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虛無之間(下)

夜晚的海裡沒有亮光,沒有溫度,更無情,變回人魚之身的柚子理應比任何生物都要活動自如,但現在的她卻感到寸步難行。洶湧翻騰的海浪捲成一個又一個的漩渦影響著周遭的水流,它們就好像有生命一樣,集合起來衝過去,想把柚子撞出去。柚子面對那麼猛力的撞擊都只可以交叉雙手護在身前,拼命地擺動尾巴,穩住自己的身體。
海洋並不歡迎她。
她身為人魚,在海裡卻連好好地移動都做不到,魔法又用不了,連一條小魚都要比她強。以前的她還會有一刻妄想過海洋會重新接受她,但經歷無數次被不講理的水流撞昏後,她就再也沒有下水,也停止了那個幼稚的妄想了。
水流不停地朝她撞過來,一下比一下強力,一下比一下野蠻,她明明只是想來救人,為什麼這樣都不允許?
很痛,很冷,但柚子仍然咬緊牙關地游著,一點一點地前進著。
水流令她不太能張開眼睛,她盡力看得遠一點深一點,天生的夜視能力幫助她更容易在漆黑的海裡找人,她現在只可以祈昐舜不會被沖走得太遠。
時間流逝得很慢,柚子不知道現在已經過了多久,她甚至開始對水流的沖擊感到麻目,經驗告訴她這是失去意識前的徵兆。
要快,一定要趕在自己失去意識前找到舜!儘管她心裡如此想著,然而她完全快不起上來。


突然,不遠處出現了一點亮光,令習慣了黑暗的雙眼感到不太舒服,她瞇著眼側著頭避免直接望向它,待適應過後她才仔細打量那團光。在夜晚的海裡出現光芒,這是十分不尋常的,柚子身處的水域並不深,不會是深海魚類發出的光,不過她現在的處境不容許她仔細想清楚,總之先過去再算。她伸出手,想盡量跟那團光拉近距離,但卻意外的撈到其他東西。
是她給舜的手環。
舜就在前面那團光裡。
確認了這點的柚子,把僅餘的力氣都用上,發力擺動尾巴。不過水流沒放過她,柚子越是用力, 水流就沖得越急越大力。
「讓我過去!」別無他法,柚子對著水流大喊。
「我再不過去,他就要死了!」舜的手環裡包含柚子的頭髮讓他可以在水裡呼吸一會兒,可是現在被沖走了,他很快就會溺水。「你們針對的只有我!不要把其他人都拖下水...!放我過去!」
水流一絲減弱的趨勢也沒有,柚子很是著急,她不知道舜可以撐多久,「求...求你們...放我過去,只要能救回他,你們想把我怎樣都好!」
這一次,水流終於有反應了,它漸漸地減慢,回復平靜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趁著這個機會,柚子竄了過去,快速地一把抱住昏迷不醒的舜。柚子緊張地檢查一下,發現他還有呼吸,但非常微弱,這裡跟水面還有一點距離,急速上升的話他的器官會被水壓壓爆的。
情急之下,柚子不假思索的一口吻上了舜的嘴唇。
人魚之吻同樣可以讓人在水中呼吸一段時間。


吻了好一陣子,柚子才離開他,聽著舜平穩的呼吸聲,她稍微的安下心來,但一放鬆下來,意識就開始跑遠了,柚子甩一甩頭,令自己稍微清醒一點。
舜,很快就會沒事。柚子在心裡說著,慢慢地拉著他回到水面去。

「喂~信~」
朦朧中,舜聽到有人在他耳邊呼喚自己。
「奇怪了,這裡應該不會受影響才對,怎麼還不醒過來?」
這把不是柯蒂雅的聲音,也不是柚子的聲音,而是----
「沙利葉,你怎麼會在這裡?」一秒坐起身,舜準確無誤地瞪向站在自己身旁的天使。
自己又沒有呼喚他,他又不能下凡,他是怎樣下來的?
「天使是可以自由進出人類的潛意識世界的。」這是以便他們引導人子向善,以前人類大多會稱這種情況為報夢或是神蹟,不過現在大部分天使都怠工所以沒哪個有在用這個能力。


聞言,舜左右看了一下,對,果然又是這個令人無比煩躁的純白空間。
「你還未回答我的問題。」即使是自由進出也不代表他可以隨便進來。
「知道嗎?我一開始留意到你,就是因為這個虛無之景。」沙利葉指指這個什麼都沒有的地方「什麼都沒有想的人類實在太稀有了。」
所以那時候才會對我死纏爛打嗎?舜頓時感到有點胃痛。
「說重點。」其實舜自覺自己的耐性已經被柚子磨練得很好,可是對著這隻天使又會瞬間降至零。
「所以剛剛察覺有異動就立即跑過來了。」沙利葉感覺到舜開始不耐煩,於是立即切入重點。在別人的空間還是乖一點比較好,不然等等被舜踢出去就哭也沒用了。
「剛剛...這樣說這不是柯蒂雅做的幻覺了..」舜慢慢地回憶起剛剛發生的事。
他只是記得自己拼命地在拍打那塊鏡子,柯蒂雅的笑聲不絕於耳令他倍感煩躁,然後不知道過了多久,原本空白的世界就開始扭曲、改變,舜有點慌但沒多理會,他的第一重點始終都是要叫醒柚子。
後來不知道是他敲太用力,還是叫得太用力,在他見到柚子好像醒過來之後,他就眼前一黑,昏倒了。
「想知道發生什麼事嗎?」突然好像會讀心的沙利葉,不知道在期待什麼的望向舜。
見到沙利葉的表情令舜很想揍下去。
「痛!」
好吧,他真的揍下去了。
舜若有所思地看著自己的拳頭,他不記得剛剛有動過手呀。
「看來…你真的想打我很久…」沙利葉邊流住鼻血邊裝酷地說。


「要多來一下嗎?」意思就是有屁快放。
「好了好了!就像剛剛那樣,這裡實現了你想做的事。」伸手擋在面前,雖然很快會好,但還是會痛的。
「實現了?但你剛剛才說我什麼都沒有想,所以這裡才是空白一片。」柯蒂雅都有說過同樣的話。
「但你總會有想吃什麼,想去睡覺之類的衝動呀。」包括毆打天使。「這些都會出現在你的潛意識裡,只是影響很小而已。」不過由於想法直接,所以很快就會顯現出來。
天使摸摸受傷的鼻,覺得有點無辜。
如果他不是在舜的潛意識世界,他的鼻子就不用無辜受罪了。
「除了剛剛,你最近一次發生轉變是救那個mix的小女孩,那是正常現象,不過之後又回復空白一片的狀態。」沙利葉見舜沒回應,就自顧自地報告。
「所以由於當時我太想叫醒柚子,於是潛意識世界就回應了我的願望了?」舜聽著沙利葉的話,多多少少的都有一些想法。
「何止,你還連結了過去柚子的潛意識空間去。」沙利葉很少露出無奈、死目的表情,這次是難得的一次。
雖說擁有虛無之景的人,心念是更容易發動和強力的,但沒想到是強到此等程度,柯蒂雅當時恐怕都嚇了一大跳。
「不過,拉我進去的是柯蒂雅,照道理她應該有能力控制才對。」
「不要忘記,那裡是『你』的潛意識世界。」沙利葉搖了搖頭,糾正舜錯誤的想法。「她的確是可以控制這裡,可是只是在你不知道這裡是你的潛意識世界為前提下。」像柚子的情況,柯蒂雅是絕對有能力控制裡面出現的東西。「但因為你已經知道了,所以主權重新回到你的手上,加上你的心念強,柯蒂雅自然沒法阻止你。」
柯蒂雅大意了,或是說她賭輸了。如果那一刻,舜因為她的說話而動搖的話,他恐怕都沒辦法走出來。
回想起來,舜心裡又有點鬱悶,雖然那一刻忍住了,但他始終很在意,很在意自己的異常,很在意自己為什麼這麼不像一個人類。
『你到底是什麼呢?』


他到底是什麼呢?
「沙利葉,像我這種情況的人,多嗎?」舜不經意地開口,待他察覺時已經來不切阻止自己。
對於這條突如其來的問題,沙利葉先是愣了愣,然後似乎明白了什麼,輕輕笑了一聲才回答:「不多,我剛剛才說過你很稀有。」
「…」舜都知道自己問這個問題很多餘。
沙利葉沒有理會舜的沈寂,繼續說:「潛意識世界通常都會反映你真正想做的事,像小黔就成為了研究者。空白是什麼都沒有,但同時代表著無限的可能性,這是你獨特的地方,很快你就會明白這片空白所代表的意思。」
沙利葉這一刻真的像天使一樣,雖然他本來就是。
他選擇了舜作為自己想要守護的人,一半因為他是擁有虛無之景的人,一半是因為他看出了舜的這份潛在於內心深處的脆弱。
在這種時候他當然要好好開解他才行呀!
「痛!」天使摀住鼻子,怎麼又打人了?說錯話了?
不過,怎麼好像不太痛?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人開解了。」舜望住天使一會,又低著頭想了想,之後叫了聲「紙、筆。」
白紙和原子筆隨即出現在他手中,然後他在上面寫了寫,再遞過去給沙利葉。
「舜,這個才是我的真名。」別過臉,舜怕見到天使難過的臉。
靜默了好一會,舜都沒聽到天使的聲音,於是他偷偷地瞄了過去。只見沙利葉雙手拿住寫住『舜』的紙條,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呃...沙利葉..對不...」舜以為沙利葉因為被自己欺騙了而感到很難過,正想道歉,沙利葉卻搖了搖頭。「舜…好,我記住了!謝謝你!」沙利葉沒有感到難過,他不多不少都知道舜一開始是沒有告訴他真名的。手上的這張紙,代表他終於相信自己,這對守護天使而言是無比高興的事呀!


「還有...現在人類都用這個寫字的了。」舜說著把筆遞給沙利葉。
沙利葉呆呆地接過,表情似乎有點驚訝,然後他問:「可以把這枝筆送給我嗎?」
「可以是可以,但這只是我『想』出來的產物,沒問題嗎?」
天使點點頭,珍以重之地把它拿近胸口,輕輕地閉上眼睛,好像在祈禱般靜默了好一段時間,才把筆小心地收好在翅膀裡。
舜看著沙利葉這一連串動作不由得讚嘆,天使果然是天使,整個畫面都非常唯美。
.....除了最後一個動作。
那到底是翅膀還是翅膀形的背包?也太神秘了吧!
「謝謝你,我會好好地收起來。」
「不,你拿去用呀。」
沙利葉笑笑沒回應,望了一下左邊,再說:「時間也差不多了。」
「什麼?」
「你也該要醒來了,有人在等著你呢。」
舜還來不及理解沙利葉的話,眼前就突然爆開一陣白光。
再次見到的景象是滿天的星星,在還有點搞不清楚情況時,他聽到了一些哭泣聲,然後腦袋開始清晰起來,全身的感覺都回來了。
他感覺到有些冰冰涼涼的東西壓住自己的腹部,於是他轉動頭部望過去。


在昏暗的環境下,他只可以看到有一個人形的東西趴在自己上面,肩膀一縮一縮的似乎是在哭泣。
雖然看得不清楚,但他知道她是誰。
動了動沒被壓住的手,舜把手覆在她的頭上,輕輕的揉了揉。
「柚子...」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沙啞。
柚子聽到這聲呼喚抬起臉,哭得亂七八糟的她驚喜地睜了睜眼睛,但很快又皺起眉。
「好險....我沒有害死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