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虛無之間(上)

「然後?妳這樣是什麼意思?」舜感覺到自己用不到魔法,這沒什麼,只是回到學習魔法之前。
不過站在擁有稱號的妖精面前,難免會感到有點害怕。
「我挺喜歡人類的,所以姑且饒你一命。」柯蒂雅在空中飄來飄去,令舜的脖子感到有點疲累。
現在他們身處的地方不再是剛剛那個美倫美換的藏書庫,而是一片純白的空間,這裡沒有上下左右,沒有時間流逝,假如不是有柯蒂雅在,大概連空間感都不會有。
「我是應該說謝謝嗎?」
「應該說你不怕死還是大膽好呢?面對著未知的東西,仍是那麼大言不慚。」
「恭恭敬敬也不見得有比較好。」別人要殺你就殺你,說再多好說話也沒用「況且,妳根本都沒意思殺我。」這是舜的直覺。
「呵呵。」柯蒂雅掩住嘴輕笑了幾聲,沒承認都沒否認。「你沒聽過妖精都很小氣嗎?」


「當然有。」而且不止一次。
「那你就不怕說錯話嗎?」
「還有什麼話比說羅勒蒙壞話更會讓妳生氣?」
「哼,人類,既然你們一開始就斷定兇手是我,就別在那邊裝模作樣了。」
「柚子沒有這樣想,只有我是。」這裡一帶的非人只有她…加上普露露和波魯魯,這裡只有她們三個,不需要多想都猜到了,加上她對羅勒蒙的事反應那麼大,那兇手肯定是她。
不過,依照她剛剛的反應看來,她跟羅勒蒙應該不是仇人關係。否則她的反應應該是心涼和落井下石,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動怒。
「是說,柚子呢?」舜說完「不夠妳清楚」這句之後就被柯蒂雅抓了過來這邊,完全不知道柚子那邊的情況是如何。
「這樣說起來,她那邊要比你這裡有趣多了。」柯蒂雅沒直接回答他,而是說著些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話。
「妳對她做了什麼...」舜從她的話中感覺到一些不好的東西,不動聲息地警戒起來。
「跟你一樣的事情。」見舜沒回應,柯蒂雅繼續說:「還不懂嗎?我把你們分別拉進了你們的潛意識空間。」


「潛意識空間?少騙我,這裡空白一片怎麼會是我的潛意識空間?」
「這點就要問你自己了。正常而言,這裡顯示的是你懼怕的東西和是你渴望得到的東西,即是恐懼和慾望。」柯蒂雅邊說邊圍住舜飄來飄去「這裡會是空白,就說明你心裡沒有真正害怕的東西,同時....」
柯蒂雅停在舜的面前,歪著頭伸手輕碰他胸口心臟的位置「同時都沒有真正想要的東西,跟普通的人類不同,你沒有夢想,沒有理想,沒有目標,甚至連想做的事都沒有。」
被說中了....舜不自覺地退後了一步。
「人類,不論他們有著什麼背景,經歷過什麼,總會有著一、兩件想做的事,那些可以是很膚淺的慾望,也可以是很宏大的理想,甚至是不切實際的夢想,即使是淡薄名利的人至少都會有想做的事,可是....你沒有,就如同一個空殼一樣。」
柯蒂雅幽綠的眸子直勾勾地望向舜的眼睛,就像想要把他看穿一個洞來般,令舜感到非常不舒服。
「所以你到底是什麼呢?」
從小除了想脫離家族之外就對自己的人生沒什麼想法,在達成目的之後舜一直被柚子牽著走,到他回過神來才發現到自己的異常。
自己沒想做的事,不是搞不清楚路向,不是懶得想,他就只是沒特別想做的事,僅只如此。
不過他不可以在這個妖精面前表現得太動搖,他可不想讓她有機會乘虛而入。


「會魔法的人類。」為了不在氣勢上輸她,舜回望向她「柚子呢?」
「過得挺好的。」柯蒂雅沒多為難他,手一掃就出現了一塊類似窗口的東西。「看,她不是滿幸福嗎?你就不要打擾她了。」
畫面中的柚子如柯蒂雅所說的笑得非常幸福,只是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她現在過得很好,在她內心渴望的世界裡。她就好像患了妄想症的人一樣,不停對住空氣傻笑、說話,舜不知道她見到什麼,他只是知道再這樣下去會很糟糕。
「放我們走。」舜壓住怒氣,他知道現在對柯蒂雅發怒也沒用,這裡說是他們的潛意識空間,但控制權始終都是在她的手裡,一個不小心惹得她不高興,分分鐘以後都不會讓他們走。
「可以喔。」她本來都沒想過殺他們,當然會放他們走了「在我的復仇完成後。」
「不行!再這樣下去柚子會回不來的!」舜立即反對,天知道她的復仇要進行多久?這樣的美夢只會令她上癮,到時候就算柯蒂雅肯放人,柚子都不一定願意醒過來。
「那不關我的事。」聳聳肩,柯蒂雅露出一個欠扁的笑容嘲笑著舜的無力。
「柚子!」舜別無他法,在毆打柯蒂雅和叫醒柚子之間,舜聰明的選擇了後者,儘管他非常想動手。
「呵呵...」
柯蒂雅愉快地笑著。
「柚子!快醒來,那是夢!」
「沒用的,你的聲音是傳不過去的,省省吧。」
「柚子!回來呀!那都不是真的!」
「呵呵!叫吧叫吧!儘管叫吧!反正也是徒勞的!」柯蒂雅放聲大笑,她任由舜衝過去敲打那塊影像鏡。
「柚子!柚子!」用盡力地去敲打那影像鏡,舜明知敲不碎也拼命地在鎚打它。



影像鏡中的柚子一點都沒聽到舜的叫喊聲,她依然沈醉在美夢中,一絲要醒過來的意識都沒有。
這麼好的世界,為什麼要醒過來?
這裡沒有痛苦的事,重要的人都存在在這裡,她沒有失去過任何東西,可以永遠地跟她愛的人們在一起有什麼不好?
這一切是真是假重要嗎?
只要可以永遠跟她愛的人們一起,那就足夠了。
對,即使這一切是假的,即使她可能因此而喪命都沒關係…
因為…現實很痛苦…很殘酷呀…
她一點也不想回去…
「…回來…」
誰…?
「柚子!」
柚子…是誰…
「妳不是說有妳在就不會有事嗎?!柚子!」
柚子…是我嗎?


「我還在等妳救我的!」
誰在等我?
「柚子,妳不是說要把我教成大魔法師嗎!」
大魔法師…
「快回來教我!」
『只要由我來教你的話,幾年後你必定會成為大魔法師的!』
舜!
猛地睜開眼過來,柚子終於聽到舜的呼喚,清醒過來。
她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努力地想搞清楚現況。
「怎麼了?發惡夢了嗎?」親切又熟悉的聲音緊張地問她。
「...不是....」習慣性地回應,柚子望向那個她怎樣都無法忘記的身影。

啊啊…即使多渴望…始終都要向前看…
那個身影帶著關切的眼神,朝柚子伸出手,卻被她一手拍掉。
「不要妄想還可以騙我…」站起身,柚子已經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即使再真實,都只是柯蒂雅的把戲。


她已經不是以前的柚子,現在有重要的人在等著她回去。
做好了覺悟,柚子整理了一下思緒,在心中引導著自己。
要破解妖精的幻象,沒想像中的難,只要不相信、不依賴、不渴求妖精給的景象就可以抽身出來,再來就是…
柚子深呼吸了幾下,嘗試在手中凝聚魔法元素。
「再來就是要相信自己!」
把手中的水魔法丟出去,整個空間立即變成破裂的鏡片然後脫落,粉碎。進入塔前的山嶺景色隨即出現在眼前,柚子這下才知道原來由一開始他們就已經中了妖精的圈套,這個地方真的什麼都沒有,白色之塔也許是存在的,但並不是在這個空間裡。
他們沒發現到,除了因為柯蒂雅的實力之外,更是因為柚子完全不擅長幻象和空間魔法的緣故,所以她才看不出一點端倪。
拍了拍自己額頭,都怪自己以前不專心,柚子決定回去還是請教一下無月,以免以後又被陰。
她左右張望,雖然光靠月亮的光芒還稍微有點暗,但這無影響到柚子的視野,人魚本來就擁有夜視能力,只是她不太常使用。
「舜,你在哪?」既然是舜叫醒自己的,那他一定是破解了幻象才可以出來。柚子原本以為他會在自己附近不遠的地方,但是她找了幾分鐘都找不到人,正覺得奇怪時,眼尾剛好捕捉到一個急速下墜的身影。
「!」柚子的心跳漏了一拍,她連忙飛過去,恰好在那個身影掉進海前看清楚。
那個身影無疑是舜,但由於距離太遠,柚子沒法分辨他的狀況。
會不會又是柯蒂雅的幻象呢?
柚子一秒把這個想法丟走。人命攸天,當然是先把它當真的了。
但為什麼偏偏要掉進海裡呢…


這樣教她該怎樣救…
柚子陰晴不定地盯住向她張牙舞爪的海水,她不敢想像她跳進去之後會發生什麼事,畢竟……可是她再不行動的話,舜就可能會死,這是絕對不可以的!
最後柚子還是咬咬牙,跳了進去。

「跳進去了......」柯蒂雅手拿黑色的蕾絲摺扇,站在遠處的崖邊觀察著。
「主人,現在被他們逃了,我們應該…」站在她身後的普露露收起了平常的笑容,一臉擔憂地望向她的主人。
「依計行事,原本我就知道不會那麼輕易就可以把他們困住。雖然那個人類的確是我意料之外……」柯蒂雅沒想到那個年輕人類的內心竟然是虛無之間,更沒想到他的心念強得能在瞬間改變潛意識空間,把自己連繫到另一個人的空間裡「但即使沒有他,那條人魚早晚還是會想到辦法逃出來,沒差。」
再說,無月.提斯利亞察覺到不對徑都會過來要人,那個死神可沒那麼好騙,如果招惹到死靈女王就更麻煩了,所以最終柯蒂雅還是會放人,這個畢竟也只是個警告,叫他們不要多事而已,不過照這樣看來這個警告應該起不了什麼作用。
嘖了一聲,柯蒂雅始終還是有些不甘被區區一個人類破壞了自己的幻象魔法,她越想越生氣,決定下次要稍稍的報復一下,不然這口氣永遠都嚥不下。
「回去準備明天的事吧。」離開崖邊,柯蒂雅帶著普露露和波魯魯消失在空氣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