細思考過後覺得自己太多疑了,反正只是一塊牛扒而已不足以證明什麼,於是他都不再多想,放下疑心,好好地享受這一頓談不上便宜的午飯了。

外國的夜晚來得很快,舜回到小屋時天都快黑齊了。
「舜,歡迎回來。」
「我...我回來了。」沒想到柚子已經回來了,舜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了一下。
「舜,你買東西回來了?」柚子留意到舜手上的購物袋,好奇地問道。
「嗯,一點食材。」
吃完午飯的時間已經不早了,外國的市集又早收市,舜原本已經放棄買食材的念頭,但小女孩卻帶了他去一個小市集,賣的東西雖然比較少,可是勝在價錢比較便宜,而重要的是他們仍在營業。於是舜就用僅餘的金錢,隨便買了點意粉,調味料和配料回來。
「太好了!很久沒吃過舜做的料理了,很期待呀!」柚子和芭格絲一聽,高興得抱在一塊。雖然死神界的東西都很好吃,但就是很懷念舜做的味道。
「太誇張了。」口上冷冷地吐嘈著,心裡卻暗自高興著。以前可能煮習慣了沒特別感覺,但現在聽到有人在期待自己的料理,真的讓舜充滿成功感。
如果可以,明天再去買更豐富的食材吧。
「對了,無月呢?」舜開始準備時才想起了一直沒見過人的無月。


「回來了。」一說曹操,曹操就到了,無月頂著一身雪,慢慢從門口走進來。
「雪...啊!對了,說起來我也有買到東西喔。」看到無月身上的雪,柚子突然想起了什麼,從沙發跳起,跑進了房間裡。
舜和無月狐疑地對視了一眼,兩人都走近她的房間,等待柚子把東西拿出來。
「登登!」半晌,柚子從房裡跳出來,身上的衣服跟之前的不一樣,長袖的襯衫,配搭上有點厚的紅色裙子和淺粉紅的外套,頭上戴著一頂紅棗色的貝蕾帽,帶點英倫風格的冬季服飾,可愛中帶點青春活潑的感覺,更為柚子添上幾分時尚感。
柚子的眼光不錯,總是可以配搭到適合自己的服裝,可是....
「為什麼要買?又不冷。」舜問道,就算冷得下雪了,但只要用魔法就可以保持身體暖和,根本不用買新衣服呀。
「冷是不冷,可是都下雪了,我們還穿著短袖衣服不會很奇怪嗎?」
呃,難怪今天總是覺得被人注視得混身刺痛了....原來自己在不知不覺間都變成怪人了。
「這件是你的!」拿出一個袋塞了給舜,裡面是柚子買給他的冬裝。
「謝謝....」
「快換來看看吧!」柚子用著既熱切又期待的眼神望著舜,望得他都難為情起來。
舜把東西放在椅子上,接著快步走回去廚房。
「欸?不換嗎?」柚子有點失望地說道:「人家特地買給你的,而且你那套很貴喔,都快花光了我的積蓄。」
舜剛剛稍微看過一眼,裡面的似乎一套西裝來,雖然說是休閒時尚的款式沒正式的西裝那麼貴,不過也一定不便宜。
「那妳是不是不吃飯?」但舜還是不賣她帳,他才不要為了她特意去換衣服,多難為情。


比起舜的新形象,舜做的飯吸引力明顯更大,柚子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後者,反正舜明天還是會換新衣服,還是美味的食物比較重要。
「柚子,我的份呢?」被人晾在一旁的無月終於找到機會問了。
「什麼?無月你的披風已經是冬裝了,我想你應該不需要就沒給你買了。」柚子心不在焉地看著手機回道。
「我就知道.....」

「原來,你們真的是用魔法洗碗的....」吃過晚飯後,舜一如以往的用元素魔法洗碗,雖然無月早有耳聞,但親眼見到還是會覺得汗顏。
「當作練習,又可以順便做家務,不好嗎?」柚子反問道。
「雖然現在已經不足以當成練習,不過用習慣了,所以沒差了。」舜淡淡地糾正柚子的話,由廚房走出來。
通過日以繼夜的練習,舜已經由一開始連力度都控制不了的新手,慢慢成長到只要專心就可以控制好的程度,到現在即使分心了他都不會搞砸。
柚子欣慰地望了望舜,然後在其他人察覺到之前收回視線,接著翻出一件長衫,拿起包包打開了異次元空間。
「柚子要出門嗎?」舜見狀問道。時間已經很晚了,外面又正在下著大雪,還要去哪裡?
「嗯,這種天氣最適合進行黑市交收,難得買家在附近當然是現在去了。」
「妳可以不要把黑市交易說成好像只是去菜市場買條菜一樣嗎?」無月一如以往地當起吐嘈的角色。
「交收?妳賣什麼?」舜雖然都覺得柚子的語氣很有問題,可是自小看過不少違禁品的交易都麻木了,他只是好奇柚子的商品是什麼。
「還用說,當然是魚鱗呀。」柚子說著,邊從口袋中拿出了一片泛著藍光的半透明薄片。「不過最近的價格好像下降了…」雖然說是下降了,可是依然是接近天文數字的價錢。


「聽說最近的人魚狩獵變得更猖獗了,而且人類的科技越來越發達,更容易可以捕捉到人魚,所以價格有所調整都是正常的。」無月之所以會知道,是因為最近人魚族想要委託他們幫忙解決,但由於種種原因,靈夜並沒有受理。
「拜託他們就好好躲,幸好新鮮的鱗片沒有降價太多。」柚子事不關己地說著「我很快會回來,ciao~」然後就帶著芭格絲離開了。

全屋最吵鬧那個人離開了之後,室內靜默了好一會,最後打破沈默的是舜。
「無月,人魚都很弱的嗎?」其實舜一直很在意剛剛的談話內容。
他以為人魚之所以賣那麼高價是因為他們罕有、難捕捉。但依照剛剛的對話,他們難以捕捉的原因不是因為他們能力強悍,而是環境地形的問題而已。
「你一直都以為人魚很強的嗎?」上次跟舜聊這個話題時都不覺得對方有這個認知錯誤,無月感到有點意外。「就如同很多民間傳說和童話一樣,人魚是非常弱小的種族,雖然會一點魔法而且擁有回復力高、百毒不侵的身體,可是他們並沒有攻擊,甚至是自保的能力,長久以來他們都是靠海洋這個天然的屏障保護自己。」
想了想,無月再補充道:「要說最厲害的就是人魚族的王者可以控制海洋的水流這點吧,都因此跟他們在水中戰鬥是非常不利的。」
「那麼柚子算是個特例了?」柚子怎樣都跟弱小這兩隻字拉不上關係。
「應該是說夠膽上岸的人魚都是特例吧。」
「夠膽上岸?」
「如果失去了海洋這個天然屏障,弱小的人魚可以說是任人魚肉,所以他們一般都不會上陸地的。」
「所以夠膽上岸的,不是腦袋有問題,就是實力高強的人魚。」舜接過無月的話。
無月點點頭。
「人魚族不會找那些人來保護自己嗎?」弱小不代表沒腦袋,他們不會連這一點都想不到吧?
「他們沒什麼通訊的方法,而且一般會離開的都是因為不喜歡人魚的生活模式,他們不會主動回去的。」無月搖搖頭,捕獵人魚問題已經存在了很久,不是隨便打贏一次就可以了事,再說所謂強大的人魚都只是比一般的要強悍一點,像柚子那種怪物級的根本沒有。
「明明你們連魔法版面書都有了…」
「人魚族幾乎是不老不死的種族,又長居深海,鮮少理會世事,是一個挺守舊的種族來。」
聽到這裡,舜也明白為什麼柚子會那麼抗拒自己的族人,像她一個那麼愛玩愛新玩兒的人而言,要她生活在一堆封建的死老頭中應該比死更難受吧。
「不過近乎永生地在外面生活不會覺得寂寞嗎?」想起之前不小心連踩中兩個地雷,舜忍不住問道。
無月先是愣了愣,他沒想過舜會問這個問題,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樣回答他。
「無月?」感覺到無月的遲疑,舜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又問錯問題。
「說不會就是騙人的,多少還是會有點空虛寂寞冷,但慢慢就會學懂怎樣排解無聊,所以我覺得沒差。」回答的不是無月而是不知道從哪裡竄回來的柚子。
舜一聽到柚子的聲音就立刻別過面,心虛地觀察屋裡有沒有什麼地方開始結霜。
「柚子…」無月表情複雜地看著光明正大地撒了謊的人魚,好險剛剛沒把真相告訴舜,否則自己可能會被人魚小姐整得很慘。
不知道為什麼,柚子總是不想讓舜知道太多關係她和人魚族的事情,雖然自己跟舜說過只要時機一到,柚子自然會坦白一切,但照這樣看來,那個時機不一定會出現。
柚子沒理會無月的目光,把帶回來的一個公事包放到桌上並從中拿出兩疊紙幣遞給愣住的兩人。
舜呆呆地接過,過了好一會才發現那堆紙幣是歐羅來,外表有點殘舊感,稍微翻翻還發現是不連號的。
「原本應該是美金,不過我勉強對方換成歐羅,省去找換的時間。」柚子完全沒在意剛剛自己隨手給了幾萬元歐羅出去的事,她邊說邊把那袋錢丟進異次元空間。
雖然她曾經想過放銀行更便於管理,但這樣的話又要定時定候為了掩飾而造假身份,再弄一堆手續來繼承財產什麼的麻煩死了,與其這樣,她覺得放在異次玩空間還比較方便,不過缺點是難以點算,所以她一般都是見自己的金庫開始有點空虛就會去賣東西賺錢。
「…謝謝。」除此以外,舜都想不到可以給她什麼反應了。
「不客氣,當作旅費吧,有個錢旁身也比較方便辦事。」後面那句是跟無月說的,雖然柚子的金錢觀是有點問題,不過她倒是很清楚金錢對人類的影響力,調查時用金錢可以更輕易地從別人口中得到有用的情報。
同樣拿著這疊歐羅的無月,心裡的感覺有點複雜,想到以前出任務時有好幾次因為缺錢而弄出很大的麻煩,他想如果靈夜可以學似柚子一樣那麼慷慨大方的話,調查起上來就方便多了。
不過這筆錢他真的應該收下嗎?
「不要呆呆的站在那邊,是時候討論一下案情了。」柚子把東西收好後,就對還有點反應不來的兩人招手。
「是有打聽到什麼嗎?」難得柚子會這麼主動提出,估計是查出了什麼有趣的情報,舜有點好奇地問道。
孰知柚子竟然搖搖頭,聳聳肩地說:「沒有喔,雖然是問到了不少好去處,又收到不少寫了電話的紙條,可是就是沒打聽到跟這件事有關的消息。」
是被搭訕了嗎....舜和無月同時在心裡想道。
「而且里蒙不想被太多人知道這件事,說得太清楚又不行,真的很麻煩。」柚子皺著眉,顯得有點苦惱。
「如果連一點情報都沒有,我們也難以追查。」無月也有在魔法界打聽過,但並沒有什麼相關的消息。
「那關於羅勒蒙家族或者是里蒙的呢?」舜覺得有一點點線索都比沒有好。
「那倒是有不少。」柚子想了想再說:「坊間對他們的評價好壞參半,雖然對平民挺客氣的,可是對黨裡的成員很嚴苛,生意也做得很大,所以他們的敵人挺多的。」
「虧他們能夠支撐幾個月。」憑那昂貴的酬金,舜都知道這個家族的來頭不少,自然樹敵也不少,可以支撐那麼久可說是意料之外。
「還有件事很奇怪。」
「妳也有事情會覺得奇怪?」舜揶揄柚子的行為已經變成反射性。
「你這是什麼意思....」橫了舜一眼,柚子繼續說:「當我問到羅勒蒙家族的時候,大家的態度都會突然變得閃縮起來,回答的時候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會被什麼人聽到似的。」
「會不會只是怕得罪羅勒蒙家族而已?他們如終是黑手黨。」無月猜道。
「我起初都以為是,所以並沒有太在意。不過後來我遇到一個老婦人,一聽到我問關於羅勒蒙時,她先是吃了一驚,後來悄悄地跟我說千萬不要得罪他們,說凡是得罪他們的人都會死於非命的。」
「那只不過是謠言來吧。」舜和無月當然不會相信這種話,羅勒蒙是一個歷史悠久的黑手黨家族,會傳出奇怪的傳聞都是理所當然的。
柚子對兩人質疑的態度不太在意,因為自己一開始都抱著跟他們相同的態度。
「為此我還特地去查了一下資料,發現了由以前開始凡是主動對羅勒蒙攻擊的話,就會突然慘死或是失蹤,如果是生意上有沖突的話都會遭殃的。」柚子順手在異空間抽出了一份文件,上面記錄了不少跟黑手黨有關的報導,當中包括網上和一些外國的新聞。
舜和無月稍微研究了一下,都覺得那個傳言還是有點可信性,畢竟事出必有因。
「你們知道羅勒蒙家族有個外號嗎?」
兩人搖搖頭。
「『被惡魔眷顧的羅勒蒙』,只要與羅勒蒙為敵,惡魔就會從地獄走出來,懲治他們。」
「說不定是他們的暗殺組織或是他們請僱傭兵做的。」舜知道每個黑手黨底下都會有個暗殺組織或是請僱傭兵團幫他們做事,雖然說傳聞可能是真的,但也不一定是跟不可思議的東西有關。
「不,跟據這裡所說的話,羅勒蒙家族成立初期已經有發生這樣的事。」無月指著一份非常有歷史,已經發黃的剪報,真不知道柚子是怎樣得來的。「羅勒蒙家族一開始的規模並不大,不可能成立暗殺組織,更不能夠聘請傭兵團。」
「雖然暫時不知道他們背後是不是有非人種在幫忙,可是只要查清楚應該可以找到些重要線索。」雖然很明顯,但柚子也不敢斷言是非人種做的,因為願意幫助人類的實在太少了。
「那就靠妳了,柚子。」舜拍了拍柚子的肩膀。
「你當然也要幫忙呀。」柚子反應很快地捉住了舜的手。
「我?」舜指住自己,又望一望無月,臉上掛住迷茫的神色。
對住一臉錯愕的舜,柚子微笑著點點頭。
..............不可以再讓舜跟無月獨處太多,不可以再讓他知道太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