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件事令舜非常的困擾。
死靈女王委託的任務已經告一段落,無月都表示已經收到了羅勒蒙家族那邊的尾款,因此靈夜最近的心情非常愉快。原本他們已經可以離開意大利,但柚子卻說因為委託的緣故都沒好好在意大利玩過,所以擅自決定留在這裡多幾天。舜對此倒是沒什麼所謂,反正在哪裡都是這樣過,而且老實說,意大利要比香港大太多,雖然玩意未必及香港的精彩,但的確有不少美景和歷史建築,令他非常感興趣。
至於無月則說自己已經好久沒放過假,機會難得,想稍微忙裡偷閒一下。但這個說法根本沒人信,他會想留在這裡不回去,也是因為蜜柑在這裡而已。
恐怕靈夜都多多少少地猜到了才沒有對無月久久未回的事多過問。
而這兩人的關係也正正是舜感到困擾的原因。
本來,他對於他們的互動都只是當作看不見,但問題是蜜柑總是喜歡跟在舜身邊。可能因為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又可能單純覺得他比較親切,無論他走到哪裡,蜜柑都總會找一些理由跟在他身邊。雖然無月未至於失去理性地認為舜搶走了蜜柑,但心裡不多不少還是有點不是味兒,於是總是以各種各樣的理由跟在蜜柑身後。然後柚子又不知道是否覺得他們這邊人多熱鬧好玩,所以總是要跟上來。結果,只要舜一出門就是全部人一起出門,即使他想靜靜地一個人思考人生都沒辨法。
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可是他想不到方法叫蜜柑不跟著他。找藉口甩開她,又怕她會誤會。直接跟她說,不是不聽就是露出一個寂寞的表情。
明明以前可以直接無視,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卻做不到。
「怎麼了?」
柚子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嚇了舜一下。


「柚子…」
「在苦惱嗎?來來來,告訴老師聽!」柚子裝模作樣地拍了拍胸口。
注視住她幾秒,舜什麼都沒表示地轉回去看風景。
「不要無視我!人家可是真心在關心你的!」…雖然有一半是八掛。
「是關於蜜柑的,妳不介意嗎?」舜很早就已經發現柚子對她有著不明顯的敵意。
果然她一聽就沒了一半幹勁。
「我只是對她第一印象不太好,並沒特別敵視她。」
「是妳說的。」於是舜就把事情告訴了她。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不要跟著你嗎?」聽完,柚子第一個感想就是這個。
白了她一眼,舜考慮離開這裡。


「好了!幫你想辦法了!」柚子見狀立即拉停了他。
真是的,都不知道是誰正在苦惱呢…不過這種情境倒是似曾相識的,柚子並不討厭,更稍稍的回味了一下。
「你說會不會是因為她還是感到不安?」
「會嗎?可是已經經歷過那麼多,還會怕我們丟下她嗎?」舜不是沒想過,但覺得可能性不高就沒再深究下去。
「你總是一副不冷不熱的樣,是女生都會感到不安呀。」
「…會嗎?」不冷不熱的態度又不是他自願的,都是「虛無之間」影響。
「會吧?我又未談過戀愛,都是道聽途說的。」把玩著頭髮的柚子,心不在焉地說著。
「戀…等等,我又不是她男友!」終於知道柚子是在說什麼,舜立即否認。
「我知道,不然無月不會這麼冷靜。」當然她都只是說說。
雖然無月平常沒什麼,但越是安靜,生氣的時候就越恐怖。


而且,似乎沒有人見過他生氣時是怎樣的,除了他胞弟。
「也對,他比我想像中更主動。」
畢竟都一起出去幾日,對於無月對蜜柑的體貼,舜全都都看在眼裡,只是對方似乎不太受這一套。
……與其說不吃這一套,蜜柑看上去更似是不知所措。
由於不懂回應,於是乾脆避得遠遠的。
難不成自己成了她的避難所?!
「說起來,她來的時候,我們都很忙,好像都沒好好地歡迎她。」柚子不知道他的腦內活動,不期然的一句打斷了舜的思考。
「所以才會感到不安?」直接跳過自己想出來的可能性,舜跟著柚子的方向思考著。
「雖然都活了四百多年應該看開了才對,但反過來想她的心理陰影面積足足有四百年之多,加上她本來只是普通人類,一直沒人教她,心理上調節不到都不出奇。」柚子聳聳肩。她雖然討厭蜜柑容易不安的性格,但想深一層,她會這樣都是情有可緣的。
「那…」
舜還未開口,柚子就搶著說:「先說明,我不會做免費勞工的。」
「妳什麼時候學了那個拜金女王的壞習慣。」無奈地望了一眼朝他做鬼臉的柚子,舜繼續說:「不要當是幫她,當作是幫我實現夢想就好了。」
「胡說,『虛無之間』的人會有夢想就不是『虛無之間』了。」
「有些『想法』不算,這可是柯蒂雅說的。」
「?」



這個是早已被舜忘掉的,小小的夢想。
因為他沒想過會有實現的一日。

「妳對血應該比較敏感,可以請妳幫我去買點新鮮肉嗎?最好是牛肉。」由於要瞞著蜜柑所以只好把她支開。
「當然可以,可是舜哥哥呢?」不知道為什麼蜜柑最近總是喜歡以「哥哥」來稱呼舜。
「…那個妳可以不要叫我『哥哥』嗎?」怎麼說她都比舜年長不知多少倍…
「那舜大人?」
「算了…妳喜歡吧。」怎樣都要加尊稱的意思嗎?
望著她的笑容,實在難以令人覺得她是無意的。
「我有其他的事要跟柚子處理,所以肉的事就拜託妳了。」舜面無表情地撒著謊,聽得坐在沙發的柚子都汗顏起來。
「這樣呀…嗯,放心交給我吧!」
「反正也是就一起去吧。」不會放過任何機會的無月很快就走了過來。
舜悄悄地看了一眼,只見蜜柑似乎有點為難,但又未至於厭惡,於是舜就不多口了。



待兩人出門後,柚子和舜都開始了動作。
「舜你自己一個真的沒問題?」柚子不放心地問。
「又不是第一次用,不會有問題的。」
「還是我去比較好,交換吧。」
「不行,只有這個不能讓妳去。」
「我就是這麼難以信任嗎?」
舜什麼都沒說,只是默默地點了頭。
「舜你這個…這個…」
「不陪妳演八點檔,快去準備吧。」在柚子把假眼淚擠出來之前,舜趕緊打斷了她。
「玩一下又不會少一塊肉…」輕輕地抱怨了一下,柚子還是聽話地叫出了芭格絲幫忙。
所以才陪妳玩了一下嘛…
舜嘆了口氣,小聲地唸著咒語,把自己傳送到香港的房子去。
離開這裡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沒人打掃下都積了點灰塵,順手用魔法清理了一下才走進廚房,把需要的東西拿出來。拿著頗大的鍋,舜突然想起因為一直在用柚子的異空間,一時忘了帶袋子來裝東西。
幸好,還有自己剛搬過來時帶的背包。
被柚子嫌貧瘠的背包。


那時候去死神界時沒想到會變成去意大利之行,所以他就沒把它帶上。反正有柚子的異空間,也用不著。
意外的是拿起來的時候,背包竟然有點重量,好像還有什麼東西被遺留在裡面。
「我怎麼都忘了…」伸手進去找,拿出來的是一個裝有紙幣的白色信封,是離開家族時,元老們多給他的錢,竟然被他一直遺忘了在這裡。
不過正好可以用來買一些東西,現在他手上只有歐羅,剛好可以省去兌來兌去的麻煩。
把錢放進錢包,空了其他雜物,把鍋塞進去之後,他背上背包,用頸巾包了包自己就出門了。
他沒有忘記臨走前柚子把他們「殺掉」的事,雖然他沒有柚子那麼引人注目,但也不是沒有被人認出來的風險。
他已經上了幾日新聞頭條,可不想連都市傳說都有自己的份。

「我回來了。」在市場轉了幾個圈,買到需要的東西之後利用轉移魔法回到意大利租屋的舜,一來就見到佈置得七七八八的大廳。
「回來了…好久沒見呢。」柚子一眼就看到舜背上的背包。
舜把手上的東西放下,才從背包中把鍋抽出來,「剛剛過去才發現沒東西裝,就順手拿來用。」說著把背包扔回去自己房間「他們還沒回來嗎?」
柚子搖搖頭「都不知道他們跑去哪裡玩。」
「才沒玩…」不知道是不是回應柚子的話,無月的聲音從身後響起,上氣不接下氣的,而且看上去非常狼狽,不知道是幹什麼去了。
「你們怎麼了…?」去打架了?
「沒什麼,給。」蜜柑笑瞇瞇地打斷這個話題,把手上的袋子遞給舜。


舜看了一看,裡面似乎都是從市集買回來的普通肉,難道是大減價所以跟人搶了?但外國好少會有這種情況…至少未至於太誇張。
「謝謝,我去處理,你們坐著吧。」說著,舜突然停下腳步,好像記起什麼似的,對著空氣說:「沙利葉。」
白光一秒爆了出來,白色羽毛瞬間飄到到處都是,天使沙利葉一出場就把現場弄得亂糟糟。
完全沒自覺的沙利葉在對上舜那怨恨的視線時還一臉惘然。
「你就不能好端端地從門口或是異空間進來,非要弄一堆羽毛出來不行嗎?」難得的,舜為了這個居然說出了這麼長的一句話。
「小事小事,收一收就是。」沙利葉說畢,滿天飛的羽毛立即變成一點點的小光點,飛回去他的翅膀上。
「天使很多東西都不是實體,不用那麼緊張了。」一旁的柚子淡定地說明著。
早說嘛,省下那一點說話的時間。舜開始覺得一開始那麼動氣是浪費氣力。
「天…天使?真的…存在嗎?」蜜柑呆呆地望住突然出現在屋裡的沙利葉。
雖然沙利葉認得她,但那時候她幾乎沒清醒過,根本不記得有見過他。
糟了,忘了這裡有一個被宗教害的人,雖然事實上是沒關係,但在一般人眼中天使和宗教脫不了關係,她不會生氣吧?
屋內其餘的人都不約而同地想著同一件事,屏著氣,緊張地盯著蜜柑看。
「那個蜜柑…其實…」正當無月想開口說些什麼時,蜜柑卻搶先了一步,直直地衝近沙利葉。
沙利葉好歹都是隻實力高強的天使,要閃避總感閃得過,但他卻一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表情有多傻就多傻。
「沙利葉!…?」
「嘩~~~天使是天使,羽毛都好柔軟呢~」蜜柑一整個撲過去沙利葉的翅膀,忘形地蹭著。
「蜜柑?」於是大家都傻眼地站了在原地。
「對吧,我都有好好打理的。」沙利葉倒是接得挺順暢的,還有些得意地說道。
「柔柔軟軟的…」蜜柑完全陷入無我狀態,暫時對話不能。
「她不就是那天的小女孩嗎?」低頭望了眼蜜柑,沙利葉指了指她問道。
「是呀,現在叫蜜柑。」舜簡短地介紹了一下,再默默走過去,強制把蜜柑拉開扔給柚子。
「嗚…柔柔軟軟…」伸出手抓了抓卻什麼都沒抓到,蜜柑有點不滿地皺起了眉頭。
沙利葉見狀,揚了揚翅膀,一堆羽毛又飛了出來往她的方向聚集過去。
軟綿綿的觸感又回來了,蜜柑高興地在上面滾來滾去。
「想不到她竟然這麼喜歡…」連日來的相處都找不出蜜柑特別喜歡的東西,想不到答案竟然在這裡。無月暗暗地記進心裡。
「舜,怎麼叫我來了?」沙利葉一轉身,模樣瞬間跟大型犬沒分別,只差一條左右擺動的尾巴。
「沒什麼…想來都沒好好感謝過你,就邀你來吃飯了。」舜突然覺得有點難為情,正想走進廚房時,沙利葉開口了:「你不是把你的名字告訴我了嗎?還附送了字和筆,已經足夠了。」
雖然話是跟舜說,不過第一時間有反應的卻是柚子。她幾乎是彈起來問:「什麼?你把名字給他了?什麼時候的事?」
「就『虛無之間』那次,什麼不對了嗎?」對於柚子這麼大的反應,舜感到莫名其妙的,他記得上次沙利葉的反應也是很誇張的,難道真的是有什麼問題嗎?
盯了天使好一會,柚子才回答:「名字是最基本的言靈,即便是不會魔法的普通人也能有限度的使用。如果被有能力的人掌握了,他甚至可以操縱那個人的生命。所以我們才會使用假名,也不會輕易把名字告訴別人,更不會透露寫法,對方掌握的越多就越危險。」
「所以我又不小心把自己賣了?」而且是心甘情願地。
「放心,我不會傷害舜的!」旁邊的受益人拼命地想要展示自己的忠誠,卻被舜一滴不漏地無視掉了。
「等一下,如果是有心人把考卷之類有名字的東西偷了,那不會很危險嗎?」
「言靈是很特殊的,那些東西上面的文字力量不大,而且不是以交易或贈予的方式得到的名字,用處並不多。順帶一提,印刷品更是無力,所以名片之類的東西就不用擔心了。」無月接著解說道。
「所以我給沙利葉的名字就有很多的用途嗎?」舜開始想問某天使還回來。
「按道理是,不過沙利葉是天使,情況就不一樣了吧?」無月把問題拋回去給沙利葉。
沙利葉半哭地說:「對於天使而言,這是莫大的榮耀,是代表著守護之人的信任……」
「再說,天使一族不以名字作媒介,也可以左右一個人的一生。」柚子插進來的話一下就讓沙利葉急了起來。
「舜,我不會的…不,天使們都不會的…」沙利葉一把抱著舜的腰,從下往上的巴巴地望住舜,生怕他會收回那張紙。
「我相信你不會亂來才送你的,所以…你好好收起就行了。」如果丟了讓別人撿到就不好。
「嗯嗯,我會好好收的。」哭著點頭的天使實在令人難以把他跟神聖莊嚴的形象聯想起來。
柚子見沒事情好玩就轉回去拍她的照,而舜只是無奈地搖搖頭,然後把那隻還抱著他腰不放的天使拖進廚房:「都來了就一起吃吧,不過要幫忙。」
「知道~~~」

「這個陣仗,你們到底在弄什麼了?」佈置得那麼張揚,無月又怎麼會留意不到。
「沒什麼,只是歡迎會呀。」柚子若無其事地回答。
「蜜柑的?」
「不然是你的嗎?」
「…瞞她就好,怎麼連我都不通知?」害他來不及買禮物!
「不是不想通知,而是你一早就跟了蜜柑出去,怎樣通知?」柚子睜眼說瞎話,因為他們本來就忘了要告訴他。
對,是忘了。
不是故意不通知。
「胡扯,方法明明就有一大堆。」整天拿著魔法版面書,就是連這個方法都不會嗎?
「好,那如果我通知你了,你是要丟下她一個,自己去買禮物嗎?」
柚子的反駁秒殺了無月。
不過,也幸好他是跟在蜜柑身邊,不然今天的晚餐可不好過…
「不過在我看來,與其是說為了蜜柑而舉辦歡迎會,還不如說舜以此為藉口,做一件他很想做的事。」柚子若有所思地說著,回想著舜的說話。
「很想做的事?可是他是『虛無之間』,能有嗎?」無月問的問題跟自己如出一轍,但不同的是,她已經想到答案了。
「生理需求不算。」帶著點玩味的性質,柚子奸詐地笑了一下。
「那妳說是什麼?」
「無月,我們都做了多久的『人』,看到手這些準備都知道了,還用猜嗎?」柚子嘆了廿氣,指指桌上的東西。
「也對…」
「還是先調調室溫吧,不然等下一定熱死。」

過了半晌,沙利葉捧住一個大鍋出來並把它放在爐上面。而舜都把處理過的食物端了出來放好。
「軟綿綿消失了…」由於已經準備好,為免被舜罵,沙利葉自動把剛剛放出來給蜜柑玩的羽毛收回來。
蜜柑為此顯得有點落寞。
「準備好了,快過來吧。」
「好!」不過在聽到舜的呼喚後又瞬間開心起來了。「這是…東方的料理嗎?」
雖然說蜜柑也活了很久,又不是沒有到過東方的國家,不過由於她主要的活動區域還是西方,因此對東方的料理並不太熟悉。
「沒錯,是叫火鍋,香港就叫『打邊爐』,跟日本的sabusabu有點像又不完全一樣,在冬天可是很受人歡迎的。大家圍在一起,往鍋裡放入自己喜歡的食材,主要會是肉類和丸類,一邊吃一邊煮一邊聊天,聯絡感情…」
「好的,謝過無月百科的資料提供,我先動手了!」柚子往無月那邊擠,打斷他那開始長得多餘的說明,並成功佔到好位置,正想起筷時卻被舜拿走了她眼前的目標--一大盤的肥牛片。
「在吃之前…」舜無視柚子抱怨的眼神,轉過去望住蜜柑。「這是妳的歡迎會,之前發生太多事情,都沒時間好好慶祝過,抱歉。」
「不,其實你們已經待我很好了,慶祝只是儀式,有沒有都沒關係。」蜜柑連忙搖搖頭,心懷感恩地微笑著說。
「不會覺得不安嗎?」舜對蜜柑的反應倒是有點意外。
她雖然對舜的疑問感到不解,不過也搖了搖頭。
「那妳最近為什麼都跟著舜不放?」這下倒是輪到柚子好奇了。
「這個是...」蜜柑欲言又止,又偷偷望了望身旁的無月「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如果舜哥哥覺得困擾的話我就不跟了。」
「呃…偶爾跟一下倒沒問題…」想不到蜜柑如此直白,反而害舜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才好。
「嗯!」
「蘿莉控。」
「喂!」
「問題解決了就好,舜~不如開動吧,水都滾了。」天使對生物的情緒很敏感,沙利葉感覺到現場似乎有暴走的趨勢,於是當機立斷地打斷了他們。
而且沙利葉是打從心底的期待這頓飯。
不但是因為舜的主動邀請,他近年都被禁止下人間,對於這個火鍋可真很感興趣。
「這麼...那開動吧。」舜本來還想問他這麼心急幹麼,可是回頭看到沙利葉那張急不及待的表情,就把話吞回去了。
以前只是因為興趣和打發時間而煮,現在有人會期待他的料理,那又是另一種喜悅。
「不過到底該怎麼吃?」
這個問題令正在把大量配菜倒進鍋裡的兩人愣了愣。
對耶,這裡有兩個完全是新手!
「其實很簡單,我示範一次就會懂。」於是無月在滿頭問號的兩人面前夾起了一塊牛肉片,把它放進滾水中,待肉片熟了變了色再拿上來。「然後再沾一沾醬料就可以吃了。」
兩人露出讚嘆的表情,然後拿起桌上的筷子...研究著。
想不到第一個難關竟然是這裡!
「蜜柑不會用好正常,可是沙利葉你會寫毛筆字卻不會用筷子也太不合理了吧?」舜忍不住吐糟。
「又沒有人說過會用毛筆一定會用這兩枝竹呀....」沙利葉委屈地啫嚷著。
「來,叉子會用了吧,雖然比較不方便就是了。」柚子二話不說的找來了叉子,她只是想快點可以吃東西。「不過說起來倒也奇怪,為什麼突然想吃火鍋了?還跑回去香港拿鍋買材料。」
雖然意大利不一定沒有,但一定不多選擇,而且還超貴的。
「其實…也不是突然的…」

會有吃火鍋的念頭已經是由舜的小時候開始。
香港電視劇總是有黑幫齊齊在火鍋店聚集的場面,現實當然不是了,不過小時候舜放學回家的必經路上卻有一家火鍋店。每逢冬天,小小舜總是可以看到熱熱鬧鬧地在吃火鍋的人們,每個人臉上都掛著笑容,臉頰不知道是因為火鍋的熱力還是高漲的情緒而變得紅通通的。
雖然不知道東西都好不好吃,可是每個人都投入在這段時間中。
重要的不是食物,而是親朋好友聚在一塊談天說地的時光。
『好溫暖呀…』
舜一直沒法忘記那時候企在店外的自己,忍不住發出的感想,所感受到的溫暖和快樂,以及相對家裡的冷清和寂寞。雖然時間久了,這種感覺漸漸地淡了下來,可是想吃火鍋這一個念頭卻怎樣都沒有消失。
「嗯?你說什麼?」舜說得太細聲,柚子把耳朵湊過來追問。
「人多天氣冷,不吃火鍋吃什麼?」隨便找了個理由敷衍了她,舜把煮熟的肥牛片撈起,縮到角落去。

火鍋,就是要人多才有風味。

望著一邊吃一邊打鬧的大家,舜默默地吃著碗裡的肥牛片,不自覺地微微揚起了嘴角。
他終於知道當時所感受到的,並不是假的。
真的…很溫暖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