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再會死神界

柚子失蹤了一日。
正確而言是她整整一天沒回來租屋。
這點讓舜非常困擾,因為租用的限期快到了,雖然他不是沒有錢續租,可是因為之後又有租客,想續也不能續。
舜不知道那個人是去哪裡玩還是跑去哪裡添麻煩,他只是知道她從來都未試過不回來,至少晚飯時間還是會出現的。雖然不擔心柚子會遇上什麼危險,畢竟是那個柚子,但直覺告訴他應該是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了。
這令他感到有點不安。
在租屋只剩下他和蜜柑的現在,他實在不想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
必須要盡快找柚子回來。
「怎麼辦?要把柚子找回來嗎?」蜜柑顯得有點困擾地看著柚子的房間。大家都是用異次元空間放東西的,柚子當時只是隨身帶了一些物品,而那些東西還在她房間的抽屜中,讓他們去收拾似乎不是太好。


「嗯…我剛剛已經試過,但找不到…」不知道是用的魔法不對,還是自己的能力不足,剛剛托水精靈找人時,一點反應也沒有。
「那我用使魔試試看?」蜜柑後來跟無月研究了一番,現在除了烏鴉,還可以弄出更多不同形態的使魔,便於不同地形環境使用。
「不,妳才剛學會,很費精神力。現在連一點頭緒都沒有地瞎找只會浪費精神力,她可能甚至不在這個世界。」舜已經把範圍定在這個世界外了。
在無月回了死神界的現在,舜想知道其他世界的情報,大概也只可以找一個人,或是說要找一隻天使。
「沙利葉,在嗎?」
「永遠隨你左右聽從差遣。」天使立即跳出來。
「可以換個說法嗎?現在的很噁心。」舜嫌棄地望了他一眼。
「軟綿綿…」
「把翅膀收起。」看著雙眼發光的蜜柑,舜一秒對沙利葉說。
為免小女孩撲上來,沙利葉也乖乖地收起翅膀。


蜜柑頓時沉默了。
決定就這樣放她在一邊,舜直接問沙利葉:「其他地方有柚子的消息嗎?」
沙利葉搖搖頭說:「不知道,我們天使一向不喜歡跟其他種族打交道,除了人類的事情比較了解之外,基本上沒有其他地方的情報。」天使一向不吃人間煙火,連人類都鮮少理會的現在,天使一族可謂快要成仙了。
「那總有一、兩個尋人的魔法吧?」對天使脫俗的生活態度沒意見,舜只期望這些比他長生的種族可以幫上一點忙。
「尋人是有的,但柚子是人魚哦。」天使攤攤手。
所以天使都種族歧視的嗎?這個差別待遇都太明顯了吧?
沒想到沙利葉那麼沒用,舜思考著是否讓蜜柑找一找。
「對了,為什麼不讓死神界的友人幫手?他們人面廣,消息比我靈通多了。」怕舜覺得他沒用不再叫喚他,沙利葉連忙提出一個他覺得頗有用的建議。
然後被舜毫不留情地白了一眼。
「你有方法去嗎?」他當然有想過,可是沒有柚子他都是跟全世界斷聯的人,當時又沒跟小黔要電話…不過死神界能否收到訊號也是個好問題,早知道就問柚子開一個魔法版面書的帳號了。


「連無月的女朋友都沒方法,我們要怎樣找他們幫忙。」
「舜!」蜜柑的臉一秒炸紅。
其實也不是無月不想留,但由於蜜柑在魔法方面的領悟力真的有點低,當時又趕著要回去,加上有柚子在就什麼都沒留下的離開了。
現在只可以指望無月那邊來找人,不過他應該正在忙無日婚禮的事,即使找也只會是晚上。而且該死的死神界有時差,恐怕都要三日後才可以等到無月的訊息。
「你在說什麼?死神界的大研者不是有給你東西嗎?」天使歪了歪頭,不解地問道。
「……!」此時舜才想起那個被他遺忘到太平洋去的指南針。
在蜜柑好奇的目光下,舜把那個指南針從包包裡拿出來。幸好那時候沒貪方便放在柚子的異空間裡,不然現在就用不到了。
舜還記得當時小黔說可以用這個指南針去死神界,裡面塞了通往死神界的轉移陣法,但小黔好像忘了告訴他怎樣把陣法調出來。
「可以讓我看看嗎?」沙利葉看舜把指南針轉了好幾圈都毫無頭緒似的,於是主動提供協助。
舜不會在這種地方逞強,很乾脆地把指南針遞過去。他就是為了這樣才叫沙利葉過來,不好好運用怎麼行呢?
沙利葉接過,翻了翻就說:「嗯……不愧是大研者,一個轉移陣法都可以收得那麼隱蔽,不拿上手看都看不出來,難怪沒人搶。」
不是的,有那個死靈女王在死神界,大概沒有人會無聊得搶這個東西去被她坑的。
「不過,這個陣法只有舜才可以使用,不然就會瞬間失效。」沙利葉把指南針還回去,然後教導舜把裡面的陣法調出來。「可能是考慮到舜是新手,所以方法並不難,把靈力灌進去就會自動發動了。」
「哦…等等,我記得那時候我還不知道靈力是什麼呀。」如果說這個陣法只有他可以使用,那一定是在上面加了類似認證的東西才可以,可是當時他還不知道靈力是什麼,那他是怎樣設下這個認證的呢?
「也不一定要使用過靈力才可以紀錄,大研者在這方面的研究很獨到深入,聽說只要有使用過魔法就可以分析出來喔~」畢竟小黔是人類,還是沙利葉纏過的人類,當然對他的情報一清二楚了。


那應該是那晚舞會就被紀錄了……舜滿頭黑線地回想起那次在死神界發生的事。小黔的動作真的很快,連死靈女王都可以馴服,也許他才是真正的Boss…
「不過,你對他的事真的很清楚呢。」舜這句其實只是普通的感想,沒想到沙利葉竟然誤會了,還立即從後抱住他,邊哭邊說:「大研者已經是以前的事了!我現在的心都在舜你一個身上了!我沒有三心兩意,不要跟我分手!!!」
「你發什麼瘋了…」舜一點都不客氣,往身後一瞪,把身後的煩人天使電飛。
「嗚…舜…咦?你學會了電元素魔法了?」沙利葉還想說聲什麼,卻突然發現舜剛剛好像是對他使用了電魔法。
「嘛,多研究和練習一下就自自然然學會了。」畢竟光魔法都是他自己領悟出來的,多學會一種也不是什麼難事。
「……果然嗎?」
「什麼?」
沙利葉展露出令人幸福的微笑。
舜什麼都沒說的再電了天使一下。
「……舜,不如快點開始吧?」蜜柑可不想再看到「電天使」這個景象,這樣會令她聯想到另一個類似的日常動作讓她覺得感觀上有點不妙。
舜也懶得搭理神經有點失常的天使,按照沙利葉的說法把靈力引導到指南針上。
很快指南針已經作出了回應,浮現出指南針的刻度和指針。在舜一直灌進靈力的期間,指針一直逆時鐘地高速轉動著,刻度都開始發生變化,勾勒出一些他看不懂的文字並慢慢地形成一個圓陣。就在圓陣開始擴大時,舜覺得差不多了,就叫蜜柑和沙利葉靠過來,差不多在他們都走到圓陣範圍時,它慢慢地降到地面,然後強光一現逼使他們閉上眼睛。
再次睜眼時,眼前的景色已經不是租屋裡,而是一間有點陌生,燈光稍嫌昏暗的房間。
「不會是……去錯地方了吧?」明明實力比舜要強不知多少倍的蜜柑,不安地拉住了舜的衣角。
「舜…」沙利葉也有樣學樣地拉住了舜另一邊的衣角,還貼心地配合身高而蹲下來。


「啪!啪!」地拍開了兩人的手,舜死目地望著放到到處都是的一堆堆文件說:「這裡一定是死神界,只是沒想到小黔連我們的事都交給衪了…」
「誰…是舜大人嗎?」果然一把極度疲勞沙啞的聲音在他們身後響起,坐在床上的青龍按著額頭,一向毫無波瀾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痛苦的表情,然後又回復平靜地下床,穿上外套,稍微整理一下自己之後就走在他們面前,做出一個請的手勢說:「小黔有交代過,如果你來了就要第一時間帶你去找他,這邊請。」
「你沒事吧?」青龍的疲倦度已經去到舜都忍不住開口詢問的程度了。
「是的,在你們到來前剛好睡了兩分鐘,沒事的。」青龍面無表情地說著,如果不是知道他本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大概會懷疑對方是心存不滿,給說話他們聽。
不過確實打擾人家睡眠是他們不對,而且是幾乎要過勞死的四大式神青龍,舜覺得他沒有暴打他們一頓,脾氣實在是太好了。
「抱歉…」
「不用在意,比起以前只是當成坐騎,我覺得現在的工作更有能幫助小黔。」雖然他在職位上應該是武將才對。
小黔,你到底都把四大神將當什麼了?舜不禁汗顏。
由於青龍並不是一個建談的人,在對話結束之後他們一行人就默不作聲地跟著青龍的步伐走著,連平常不顧場合地多話的沙利葉都乖乖合上口,應該是因為青龍的「龍威」震懾到他吧。
青龍雖然是式神,但階級上也算是神的一種,而且也是神龍之一,雖然氣勢會因為主人而產生變化,但來自龍族天生的威嚴還是會稍稍地散發出來。
所以當年他的前主人才要急住把他送給小黔。
「到了。」青龍在一扇門前停下,舜認得這應該是上次參見靈夜時的房間。
敲敲門,青龍向後退了一步,門就從裡面打開來。
也不作引見什麼的,青龍行了個禮就離開了。



「來的還真快呢。」說這句的是站在大廳中央的靈夜,他們還看到小黔和無月等人,另外還有一些沒見過面的死神,在他們到來之前似乎正在商討什麼似的。
「小舜,你們來得正好,不過稍微等一下。」小黔笑笑地對舜說,然後靈夜有默契地讓其他死神離開,把地方清空給他們。
「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蜜柑自動走過去無月身邊,擔憂地問。
「沒有,會議剛剛已經結束了。」無月溫柔地摸摸蜜柑的頭安撫道。
「連沙利葉都來了?」靈夜對這隻天使有點感冒,一看到他就不爽地瞪了過去。
沙利葉連忙縮到舜的身後,害怕地顫抖著。
死靈女王的瞪眼其實挺有殺氣的。
「無月不在也只好找他幫忙。」舜立刻解釋,怕靈夜一個不爽就把天使趕回去。
「我知道,反正現在他是你的守護天使,不來纏住小黔就可以。」靈夜話也說得挺白的,不過舜更在意的是由剛剛開始的異樣感。
「你們都知道柚子失蹤了?」原本舜都沒覺得柚子不見了是一件這麼嚴重的事,但從一踏進這間房間開始,就被那約有約無的凝重感弄得開始緊張起來。
「只是有預感,不過現在你一個人來了就知道她是不見了,正確來說是被帶走了。」靈夜點點頭,難得一臉認真地說。
「小舜,看看這個。」小黔接著把手機遞過去,上面記載著一段文字,可是舜看不懂,不過小黔都細心地解釋給他聽:「這是人魚一族最近發出的一則公告,人魚革命軍近日終於推翻了皇族長年的統治,現在決定以『轉變』為他們一族的未來路向,並將大舉向人類發動戰爭,以回復大自然的平衡。」
「話倒是說得漂亮,反正他們都是想著要向人類復仇罷了。」靈夜冷哼了一聲,不屑他們的惺惺作態。
「不過,柚子真的那麼容易會被他們帶走嗎?以她的性格,不反咬他們一口也罷了,但也不會乖乖就範吧?」小黔的疑問也是舜心中糾結的地方,以他認識的柚子應該是很討厭人魚才對,即使現在有新一派的人魚站出來說要轉變,她也不會就這樣一句話都不交代的就跟他們回去。
「也許是被威脅了?」無月說的也不無可能,柚子珍視的東西是什麼可是再明顯不過。


「小黔,這行字是?」舜留意到那則公告最底還有一行小字。
「這是署名,我看看…一共有兩條人魚,分別是…菲…菲利安?還有比絲琪。」
「比絲琪?!」不會是…?
「怎麼了?」小黔他們被舜的反應嚇到,緊張地追問。
「我記得柚子說過她以前有個好朋友叫小比,你們說這個比絲琪會不會就是柚子口中的小比?」可是據柚子所說,那個小比應該已經死了,難道是被什麼人救回來嗎?
「可能性很高,而且這麼一來就能說得通為什麼他們可以帶走柚子了,恐怕那個笨蛋根本就是自願的吧。」靈夜覺得這個說法錯不了,本來柚子就是一條重感情的人魚,會因為重遇故友而回海底去也不奇怪。
「那現在怎麼辦?」一直被晾在邊邊的無日終於找到機會插話了。
「什麼怎麼辦?」無月問道。
「如果柚子是自願跟他們走的,那麼也沒有我們干涉的餘地,因為那是她的選擇呀。」
「分清楚,這件事還是與我們死神界有關的,但舜你有什麼打算?」靈夜糾正一下無日的說法,但正如他所說,舜的確沒有干涉的餘地,至少他不能阻止她。
經無日這麼一說,舜都遲疑起來。他由一開始就沒假設柚子是遇到危險,直到知道她被人魚族帶走才萌生出一點要去救人的想法,但現在又知道她可能是憑自己的意志跟他們回去,那這中間就不存在救與不救的問題,而他的性格也不會阻止柚子協助人魚族復仇,可是……
這樣真的是柚子想要的嗎?她真的有那麼討厭人類嗎?縱使她的同類重新選擇接受她,她又真的會一下子調轉槍頭幫人魚一族對付人類嗎?
她跟他們回去是因為一時的感情用事,還是有深思熟慮過呢?
他不知道,下不了定論,所以他要去見她。
「我要去見她,至少也應該好好道別一次吧。」舜的眼神比平常堅定多了,既然他決定了其他人也不多說什麼。
靈夜點點頭,說:「假若人魚族真的打算借用柚子吞噬靈魂的力量進行報復,那麼就必須跟我們死神界簽定協議保障靈魂系統可以如常運作。我們剛剛已經商議過,並把信函傳送了過去,假如你想跟過來也沒關係,但麻煩報個人數讓我們通知那邊。」
舜思考了一下,正想回答時卻被靈夜打斷:「對了,如果你想讓身邊那隻天使一起去,最好先問一問他。人魚族居住的地方都算人類世界的一部分,免得到時限時到了要回去。」
聽完,舜滿頭黑線地問:「沙利葉,召喚你還限時的嗎?」
「嗯……因為我被人禁止下凡了,所以是有限時的。」說起來也慚愧,因為普通天使都沒限制的。
「那如何加鐘……不,可以申請延長嗎?」舜難得一時口誤了。
「可以喔~不過我要先上報。你想我留多久?」沙利葉高興地展開翅膀,繞住舜飛來飛去。
「你再轉就算了。」
沙利葉立即停下。
「我想你在柚子這件事情完結之後才回去,可以嗎?」畢竟靈夜他們也有正事要做,不一定可以隨時幫助他,再說他也不想多欠她一個人情在未來被她坑,所以幫手可以多一個就一個。
「當然沒問題了,那我去去就回來。」說著沙利葉就消失了。
「他能回來嗎?」舜疑惑地看著沙利葉消失的地方。
「可以喔,天使可以自由地出現在他守護的人類身邊,不限地域。只是他被下了禁令才不能常常出現在人類世界。」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舜總覺得正在解釋的小黔臉上掛的笑容有點勉強。
沙利葉曾經纏過小黔一段時間…而他只是被禁止下凡,但沒被禁止去其他地方……舜覺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麼。
還是不要追問好了,免得勾起小黔一些不愉快的記憶。
「那麼,即是兩個對吧?」無月負責紀錄,順手就記下,但被旁邊的蜜柑捉住。
她不滿地問:「等一下,不是三個嗎?我呢?我也要去。」
「嗯?這是當然的,早就算上妳了。」無月理所當然地說著。
「?」
「上次不能帶妳回來,這次不論怎樣都要帶上妳呀。」無月溫柔地微笑了一下。
「無月,不要濫用職權來放閃。」靈夜心想,這不會是報應吧?
「小舜,在等待的期間就先在這裡住下吧~」小黔有點興奮地說,就像在邀朋友過夜玩的小學生一樣。
舜也沒其他地方可以去,既然對方都提出邀請,那他也不客氣地想答應時,一隻美麗白皙的手攤在他眼前。
「女王大人,請問這隻手是…?」
「房租呀。」
不要說得那麼理所當然呀我說!!舜忍不住在心中吶喊。
「重申一次,我們不是開善堂的。」
「也不是酒店對吧。」舜這句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舜,你來我家住吧。」無月很乾脆地阻止了他們的爭論。
靈夜當然沒有意見,但另一個人卻非常不滿。
「那我都去無月家裡住!」小黔似乎很想跟舜過夜,但要靈夜不收錢實在太難了,他寧願去求另一個比較易說服的。
「欸?!那我又要去!」剛剛還在坑人的女王大人突然像小女孩一樣吵著要跟過去。
「女王就給我好好住在皇宮裡!還有,我家的客房沒有那麼多,住不下那麼多人了!」
「明明有三間客房,那會不夠地方?」
「妳什麼時候對我家的房間數量那麼清楚?」無月明明記得他們沒有到過他家來,為什麼她會知道?
「哼!我可是女王哦!」女王大人得意地說。
「就說別濫用職權!!」才剛剛被指摘的人一秒罵回去。「妳既然知道只有三間房,就知道沒位子了吧?蜜柑一間,舜一間,沙利葉一間剛剛好!」
「不是你跟蜜柑一間嗎?這樣即使舜和沙利葉分開房也有一間空下!」
「什麼?!」蜜柑第一個反應過來,立刻炸紅。
「我…我…」無月的內心在理性和本能之間掙扎著,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否定好還是順勢答應好。
「不好意思,兄長的女朋友是我先預約下的,今晚就跟我一起睡吧。」突然一把不屬於任何人的聲音響起,在蜜柑察覺前已經一把把她抱在懷裡,臉上掛住親切笑容的無日未婚妻幽一句話就停止了這場爭論。
幸好無日醒目,當機立斷地叫了幽過來,不然都不知道他們要吵多久。
「我死也不要跟沙利葉同房。」舜在他們望過來之前就先黑著臉地表態。
「嗚……好吧,那小舜明早一定要來找我喔~」幸好,小黔也懂分寸,雖然還是很想跟舜他們過夜但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既然小黔都這麼說,你們就自便吧~我還要準備契約的細節,先離開了。」小黔一放棄,靈夜頓時什麼興致都沒有了,揮著手地帶著小黔走出大廳,把所有人留了在原地。
「還不是讓青龍來…」無月細聲吐槽道,然後轉過來問幽:「妳真的打算過來住嗎?」
「當然了,還是你真的那麼想跟蜜柑一起睡呀?」幽的笑容十分親切…無視身旁冒出的黑星星的話。
「閉嘴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