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黔,本來的力量是指?」舜決定暫時把剛剛的問題無視掉。
「就是指本身的靈力,我的靈力比較特別,是擁有治癒能力的白色。以前都不知道可以直接使用,不過配合著使用各種治癒術法都可以把術法的功效提高一個檔次也不錯。」所以發現這點之後,小黔更專注於練習治癒術,現在他已經可以輕易地在瞬間把重傷的人醫好了。
「靈力是什麼?」其實舜不是沒留意到,只是這詞多數是用於無月身上,令他誤會這是死神界對於魔力的叫法。
「柚子竟然沒教你這個?」驚訝的不只小黔,連無月都嚇得分了心。「這個可是基本中的基本!」
「他學來沒用,教他幹嘛?」由於結界沒有隔音設定,當然聽到他們對話內容的柚子大聲回道,順手擘了個雷下去。
「好歹都是基本魔法知識好嗎....」一旁的靈夜都聽到汗顏,雖然的確未必可以用得上,可是如果像小黔般擁有特別能力的,可是會影響其未來發展的路向的。
結界內的小黔跟靈夜的想法相同,於是在結界上再施加了一道符後開始為舜講解靈力是什麼東西了。
靈力,主要是死神和人類會使用的,來自於靈魂本身的力量。靈力共分十級,包括沒有靈力和擁有超強靈力的無色和半透明色,其餘的就是依據彩虹七色來分等級,由最弱的紅色到最強的彩色。
另已知的特殊顏色分別為白色,具治癒及淨化能力;黑色,擅於詛咒類型的魔法及可以把惡運沾染予他人;粉色,可以輕易製造出幻象,並有少許防護加乘能力。
靈力會影響魔力輸出的強度,即使意志力和集中力再高,假如靈力沒法追上,一樣沒辦法使出強大的魔法,簡單來說,就像手槍沒法做到火箭炮的效果這樣。


不過,跟集中力和意志力一樣,靈力都是可以提升的,除了無月這種特殊體質練了二百多年都升不上去之外,正常都會慢慢向上提升的。
但因為元素魔法並不太受靈力影響,所以柚子才沒告訴舜。
「記住了嗎?」由於兩人都是天才,小黔只是用三言兩語就把靈力的定義和用法清楚地教會了舜。
舜點點頭,並依照小黔的方法把靈力散發出來。
藍綠色的靈力像一條又一條的彩帶在舜的身週飄動著,不是特殊顏色,不高不低的級別,只是混色比較少見,大概是靈力正在提升的表現。
舜對此沒什麼感覺,只是在思考可以如何運用。
小黔有提過,以靈力製造出的靈氣球只是對靈體有用,對人是沒傷害性的。
那麼,對體內的靈魂呢?
念動等如心動,這個念頭只是在舜的腦中閃現了一下,靈彩帶就好像接收到什麼指令,發了瘋地飄動起來向柚子她們揮去。
面對來勢洶洶的靈彩帶,兩人本來並沒有把它放在眼內,只是柚子好像突然看出了什麼端倪,還立即把靈夜拉離彩帶的攻擊範圍。


「怎麼了?」柚子此舉讓靈夜很迷惘,照理即使被打中都不會出什麼事,即便會受傷都不至於那麼慌張吧?
「那靈彩帶很危險,它應該可以傷到生靈。」一向嘻皮笑臉的柚子突然神色凝重地說道。她不是不知道靈力有這種用法,只是由於靈力經常被人忽視和輕估它潛在的可能性,所以她都大意了,沒想過舜的腦筋會轉得那麼快。如果不是人魚天生對靈魂比較敏感,就這樣被打到的話,事情就大條了。
「什麼?舜怎麼會?」靈夜對靈力的認識沒柚子那麼深入,但除此之外,最令她訝異的是舜竟然會這樣做。
「靈力是來自靈魂的力量,最容易受心念影響,哪怕那個想法只是在腦中閃現一下,靈力都可能會忠實地呈現出來。舜應該只是思考可能性而已,不是故意的。」
「也對,我也感受不到他的殺意。」靈夜自己都不知道靈力有這樣的用途,更何況是舜這樣的初學者?
靈夜收起了水巨爪,現在她們都沒法接近結界,只可以靠無月他們幫手解決。
結界內,無月和小黔都因為柚子她們的舉動開始察覺到有點不妥,雖然原因不明,但問題應該是出在舜的靈彩帶身上,而舜的表情的確比剛剛慌亂多了。
「舜,怎麼了?」靈夜她們停止了攻勢,無月直接解除了結界,走近觀察舜的情況。
「靈…靈彩帶不受我控制…」舜沒想到剛剛只是想了那麼一下,靈力就突然暴走起來,而且還收不回來。
「什麼?」由於距離拉遠了,小黔他們都聽不到柚子的解說,現在處於一片茫然中。


舜竭力地想把靈力扯回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它們就是拼命地往外走。
「舜…」無月大概猜到了。「你剛剛想什麼了?」
「小舜,不要試了!」經無月的提醒,小黔都猜到一二,立刻想出方法制止他。
聽到小黔的話,舜突然冷靜了下來,不再收回靈力,而是拼命想著「不要試」這三個字。
這方法果然有效,想了大概三次之後,往外亂飄的靈彩帶漸漸平靜下來,然後縮回去舜的身體內。舜深呼吸了幾次之後,終於平復下來。
「舜,你還好吧?有沒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在靈彩帶消失的同時,柚子都跑過來關心情況。
「沒事…就有點累…」舜搖搖頭,剛剛緊張過度導致精神有點疲累,暈呼呼的,現在無力地跪坐在地上。
「都怪你想東想西的。」聽到舜沒事,放下心來的柚子都毫不客氣地一掌巴在舜的頭上。
「痛…」一日連闖兩次禍,舜都不敢投訴什麼了。
「幸好,舜的靈力還是藍色未滿,如果靈夜當年暴走的話,我大概已經死掉了。」無月感嘆道,想當年靈夜什麼都未開始練習就已經是一個靈力紫級的靈能者了,藍綠色都暴走成這樣,紫色一定不會比它安份。
「小夜沒小舜那麼有探究精神,應該是沒問題的了。」小黔無意識地損了靈夜一下,但靈夜倒是沒所謂,畢竟那是事實。
「抱歉…」其實舜到現在都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不過聽大家的語氣都猜到一點。
「沒關係,一開始亂來的是我們,我們又沒受傷,你又不是故意的,就這樣算吧。」靈夜這樣說著,然後對舜施放了個水魔法。
憑空出現的水珠繞著舜邊轉動邊收窄,最後滲入了他的身體。舜隨後感到有一股清涼的水流游走在身體中,有種全身被洗滌乾淨的感覺,頭腦都逐漸清晰起來。
「好點了嗎?」


「這是?」
「水系治癒術法,可以幫助你回復體力和精力的。」靈夜不以為然的解釋道。
「對了,小舜好像想學治癒術,小夜你可以教他嗎?」小黔卻因此記起這件事來。
「柚子,那不是妳的責任嗎?我記得元素魔法都可以做到呀。」靈夜一聽立即質問身為別人老師的柚子,怎麼現在弄得好像她和小黔才是老師的樣?
柚子心虛地笑了笑,然後有點難為情地說:「不是我不想教,而是…我根本不會呀。」
「原來妳有事情是不會的嗎?」頭腦清晰起來,反應都快起來的舜反射性問道。
「因為我根本不用學呀,我本身就是會走的治癒術呀。」
柚子話一出,眾人才記起眼前這個人可是條人魚,那她不學治癒術又好像挺理所當然的。
「唉,我不會元素魔法,只可以教你精靈魔法。」靈夜歎了口氣,無可奈何地說。
「可是…」精靈魔法不是已經不能用了嗎?
「當時水之精靈之主把祂全部的力量都給了我,換句話說,我是新一任的水之精靈之主。所以只要你跟我簽定契約,你就可以使用水系精靈魔法。」
這一刻,舜突然覺得自己簡直就是用盡了一生的運氣,不然怎麼會在精靈都全部回鄉的現在,居然被他遇到一個擁有精靈力量的死神女王,還願意跟他簽定契約?
他大概忘了這一切都是拜柚子所賜。
「機會難得,就簽吧。」柚子都同意了,學會治癒術對舜很重要,自己沒辦法教他,就只好靠靈夜的幫忙。
「那....」舜正想答應時,靈夜又伸手阻止了他。


「那,你打算付出什麼代價來換取?」靈夜可不是以前的精靈之主們,她是以愛財聞名的死靈女王,怎麼可能願意無條件跟別人簽定契約呢?
「小夜!」柚子正想說些什麼,可是舜站起來打斷了她。「該付的就要付,天下間可沒有免費午餐。」
靈夜有點意外舜竟然明白這個道理,還不用她多費唇舌解釋就爽快地接受了這個要求,於是賞識地點了點頭。
「那你要付出什麼呢?」
舜想了想,發覺自己沒什麼好賣的,錢又不多。
「這樣吧,我賣妳一個人情,如果日後需要我幫忙的,只要不是傷天害理的,我都會幫。」
靈夜一開始都只是想試探一下舜,本來就沒在求什麼,如今舜有這樣的提議,她當然不會拒絕。
「我接受,那麼開始吧。」靈夜的話一結束,週遭事物就消失了,只剩下舜和靈夜兩人,舜低頭一看發現自己正站在一片平靜的水面上。而他的腦海中開始浮現出一句又一句的字句,好像想要他唸出來。他望了望靈夜,對方會意地點了點頭。
『代表生命之泉源的水之精靈,現我以舜之名跟妳立下契約。獻出我的血為祭,請以此為約,從今聽我之令,替我平息所有動盪。』舜難為情地唸完這番讓他感到很羞恥的契約詞,他實在很興倖現在使用魔法不需要唸咒,否則他一定先會羞恥死。
即使唸咒人的心情有點複雜,但也不影響契約儀式的發動。
隨著舜的話語落下,他們所站的水面都發生了變化。原本平靜如鏡的水面開始泛起一個又一個漣漪,還發出淡淡的藍光。然後一道水刃劃破了舜的指頭,血珠一滴滴地掉到盡是漣漪的水中,但神奇的是血竟然沒在水中暈染開去,反而被像黑洞一樣的漣漪吸收掉了。
『吾乃水之精靈之主,現聽契約者之訴求,以他的血為代價,獻出吾之力!』靈夜大聲地唸出契約詞,水面的藍光瞬間發出了強光,水珠向上流包圍著兩人。舜本能地閉起雙眼,待周遭平靜下來之後再睜開眼時,他已經回到原來的地方了。
「已經可以了。」靈夜說道。
舜望望自己,感覺沒什麼變化,漫畫小說中什麼身體裡多了股力量,什麼有股力量在身體內游走...這些全都沒有,所以他有點疑惑地看看靈夜。
「少年,漫畫看太多。」這句話由柚子的口說出來真的很刺耳。


舜白了柚子一眼。
「然後,記著這句咒語。」靈夜在舜的耳邊,細聲地把咒語告訴他。
舜默默地把它記在腦中,然後對靈夜點頭示意。
「既然披風又試了,契約又簽定好了,都是時候稍微休息一......」在一旁的小黔拿著給無月的披風說道,不過他話還未說完就被笑得一臉陰險的靈夜打斷。「也是時候說明一下委託內容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