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喜歡的理由

無月·提斯利亞,死神界第一貴族的長子,死靈女王身邊的大紅人,擁有非常多的知識,被稱為會走路的百科全書,現年362歲,單身年資亦同。
條件如此優秀的他直到現在依然單身,有人說他眼角太高對普通女子看不上眼;有人說他無心戀愛,早就把書本當成終生伴侶;有人說他是超級弟控,非弟不娶;也有人說他喜歡的是男性並不是女性,所以直到現在仍沒有一個女朋友……
以上說法,無月都聽過也不在意,唯獨最後的一個,也不可以說它錯。
正確來說,他對於性別並沒有太在意過,他在乎的從來都是自己對其的想法和心意。如果是喜歡,不管對方是男是女的也沒關係。
而他不像別人所說的,從來沒有喜歡過人。
他有。
在他還是學生時代,他曾經喜歡過一個死神——比普通平民還要次一等,卻擁有出眾能力的同性。
非人的世界也有階級之分,以整體的強弱作為區分,次一等的人要為高一等的做事,而高一等的則負責保護次一等的同伴,就像柯蒂雅她們那樣。


死神族由於跟人類走得比較近,很多方面都很相似,不同等級的人所能享有的權利都不同,而且是走家族制,所以有些死神一出生就是處於劣勢。
而無月喜歡的那個人,剛好就是處於這種情況。
本為孤兒的他,縱使有能力,但機會卻遠遠比其他死神少,哪裡都沒有自己的位置。
跟自己一樣。
無月是死神界第一貴族,卻沒有一點靈力,他只可以把注意力放在吸收知識上,盡可能地為其他同伴提供協助,試圖給自己一個可以立足的地方,配得上第一貴族之名。
而他也成功了。
他豐富的知識和清晰冷靜的頭腦得到了各界的讚賞,甚至蓋過了幾乎擁有無限靈力的雙胞胎弟弟。
可是,他心裡明白,一個連牽引靈魂的靈力都沒有,連死神的天職都無法獨自完成的死神,根本就什麼都不是。
在每次感到氣餒的時候,走在他前面的那個人的身影卻教會了他不可以放棄,只要不放棄總有一天可以如願以償。
可能因為是相似的人,內心同樣有著差不多的自卑,兩人漸漸地熟悉起來,由本來的同學變成了好友。在一起研究魔法,一起談論著未來,夢想的過程中,無月對他的感情都慢慢由剛開始的欣賞,轉變成另一種感情。在他察覺到的時候,他已經再也沒法以平常心地去面對他了。


他會不自覺地留意著對方的一舉一動,記住對方說的每一句,小心地觀察對方的喜惡…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戀愛」嗎?

然而他還沒來得及把這份感情傳遞出去,他們卻已經由昔日的好友變成了敵人。
那個人愛上了一個闇族女生,一個因為被人類背叛而想要報復的女生。她對人類世界作出了攻擊,同時都對當時的靈夜下殺手。想要守在她身邊的那個人,放棄了千辛萬苦才得來的皇室御使的身分,義無反顧地當起了反派的角色,聽從她的命令進行各種復仇。

無月還記得自己曾經問過他為什麼看不到希望他都可以一直堅持下去。
他只是笑笑地回答自己只是不服輸,這些叫固執。
這一份固執,他完美地表現在他的愛情上,明知道對方不會感謝他,明知道對方不會瞧他一眼,明知道他對她的感情終不會得到任何回應,他依然死心塌地地為她獻出所有,包括性命。
在無月親手把那兩個人的塵土送走的那一刻,他就默默地決定永遠把這份感情藏於心底。而他都以為自己不會再對任何人產生戀愛的情愫。


可是世事總有例外。
「吶,我們不是要去買肉嗎?來這裡幹嘛?」無月才跟住蜜柑走了一小段時間,就發現他們已經遠離了市區朝森林前進。
這裡怎麼看都不覺得會有商店或是小販什麼的,難道她走錯路了?
「舜哥哥說要新鮮的肉。」走在無月前頭的蜜柑,一邊探路一邊若無其事地說。
無月心裡突然冒起了不太好的預感。
「妳不會是想.......」
「靜靜。」蜜柑沒回頭,緊緊地盯住前方不放。
無月知道問她也不會得到回答,就徑自順著她的視線望過去,才發現有隻落單的野鹿在前方。
為什麼這隻野鹿會落單,為什麼明明是冬天都還可以看到野鹿的蹤影,無月沒心思細想,他只是知道要盡快阻止開始進入捕獵狀態的蜜柑。
舜大概都不會懂得如何處理這種太過新鮮的肉…
「蜜…」
可惜蜜柑行動力太高,無月才吐出了一隻字,她已經像箭一樣跳了出去,而且還毫無停頓地朝野鹿衝過去,在牠察覺到之前就跳到正上方,伸出吸血鬼的利爪,一下刺下去。
「碰!」
就在要碰到野鹿之前,利爪就被什麼憑空擋開,反作用力令蜜柑整個人往後飛,只是她反應得快,在空中俐落地翻了一個身就穩穩地落地了。
野鹿受了大驚,頭都不回地跑走了,而且還驚動了附近躲得比較隱蔽的小動物,一併逃走了。


這下可好了,所有晚餐都跑走了,蜜柑不滿地瞪了過去。
無月苦笑著從樹後走了出來。
雖然蜜柑不會魔法,但那個叫結界的東西,她還是或多或少可以感覺到的。
「抱歉,阻礙了妳,不過我猜舜吃不慣這麼新鮮的肉,趁時間還早,我們回市場買吧。」
「……」沒回應。蜜柑把視線收回來,低著頭,好像不太高興。
糟了,不會是惹怒了她吧?雖然無月並不真心這樣認為,但她正低落著這點卻是事實。
「我知道那邊有個冰湖,很漂亮的,不如我們過去走走?」
「冰湖?」
總算有點反應了。
「地點挺隱蔽,沒什麼人知道,我都是有一次開錯了異空間出口才發現的。」說起來還真的有點丟臉。
「嗯....或許有點興趣....」語氣雖然有點猶豫,但眼神卻閃閃發亮的,毫不掩飾期待的心情。
「那就出發吧!」

這次由無月走在前方,帶領蜜柑前進。本來他都想走在她旁邊,但考慮到她會感到不自在就作罷了。
目的地的位置很偏僻,才走了沒多久大路,無月就轉入了小徑,而且還越走越深,很快四周已經沒有人類活動的痕跡了,很難想像前方會有一個漂亮的冰湖,如果說是沼澤倒是有可能。


地上有很多雜草和枯木,而且因為沒什麼人走過,幾乎沒有平坦的位置,非常難走。蜜柑想飛起來,但位置不夠讓她把翅膀伸出來,只好小心地看著腳邊,小心地搜集落腳點。
幸好現在是冬天,森林都比較空曠,不然路就更難走。
不過在她身前的無月倒是行動自如,一點障礙都沒有,這勾起了蜜柑的一點好奇。
「無月,你似乎很會走這種路?」
「還好吧,曾經有一段長時間依附在貓咪身上,比較會看出什麼地方能鑽過去,什麼地方不能通過。」無月那時候雖然很不滿要借用貓的身體,不過這個沒什麼用的技能的確是那時候學回來的。
「依附在貓咪身上?」蜜柑開始想像無月身為貓咪時的模樣。
「我靈力太低,當時又要在人類世界保護靈夜,沒辦法之下只好這樣做……」不過回想起來,比較像是靈夜保護他比較多。
「死靈女王還需要你保護嗎?」
「……」無月沈默了一會才回答「……當時的她才沒有現在那麼堅強,即使我靈力不足,戰鬥時保護不了她,都要在她軟弱時,在她身邊保護她的心靈。」
「...」蜜柑望住無月的側臉幾秒,然後默默地收回來。
路越來越難走,兩人都閉上嘴,專心走路。
「到了。」沒過多久,大概五分鐘之後,走在前頭的無月先走出了狹小的樹藤洞口,然後小心扶住蜜柑讓她都走出來。
跟剛剛狹隘的環境完全相反的廣闊空間在蜜柑的眼前伸延開去,這裡是光亮而寧靜的白色世界,位於中心的淡水湖,湖面已經結成了冰,反射著陽光,就好像發著光一樣。幸好今日的陽光不猛烈,不然大概會被反射出來的光閃瞎吧。
「據說這裡一年四季都是這樣的,不論夏天還是春天,湖面的冰都不會溶化,所以才會叫作冰湖。」
「所以這裡…?!」突然想到什麼的蜜柑,驚訝地望向無月。


無月點點頭,不意外她有這樣的反應:「沒錯,這裡不是一般人類可以察知得到的地方,所以在人類的地圖上都未曾記載過這個冰湖。」
剛剛那條通道看來都只有人類以外的生物可以通過,當中應該是被施放了什麼魔法令誤闖的人只能繞出去,不能往深處走。
「順便一提,這裡是以前水之精靈之主居住的地方喔,如果不是靈夜告訴我,我也看不出來。」無月記得之前蜜柑似乎對童話中的魔幻事物很感興趣,故意說出來,希望讓她可以開心一點,但她看上去並沒有特別興奮,相反的還有點不愉快。
「死靈女王都知道這個地方?」
「嗯,有帶過她來一次,中途還嫌難走,直接用了轉移魔法……一點樂趣都沒有。」這種地方就是有探險的刺激感才好玩!
「原來我不是第一個……!」被自己無意識說出的話嚇了一跳,蜜柑連忙掩住嘴,往無那邊偷望。
「怎麼了?」
幸好,聲量似乎太小,無月完全沒留意到她說什麼。
「沒、沒什麼!」自己是怎麼了?明明這是無關痛養的事,誰先誰後根本不重要,為什麼心裡總是有點不舒服呢?
「只是沒想到靈夜繼承了水之精靈之主的力量之餘,還順便把部分記憶都承傳起來,只是稍微提起來就說要過來看看了。」無月沒把蜜柑可疑的行為放在心上,徑自說道。
「水之精靈之主?」為了掩飾自己的動搖,蜜柑隨便地順住無月的話提問。
無月卻以為她終於反應到『精靈』一詞,更加積極地解釋道:「前水之精靈之主是叫水芽呢,雖然個子是四大元素之主中最小的,但卻是四位精靈之中最成熟的,當年她更是第一個來找靈夜簽訂契約的,她大概是除了西詩以外最喜歡靈夜的吧.......啊、西詩是願望精靈,應該是最乎合精靈形像的一個吧。可惜現在他們都回歸到精靈王裡,沒辨法介紹給妳認識,不過相片倒有不少,找天回死神界,我問靈夜翻給妳看吧......」
「夠了!」打斷了無月滔滔不絕的話語,蜜柑不知道什麼時候蹲坐在湖邊,把自己踡縮起來。「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
她也不真的是一個小女孩,她知道無月是為了令她心情好起來才會帶她來這裡,還說些她會感興趣的話題試圖幫她暫時忘記苦惱的事。
「對自己喜歡的人好不是理所當然的嗎?」無月從容的反問。


「可是…我還未回答你……」
「對呢,但這不會影響我喜歡妳的心情。再說,站在朋友的立場也不會想見到妳一直悶悶不樂的模樣。」無月聳聳肩,顯得完全不在意蜜柑所說的事。
「能看出來嗎?」蜜柑一直以為自己掩飾得很好,沒想到會被無月看出來。
「至少知道妳很異常,總是跟在舜的身邊,怎麼看也不像沒事。」重點是,無月看不懂蜜柑是出於什麼原因而要這樣做。
「而且妳也知道再這樣下去是行不通的吧。」無月雖然是喜歡她,但有些事情還得需要提醒她一下。
「……」面對無月的話,蜜柑無言而對,她都開始感覺到舜似乎對她老是跟在身後的行為感到煩厭。
「…人多的地方…」思考一下,蜜柑還是決定說出來「我還是很不習慣人多的地方,以前髒兮兮的倒沒問題,可是現在投過來的視線越來越多,又怕會露餡,很不自在。舜對我來說就像安全感這樣的東西,只要在他身邊多少都可以令我自在點,所以……」
就像是庇護所之類的存在吧…
「但妳也可以不出門呀。」
「……家裡有柚子在…」蜜柑支支吾吾地說出了令無月稍微驚嘆的事。
原來妳也感覺到……無月還以為只有他一個知道,原來當事人還是有感覺的。
「總感覺她不太喜歡我,雖然表面上沒什麼,但……我不太敢跟她單獨相處。」
「妳再繼續跟在舜身邊試試,她一定更討厭妳。」面無表情地給了蜜柑一下重擊,這都算是無月為了自己而做的,小小的報復。
他也是會吃醋的。
「所以她真的討厭我嗎?」蜜柑聽了嚇了一大跳,差點就哭出來了。
見狀,無月也不好繼續玩下去:「也不完全是,她只是無意識地在吃醋罷了,畢竟在妳出現之前,舜可沒試過如此溫柔地對待過誰。」
「你的意思是柚子喜歡舜嗎?」雖然自己對舜沒意思,但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柚子要比她想像的大方多了。
「不知道,只可以說舜對柚子而言是很重要的人。」所以所謂的吃醋也是無意識的。「另外就是,妳剛來的時候想要輕生的舉動都令她感到不愉快吧。」
「可是那時候我們都只不過是不認識的陌生人,她不像是會在意陌生人生死的人來。」柚子冷漠的這點,蜜柑倒是可以感覺出來。
「如果妳的命不是舜以昏倒的代價換回來的話。」
說到底,重點還是在舜身上。
「……」
看住蜜柑有點懊悔的表情,無月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開口:「嘛…雖然在知道妳的過去之後,隨便阻止妳只是不負責任的行為,不過……希望妳也可以多考慮大家的心情。」
「現在,我已經不需要這樣做了。」蜜柑站起來,眼望遠方。「現在的我已經不是孤獨一個,我遇到了願意接納我且重視我的人,找到了容身之所,怎能再隨隨便便地放棄?而且…」
蜜柑頓了一下,轉過來直視無月的雙眼:「而且你告訴我了,這副身體是父親送我的禮物,是他想要保護我的心意,不好好珍惜可會被父親責備的。」
蜜柑露出真切無比的笑容,在冰湖的映照下好像在發亮一樣,一瞬間令無月看入迷了。
「說起來,我還沒有好好道過謝……謝謝你。」
「不、不用客氣,那個如果真的怕跟柚子獨處,不介意的也可以找我出去,看我跟妳一樣都是金髪,身上的披風也有夠誇張和奇怪的,跟我一起出去人們會把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那就不用怕了。」無月為了掩飾,心虛地胡說八道一通。
突然,蜜柑沈默了下來,有點尷尬地轉過頭去。
「…妳跟我獨處都會不自在嗎?」無月之前還鬆了口氣,以為不是他的問題,沒想到竟然在最後才爆出來。
「只要不想起就沒事,畢竟那種事對我來說是第一次,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也是沒辦法的事!」蜜柑紅著臉解釋道,她不想令無月覺得不舒服,於是把問題都歸咎於自己身上。
「對不起。」無月的語氣比剛剛認真多了,令蜜柑不由自主地望了過去。「是我太衝動造成了妳的困擾,那麼突然的告白的確是會令人驚惶失措的。」
「要說對不起的是我,都過了那麼久,我還是沒能好好地給你答覆……因為你絕對不是輕率地告白,所以我也不能草率地回答你,我想好好地整理自己的思緒和確認自己的心意之後才回答你,我……」
「沒關係,我等妳。」蜜柑還未說完,無月就回答了她,一改剛剛認真的態度,變得平和起來,而且還微微地笑著。
「多久也等?」這樣的無月令蜜柑忍不住問。
「多久也等,反正我們有很足夠的時間。」無月的態度不像敷衍也不是隨口答應,而是發自真心的。
「可是等到最後也未必是你想得到的答覆,這真的好嗎?」
「雖然是有點可惜,但如果妳真的覺得沒可能,那我也不能勉強,只可以說是我自己不夠努力。」
「為了一個可能不喜歡你的人等那麼久 ,值得嗎?」蜜柑皺起眉,感到非常不解。
無月聽了,反而笑了。
等一個對自己沒意思的人,這件事在很久以前他曾經做過;
值得嗎?這個問題,他也曾經問過。
那個人當時是笑著告訴他值得,那時他還以為那個人只不過是在逞強,要臉不認輸。
但現在他懂了,那個人回答時的心情。
「值得,不論結果如何。」
只要能守在心愛的人身邊,能待在他身邊保護他,哪怕他甚至不曾看我一眼也值得。
回想起來,自己大概就是被蜜柑最初的那個笑容吸引的吧。
就是在那時候萌生了想要守住這個笑容一輩子的念頭,萌生出想讓她以後都可以過得幸福快樂的念頭。
「……你到底為什麼會喜歡我的?」無月的回答對蜜柑而言都過於直率,她難為情得臉都漲紅起來,聲音都變得有點小。
「我是死神,是非人類,喜歡一個人不需要理由,感覺告訴我是妳,就是這麼簡單。」
「非人類都這裡不講理嗎?」無月的回答反而令蜜柑感到有點生氣。
而無月只是從容地走近蜜柑的身邊,說:「不是不講理,只是以感覺為先。」
「那…!」
不讓蜜柑有反駁的機會,無月乾脆扯開了話題:「也是時候去市場買新鮮的肉了,不然今晚就只能吃白灼唐生菜。」
「現在市集的店家都閉店了~」蜜柑雖然還想就之前的話題說些什麼,不過事關要不要去多人的地方,就跟住跳話題了。
無月瞇起眼,拉出了笑容,仔細看好像還有一圈黑氣浮現出來。他默不作聲地,在空中一劃,異空間就這樣出現了在蜜柑面前。
「全世界,隨妳去。」
「這…!?」
「妳不選,就去日本買和牛的了。」
「等一下,為什麼要去亞洲!」這樣他們會很顯眼的!因為是金髮!
「3、2……」
「澳洲!!!就去澳洲!」沒記錯澳洲的牛好像也不錯的。
「好貴呢…還是去日本好了。」無視她的選擇,無月一把捉住想逃走的人走進異空間裡。
「嗚哇!!!」瞬間因驚慌而炸毛的蜜柑,發出不明的叫聲,表情更是精彩非常。
這樣逗她,似乎也挺有趣的,一不小心就會想繼續欺負她,不過…還是克制一下比較好。
無月這樣想著,然後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塊東西,蓋在蜜柑的頭上。
「這是?」蜜柑抓來看了看,發現是一塊黑色的連帽長袍,跟傳說中死神穿的長袍非常相似。
「死神的長袍,應該有看過吧?」
「還真的有嗎?」蜜柑表現得很驚訝。
「當然,就說死神和人類有一段時間走得很近,長袍的事被記載流傳也不奇怪。」
「那你給我是?」
「先穿好。」無月小心地幫她穿好長袍,不過無月的長袍對蜜柑而言似乎太大件,鬆跨跨的,幾乎都看不到她的人。
「這樣會看不到路。」調整了一下帽子的位置,才可以把眼睛露出來,不過稍微一動又掉下來了。
「放心,這不礙事。」無月說著,把手放在長袍上細聲地念了幾句說話之後,長袍就這樣憑空消失了!不是隱形,而是真的消失了,因為蜜柑完全感覺不到長袍的存在。
「死神長袍主要是令穿上的人變得不起眼,這樣才方便我們工作。」
蜜柑雙眼發亮地一邊轉圈一邊望望自己,似乎非常喜歡身上這件長袍。
「送給妳吧,反正我又用不上。」畢竟他的工作主要都是幫助靈夜調查,現在他可以使用魔法就更不需要了。
蜜柑停了下來,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但又不想推卻,畢竟她真的很需要。
「收下吧,妳就當我是為了舜才送給妳吧。」她再這樣纏住舜,難保他不會有被柚子玩死的一日。
對,以柚子的性格,她絕對不會向蜜柑報復,而是把怨氣發洩在舜身上,最近的言談間已經能聽出來。
「好…好吧……」經無月這樣一提醒,蜜柑都只好收下。「結果又是你送東西給我…找天我一定會回禮的。」
「嗯,我等妳。」雖然意思不一樣,但同一句話令蜜柑回想起剛剛的事,臉頰立即炸紅起來,她立即往前走。「快、快走吧。」
「直走就是了。」無月體貼的沒走上前,讓她就這樣背對住自己。
令蜜柑沒發現到,無月在她身後悄悄的揚起了笑容。
『原來我不是第一個…』
這句話我可沒聽漏哦,貓的耳朵是很靈敏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