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予以希望的選擇

深海,那是距離人類最近的大迷團,從未涉足過的最後一塊區域,除了以機器探索之外就別無他法,令人類既好奇又畏懼的地方。連陽光都難以透進的深海海底,在一個偏僻處藏著一個散發出幽幽白光的建築群,那裡就是人類口中的人魚王國,人魚一族的棲息地。
柚子看著離她越來越近的地方,心裡感到五味雜陳。這裡是她出生成長的地方,同時也是對她趕盡殺絕的地方。說不想念是假的,但也並沒有很渴望想要回來這裡,更沒想過會是以這種和平的方式回來。
「看,我們快到囉,感覺怎樣?」小比由一開始已經表現得很興奮,久別重逢的喜悅令她變得異常熱情。
雖然她本來就是一個話多的人魚。
「也沒什麼,只是…還有點適應不過來。」柚子感到有點為難,對方過分直白的情感表現令她覺得有點辛苦。
也許對對方而言,這已經是計劃了很久的事情,但對她來說卻是突如其來得令人不知所措,快得她完全反應不來,連通知都沒給舜一個就這樣呆呆的被帶走。
在海裡她比較難使用魔法,雖然也可以用魔法版聊天室跟無月報備,但她最後也是放棄了,更何況她知道眼前這兩條人魚一定會阻止她,柚子隱隱的感覺到他們對人類抱持著極端的負面情緒。
絕對不可以被他們知道自己收了一個人類學生…


說起來……
不知道舜有沒有擔心她呢?嘛,以他的性格應該只會以為自己到處亂跑而已,才不會擔心她是不是出意外了…
「…也對呢,畢竟已經很久沒回來過,而且當年還是以那種方式離開的……」察覺到好友不太開心,小比才猛然從喜悅的心情中清醒過來。當年的事對露緹卡的傷害有多大,她不是不知道,現在突然要她回來,即使人魚族已經今非昔比,也不代表她可以一下子重新接受這個充滿痛苦回憶的地方。
「露緹卡,對不起,是我太一廂情願,都沒考慮過妳的心情……」
看著友人低頭認錯的模樣,柚子想起了這條人魚從小就是如此率真的人,開心的時候會盡情開心,悲傷的時候會哭的稀里巴啦,發現自己做錯事時會立刻道歉…
她真的由以前開始就沒有變過,即使過了好幾百年,亦如是。
而自己也一樣,不想讓她擔心害怕。
「哼~有這麼好玩的事情都不叫我,妳還有把我當朋友看嗎?」
「對不…?什麼?露緹卡妳的意思是…?」聽到露緹卡那輕挑的語調,小比狐疑地望向她。
露緹卡笑了笑,就像小時候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己般,充滿自信和驕傲地說:「人魚革命那麼有趣的事,怎麼可以不預我一個呢?可惜那個老頭已經死了,不然我還想親手手刃他呢!」


「露緹卡…回來了我的露緹卡…」小比看著眼前閃耀著光芒的露緹卡,彷彿看見了小時候自己一直追隨著的身影一樣,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忍不住的往她身上一撲,緊緊地抱著了她。
「傻瓜,怎麼了?」雖然有點驚訝,但她還是用力回抱著她,這個一直在等她回來的人魚。
討厭的東西消失了,好的東西一如往日,即使那曾是自己嫌惡的地方,現在是不是應該嘗試重新接受它呢?
「兩位的感情真好。」一旁完全被無視的菲利安終於忍不住出聲了,雖然他不介意被她們遺忘,但時間耽誤得太久也不好。
「怎麼了?菲利安很羨慕嗎?」從露緹絲的懷中伸出頭來,小比對菲利安做了個鬼臉。
對此,菲利安只是維持著他冰冰的表情,別過頭無視她無聊的挑釁。
「真冷淡…」小比覺得有點掃興,都不鬧這塊大型冰塊玩,輕輕放開了露緹卡,轉為牽著她的手繼續往那散發著幽幽白光的地方進發。
柚子有點在意地往後看了一眼菲利安,雖然剛見面時的確不太愉快,但現在又不覺得對方是一個難相處的人魚,他只是比較木訥冰冷而已。就好像現在看上去雖然是漠不關心,但其實正暗暗留意著四周,確保他們的安全。
也許,他只是不擅長表達自己吧?



在小比的帶領下,事隔幾百年,柚子再次進入了人魚一族的領域。
雖然一開始已經做好覺悟,可是當真正進入這片曾經非常熟悉的海域時,心裡還是忍不住的抗拒起來,連生理都產生了不良反應,差點沒吐出來,最後還是忍住了,幸好沒有被小比發現,不然又要令她擔心了。
努力地抑制住嫌惡的情緒,柚子安靜地觀察著四周。如她所料的,這裡跟她離開之前的模樣相差不遠,就像時間在這裡是不存在的一樣。不過,她也留意到遠處有一些地方似乎在進行什麼工程,好像在開拓那邊的土地似的。
「那邊是打算用來讓其他種族的來客使用的,類似…旅遊區那樣的東西。」小比從旁解釋道。
「旅遊區?」柚子奇怪地重覆這個詞語,那麼坑錢的地方會在人魚族出現實在太令人驚訝了。
「既然要轉變了,人魚族當然不能像以前那般封閉,我們已經決定開放人魚族,接觸不同世界的種族。而且不只這裡,連皇宮都做了調整方便其他種族的使者居住和相討正事,是不是想得很周到呢?」小比一臉得意的,很滿意這一切的安排。
「其他種族大概對人魚族都很感興趣,而且讓人魚族跟世界接觸也不是一件壞事。」雖然很想跟小比說,這一點水對那些使者而言並不算什麼,他們大有方法在海裡活動自如,但她又不想壞了她的好心情就閉口不提了。
「對了,露緹卡一直在外面一定到過不少種族的領地吧?好玩嗎?」
「好玩喔,不過也很危險呢?畢竟不是每一個種族都那麼和善,而且大家都有一些禁忌是不能冒犯的,一不小心就會糟央。好像有一次我去到妖精的領地,卻不小心弄碎了他們的魔法水晶,結果就被追打了百多年,累死我了…」
「妖精都不好的嗎?」
「也不是,只是比較小氣…」
「不過只是追一百年也不算小氣吧?」以人魚的壽命來說並不算長的時間,小比歪著頭問。
「因為我後來把水晶修好了…」不然大概會再追幾百年吧…
「說起來,露緹卡在魔法界似乎很有名?而且還厲害得有稱號呢,『深海的指揮家』?」
「是…是了,妳為什麼會知道的…」


毫不意外的,小比把她的魔法版面書秀給柚子看。
柚子看著那有點令人懷念的未經個人修改版,即是最原始的魔法版面書,心裡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還聽說露緹卡收了一個人類學生…那只是謠傳吧?露緹卡才不會跟可恨的人類親近吧?」
也許是柚子的錯覺,她總覺得小比在說這句話時,眼神有點空洞,令她有點心寒。
「這是真的,只是當中有特別原因,並不是妳想的那樣。」與其騙她沒有,倒不如坦白再說成是不願意的似乎更好,反正她收了個人類學生這件事根本不是什麼祕密,一查就可以查出來。
「特別原因?」
「人類的靈魂在培育過後會更對自己口味,反正他們的壽命不長,也不差這點時間吧。」柚子立即把以前看過的漫畫梗搬過來,幸好以前沒少看。
「嗯~是這樣的嗎?原來靈魂也有味道的?」小比不疑有他,全盤接受露緹卡的說法。
「嗯…說起來,菲利安好像很受大家歡迎呢,外表冷冰冰的,真的想不到。」柚子不想再就這個話題說下去免得會露餡,眼尾餘光剛好掃到被其他人魚圍住的菲利安,於是硬生生把話題轉到他身上。
而且她對這條未見過的人魚也很有興趣。
「當然了,他可是我們的領袖呀。」說起他,小比的興致立刻減了一半「他是繼妳之後最強的人魚,雖然沒有妳的能力,但也足夠在人魚族中稱王。別看他這樣,他在必要時很會帶領大家、鼓勵大家,又很可靠,所以所有人魚都很喜歡他。縱然在人魚革命軍中都有不少活躍可靠的傢伙,但沒有他自身的魅力,我們也不會得到這麼多人魚的支持,推翻前任國王。」
「……」
「露緹卡?怎麼盯住我了,是我臉有什麼嗎?」
「…我一直以為妳才是領袖,所以有點意外而已。」
「怎麼可能?像我這麼弱小的人魚才沒可能成為帶領大家的領袖。」小比苦笑著地說。


「可是論動力和勇氣,小比也不會輸菲利安,而且我相信妳的魄力和毅力一定比其他人魚高很多倍!」在柚子眼中,好友怎麼說都比完全不認識的新人魚好,她激動地捉住小比的肩膀說。
「露…露緹卡…謝謝妳這麼欣賞我。」小比欣慰地笑了笑,然後把她的手拉下來,露出了落寞的表情說:「但即使我比他更優秀,我也沒可能成為領袖的,那時候的我可是已死之身,是不能上枱面的存在.......」
「這是…什麼意思?」柚子總覺得聽上去很不吉祥,擔心地追問。
「就字面上的意思呀,我出現在大家的視野裡只會被那個老頭盯住,什麼都做不到。菲利安就不一樣了,他比我自由多了。」小比的眼裡有點羨慕,但也僅只如此。
「妳不會不甘心嗎?啊!」柚子幾乎是反射性地問,隨後才想起這裡的都是人魚,很少會有像人類那樣的心情。
果然小比輕輕搖了搖頭:「我知道那是什麼心情,但…怎麼會呢?只要能達到目的不就成了嗎?不論由誰來當領袖,只要能為大家帶來美好的未來就好了。」
此刻,柚子知道自己誤會了一件事。
自己的好友並不是沒有變,她變了,變得更成熟懂事。
被當年的事影響到的不只有她,還有留在深海裡的小比,她們都一樣在不同的地方努力著。
「露緹卡,妳有沒有留意到?」小比調皮地對露緹卡眨了貶眼睛。「這裡還有什麼不同了?」
柚子疑惑地望了小比一眼,不過還是聽話地把視線放遠,細心地觀察這個地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小比,稍微放下一點誠見後,柚子的確注意到她之前沒發現的事:人魚們的表情多了點生氣,比起以前更有光彩,大家似乎為著更多姿多彩的未來而努力著。
「以前大概怎麼都想像不到大家會有這樣的表情吧?」小比留意到露緹卡的眼神,知道她察覺到之後,帶點自滿的語氣說著。
「對…以前明明一點生氣都沒有,看著這些白光都只感覺到淒冷,不像現在充滿著希冀和力量。」柚子回應著小比的話,看著不知道從哪裡散發出來的白光,她回想起小時候看到的,明明是令她感到寂寞悲傷的蒼白光芒,為什麼現在再看卻覺得它非常溫暖呢?
「以前大家都沒活下去的動力,是因為一成不變的生活,永遠只可以在這個無聊漆黑的深海裡待著,每個都像等待死亡來臨似的活著。但這是不對的,同樣生為這個世界的住民,為什麼人類卻可以享受多姿多彩的生活,而我們就只可以委屈地留在這麼,一生感受不到陽光,看不到藍天?這樣公平嗎?」
其實人魚想要的東西從來都不多,但卻是奢侈無比,名叫「自由」的東西。


小比的話令柚子回想起剛剛在陸地上生活時,對所有事物都充滿好奇心的自己,那些在海裡絕對沒可能體驗到的美好,在人類世界卻是完全不值一提的,連廉價品都談不上的東西。
公平嗎?
不,絕對不是公平的。
柚子從來都沒有試過站在人魚們的角度想,他們的守舊消極,有一半都是因為對生活的失望而來的。他們也許不是不想嘗試改變,而是早就失望透了,不敢再去期待而已。
「現在大家都那麼有活力是因為他們都敢去想像和期待未來……露緹卡,妳就是我們的希望,只有妳的力量才可以拯救大家於絕望中。」小比對露緹卡伸出手。
柚子猶豫地退後了一步,她的力量…不應該這樣使用的。
小比也不意外對方會有這樣的反應,維持著姿勢說:「難道我們就連基本的自由都不配擁有嗎?」
「小比…」
「我們需要妳,只有妳才可以給我們真正的未來。」
……需要嗎?
假如在那時候聽到這句話會有多好呢?
自己是柚子的同時也是露緹卡,是生於人魚族,長於人間界的古代種人魚,是被保留的選擇。也許,當年可以活下來並不是她大命,而是必然,因為大自然知道當時還不是時候。
露緹卡記起了。
她是「選擇」,不是選擇者。
所以……


「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