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藏寶塔的主人(上)

影子妖精,生來就是二為一體的妖精種族,雙方有著各自的意識,但也心靈相通。雖然不善魔法,不過憑著天生敏捷和靈巧的身手,在非人種族中可是出名的武鬥家,經常被聘請作為守衛,但因為他們本來就是稀少的種族,因此身價很高,並不是普通人可以隨便請到的。
柚子活了那麼多年都沒有親眼見過,想不到現在竟然有幸見一次。
如果他們不是敵人,就更好了。
雖然她一下就推了舜出去應戰,但她當然會保他平安了,一開始追加的保護罩和其他零零星星的魔法攻擊都發揮到相當的擾亂效果,令舜開戰了近五分鐘都分毫未傷。
那兩隻妖精當然都有想過先解決柚子這個麻煩的障礙,不過柚子也不是胡亂地攻擊,她有技巧地投放冰球令她們根本沒辦法靠近。
柚子雖然是在後方協助,但明顯比在前方的舜更有用,害舜都有點慚愧,不過他只是臨時被人推出來應戰,會幫不上忙也是無可厚非的。
事實上只是拿住兩把只有手掌長的匕首又真的做不了什麼。
如果有鍊金術也許還可以把它們延伸一下,但現在……舜這樣想著時,突然想到了,他還可以使用魔法呀。


就如同剛剛練習一樣,他不去思考「如何製造」,而是想像「完成的模樣」。不消一刻身周的魔法元素就開始回應他,兩把匕首開始發光,然後慢慢變大伸長,在不費一點吹灰之力下,兩把冰短刀就出現了在舜的手中。
之所以使用冰元素是基於他本來就是水精靈的契約者,使用起其副元素都比較容易,而且這裡附近最多就是水,當然是用冰更省力。
黑白妖精都留意到舜的動作,但由於他的表現太弱了,她們根本沒把他放在眼內,在她們眼中只要解決了那個女生,這個男的隨便一下就可以放倒,所以她們依然把目標放在柚子身上,一點都沒理會過舜。
「好歹我也不是花瓶...」舜把雙刀架在身前,然後朝有點距離的黑白妖精一次過橫揮出兩下帶著冰系魔法的刃氣,這兩下刃氣在途中合為一下,就這樣朝她們衝過去。
這麼直接的攻擊她們一個翻身就躲開了,這個只是舜的警告,打不中都是預料之內。
兩隻妖精的確有望一望他,但再細想一下之後,兩人還是把目標定在柚子身上。這下動作讓舜不禁有點不爽,但他很快就調整過來,畢竟她們的攻擊重心不是自己就更方便他動作了。
做不了劍士就當刺客,舜盡量把呼吸放輕,隱藏起自己的氣息,然後偷偷走近正在攻擊的兩隻妖精,如同鬼魅般從後勒住白髪妖精的脖子。眼見快要成功之際,她的身影卻突然在眼前消失,變成黑髪妖精的臉孔,她連手也不抬,只是動作極細而迅速地把刀往舜的腰剌去。不過舜的反射神經也不慢,眼尾瞄到她的動作就立刻把她的刀擋開,更順勢往後跳開,拉開跟她的距離。誰知他才剛落地還未站穩,白髪妖精就出現在他身後俐落地一腳把他橫踢開去,力度大得把他踢飛出好幾米,如果不是柚子把他撈回來,恐怕都要飛出山崖。
「咳咳..」跪在地上猛烈地咳嗽,白髪妖精沒拿刀砍他是挺好,可是那一腳重得舜以為內臟都要被踢出來。
「波魯魯就是容易心軟,此等雜碎隨便一刀了斷就好了。」黑髪妖精檢查一下刀身,再順手把朝她投來的大火球斬開兩半。
「普露露,主人吩咐過不可以殺人。」白髪妖精波魯魯語調平淡,毫無感情地說。


黑髪妖精普露露只是勾起了嘴角,沒有回應。
柚子知道自己錯判了形勢,一時都焦急了起來,連忙想打開異空間跑過去,誰知不論她開了多少次都不成功,這時她耳邊就傳來了普露露的聲音:「汝以為此地的主人是誰?不要妄想能使用空間魔法!」
轉身使出一個光魔法,柚子再用風元素加速打算飛離普露露的攻擊範圍,不過未曾跟影子妖精交過手的她根本不知道這些雕蟲小技對她們是沒用的,生來就二為一體的影子妖精可以透過另一方的眼睛「看」到映像,也即是說普露露即使閉著眼都非常清楚柚子的位置。
柚子的速度再快也及不上普露露的爆發力,普露露用力一蹬就跑到柚子的前方,但柚子都不笨立即往上空飛。這個突然的轉向的確令普露露稍微驚訝了一下,不過都僅是如此,她展翼一飛就飛到跟柚子相同的高度,不結柚子一點反應的時間就一刀橫切過去。
只是這一刀沒如普露露預期般斬入柚子的身體,而是被硬生生地檔住了。
趁住普露露驚訝的空檔,柚子立即在近距離放出高熱的火龍,普露露來不及閃避以為要被打中時卻發現自己已經雙腳著地,跟波魯魯互換了位置。
「波魯魯!」
波魯魯沒打算把自己換上來送死,她連劈兩刀,鋒利的刃氣把火龍分開,勉強解開了這次攻擊。差點被燒死的普露露飛上去想報復,但就在她想動手時卻被不知什麼時候竄出來的粗藤蔓卷住腳踝,然後重重地被摔到地上。
又不小心被遺忘掉的舜,本來想先把波魯魯摔下來,但想到剛剛她只是出腳而不是出刀就轉移了目標,他可不想惹怒一隻無意殺他的妖精,不然兩隻同時都想取他性命的話就糟糕了。
「可惡的人類!」


不過也不見得得罪一隻本來就兇狠的妖精有比較好,普露露似乎因為連續兩次被人攻擊成功而感到非常不憤,她斂起了笑容,怒氣沖沖地衝過去舜的方向。
舜才不會被她就這樣直直的衝過來,他在普露露前進的道路上不斷生出藤蔓,就算捉不住她,至少都可以減慢她的速度,方便他看清楚她的動作。
但普露露完全不把這些藤蔓當一回事,左一刀右一刀地把試圖擋住她的藤蔓斬掉。舜見她跑得如此靈活,立即把草地結成冰,濕滑的地面加上不停亂竄出來的藤蔓逼的普露露不得不由跑改成飛。
飛行不會比較慢,但卻令她沒辦法順心順意地揮刀,於是她乾脆邊自轉邊飛,就像個鑽頭一樣,不但飛行時的氣流會自動把周圍的藤蔓輾碎,還有加速的作用。
不過動作則簡單多了。
都易抓多了,既然藤蔓抓不住她,那冰呢?
高速旋轉令她身周的冷空氣不斷纏繞到她身上,只要稍微加工一下....舜把那些冷空氣凝結成冰塊,由她的衣袖開始,再延伸至腰部、翅膀、上半身、腳部、最後到雙手,只剩頭部沒有被冰封住,當普露露察覺到的時候,她已經變成了一座冰雕,動彈不得了。
在上空的波魯魯想下去救她,奈何普露露被冰封住無法調換位置,而柚子的攻擊又處處阻撓,讓她不得不先應付她。
普露露掙扎了幾下發現冰異常的結實,正想大罵時,一抬頭才發現原本站在前方的舜不見了!緊張地四處張望,才剛捕捉到他的身影,她就被什麼猛烈地撞擊了出去,腰部更傳來劇烈的痛楚。她被撞飛到冰面上,還在冰面上轉了兩個圈才停住,她清楚看到自己溜過的地方都留下了觸目驚心的血紅色。
普露露勉強地撐起身,撫住不停出血的傷口, 她盯住舜露出了危險的笑容。
剛剛撞上去時用力過猛,導致舜現在的手仍然微微顫抖著。面對普露露那危險的笑容,他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在越危險的時候越需要保持冷靜,不然就只會害死自己。
普露露沒給舜太多時間休息,她完全不顧自己的傷,朝舜全力衝過去。他們之間的距離不遠,她一瞬間就來到了舜的面前。
舜的速度雖然不及她,但動態視力和反射神經都不慢,直覺地側身躲開她第一刀,再退後一步避開第二刀,在她向前刺時連忙蹲下身,反手握刀,從下向她喉嚨刺去。
如果是普通人不狼狽地避開就會被刺中,但普露露可是一隻妖精,她輕鬆地往上飛就避開了這一刺,不過會飛的不只有她一個。舜沒忘記這次的對手不是人,這種情況當然在他預料之內,他跟住飛上去,更旋身用左手的刀橫掃向她的脖子。


險險躲過這一刀的普露露卻避不了隨後舜回劃的一刀,胸口被劃出不算深的傷痕,但她就好像不知道痛一樣,連一個停頓都沒有就直接抬手斬向舜。
舜沒想過她的動作那麼快,以他現在的姿勢根本沒辦法好好避開,情急之下他採取了另一個方法。
他在瞬間解除了身周所有的風元素,以突然下墜的方法逃過這下有機會致命的一刀。
但那一刀的刃氣緊追其後,沒辦法突然聚集足夠的風元素,舜做了一個自殺一樣的行徑,他朝上方噴出火柱,一波又一波的火炎成功擋住了那下刃氣,但火柱的反作用力加速了舜下墜的速度。
加上他和地面的距離本來就不遠,所以舜幾乎是撞到地面上,幸好他人急生智在落地前一刻用水元素做了個軟墊才不至於摔到內臟破裂,雖然好像摔斷了兩條骨,不過總比斬開兩半好。
舜趁被激起的塵土還未消散時,用精靈魔法把自己的身影隱藏起來以便療傷,幸好影之精靈對魔法的感知很弱,只要舜的魔法不消失,普露露是沒辦法找出他的。
只是另一邊的柚子就因為太擔心舜而分了心,被波魯魯割傷了手臂。
「等等,不是說不殺人的嗎?」柚子還斷定她不會出刀,如果剛剛她不是察覺得早,恐怕傷的就不是手臂了。
雖然,她沒所謂就是了。
「汝,不同。」縱使對魔法的感知很弱,波魯魯還是可以憑經驗把人類和非人類分出來。
柚子望了地面一眼,感應到魔法的波動才稍微安下心來。她知道自己判斷錯誤,她應該聽舜說直接丟一個大型魔法炸她們,不過現在已經來不切,施展大型魔法需要的是時間和集中力,在不停被攻擊的現在,她根本沒能力分心去準備大型魔法。
不過…中級魔法都足夠了。
突然間狂風大作,波魯魯要努力穩住身子才不至被吹走,她一邊用手擋住風,一邊觀察柚子到底在做什麼。只是她還未來得及看清楚,身周就忽然冒出了四個巨大的旋風柱把她困在裡面。而且,她漸漸感受到幾股反方向的力量正在牽扯她的身體,就好像想把她的身體撕開一樣。
「不會魔法卻想跟我打空戰,也太天真了吧。」舜努力了,自己也是時候要認真起來了,柚子心裡這樣想著。
她斂起笑容,然後遂點遂點地加強旋風的強度,令波魯魯痛苦得呻吟起來。


「波魯魯!」普露露怎麼會眼睜睜地看著波魯魯受苦,她不顧一切地衝上去,一邊揮住刀一邊發出一下又一下的刃氣,想把柚子擊落。
但柚子完全沒把這些攻擊放在眼內,「跟魔法師比遠攻,妳真的是活得不耐煩。」刷刷刷地揮出幾下風刃,柚子輕輕鬆鬆地就化解了普露露的攻擊。
「那近攻呢!」普露露瞬間出現在柚子眼前,正想一刀斬下去時,身周竟然發生大大小小的爆炸,慘叫一聲,普露露冒住煙地往下墜,看來已經失去意識了。
「普露露!」波魯魯緊張得大叫起來,於是柚子故意把旋風柱給散掉,讓波魯魯可以飛下去救人,讓她有時間準備大型魔法。
只是波魯魯沒如柚子所料地去救人,她任由普露露跌到地面去,而自己則劃破指頭並把血抹在刀身上。
狐疑她在做什麼的柚子小心地設了一個防護結界包住自己,再先下手為強的送出幾個小旋風,試圖把她再度困住。
不過波魯魯不會再中同一招,她快速地閃過它們,拿住武士刀朝柚子長驅直進。柚子卻沒閃避,她反而在著手準備另一輪攻擊。反正她有設結界,也不怕波魯魯會傷到自己。
因為影之妖精不擅魔法,所以柚子沒料到本應堅硬無比的結界,竟然會像蛋殼一樣被她刺到整個粉碎,她驚訝得來不及反應,在刀尖離她的胸口只差數毫米時,一道落雷打中了波魯魯,高壓的電擊直接把她電昏,飛墮到地上。
柚子在上空還有點驚魂未定地望住掉到地上的波魯魯,幸好她剛剛設下的魔法來得及發動,否則現在躺在下面的就是她。
剛剛的恐怕是獨特的妖精武器,聽說由於影之妖精的弱點是魔法,所以他們有不少是針對這點打造出來的武器,自己實在太大意了。
現在兩隻妖精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於是舜解除了隱身魔法,小心翼翼地走去觀察她們的情況。
柚子都由上空飛回地上,「舜,你還好嗎?」
「嗯,只是斷了兩根骨頭,剛剛用了兩次中級治癒術就沒事了。」舜摸摸剛剛斷了骨的地方,現在已經完全癒合,一點也不痛了。
「感覺你都開始朝不正常的方向前進…」雖然柚子都沒資格這樣說,但如果是以前的舜一定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妳還好意思說。」舜白了柚子一眼。


「好了,現在打都打過了,是時候開門給我們了吧。」柚子沒理會舜的白眼,對倒在地上的妖精們說道。
此時普露露蠕動了幾下,強行把自己撐起來「吾等…還沒有輸…」
一度放鬆下來的舜又再次繃緊起來,而柚子則好整而暇地環著手等她們慢慢爬起來。
「對…吾等還不能輸…」波魯魯都恢復知覺,掙扎著爬起身。
不可以讓主人失望的…
那個溫柔地笑著收留她們的主人。
因為弱小而被前主人嫌棄,又沒面目回族群裡,走頭無路的她們來到這裡,遇到這裡的主人。
『就留下吧,反正我剛好缺兩個守門人。』
本來以為會再度被趕的兩人,卻聽到這句隨意而又溫柔的話語。
「在那一刻就決定了…不可以讓主人失望…」普露露細聲地說給自己聽,勉強地站了起來。
「再打一次都一樣,而我不能確保今次能不能夠保妳們性命。」柚子看著兩隻妖精冷冷地說道。
妖精不算是難死的種族,不擅魔法的影之妖精更是當中最容易死的一支。
現在她們已經重傷,柚子很怕一個不小心會拿了她們性命。
「吾等不在乎!」大吼著的兩隻妖精同時衝向柚子他們。
柚子嘆了口氣,正想電昏她們時,突然不知道由哪裡生出兩個光球包著了她們,把她們升至空中,阻止了她們的攻擊。


『我可不能讓妳這條可惡的人魚繼續欺負我家的守門人。』
慵懶而甜膩的聲音從天上傳來,正當舜抬頭想尋找聲音來源時,景色一變,一座白色高塔突然出現了在他們眼前。
「可是,主人!」普露露似乎有點不甘心,她想繼續戰鬥下去。
『已經足夠了,她是擁有稱號的人魚,並不是妳們能夠對付的。』
「稱…稱號…」普露露低下頭,擁有稱號的都是很厲害的魔法師,即使不甘心也沒用,等級差太遠了。
『而且他們是專誠來找我的,不是侵入者,就讓他們進來吧。』說著,她們的主人把她們放回地上,然後波魯魯扶住普露露站起來,向柚子他們點了點頭就消失了。
柚子和舜交換了一下眼神,雙雙走到塔下,大門已經開啟。舜下意識地摸了摸手腕上柚子織給他的手環。
「沒問題的。」柚子察覺到舜的動作,安慰道。
「柚子,如果真的是第四個可能…」舜當時被蜜柑的事打斷未能說出來,在剛剛兩人吃飯時才有機會重新提起這第四個可能性--羅勒蒙的守護者和攻擊他們的是同一個人的可能。
「嗯,我知道。不過有我在就不會有事。」柚子朝舜微笑了一下,接著走在他的前頭,踏進了這座傳說中的藏寶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