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百年守護

柯蒂雅從來都沒有忘記,當初跟羅勒蒙相遇時的事。
那一天的天氣非常好,當時還是幾歲的羅勒蒙玩耍時,被地上一些亮晶晶的東西吸引了視線,他一邊撿一邊遠離了人群,不知不覺間他走到了一間小屋的門前。
他認得這間小屋,是放著水車和石磨的地方,但由於現在人們都不使用這些東西,所以已經很久沒有人來過,照理它的門應該是被鎖上才對,但現在卻半開半掩的,地上那些亮晶晶的東西一直伸延到屋內,就像在邀請羅勒蒙進去般。
年紀小小的他沒多想,他直接推開那道半掩的門,想繼續撿更多地上的東西,誰知一推開門他就愣住了。在他眼前的是一個有著粉色頭髮的少女,即是柯蒂雅,她正瑟縮在小屋的角落,瞪住推門進來的小孩。
但讓羅勒蒙愣住的不是她古怪的髮色,不是她惡狠狠的瞪視,而是她身上的傷。
當時羅勒蒙還不知道懼怕為何物,他只是知道有傷口就是受傷了,受傷了就會痛,所以他要幫助她。在柯蒂雅的瞪視之下,羅勒蒙急步地走到她的跟前,然後「啪」一聲跪下,再伸出兩隻小手凌空按在她的傷口上,一臉認真地大喊:「痛痛飛走!痛痛飛走!」
「噗…哈哈哈哈!」噗哧地笑了出聲,柯蒂雅一開始見對方是人類的小孩才沒出手趕他出去而是瞪視他,想把他嚇跑,沒想到對方不但不怕,還屁顛屁顛地走過來,再煞有其事地唸出這麼荒旦無稭的咒語,害她差點笑到缺氧。
「笑了…笑了!姐姐不痛了!」看到柯蒂雅笑了,羅勒蒙一整個會錯意,以為自己的咒語起作用了,歡天喜地地叫著萬歲。


其實傷口依然好痛,但羅勒蒙開心的情緒感染了她,令她都覺得舒服了點。
「謝謝你,人類的幼年體。」妖精普遍喜歡人類,柯蒂雅都不例外,特別是這麼天真純淨的就更喜歡了。
「我不叫幼年體,我是羅勒蒙!」小小的羅勒蒙又怎會明白那麼高深的詞彙,他以為柯蒂雅是在哪自己的名字,於是特別地澄稱了。
「哈哈,好,羅勒蒙,我記住了。」被他逗得挺開心的柯蒂雅也不多解釋了,順著他的意思回應。
「姐姐妳覺得怎樣?能站起來嗎?」滿意地點了點頭,羅勒蒙又突然想起了她受了傷的事,雖然說不痛了,但也許還會有什麼不舒服。
「還很累呢,暫時還未能離開這裡…」被叫姐姐,覺得有點新鮮的柯蒂雅,不自覺把聲音放軟了下來。
「那…那姐姐有需要些什麼嗎?食物?水?」
妖精並不太需要這些東西,有大自然的支援她們已經可以生存,食物和水都不是太重要的,而且還要她把體力分出來去消化食物,她只會好得更慢。
「謝謝你,不過不需要了。反而我想你幫我做一件事。」
「什麼事?我會努力的!」


「放輕鬆,我只是想你替我守祕密,我不想有其他人來打擾我,可以嗎?」
柯蒂雅以為自己的要求還算簡單,可是羅勒蒙卻皺起了眉,糾結了半日都給不出一個答案。
柯蒂雅開始懷疑這個幼年體其實是其他人類派來,想趁她大意的時候衝進來捉她。這樣想著的柯蒂雅開始警戒起來。
「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似乎終於得出了一個結論,羅勒蒙沒發現柯蒂雅的變化,怯怯地問。
「什麼問題?」柯蒂雅一邊回應,一邊留意著屋外的狀況。
「我以後都可以來找妳嗎?」
「什麼?」一時間她理解不到羅勒蒙的問題。
「姐姐剛剛叫我守祕密,這當然沒問題,但妳又說不想別人來打擾妳…那是不是我也不能來找妳?」小小的羅勒蒙搞盡腦汁,把想說的話整理好,有條有理地說出來。
什麼嘛,看來是我誤會了…
她聽來聽去都感覺不到什麼異樣,加上羅勒蒙的話,她才發現自己似乎太多疑了。


「當然可以了,你是我特別批准的客人,你喜歡就來找我吧。」摸了摸他的頭,柯蒂雅無聲無息地補償剛剛懷疑他的無禮,雖然對方根本不知道。
「真的?!謝謝姐姐!」羅勒蒙率直的笑容深深地烙印在柯蒂雅的腦中。
往後的日子裡,柯蒂雅一直留在原來的小屋裡專心地養傷,而羅勒蒙都日復日地前往小屋跟她聊天,雖然看上去很微不足道,不過他的確為她排解了不少寂寞。而柯蒂雅都漸漸地加深了對羅勒蒙的了解,慢慢地喜歡上這個人類,但她並不打算放太多的感情下去,反正等她傷好了,她就會離開這裡。
而離他們分別的日子都不遠了。

這一日的柯蒂雅難得的緊張起來,思考了好幾天,她還是想不到應該如何跟羅勒蒙道別。不是沒想過一走了之,可是他連日來都沒間斷的跑來陪她,如果她突然不見了,他絕對會嚇壞的。可是她已經拖了好一段時間,再不回去都會令那對影子妖精擔心。
「姐姐!我今天帶了果醬三文治來,一起吃吧!」
在她思前想後的期間,羅勒蒙已經拿著籃子來到了。
「哦!嗯…是什麼口味的?」柯蒂雅雖然嚇了一跳,但仍然故作鎮定地問道,更將注意力放在三文治上掩飾。
「是草莓,而且是我家自製的!」羅勒蒙其實挺敏感的,早就察覺到她近幾日有點心不在焉,雖然想問,可是又覺得問了會有不好的事發生於是一直沒開口。
更何況他早就發現,柯蒂雅的傷已經全好了,她很快就會離開這裡。
兩人各懷心事,默不作聲吃著三文治。柯蒂雅一直在找時機道別,而羅勒蒙就一直假裝沒留意到柯蒂雅意圖。
「羅勒蒙,我有事情要跟你說。」最後,柯蒂雅終於知道羅勒蒙是有心在躲她,既然他都知道,那就不怕開門見山地跟他說了。
「不!我不想聽!」羅勒蒙不懂得做什麼婉轉的回避,他只懂得直接地拒絕他不想接收的訊息。
為免柯蒂雅會繼續說下去,羅勒蒙乾脆跑出去小屋,想逃離現場。可是當他跑到門口,一個巨大的身影卻擋在他面前。


比普通成年男人還要高兩個頭,黑色的皮膚,血紅的雙眼,雙手有著尖長的黑色指甲像爪子一樣,最突出的是他背的翅膀,明明只剩黑色的骨架,卻可以把他整個人拉起,飄浮在空中。
「惡魔…!」柯蒂雅立即把羅勒蒙拉回來,狠狠地瞪住眼前的惡魔。
「別怕,全靠他我才能進入妳的結界,我不會恩將仇報的。」惡魔勾起了嘴角,詭異地笑了起來。
「什麼?!」柯蒂雅當然不會認為羅勒蒙背叛了她,她看了看放在地上的籃子,瞬間明白了惡魔是在三文治上做了手腳,因為自己都心不在焉所以完全沒留意到。
「我什麼都沒說,我有守約呀!」倒是羅勒蒙比較緊張,於是柯蒂雅拍拍他的頭安撫他說:「沒事,我知道。不過現在開始不要亂說話。」
惡魔是天使的墮轉,他們同樣擁有天使窺視潛意識世界的能力,羅勒蒙亂說話的話,好容易被惡魔利用。
「姐姐,他是......」雖然剛剛羅勒蒙那麼理直氣壯,但還是稍稍的感覺到柯蒂雅的緊張,和對方傳來的惡意。
即使柯蒂雅要他不要說話,面對這樣令他不安的情況他還是沒辦法就這樣安靜下來。
「惡魔…反正就是衝住我而來的。你等等有機會就快點逃出去。」平常她還有信心保護好他,可是今日的情況有點不一樣,這裡不是她的空間,這個結界都是隨便構成的,而且現在還是白天,沒有月亮的力量支援,在面對能破壞一切的惡之力,她並沒有任何優勢。
「這麼快就想著逃跑的事,妳也太沒趣了吧?我還特地來找妳,妳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惡魔的語氣異常討厭,他裝作無辜的嘴臉非常欠揍。
「那我就順著你吧!」多說無益,柯蒂雅的蝴蝶突然憑空出現,高速地朝他飛去。
惡魔一爪爪下,那些蝴蝶立刻煙消雲散。
柯蒂雅也不意外,身旁立即出現兩本書,各自閃住黃色和白色的光芒,然後從書中冒出了數條的文字彩帶,一邊閃避著惡魔的攻擊一邊飛過去卷住他,令他一時間完全動不了。
「趁現在,快走!」柯蒂雅不容羅勒蒙再多說什麼,強硬地用魔法把他推了出去。
羅勒蒙一開始還回頭拍門,可是薄薄的門板完全沒動過,於是他好快就放棄了。


再聽不到拍門聲,柯蒂雅知道他跑走了,安下心來,可是這一下放鬆卻讓惡魔找到機會掙開了她的束縛。
「好痛呢,明明是美麗的妖精,出手卻這麼狠。」惡魔身上多了好幾條燒傷的傷痕,全都是被文字帶纏過的地方。
惡魔怕的是神聖的規條,然而那並不是容易控制的魔法,剛剛的兩招已經耗了她不少力氣,雖然攻擊型的會比較省力一點,但最多只可以再用一次。
柯蒂雅知道自己打不過他,但至少要想辦法逃跑。
「不好好懲罰一下妳可不行呢~」惡魔掛住詭異的笑容,身後的影子漸漸變得巨大起來。
糟了…柯蒂雅知道今次大概沒上次那麼好逃了。
另一邊,羅勒蒙雖然離開了,但他並沒有想著要一走了之。他衝回家裡把應該用得上的東西找出來,以前媽媽總是告訴他:「遇到不幸的事情就用上它吧,它一定可以你的。」
現在正是用上它的時候了。
十分鐘之後,他跑回來小屋前,稍微深呼吸了一口氣,他用力撞開門板,可是沒想到一開始頂住門板的力量竟然消失了,於是用力過猛的他狠狠地摔了個跤,整個人滾在地上,翻了好幾個圈才停下來,幸好並沒有受太大的傷。
他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後才看清楚小屋內的狀況,勉強可以看出惡魔形狀的巨大黑影幾乎包圍住整間小屋的內部,而柯蒂雅雖然看不到表面傷痕,周圍都沒有血跡,可是看上去卻非常虛弱,奄奄一息的。
「姐姐!妳怎麼了?」
「為什麼…你要回來…」
「我回來救妳的!」
「什麼?哈哈,小子,我沒聽錯吧?憑你這個普通的人類可以打敗我?我可是惡魔,你不怕我把你的靈魂吃掉嗎?」虛張聲勢是惡魔愛做的事之一,他們並不是吞噬靈魂的種族,事實支撐他們的是怨恨,貪婪和恐懼的感情,只要他們可以令對手感到恐懼,就可以擁有源源不絕的力量。
不過這招並不應用在只有五歲的羅勒蒙身上,他根本不明白吞噬靈魂的意思。他用堅定的眼神瞪住惡魔,把手上的東西展示在所有人眼前。


是一本有點破舊的聖經。
看到它的瞬間,惡魔忍不住大笑起來,柯蒂雅直接嘆了口氣。
惡魔天使並不像人類所想的一樣,所謂的聖經對惡魔是一點作用都沒有的,裡面傳誦的故事也許可以救贖人類的心靈,但聖經本身存在的力量並不大,並沒可能使出像電影裡那樣強大的效果。
雖然對於兩人的反應感到有點不解,但羅勒蒙一於少理,開始大聲朝惡魔朗讀聖經的內容。
初時惡魔並沒有什麼異樣,他也不作出任何攻擊,有點好笑地看著羅勒蒙的動作,期待著他發現一切都是徒勞,感到絕望時的表情。
但漸漸他開始感到有點不妥,似乎有種力量在稍稍凝聚起來。
想要把他驅趕出去的力量。
柯蒂雅在感覺到的同時都理解到力量是來自聖經裡。
嚴格來說,是羅勒蒙的信念透過聖經這個媒介散發出來。越沒有雜質的信念越強大,縱然是普通的小孩子,同樣有能力把可怕的惡魔趕走。
更何況有虛幻的妖精在場呢。
「羅勒蒙,這個力量借來用一下!」當羅勒蒙的力量聚集到一個程度時,柯蒂雅直接配合著他的信念把自己的魔法融合進去。
原本沒有形態的力量,在柯蒂雅把自己的魔法加入之後瞬間變成實體,然後四散開去把惡魔的影子逼了出去。
連遺言都沒機會說,惡魔就這樣被驅趕了出去,感覺有點兒嬉,可是這都證明了羅勒蒙想要救柯蒂雅的心情是有多堅定。
「姐姐,妳沒事吧?」危機似乎解除了,羅勒蒙立即轉身扶起柯蒂雅,緊張地問道。
「沒事,謝謝你救了我。」她搖搖頭,一把抱住羅勒蒙,衷心地感謝著他。


「姐姐沒事就好了…」羅勒蒙呆呆地被抱住,但他的心思很快就轉到另一邊去。「那麼…姐姐是不是要離開了?」
柯蒂雅明顯的僵了僵,慢慢地鬆開抱住他的手「雖然看上去沒傷痕,可是剛剛的惡魔的確打傷了我,而這種傷是必須要回去家裡治療。」意思是她必須離開,輪不到他任性。
明白這點的羅勒蒙低下頭來,似乎有點想哭。
「可是,如果一年後你還記得我,就來傳說的白色之塔找我吧,我會在那裡等你。」柯蒂雅補充道。
羅勒蒙的救命之恩她必須報,可是現在並不是時候,只好把時間延到一年後,她的傷完全好起來的時候。
「我絕對不會忘記妳的,到時候我就去找妳!」

然而,作出了這個承諾的羅勒蒙在一年後卻沒有出現在約定的地方。

起初,柯蒂雅有點失望,賭氣地不去找人。後來過了幾天,她想了想還是不放心,抱住只是遠遠看一眼的主意,她連可以使用水鏡這一點都忘了,直接跑了去找他。
重遊舊地,她看到的並不是一年前的景象,這裡比之前滄桑太多了,遠處會看到的幾間小屋都變得破破爛爛起來,似乎在這短短的一年間發生了什麼巨變,她連羅勒蒙是不是還在這裡都不能確定。
…甚至沒辨法確認他是否仍然生存著。
「姐姐?」
忽然一把令人懷念的聲音,帶住點猶豫,試探性地叫住了她。
「羅勒蒙!」喜出望外的柯蒂雅衝了過去。看著比一年前要消瘦多了的身體,她不禁皺起眉來。
「姐姐,抱歉…我沒辦法去找妳…」先不論這對六歲的小孩而言本來就不簡單,現在他完全沒有餘力計劃遠遊的事。
「比起那個,這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見到這樣的情況都沒辦法再怪責他,柯蒂雅更急切的想知道在羅勒蒙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這裡不好說話…」
羅勒蒙一說,柯蒂雅一秒把他們切換到另一個空間。
「…如果我有姐姐一半強就好了…」呆呆地看了看跟剛剛截然不同的景色,羅勒蒙嘆了口氣。
事情在柯蒂雅離開之後不久,原本和平的小農村來了一班以黑手黨自居的強盜,他們以保護的名義向他們苛索金錢和食物,原本大家的收入都只是剛剛夠糊口,現在更民不聊生。奈何他們人數不少,手上又有槍,這條村的壯丁又不多,只有一班老弱婦孺跟本打不過他們。
這班黑手黨更帶來了戰火,似乎是被仇家找上門。他們雖然打得過,但村民卻成了犧牲品,羅勒蒙的父母都是因為這樣而離開了他。
可以離開的人都偷偷離開了,現在村子裡就只剩一些失去父母的小孩和走不動的老人。
「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想不到只是短短一年的時間,這裡就起了這麼大的變化,連羅勒蒙本的天真純粹都被洗掉,在只有六歲的細小身軀上,她看到了不合乎他年紀的成熟和愁緒。
「現在大家都很徬徨,這裡從來都沒發生過這樣的事。」難得見到了可以商量的對象,他當然抓緊機會求救,希望柯蒂雅可以幫助他。
「我猜不用多久他們就自然會離開。」摸了摸他的頭,柯蒂雅悠悠地說出自己的看法。
「為什麼?」羅勒蒙很是驚訝,他連忙追問。
「因為已經沒有利用價值。」可以搶的東西都搶盡了,可以使喚的人都走了,他們沒必要再留在這裡。
「那他們就會離開…去找下一個目標。」
柯蒂雅對此給予了肯定的答案。對她而言這並不代表什麼,其他人會怎樣她根本管不著,可是羅勒蒙的想法跟她不一樣,他不想看到別人都受像他們一樣的苦。
這樣是不對的。
必須要有人阻止他們。
「柯蒂雅,我應該怎麼辦…」
「嗯?」
「我想要保護大家,可是我一點力量都沒有。」羅勒蒙低著頭,他好想為大家做點什麼,可是無論他多想他都只是一個六歲的小孩,可以做到的事情實在太少了。
「那就等你再長大一點可以去考個什麼…警察?軍人?你們人類不是一向都有什麼保護弱小的組織嗎?」柯蒂雅可是擁有「知識泉源」這個稱號的妖精,人類社會的事情又怎會把她難到?
「不行,像現在這樣,他們根本一點作用都起不到…我想成為更獨立自主的……就像英雄那樣…」什麼警察,什麼軍人,他們甚至一眼都沒來看過他們,更遑論等他們來拯救。
「那也可以等你長大了之後再做,到時我也會幫你。」「英雄」一詞聽起來未免有點可笑,可是柯蒂雅也不反對羅勒蒙的話,反正他想做什麼她也會幫助他。
「那太慢了!我現在就要成為英雄!」羅勸蒙激動地捉住柯蒂雅的手。「我不想其他人遭殃,不幸在這裡停止就好,我想要阻止他們!」
「…真的難以理解,身為人類你也太奇怪了吧?」在柯蒂雅眼中,人類孺弱、自私而且喜歡幸災樂禍,會像羅勒蒙這樣做的人,除了偽善者就只有傻子。
「?」羅勒蒙歪了歪頭,他理解不到妖精的問題。
「唉…真希望你以後都不會變。」細聲地感嘆了一聲,雖然知道因為周遭的環境變遷,未來多少都是會有點改變,但她仍然希望著他的善良不會消失在長大的過程中。
「好,我幫助你。不過具體你想怎樣做?殺了他們?」反正有她在就沒有人可以傷到羅勒蒙分毫,他想什麼時候做英雄都沒關係。
「殺…?」聽到殺這個字,羅勒蒙眼裡明顯出現了恐懼的神色,畢竟都只是個六歲的小孩子,在生死問題上自然是會感到猶手。
「我不想殺人…那是不對的。」他搖搖頭,這也許是天真,但在柯蒂雅眼中這是叫善良。她早料到他的反應,於是提出了第二個方案:「那讓他們從良?」
「可以嗎?」
「普通人大概不行,但我可以。」柯蒂雅得意地笑了下。
普通人類要改變一個人當然難了,但她可是妖精,只要稍微研究一下他們的潛意識空間就成了。人本無真正的善惡之分,他們會變壞跟他們本身的經歷很有關係,他們在潛意識空間中所渴求的也許是他們想要的安全感,所懼怕的也許就是他們的心魔。只要找出原因就好容易可以令他們改變,當然可以保持多久她可沒法保證。
剩下的就只有如何讓人以為是羅勒蒙的能力而已。
不過這些都難不了她,反正幾乎埳入絕望的人是什麼事情都會相信的,只要那是可以拯救他們的話。
「如何?」柯蒂雅向他伸出手。
「可是…」羅勒蒙有點猶豫,他覺得這樣似乎不是太好。
「只是我想要報恩,這是我欠你的,不用覺得不好意思。」他救了她的,這點忙在情在理都是要幫的。
「那…拜託妳了。」於是他把手遞上去了。

「小把戲一下子就被所有人信服了,果然以宗教包裝的話完全不會有人懷疑。」把映著畫了過去畫像的水鏡收起來,場景一下子由廣闊的草地變回華麗的藏書庫。
柯蒂雅優雅地享用著紅茶,一點都不像是剛剛打完一場生死決鬥之後的畫面。
柚子一行四人被邀請坐在她對面的沙發上,沙發前面的茶几一如以往的放著紅茶,但沒有一個人拿上手品嚐過。
「這個當然呀,那班人早就被洗腦了。」別過頭,深受宗教禍害的蜜柑細聲地說了這句話。
聽到的眾人沒對此多加什麼感想,而是把重心轉回柯蒂雅和羅勒蒙的事情上。
「那完全跟黑手黨搭不上邊,為什麼最後會變成這樣的?」柚子似乎完全不想說話,於是就由無月作為代表進行交談。
「一開始確實是跟黑手黨沒有半點兒關係,他慢慢的靠自己的努力成立了小小的自衛隊,隨著他的成長,自衛隊都漸漸壯大起來,同時他們面對的事情都複雜起來了,不能單靠一般的武力或者是調解去解決,而是更強力像是槍械這樣的東西。」
「所以他們需要錢了。」舜接過話,會有這樣的發展並不出奇,只可以說這裡的黑手黨跟香港的黑社會不同,不完全是以利益為先。有部分都是由自衛隊或者是民間組織演變而成,一開始的目的未必是想賺錢或者是耀武揚威,只是想要以自己的力量保護重要的人。
柯蒂雅點點頭。
「當時他剛好認識了一些走私的連絡人,打算嘗試性的走私軍火賺錢。雖然他準備很周全,但還是有點擔心,於是跑來找我幫忙看顧一下。我當然沒問題了,不過還是問了他『這樣跟黑手黨就沒什麼分別了,真的可以嗎?』。我還記得他只是無所謂地笑了笑說:『自衛隊還是黑手黨都只不過是一個稱呼,只要不忘初衷就沒問題了。』。」
「不過算起來羅勒蒙的壽命似乎有點長?」照柯蒂雅所說,羅勒蒙家族真正成為黑手黨的時間,他已經有二十多歲了吧,算起來似乎還不算歷史悠久。
「人類跟非人類相處的時間多,壽命多少都會被影響到,平均可以多十年至二十年命,而且都會比常人看上去年輕一點,所以才有『被惡魔眷顧的羅勒蒙』這個別號。」
其實一開始這個稱號並不是用來形容整個黑手黨,而是黨內早期的人對羅勒蒙的戲稱,後來傳著傳著才變成現在的意思。
「那個什麼一個月一次的獻祭,指的就是來探望妳吧?」舜還記得偷聽回來的項情報。
「嗯,羅勒蒙其實是一個挺成功的商人,而且人緣好,需要我出手的機會都越來越少,不過他仍然會來找我,再忙他一個月至少會來找我一次。半年前是他第一次沒來找我的日子。」
其實在上一次見過之後她大概都有心理準備,但是沒想竟然這麼快就來到。她那一晚擔心地跑了過去找他,只見他的房間塞滿了人,每個都擔心地望著躺在床中的老人。羅勒蒙靜靜地睡在床上,腹部仍然有起伏,似乎還有呼吸,只是不知道可以撐多久。
人太多她也不好現身,想了想她直接鑽進了羅勒蒙的潛意識空間中。
「羅勒蒙!」
在空間中的羅勒蒙仍然是年輕時的模樣。他聽到柯蒂雅的呼喚聲,轉過身看著她。
「你覺得怎樣?」
「嗯…大概捱不了多少天吧。」羅勒蒙不是第一次在潛意識空間見柯蒂雅,所以挺自然地跟她聊起來。「可以在最後的日子裡再見妳一次,實在太好了。」
「…」
「…現在…有點明白妳當時想著怎樣道別的時候的心情了,原來真的很難開口的。」
柯蒂雅都懂了,當時羅勒蒙是在什麼心情去阻止她說出道別的話。
跟上次不同的是,這次道別了,就永遠都不能再見了。
她低下頭,心中急著想要說些什麼,可是嘴巴卻完全動不了。
如果當時她早早就狠下心離開的話,也許她就不會跟這個人類有更多的交集,不會幫他趕跑那班黑手黨,不會暗中幫助他的組織,不會守護他百年,更不用去面對今日的死別。
「如果我們從來都沒遇見過就好…」柯蒂雅不自覺地說出了這句話,她連忙搗嘴巴。幸好他並沒有聽到。
「有一些說話我一直好想跟妳說,但一直都沒勇氣…現在都快要離開了,我再不說就沒機會了。」低頭躊躇了一下,羅勒蒙怯怯地偷望了她一下:「妳願意聽嗎?」
你果然一點都沒變…
望住舉動跟小時候沒分別的羅勒蒙,她點點頭。
得到了首肯,他大力的深呼吸一下,整理好情緒後才開口。
「我總是在想,如果我從來也沒遇見過妳,如果那時候妳沒有回來找我,那我將會遇到什麼事,變成一個怎樣的人。也許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也許會變成為兩餐而犯事的人,也許在那時候就死掉了……我不知道哪個才是最好的選擇,但我知道我從來也沒後悔過遇見妳的事……直到現在。」
如果他們從來都沒有相遇,那就不用面對分別的一刻。
在羅勒蒙成長的過程中,他慢慢的都意識到這個事實。
他是人類,柯蒂雅是妖精,他們註定要迎來分別的一日,然而只有她會被孤獨的留在這裡,獨自承受分別的痛苦。
他最不想見到的就是她痛苦的表情,更何況這份痛苦是因他而生的。
於是他後悔了,只是…
「只是縱然知道結果會是如此,即使再讓我選擇一次我依然會去幫妳,因為至少有我在的這段時間妳並不寂寞。」他們一起渡過的光陰不是假的,至少它們會成為珍貴的回憶,可以代替他陪伴柯蒂雅。
「羅勒蒙,你是不是傻的…」離開家鄉的長久生命帶來的只有無盡的寂寞和無聊,所以她不介意守護他百年,因為百年的時間對她而言也不長。
初時是為了報恩,後來是不捨。
「不傻又怎會拿著一本沒用的聖經跑去救妳,對手可是惡魔。」他誇張地做了個「不然咧?」的表情,笑了兩聲又重新說道「謝謝妳,謝謝妳陪了我那麼久,讓我可以再次知道被人愛著的感覺是怎樣,讓我知道了希望是什麼顏色,謝謝妳,對不起。」
「笨蛋…」
在他說完這句之後,周圍的景色開始退色,羅勒蒙的身影都變得透明起來。
他們都知道,時間差不多了。
「那…」
「我是不會說拜拜的。」打斷了他的話,柯蒂雅決斷地說。
「嗯。」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答應你,我不會忘掉你。」
「謝謝。」
「你也不能忘記我。」即使知道這個承諾是沒有意義的。
「嗯。」他始終微笑著地面對著她。
沒有一滴眼淚,只是靜靜地笑著。
他想要把自己最開心的一面留在她心裡。
「我走了,妳要保重呀,我最愛的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