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藏寶塔的主人(下)

藏寶塔,顧名思義是一座有著各種寶物,金幣,金光閃閃的巨塔,每個人走進塔前期待看到的畫面,都一定是滿溢的錢幣,放到到處都是的皇冠、寶劍、名畫、各式各樣的寶石、閃閃發亮的金飾銀器等等。舜也是一樣,因此當他見到藏寶塔裡的情景時不禁有點失望,因為他見到的不是閃瞎人眼的金光,不是錢幣池而是琳琅滿目的書籍,堆到各處的、大大小小的書本,有幾層樓高,塞滿書的書櫃,還有一堆存放得妥妥當當的卷軸…這裡按人世的定義,不是藏寶塔而是藏書庫。
而坐在深處的是一個有著長耳朵,粉色長髮,穿著歌德蘿莉服的少女,她從書中抬起頭來,注視著舜他們,然後嫵媚地笑了笑,再用那把甜膩而又慵懶的聲線說道:
「歡迎來到傳說中的藏寶塔,我就是這座塔的主人,『知識泉源』柯蒂雅。」
「『深海的指揮家』,柚子。」既然對方都大方地先報上名來,柚子都只好跟著自我介紹,「他是我學生,舜。」不想舜多開口,柚子順便介紹道。
輕笑了幾聲,柯蒂雅從座位上走出來,憑空變了張茶几和三張椅子請他們坐下,還不知道在哪裡弄來一些小蛋糕和茶具,各倒了一杯茶給他們。
「請用茶。」柯蒂雅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謝了,我們並不渴。」柚子笑笑地婉拒了對方。在別人的地盤,特別是妖精的領域,可不能隨便答應邀約或是食用這裡的東西,因為隨時會因此回不去原來的地方。
「沒關係。」柯蒂雅往自己的茶裡放進了方糖和牛奶,輕輕搞拌。「然後?你們千里迢迢來到這裡,是為了什麼事?」


「知…」
「叫我柯蒂雅好了。」
「柯蒂雅,妳有聽過羅勒蒙家族這個黑手黨嗎?」
「當然,我在這片土地居住了近二百年,他們的事蹟我多少都有耳聞過。」啜飲了一小口奶茶,柯蒂雅皺了皺眉,又落了一顆方糖。「我還知道他們最近被人襲擊,請了不少所謂的驅魔師來解決事情,不過那些都是一些市井之徒,不然就是一些能力普通的魔法師,能查到這裡來的都只有你們,不愧是死靈女王派出的人。」
柯蒂雅的配合程度簡直嚇了舜一跳,他本來還以為對方會帶他們遊花園,想不到竟然會如此直接地回答他們,還答不少。
「妳還知道我們是死靈女王派來的?消息真的靈通。」柚子挑挑眉,她們今次很低調,照理不會有消息流出才對。
「呵呵,我的感知範圍很廣也很仔細,死神無月是死靈女王身邊的紅人,他會來到這裡多數都是她的命令,我又怎麼會猜不到同行的你們是死靈女王派來的呢?」面對柚子的質疑,柯蒂雅顯得非常從容,還有閒情逸致吃蛋糕。
「那麼,妳應該知道是誰襲擊他們的吧?」
柯蒂克沒回應,只是徑自吃著蛋糕,彷彿聽不到柚子的問題。
「至於報酬,妳可以問死靈女王要。」柚子追加說道。


「剛好我對她身邊的人有興趣。」放下蛋糕,又喝了口奶茶,柯蒂雅再說:「他們不是說是吸血鬼做的嗎?這裡附近不是有一隻有吸血鬼血統的mix嗎?」
「不是她,她沒有這個能力。」柚子一口否定柯蒂雅的話。
「有沒有這個能力還說不準,據我所知她已經壓抑自己吸血的慾望有好一段日子,突然發狂也不出奇。」柯蒂雅沒因為柚子的反駁而動怒,只是淡淡地說出她的理據。
柚子還想反駁,可是被舜搶先開口:「妳這樣說也有妳的道理,我們回去再仔細問一問她。」柚子瞪了舜一眼,舜沒理會她「是說羅勒蒙也太不幸了,死了才發生這樣的事。」
「喔?人類,你的意思是?」柯蒂雅放下正在飲用的奶茶,勾了勾嘴角問道。
「字面的意思。」舜裝模作樣地拿起茶杯,聞了聞又放下「羅勒蒙家族可是羅勒蒙一手一腳建立起來的心血,現在被人攻擊成這樣,手下又沒用,恐怕撐不了多久就會被瓦解,果然不好的事做太多真的會有報應。」
柯蒂雅仍然笑著,但眼裡早就沒了笑意,她直視住舜的雙眼「這樣聽來,你是很清楚他做過的事,對吧?」
舜無懼地回望她「不,不夠妳清楚。」
話才說完,柯蒂雅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捏住舜的下巴,柚子反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完全動不了,就像被什麼東西壓制住一樣,連魔法都施展不到。
「…妳別亂來!」


柯蒂雅完全無視了她,並把臉貼近舜「亂說話的是這張嘴嗎?」
她順勢一推,舜就整個被推倒到地上。他爬起來打算應戰,卻發現根本用不了魔法,柚子又動不了,手上又只有兩把打回原形的短匕首,這時他只可以想方法自救。
「你們以為還可以有命回去嗎?」語畢,一大群半透明的蝴蝶應聲而出,一起撲向舜把他纏住。舜左拍右掃,試圖把這些纏到身上的蝴蝶拍掉,可是這些蝴蝶就像會自體分裂般,拍掉兩隻,身上就多了四隻。
「舜,不要管牠們了,快逃!」柚子知道這些全部都是妖精的把戲,只有否定這些東西的存在才可以脫離現況,可問題是她不知道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一日找不到關鍵,一日都沒可能破解柯蒂雅的術法。
「但,我不…啊!」舜還想說什麼,但蝴蝶們開始發動攻擊,令他痛苦得倒在地上不停翻滾,那些蝴蝶乘勝追擊又分裂多一倍出來,幾乎要把舜整個埋起來。
「呵呵,不錯嘛,還有能力掙扎一下。」柯蒂雅似乎覺得這個畫面很有趣,她輕輕地笑了幾聲,像看戲般,只是差沒拍手叫好。
「柯蒂雅,妳要報復就衝著我來!他只是普通人類,不要傷害他!」由於動不了,柚子只能夠死死地瞪住柯蒂雅,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她大概已經死了幾百次。
「普通人類呢…」勾勾手指,柯蒂雅把舜升起來。「要試試嗎?」
「妳想幹嘛…」柚子瞪大雙眼,她努力地掙扎,試圖掙開這個無形的束縛,可惜一切都是徒勞,她只可以眼睜睜地看著舜被越升越高。
「柚…柚子!」舜無意識地叫著。
柯蒂雅往下一指。
承托著舜的力量隨即消失,他整個人立即往下墮。
「啊啊!」
柚子只是看到舜往下墮的一幕,雙眼就突然感到一陣刺痛。
然後她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在黑暗中她只可以聽到舜的慘叫聲和悶哼聲,重物墮地的聲音,柯蒂雅的歡笑聲,還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雜亂聲音。
看又看不到,聽又聽不出個了然,憤怒和害怕失去的情緒瘋狂地侵佔柚子的思緒,她忘了冷靜是什麼,她慌亂得不知道可以怎樣做。
在她意識到自己可以動時,她已經離開了原來的位置不知道多遠,拼命地伸出手摸索,想找出舜的位置。
「柚…子…」這聲呼喚雖然微弱,但柚子確實聽見了。
「舜!你在哪?你沒事就快點回應我!」柚子一邊朝住聲音的方向爬去,一邊緊張地大叫。
「柚…子…對不…」舜的聲音非常無力。
「不要…我不要聽…你不會有事的!舜!」
接著,柚子就再沒聽到舜的聲音了。
「舜!舜…回應我!」柚子心裡很害怕,她在心裡安慰自己舜只是昏迷,他不會有事的。
「舜…我現在什麼都看不到,你不出聲我找不到你的!舜!」
不可以,她不可失去舜。
舜…你千萬不要有事…
柚子在地上摸著摸著,突然摸到了一隻異常冰冷的手,這隻手沒有一絲溫度,就好像…
「不要…這個不是真的…」最後一絲支撐住她的理智都不見了,整個人都陷入了茫然的狀態。
她為什麼會在這裡…


眼角流下的是什麼…
她漸漸聽到了很多來自四方八面的聲音。
『妳這個災星…』
『…都是因為妳!』
「閉嘴…」
『…快逃…』
『不要回頭…』
『…逃…』
「閉嘴…全部都閉嘴…」
『柚子…』
「…不要再說下去…」
『…活下去…』
「閉嘴啊啊啊啊啊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