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提斯利亞

舜的感覺非常不好。
望住座立於他前方的大宅連花園,他生平頭一次這麼的討厭有錢人。
「嘖!」
「真的每次來到都會不由自主的討厭起來呢~」
「妹,妳也是死神貴族呀!討什麼厭了!還有舜你不是一直都不稀罕這些嗎?而且我沒記錯你家也是有錢的好嗎?」無月對著兩個不知道在妒忌什麼的人瞬間炸毛。
幽笑而不語。
「有錢又如何,但你認為香港會有這麼大的土地讓我去蓋這麼大的房子嗎?」舜冷靜地回應,其實他真的不稀罕,但就是有多少…不想讓無月好過的想法。
「去外國呀!」


「出來了,大少爺宣言。」
「……你們到底要進去還是不要了…」站在一旁的無日無奈地問道。
就像自己跟柚子一樣,自己胞兄對著幽偶爾還是會像現在這樣爭吵個不停。無日把這理解成他們兄妹的獨特溝通方法。
「當然要~我才不會讓哥的奸計得逞呢,走吧蜜柑。」幽笑笑地拉著蜜柑的膊胳走進提斯利亞家的大宅。
「什麼奸計了?!我什麼都沒有計劃過好嗎?」無月接著追上去,生怕幽給蜜柑灌輸什麼不健康的訊息。
遺留下來的舜跟無日對視了一眼,然後帶著點微妙的氣氛一起走進去。
望著遠處那三個人,舜總是覺得這個場景有點眼熟,他再望望身旁明顯因為跟不熟悉的人一起走而莫名拘謹的無日,突然在腦內響起柚子的聲音。
「這樣看,你哥真的艷褔無邊。」總覺得如果柚子在,她一定會這樣說。
「什…、!幽只喜歡我一個了!!」於是另一個提斯利亞都炸毛了。
「是是,知道你們恩愛了…」雖然不怎麼在意,但無故被閃了還是有點掃興。


嗯…其實某程度都是自討沒趣。
「對了,你們的婚禮怎樣了?」突然想起無月是因為這件事而回死神界,但又好像看不到什麼裝飾、佈置,於是舜順口問了問。
「延期了。」一提到這個無日就整個沮喪了下來。
「欸?」
「因為人魚族的事,而且父親大人他們都出門了,所以只好延期了…」雖然是沒辦法的事,而且幽也不介意,但感覺就像一直期待了很久的活動因為颱風而延期一樣,非常的失落。
舜拍了拍無日的肩膀當作無言的安慰。他原本還有點好奇他們的父母會是怎樣的人,但看來是沒機會了。

提斯利亞是死神界第一貴族,只是次王室一等,亦是長久協助王室處理事務的家族。詳細的工作內容會因應每一任在位者而有所差別,就像現在的死靈女王因為比較不擅交際,於是外交方面就會由他們去應付,以彌補她的不足。
這樣的一個貴族於死神界的地位有多舉足輕重自然不需多說,代表他們身份的宅邸當然也不普通,不只地方大而且非常有氣派,又不俗氣,令人一看就可以感受到提斯利亞家的特別和品味。
舜一踏進大宅的大門,意外的沒看到排成兩列迎接的女僕們,可是時不時看到在大宅裡走來走去的女僕就知道他們還是有聘用人手來打理大宅的。


「雖然有找幫手來打理,可是死神界的主僕關係沒人類界的那麼重喔~」終於放過無月的幽留意到舜好奇的視線,於是走近說明。
「……」
「怎麼了?」沒想到舜會默不作聲,幽難得的好奇起來。
「沒有,只是…」回想起以前生活的片段,舜試圖從中找出這異樣感是來自哪裡。「…人會不會少了點?」
「噗!倒不如說已經算多了。」沒想到幽竟然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認識這個死神雖然不久,但舜也沒想到她會這樣隨性地笑出來,畢竟看上去她比提斯利亞兄弟更似有修養的貴族子女。
「我家雖然是第二貴族,但由於是大家庭所以地方也不細,房間比這裡的更多,可是家裡的人手都沒有這裡的多。」即使發現自己失態了都沒有慌張地糾正過來,幽只是淡定地在說下一句時回復常態,再以優雅的微笑繼續話題。
這份從容正是幽本事的地方。
這個人大概遇到什麼事都不會輕易在人前暴露出脆弱的一面吧…
舜分心想著的同時也有回應幽的說話:「果然是因為比較多閒錢嗎?」
「呵~你的意思是第二貴族比第一貴族寒酸嗎?」
「並沒有。」糟了,不會是得罪她了吧?舜想,不過看她的表情又不像是那麼在意。
「提斯利亞會請這麼多人手,還不是因為那兩兄弟?聽說以前都不用的。」
她這麼一說,舜就明白了那股異樣感是來自哪裡。明明用魔法就可以輕鬆打掃完這間大宅,偏偏這兩兄弟一個沒靈力,一個沒智力,不依靠其他人來打掃不行。
「反正我們就是不擅長這方面的事情,也不習慣去做,交給別人去做就好了。」大致安排好房間,無月由二樓走下來時剛好聽到兩人的對話,理所當然地說著只有富家子弟才說得出來的話。
「房間已經安排好了,看你們都沒什麼行裝吧,等會吃過晚飯後再帶你們過去。」


「無月,蜜柑呢?」舜沒忘記剛剛跟著無月身後走上二樓的蜜柑。明明不久前還跟在自己身邊走著,轉眼間對方已經不需要他了,不禁有點失落。不過,也只有那麼一點而已,對舜而言還是一個人比較輕鬆。
而且現在....
突然一陣白光炸現,已經見怪不怪的舜無奈地看著出現在眼前的沙利葉。
現在有一個已經夠煩了……
「她好像很好奇似的,到處參觀去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無月說的時候有點沮喪。
「不會是被拒絕了吧~」幽還有點落井下石似的揶揄道。
「……」
說中了吧。
「嗯嗯?怎麼了?無月被拒絕了?」才剛來到完全狀況外的沙利葉好奇地問道,雖然說是對氣氛情感很敏感,但偶爾還是會有失靈的時候。
「…抱歉,我忘了沙利葉的存在,沒有安排房間給你。」
沒想到他竟然把氣發洩在沙利葉身上了。
「所以你跟舜同房吧。」
「什麼?!」舜上一秒還環著手等看好戲,沒想到下一秒居然燒到自己這邊去了。
「真的嗎?太好了~可以跟舜同房。」可是天使卻非常開心地撲上去舜的身上,還大膽地蹭了蹭他的臉,最後被舜毫不留情地拍走了。
始作俑者的幽只是掩著嘴笑了笑,什麼都沒多說的就往飯廳走了。她知道無月是真的有點不爽,就不去惹他,免得自己變成下一個糟央的人。



另一邊,拒絕了無月帶路的蜜柑獨自在大宅裡探索著。
看著無月受傷的背影的確令她有點過意不去,其實她也不是想背著他找出什麼,她只不過是想試著用自己的感覺和眼睛去感受這個地方,無月成長的地方。
偶爾看到牆角的一些塗鴉和劃痕就會令她聯想到,這些是不是都是小時候的無月做的呢?還是他另一個兄弟做的呢?又會想像他小時候會不會是一個淘氣的小孩子,還是從小就已經像現在這樣成熟的呢?
蜜柑想要知道無月的全部,想了解他的所有,不只出於自己對他的感覺,更因為她覺得也許在一些微細的地方裡會藏著增加無月靈力的方法也說不定
她邊想像邊尋找著,然後她被一道半掩的門吸引了過去。
原本她是沒打算進入任何一間房間,可是唯獨這一間她無法移開視線。透著淡黃色燈光的房間就像在誘惑她一樣,莫名親切的感覺令蜜柑不自覺地走了進去。
輕輕推開房門,呈現眼前的是排列得井井有條的書架和有些許雜亂的書桌。桌上放著一疊又一疊,畫著符號和圖陣的紙章,即使是不懂魔法的蜜柑也可以看出這些是研究魔法時寫下的筆記。
啊啊…這裡是無月的書房呀…
撫摸著因為歲月的流逝而開始變得殘舊的書櫃,蜜柑隨意地抽了本書出來翻著,不意外的發現了充斥於書頁裡,應該是註解的字句。她連續抽出了幾本,上面同樣寫滿了註解,即使看不懂,她亦能感受到書的主人花在上面的花血有多少。
蜜柑靜心地環視這裡,她覺得比起無月的睡房,這間書房更有生活感,到處都有著主人使用過痕跡,彷彿這裡才是他的家一樣。
「原來妳到這裡了。」
身後突然響起的話語聲嚇了正沉醉在這股氣氛中的蜜柑一跳,她轉過身來才發現是另一個提斯利亞。
他靠在門邊,微微笑著,乍看跟無月很像,但他眼裡少了分溫柔多了點率直這點蜜柑倒也沒看漏。
雖然這兩兄弟內裡性格差很遠,但如果只看外表,可以一眼分出他們的人大概只有最親近的人吧。


「不好意思,我擅自走進來了…」蜜柑連忙道歉,雖然他們沒明說不能亂走,但在未得同意下走進別人家的房間還是不禮貌的行為。
「沒關係,我猜哥不會介意妳進去他的書房的。」事實無月都沒有特別禁止別人進入他的書房,只是因為這裡的書無日都看不懂又不想搞亂他的東西所以他一向好少主動走進來。
雖然他覺得哥一定很想他多過來就對了…
「果然是他的房間…」
「哥他以前有一段時間總是往這裡鑽,一吃完飯就待在這裡,不知道在研究什麼。現在是少了待在這裡,但我總覺得比起他自己的房間,他更喜歡待在書房就對了。」無日回想起他們還算年紀小的時候,無月總是會呆在這裡,令他完全摸不著頭腦,因為這裡一點都不好玩。
「現在回想起來才明白,哥的成功不是靠天賦,而是他踏實地一步一步得來的。」無日學著蜜柑,隨手抽了一本書出來翻看,他以為長大之後會看得懂,誰知還是太深奧,完全理解不到。
「哥他真的很厲害,什麼都會,什麼都知道,即使靈力低都可以成為大家的力量,不像我即使有這麼強的靈力卻什麼都做不到,而且還一直拖大家後腿…」
蜜柑曾經有想過從他身上分一些靈力給無月,可是現在看到無日那麼悶悶不樂的表情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了。就好像無月失去了那些知識就什麼都沒有一樣,無日失去了那股壓倒性的靈力同樣等同於失去一切。
他們就像在天秤上維持住微妙的平衡。
不能失去,也不能增加。
所以無月才會在增加靈力這件事上那麼絕望,因為除了技術上的問題,還要兼顧無日的心情。
「…你學不會魔法嗎?」
如果無日可以變得聰明一點的話,也許就可以打破這個困局。蜜柑心裡如此盤算著。
「嗯……一些簡單的還可以,可是複雜一點的就學不來了,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在莫名奇妙的地方卡住,就好像是魔法在拒絕你一樣。」抓了抓頭髮,無日也不懂得應該怎樣才可以說明清楚。
「…為什麼我好像懂你的意思…」因為蜜柑同樣對魔法非常沒辦法,就像外星語言一樣,每次無月教她,她除了有昏昏欲睡的感覺之外就什麼都沒有了。


「對吧,我要花很長的時間才可以學會一個複雜的魔法。即使我可以使用需要計算的魔法,到最後都總會出差錯…」例如傳送地點錯誤,開錯異次元空間出口等等。
「我連這些都學不會…」看來蜜柑想以自己的力量去幫助無日這點是行不通了。
「兩位與其在討論魔法有多難學,倒不如討論有什麼方法學好它吧。」來找人的無月才走到門口就聽到這兩個笨蛋在埋怨,身為兩個人的導師,他忍不住說了幾句。
「無月……」
「哥……」
兩人不約而同地縮了縮。
「走吧,吃飯了。」無視這兩個好像做了虧心事般的反應,無月帶著他們往樓下飯廳走。
「連靈夜那個蠢材都能成為怪物般的魔法使,你們也不是沒可能的。」無月感覺到身後那兩個人似乎有點失落,於是試著鼓勵一下他們。
「…哥,你想鼓勵我們也不用說謊吧,這種大話你覺得我們會信嗎?」無日無奈地督了無月一眼。
「什麼?我說真的了!那人除了錢以外的事情根本都超不在行好嗎?她最多就是有緣分和天資,相比起來舜都要比她聰明。」被質疑的無月抗議道,靈夜都是他教出來的,怎麼都不相信他!
如此想來,其實他也滿厲害的……
但怎麼他這個老師總是被學生差遣?
想到這裡無月嘆了一口異常深長的氣。

被無月遺留下來的舜從沒有試過這麼慶幸沙利葉在身邊,只有他和幽兩人坐在飯桌等,微妙的氣氛實在太令人難受了…
雖然一旁的沙利葉依然沉醉在跟舜同房的氣氛中……
「沙利葉,無月給的房間只有一張單人床。」舜突然想起還有這個問題,在沙利葉又一臉期待的時候,舜潑了他一盤冷水「可是我沒打算跟你同床共枕,你不想睡地板就快跟無月要房間吧。」
雖然他想睡地板的話,舜也不會介意。
「沒關係,我到你的潛意識空間睡就好了。」誰知沙利葉給的答案更令人吐血。
「你是不想讓我睡嗎?」
「你不會察覺到的。」
「那你就別事先告訴我呀……」現在都知道了是要他怎樣裝無知…
「呵呵,沒想到兩位的感情這麼好呀。」坐在兩人面的幽看到他們的互動覺得很有趣,她可不知道原來會有人類那麼抗拒自己的守護天使。
貨真價實的守護天使即使在他們怠工前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更何況是現在?
「嗯!」
「才沒有…」
「還不承認,都同步了。」雖然答案相反。
「別耍他們了。」來得及前來救人的無月阻止了還想玩下去的幽。雖然說是「他們」,但他主要說的是別耍舜了,反正沙利葉也不會在意。
幽沒什麼不悅的表情,只是回以一貫的微笑。
「幽,今晚準備了妳最喜歡的花茶喔,我們飯後去嘗好不?」無日一看到幽就瞬間無視了在場所有人,邊走到幽身邊坐下,邊高興地提議道,表情有點像小狗。
「好喔~」幽點點頭,表情比剛剛更柔軟。
「…」看到此情此景無月慣性地黑起臉來,隨即轉過身摸摸完全狀況外的蜜柑的頭,寵溺地說:「我也在妳的房間準備了超多的軟綿綿枕頭喔,開心嗎?」
「開心!」一聽到軟綿綿,蜜柑也不管是什麼情況,開心到背景飄花地笑著回應。
舜默默地望了似乎在期待什麼的天使幾秒,低頭拿起湯匙,喝了一口熱湯。
開玩笑,他一整天都沒吃過東西,誰有閒暇去理會他們無聊的放閃行為了?
被舜無視了而小小的哀傷了一下,沙利葉很快就打起精神來。舜是怎樣的一個人他一開始就知道,這一點的事才不會影響他的雅興呢,今晚可是跟他同房喔!怎麼可以這樣就消沉下來呢?
「話說,另外兩位提斯利亞呢?」沙利葉突然問起來,他感應不到他們的氣息,不知道是不是出門了。
「你是說我家兩老吧?他們因為人魚族的事現在正跟其他種族交涉中,所以不在死神界。」有點奇怪沙利葉為什麼會無端問起他父母的去向,不過他是舜的守護天使,無月都沒多想就回答了他,反正這又不是什麼祕密。
「欸~我還想著可以跟他們叙舊呢…」
誰知沙利葉突然說出令人驚訝的訊息。
敍舊?
「你跟父親他們認識的嗎?」
「嗯,當年他們來探訪天使一族時都是由我帶領的,當然認識了。」沙利葉笑著回想起當時的事來。
「死神一族原來還有跟其他種族有聯絡的?」對這個話題有點興趣,舜難得地參與討論。
「當然了,除了一些偏遠種族,大部分種族間都是有交流的,特別是我們這種有著使命的種族,不好好跟其他種族打好關係,在必要時得不到支援就糟了。」無月自動當起解說者來。
「我還以為你們那邊應該蠻和平的。」畢竟聽他們說,非人種都不像人類那麼物質,喜歡爭權奪利霸土地。
「是和平,但一些磨擦還是難免的,而且我們要確保靈魂系統的運作正常,時不時都要跟噬魂的種族達成協議,如果他們不願意,想開戰的話會好麻煩,所以才要保持外交,至少不夠打都會有支援。而且其實這邊也沒你想像的和諧……」說到這裡,無月不著痕跡的督了沙利葉一眼。「還記得柯蒂雅的事嗎?當時被羅勒蒙擊退的惡魔,那是所有種族中最獨特的存在。」
「最獨特?」感覺這絕對不是讚賞。
「從背叛和怨恨中誕生的種族,宛如被不幸詛咒一樣的存在。」沙利葉一反常態,用著帶點冷漠的語調補充道,令舜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他們是異類,不講理、我行我素,而且會危害靈魂系統的運作,但他們都很強悍,雖然說所有人一起開戰並不是完全沒有勝算,但一來大家都不願意白白犧牲他們的族人,二來並不是每個種族都認為靈魂系統重要,所以直至現在都未能阻止他們…」無月繼續說著令人無奈的現狀,只是靠死神一族的力量一定打不過那班不擇手段的狂妄之徒的。
「現在算是勉強維持著平衡,幸好他們的數量沒有再增加。死神賢王在任時已經跟多方進行交涉,想辦法改善這種情況,現在就由我們父母接手。」
「嗯…也是,看死靈女王應該都不多擅於交際。」舜也不奇怪會轉手,那個人會為錢而努力之外,其他事情應該都不會多出幾分力。
「靈夜上任前都是由死神賢王出面外交的,但現在就是由我們和其他死神協助,所以父母出門的時間都增多了。」坦白說,無日並不想他們太操勞,畢竟兩人年紀也不小了。
「嘛,他們本來就是喜歡到處走的類型,比起內政他們應該更喜歡外交。」無月拍拍無日的頭,讓他不要太擔心。
談話短暫地停頓了一下,再由舜的一句話打破沉默。
「……你們認為人魚族會變成噬魂一族嗎?」他們的父母是因為人魚族的事情才要出門,綜合他們以上說的話,那可以歸納出的可能性也不多。
人魚族不是傻的,更不了解人類都不會傻得以為柚子一個可以打贏全部人類,他們必定是找到了什麼關鍵才會發出那段聲明。
兩兄弟對視了一眼,才由無月開口說:「確實是有這個可能性,他們會找柚子回去絕對不是因為想團聚那麼簡單,而且…」無月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把說話吞回去。

『還是沒事了,暫時也沒有實質證據,說出來也無謂。』
最後舜還是沒法得知被無月隱去那段的內容是什麼,雖然有點在意,但也未到要去強逼別人說的程度。
而且比起來他更在意的是現在要跟沙利葉同房睡這個切身的問題。
再說,到底天使有沒有睡眠的需要?感覺他們這些非人類並不太像人類,必須要透過睡眠來恢復體力。
不對,如果他不用睡,豈不是會一直盯住他睡覺?
舜只是想像一下就覺得雞皮疙瘩,於是狠下心決定放棄珍貴的睡眠時:「沙利葉,來聊天吧。」
「什麼?!」對於舜突如其來的親切提議感到意外,不作他想的沙利葉瞬間出現在舜的眼前。
「好…好近……」舜向後退了一步,開始後悔作出這個決定。
「舜想聊什麼都可以的,反正天使不睡一、兩天都沒關係的。」沙利葉趕緊抓住舜,就怕他下一秒反悔。
「……」還真的不用睡……
雖然說要聊天,可是一時間也想不到可以聊什麼,他本來就沒什麼朋友,也習慣沉默,加上「虛無之間」令他對大部分事物都沒興趣,突然要聊天該怎樣開始呢?
虛無之間……
說起來自己就是在那時候對沙利葉改觀,開始相信他的吧。
舜望了望好像大型犬一樣,用期待的眼神等著自己開口的沙利葉,他一時間忍不住摸了摸他的頭。
那柔軟的觸感令舜忍不住再揉了一下。
就像金毛尋回犬一樣呀………
「…啊!」看到沙利葉錯愕的表情才驚覺自己似乎在做很不得了的事,舜連忙把手收回來。「抱、抱歉。」
本以為對方會很快有所回應,沒想到竟然是一片沉默,舜心想不會是犯了什麼禁忌吧?
誰知沙利葉突然嘩一聲哭了出來,嚇得舜完全不知所措地愣住在原地,半日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怎、怎麼了?」
「嗚…這是舜第一次主動觸碰我…怎麼可能不感動……」沙利葉邊哭邊說,完全沒發現眼前的人一臉黑線地看著他。
有必要這麼感動嗎?難道自己平時待他很差?明明上次給他名字都沒哭得像現在一樣誇張,舜想到這裡不禁有點質疑自己是不是對他太冷漠了。
沙利葉是自己的守護天使,是對方主動選擇他,有一個問題他一直都沒有問。
「沙利葉,你為什麼要選我?」一開始他沒興趣,到後來他不敢問,在知道了自己是虛無之間的擁有人後就不敢了。雖然表面上不多在意,但心底還是抗拒身邊的人是因為這點而靠過來。
感覺到舜的情感波動,沙利葉止住哭泣,擦了擦眼睛,微笑著地說:「就……放心不下呀…」原本還想答直覺,但怕會被對方打還是改口了。
「第一次見到你是在死神界的舞會裡,你是當中少見的人類所以我一眼就看到你了。本來都只是感興趣的程度,但後來我就發現我沒辦法放下你。大研者他看上去很軟弱但內心比任何人都要堅韌,所以他不需要我,但你不一樣。」說著沙利葉也不管會不會惹毛舜,他摸了摸他的頭。「你內心可比你想像中的要寂寞多了。」
這是頭一次,舜有了哭的衝動。
他再成熟都只不過是一個十多歲的人類孩子,環境逼住他要成長,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各種突如其來的轉變令他有點吃不消,但他不想令難得交到的朋友失望,於是努力地逼住自己去適應。
這件事他沒跟任何人說過,他也不覺得有這個必要,因為即使辛苦,但他也確實得到了他一直想要的東西,他的內心比以前充實多了。
所以他沒想過眼前這隻跟他相處最少的天使會看得出來。
「……」舜望住開始因為剛剛的發言而開始向後移動的天使,他這一瞪又令沙利葉停了在原地。
看來真的很怕舜會一言不合就給他一拳。
「我對你這麼冷淡,你不會心灰意冷嗎?」
「天使不像人類講求回報,我們只是想自己守護的人可以幸福順利,更何況舜除了第一次見面外都沒有認真的趕我走呀,這樣對我而言已經是最熱情的對待了~」沙利葉還輕輕地轉了個圈圈。
舜盯住他一會,一言不發地走到床邊:「提斯利亞不愧是第一貴族,連客房的床鋪都那麼大…」說到這裡,舜向後方的天使飄了一眼再說:「…我一個人睡都還有很多空間剩下,所以…你喜歡就上來睡吧!」最後幾個字是用衝的說完,舜也不理會對方有什麼反應,直接倒在床上,更用棉被包著自己。
沙利葉先是呆了呆,在意識到舜的意思時,溫柔地笑了。
那他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