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生命總是脆弱而短暫,即使我保護得再好,他還是會離開我…一時間又回到百年之前的模樣,我怎有可能會習慣。」以前的日子裡,即使見不到羅勒蒙都會覺得很充實,她每天就在這座塔裡期待著跟羅勒蒙見面的日子,想著要說些什麼,他又會跟她說什麼,只是想像就已經覺得很有趣。
《小王子》裡所提到的馴養,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回事吧。
每次習慣性地打開水鏡監察羅勒蒙家族的情況時,望到空空如也的房間時就會一陣心疼,望到少了一個人的會議室又會想起他已經不在的事實。乾脆不去看,但又擔心羅勒蒙的心血會毀在他們手上。
如果這個世界上再沒有羅勒蒙家族就好了。
「妳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而把那些人都殺掉?他們都是無辜的。」蜜柑明白她的理由,可是這樣就把無辜的生命殺害,她有想過他們都是有家人的嗎?
「妳以為黑手黨殺無辜的人殺的少嗎?我殺的人當中以前都不知殺過多少人,在黑手黨的世界,死於非命是常見的事。」柯蒂雅用看白痴的眼神看著她。雖然明白了原因,但她果然還是看不順眼這隻MIX。
明明有著非人的能力和壽命,想法卻跟人類一模一樣,她就是覺得這點很噁心。
連死靈女王都比她好。
「而且他們都是趁羅勒蒙不在就想出賣組織的叛徒,即使我不動手,他們被人出都只有葬身海底一途。」只是靠那班沒用的東西,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查出來。
蜜柑不是很懂黑手黨的世界,不過柯蒂雅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雖然她不認同,但也沒再反駁些什麼。


「咳咳!」乾咳兩聲把注意力拉回來,無月覺得都沒什麼好談,是時候要回到委託內容上「事情我們大致明白了,雖然知道妳是有原因的,但可以請妳收手嗎?好等我們有個交代。」
「收手?哪有那麼容易?」她諷刺地笑了聲。
此時,一直沒出聲的柚子卻開口了:「妳覺得羅勒蒙最想妳怎樣?」
「?」
「他會想妳繼續因為他的事而迷失嗎?」柚子的語調有點冷漠,舜知道通常她心情不好就會這樣。
「妳是說我現在迷失了嗎?」柯蒂雅完全不把柚子的話當一回事,她別過臉擺出一副沒所謂的樣。
「至少是被他的事纏住了。」
柯蒂雅望了過去,剛好對上了柚子望過來的視線,又瞬間心虛的轉回去。
「妳再不走出來就回不去的了,他也不想看到這樣的妳,妳應該比我更清楚吧。」到最後只會完全陷入其中直至羅勒蒙家族不在,但到時候就難以抽身了。
「…妳有資格說我嗎?」沉默了一下,柯蒂雅不想就這樣乖乖承認,偏要回咬一口。


「我現在不是過得好好嗎?」柚子也不是那麼容易會被咬到,畢竟那個關口她已經過了。
兩人對視了一會,最後柯蒂雅無何奈何的收回視線。
「普露露、波魯魯,也許我們是時候要轉地點了。」
「主人,先回去一趟如何?」波魯魯貼心地提議道。
「對呢,都很久沒回去過,就這樣決定吧。」正好用他們來排解無聊也不錯。「那你們打算怎樣交代?」她拋了個問題過去柚子他們那邊,沒記錯那班垃圾好像是想要他們獵殺吸血鬼。
「騙人不是妳專長嗎?」誰知舜竟然笑著把問題拋回去。
愣了愣,柯蒂雅奸詐一笑「人類果然都很有趣。」

時間是凌晨一點,里蒙帶了一部分手下和幾個高級幹部成員,來到了位於海邊的山崖。
下午收到他們報告已經找到真兇時很是意外,一是他們竟然沒逃走,二是居然查出了真兇,還要現場抓給他們看。雖然仍不知道事情的真偽,但他們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加上事情的急切性,他們很快就答應了這個邀約。


這就是他們現在會在這裡的原因。
夜深的無人山崖或多或少都給人陰森的感覺,可是好歹他們都是見過不少大場面的人,這點小事並不會嚇到他們。
「里蒙,他們呢?」其中一個高層級幹部不耐煩地問道。
「我馬上連絡他們。」話才說完,里蒙才發現一直都是由對方主動聯絡他們,除了他們的住處,他根本不知道聯絡對方的方法。
正慌張要怎樣矇混過去時,空中卻傳來了空洞的聲音,仔細一聽,似乎是在訴說著什麼。
『……這樣的組織,只有賣的價值。』
「這是…」
『因為有名才加入,誰知一點都不像黑手黨…』
「喂…不覺得好像彼得的聲音嗎?」
『這種這樣的組織…』
『隔壁的組織好像在打聽這邊的情報,酬勞好像還蠻高的。』
「這些…到底是…?」這種情況實在太詭異了,在場的人開始陷入恐慌狀態。
聽著熟悉的聲音說著一些無情的話,實在令他們感到非常的心寒。
到底這些是幻覺還是事實?不論是那一個都令人感到莫名的恐懼。
隨著話語開始變得密集,風都開始颳了起來。強風令他們無法移動一步,只可以用手稍微擋一下風。


「你們到了?」此時,就像救星一樣出現的是無月他們。
「混蛋,這個到底是什麼?」都未等里蒙開口問,剛剛那個高級幹部已經急不及待追問,想要把握現在的狀況。
雖然對方的態度很差,但無月也沒少接觸這類人,反正不用長相處,他很順攤地回答了他的問題:「真心話。」
「什麼的?」
「靈魂的。」無月冷靜地指了指上方。
他們跟著看上去才發現,他們的頭頂有好幾百隻白色的影子在飛舞,到處亂竄,發出厲人的慘叫聲及剛剛聽到的話語。
「…騷、騷靈…」
「笨蛋,騷靈現象才不是這樣的。」冷冷的丟了一句過去,柚子完全不留情面地在嘲笑那位高級幹部的無知。
「笨、笨蛋?」高級幹部被罵了當然不高興,正想動手時,卻被無月打斷了。
「我們循線找到了守護你們的惡…守護神。」無月可不想在這裡弄出什麼麻煩事,柚子一時興起打到對方半死就不好了。
「沒可能!那位可是連我們都找不到的…不對,你們為什麼會知道?」里蒙倒是還有一點智商,不過他們又怎會乖乖把真相告訴他呢?
「我們不是普通人,在不同的世界都有相熟的情報販子,我們都是這樣打聽回來而已。」
他們不是普通人這件事,里蒙早就親身體驗過,所以都沒有起疑心。「守護神大人不是會守護我們的嗎?那為什麼一直都…」
「因為一切都是她做的」舜才一說完,突然山崖又一下子的回復平靜,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正當所有人都面面相額,感到十二萬分迷惘時,一道光芒突然照射下來,把所有人的視線都吸引了過去。


只見在巨大的月亮照耀下,放大得像天空一樣的柯蒂雅擺出了一個如女神一樣有威嚴的模樣瞪視住地面的人們。
不知道是她太有女神的氣勢還是單純太巨大的關係,除了無月他們三人,在場的人都不約而同地單膝跪了下來,顯得他們三個十分突兀。
「真誇張。」舜淡淡地作出了感想。
「愛演嘛。」柚子倒是見慣不怪地回道。
柯蒂雅偷偷地瞪了他們一眼,才緩緩開口:「羅勒蒙家族的成員,這些都是你們所謂同伴的真心話。」
回應她的話,靈魂發出的空洞聲音突然大聲了好幾倍。感到耳膜有點難受的無月他們默默地打開了一個結界,至於其他人…就只好掩著耳朵,部分更痛苦地低下頭來。
「不、不會的,我們認識的湯姆不是這樣的人,他不會出賣組織的!」其中一個意志力比較強的人站起來抗議,絲毫沒有害怕所謂的「守護神」。
「孩子,你似乎不太了解黑手黨的世界了。」柯蒂雅才這樣說了一句,那個人身後的男子就把他拉了下來。
「祢的意思是,死的那些…都是叛徒?」里蒙在黑手黨的世界混了那麼多年,他當然沒那個手下那麼天真,只是他不相信叛徒竟然那麼多。
柯蒂雅點了點頭。
「怎麼會…」
「所以就說靠你們這班廢物,羅勒蒙的心血不會被毀真的是奇蹟…」柯蒂雅看著底下那班人沒用的模樣,忍不住不滿了一下。
「什麼?」幸好聲量不大,下面的人完全聽不到,女神形象才沒被毀掉。
「咳咳……想不到你們不但不查明原因,竟然還誤會是我襲擊你們,實在太無禮,令我太失望了!」把形象找回來,柯蒂雅直接切入重點。
「對、對不起!可是那種方式實在是…」


「已經出手幫肋你們,竟然還夠膽挑剔?」雖然是自己理虧,但也不能承認錯誤,只好利用身分令他們合上嘴巴。
「不敢不敢!」這招非常有效。
「果然你們當中沒有一個能像羅勒蒙一樣氣量大的人類…」瞇了瞇雙眼,柯蒂雅的身影開始往上升,逐漸飄遠。「我跟羅勒蒙的契約到此為止,今後你們好自為知吧。」
看著絕望的他們,無月覺得也是時候收尾,於是他走近剛剛還在叫囂的高級幹部:「雖然事情發展成這樣不是你們所期待的那樣,但委託內容始終是完成了,請你們遵守委託書的約定,在三日內把尾款傳到指定戶口當中。」
「可惡!別開玩笑了,弄成這樣還要我們付錢?!」
無月早就料到會這樣,於是把委託書拿到他面前說:「如果三日內未收到款項,我們會考慮從法律途徑申訴。」
「你以為我們會怕法律嗎?」高級幹部露出了一個異常欠扁的笑容,挑釁道。
「也對,那我們也只好用法…人類世界以外的方法去處理。」說著,無月冷冷地在手中聚集了一個火球,在他身後的柚子則露出一個惡魔般的笑容,在身周凝聚了幾根冰刺。
「怪…怪物!」惱羞成怒的幹部衝口而出的話令無月他們愣了一下,畢竟都很久沒被人這樣罵過,都不知道該給什麼反應好。只有舜淡定地走到他面前,玩味性地笑了一下,才說:「我只是個人類。」
然後,幹部就被無數的藤蔓五花大綁了。

結果還是里蒙比較識相,早就體驗過對方的異常能力,他沒多廢話就答應了無月的要求,然後連忙把纏住幹部的藤蔓割掉,把人帶走了。
「總算處理好這件事了。」目送里蒙等人走遠的背影,無月深深地嘆了口氣。這件委託要比他們一開始想像的麻煩、困難太多了,今次有柚子在都只是勉強應付,真的不知道靈夜是早就料到這樣才坑…找柚子他們幫忙,還是只是偶然。
大概是後者吧,那個人比看上去更沒城府,倒是運氣卻異常的好。
「不知道他們之後會怎樣呢?」為了避嫌一直在附近躲起來的蜜柑走出來有點擔憂地問道。


望了她一眼,柚子指了指她,然後對舜說:「看,這才是人類。」
「囉嗦。」白了她一眼,舜回答了蜜柑的問題:「短期內應該沒問題吧,畢竟都有百年的根基,只是未來就要看他們造化了。」
「我說,也沒什麼必要在意他們吧,反正都只是客戶的關係。」柚子聳聳肩,勸蜜柑不要把別人的事放心上。
「嗯…」本來都只是有點在意的程度,蜜柑又不是爛好人,才不會把陌生人的事放心上。
「我倒是想問,為什麼妖精都那麼麻煩,明明按照無月的劇本就少很多麻煩。」柚子雖然是朝蜜柑發問,但明顯不是在問她,而是她身後的妖精柯蒂雅。
「麻煩?那個明顯完全把我當成壞人的劇本,你們覺得我有可能乖乖陪你們去演嗎?」交叉雙手在胸前的柯蒂雅生氣地說道。
那個劇本簡單而言就是勇士來打大魔王的橋段,雖然所有事情都是她做的,但也不是完全沒理由地胡來,不管動機是什麼,她好歹都是為羅勒蒙家族的存亡而努力的。把好事變黑鍋,然後要她背上這隻鍋,怎麼想都對她太不公平了吧。
重點是,彩頭都會被他們拿盡,她怎樣也不服。
「妳都決定離開了,怎樣也好吧。」柚子沒好氣地看了她一眼。
柯蒂雅還想說些什麼,卻被無月打斷了:「反正他們都相信了,事情都告一段落,目的達到就行。」
「哼!」柯蒂雅轉個身,背對著他們「就這樣,後會無期。」
臨走前,她偷偷的督了舜一眼,卻被他察覺了,於是她別有意味地笑了笑,舜還未了解當中的意義時,她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小夜給的任務,這個可真的棘手,不問她要回什麼可不行。」一旁的柚子沒留意到這邊的情況,她伸了伸懶腰,思考著要怎樣反坑某死靈女王一筆。
「坑坑相報何時了呢…」
「無月你說什麼?」
看著柚子帶著黑氣的笑容,無月死目地告訴她:「她一定會說:『舜不是成長了很多嗎?人不經過試煉是無法成長的,所以妳應該感謝我給你們這個機會,而不是反過來討報酬。』」
「不知道為什麼,我強烈的感覺到她一定會這麼說…」原本還挺有興致的柚子一聽,肩膀都跨了下來,滿頭黑線的。
「不要再作無謂的妄想了,回去了。」舜決定把剛剛那一幕忘掉,然後在他們爭吵期間默默的打開了轉移陣法,催促道。
「欸?!你怎麼了?」柚子被舜的主動嚇了一跳,伸手想去探探舜有沒有發燒。
一手拍開她的手,舜不耐煩地說:「睏死了…」
「呃…」一秒明白一切的柚子乖乖的站好。
畢竟這兩天都沒好好的睡過,對於一個經常在課堂上補眠的人而言應該蠻痛苦的。
「回去吧,這回可以好好地休息了。」

然而,如同以往的命運一樣,舜越想補眠越會被人阻礙的,這次還迴避不能,因為對方在他的腦中,正確而言是在他的潛意識當中。
「喲~我們又見面了。」
才剛剛消失到不知哪裡去的柯蒂雅,大模厮樣的飄浮在依舊空白的潛意識空間之中,笑咪咪地對舜揮揮手。
「給我滾出去。」現在只是想好好睡一覺的舜不留情面地趕人走。
真是的,潛意識空間不是都會忠實地反映主人的欲望嗎?為什麼這裡還是空白的?
「生理需求不算。」
「嘖!」這裡是潛意識空間,會聽到他心裡的想法也沒什麼好驚訝,舜很自然就接受了這點。
「不過說起來,這裡果然還是老樣子空白一片的,真是無聊。」
「那妳來幹嘛。」要來又有要嫌是怎樣…
「不要急著趕人家走了,我來可是有事情想告訴你的。」
見話題終於奔向重點,舜就姑且乖乖地等她說。
「嗯…例如一些關於你的事,一些關於那位人魚小姐的事。」
「柚子的?」
感覺到人類一點異樣的反應,柯蒂雅別有意味地督了他一眼再說:「她,好危險喔。」
「是指她是古代人魚會吃人類靈魂的事?我早就知道,也沒什麼好怕。」
「已經知道了?不過不止是這件事,我的意思是她在情感上很危險。」柯蒂雅把玩著自己的頭髮,一點都不意外柚子會跟舜坦白。
「情感上?」
「表面上是沒什麼,但內心已經在崩潰邊緣,雖然連她自己都沒發覺…還是說她視而不見會比較適合呢?」
「…」
「看來,你都隱約察覺到了吧?」柯蒂雅見他沒回應,徑自說下去:「雖然不知道她崩潰了會做出什麼事,但她魔法那麼厲害,好難說到時會不會傷及無辜,你還是多小心一點比較好。」
「我憑什麼相信妳的話?」
「我們現在不是敵人,但都不是朋友這種嬌情的東西,我的說話你當然可以不相信,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選擇…」
後果都是自己承擔。
「那又特地來找我?不告訴我對妳也沒有損失呀。」
「偶爾做一下善事不可以嗎?難得你是個令我感興趣的人類。」
面對柯蒂雅的「賞識」,舜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冷顫。
如果是平常大概可以忍下來,不過這裡可是潛意識空間,一個忠實反映情感的地方。
…所以她才會知道柚子的真實情感嗎?
舜忍不住朝這個方向思考。
「孤獨和寂寞是逼瘋留在人類世界的非人種的最佳方法,命越長,痛苦就越深。」柯蒂雅突然感觸地說出了這句話,她望向遠方,就像在懷念什麼似的。
人類很危險。
經過這一次,她也不敢再對任何一個人類動情,這對天生重情的妖精而言實在太致命了。
「即使此刻有人相伴,長久以來的經歷都會不時讓她想起,她會是被留下來的一個的事實。」
「照妳這樣說,永生的物種豈不是很可憐嗎?」舜的反問沒什麼意義,但柯芾雅還是回答了他的問題:「才沒有永生這回事,所有東西都有其既定的時間,『誕生』伴隨著『死亡』,失去了『死亡』的生命是沒有意義的。」即便是石頭,還是大海,甚至是大地均有期限,只是那期限太長了,長得跟『永遠』太接近而已
「那人魚族…」舜依稀記得柚子說過人魚族是有一個自殺機制的。
「不知道,如果他們肯給點毅力活下去就好呀。」人魚的自殺機制一直是非人種之間的笑話,柯蒂雅自然也有耳聞。
「不過關於人魚族的另一個謎,我倒是有點頭緒……想知道嗎?」老狐狸般的眼神剛好用來形容柯蒂雅望向舜的眼神。
挑了挑眉,舜一秒回問她:「要什麼代價?」
對方驚喜地笑了,拍著手說:「果然有被好好的教育過。代價就不用了,反正不是什麼珍貴的情報,不過這個…」她把手中的一朵花展示給他看,那是一朵盛開的花,花邊是鮮豔的血紅,中間卻是純白色的,只有一些紅色的線像血管一樣連到中間的花芯。「這個則要收費了。」
「收費是…」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花,但他直覺覺得是在未來必定會用得上的東西。
「妖精做交易從不坑人,待久一點的年月過後,我自然會來問你收取,到那時候你都必定能付上這朵花的代價。」神祕地笑了笑,柯蒂雅好像在打啞謎一樣,沒道明代價的內容。
「妳又知道我到時有能力?」乍看之下對他比較不利,但其實對柯蒂雅更沒好處,東西他現在就收了,到時候她來討債,只要他打死不給柯蒂雅也沒他辦法,而且他是短命的人類,大可以跟她玩到死。
「擁有『虛無之間』的人都不會是普通人,而且還跟死靈女王,古代種人魚纏上關係,你的未來必定很有趣。」
經她這樣一提,舜才驚覺自己身邊的都不是普通人,而且更是魔法界非常有名的人。
「呵呵,未來還請好好加油了。」在離開前可以欣賞到這個人類驚愕的表情實在太走運了。
那就稍微減收一下利息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