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虛無背後所守護的…

話雖如此,這麼珍貴的時間真的用來睡覺實在太浪費了。
因為有沙利葉在身邊,天使與生俱來的安詳氣息就像安眠藥一樣令舜比平時睡得更熟,完全沒察覺那隻天使正笑眯眯地欣賞他的睡顏。
「即使是熟睡時都沒有完全卸下防備……從小養成的習慣真的可怕。」帶著憐惜的語氣,沙利葉露出了只有在沒人看到的時候才會出現的悲傷表情。
如果自己可以早一點跟他相遇就好了,那他的童年也許就不用那麼寂寞了…沙利葉這般想著,但他也明白冥冥中自有安排的道理,過早的相遇也不一定是好事。
自己守護的人很特別,他是一個擁有虛無之間的人。虛無之間的能力總是會為他的主人帶來悲傷和寂寞,這點他從第一天就知道,他慶幸舜還多了一項家庭因素令他即使被孤立都不會覺得不舒服。
虛無之間並不是沒有意義的,他好想告訴舜,可是由他來說沒有用,說了也改變不了一切,只有那個人才可以幫助他,告訴他虛無之間的真正意義,只是不知道那個人願不願意....
「放心吧,我一定會幫助你的…舜。」
嘛,應該沒他想像中的難吧。



翌朝,才剛一起床,舜就發現身邊的天使已經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都不知對方是單純太早起,還是真的一夜沒睡,不過既然他沒有騷擾自己睡覺就什麼都好了。
說起來,昨晚好像比平常睡得更好,是床的關係嗎?
還有點睡迷糊的舜,一邊摸著底下的床褥,一邊坐在上面彈了幾下。
啊…好舒服呀…差一點又倒回去睡第二次的舜被突然打開的大門直接嚇醒,驚訝地看向門口。
「舜!死靈女王召我們去皇宮了,不知道是不是人魚族那邊有回音,快準備一下吧。」衝進來的是慌慌張張的無日。
「知道了。」既然是無日就算了。舜想著如果是沙利葉的話絕對要一拳把他打出去。
「對了,沙利葉呢?」舜叫住了正想離開的無日,怎麼好像都感覺不到他在附近?
「沒留意,可能出去逛或是回去報到也說不定。」無日聳聳肩,說起來又好像真的整朝都看不到他的蹤影。
「謝謝。」那也是,畢竟他的情況有點麻煩,限制多也不奇怪。


想著就沒多在意的舜換上了兩兄弟為他準備好的新衣,那是看上去就很高級的服裝,應該是為了進出皇宮而準備的吧?

「沒有哦。」女王懶洋洋地坐在皇座上,對無日的問題擺擺手。
「什麼?!」無月有點驚訝地再追問一次。
「就說,人魚族那邊還沒有回音。」靈夜不耐煩的再一次回答他們的問題。
「那妳為什麼要召我們過來?」這次換無日問。
「你們本來就要來呀,我主要是召你們身後那個人。」她指了指站在兩兄弟身後,有點路人化的舜。
「我?」舜滿頭問號地指了指自己。
「因為有個人一大早就來跟我說了一大堆東西,我無法不召你過來。」靈夜想起今早的驚喜就有點頭痛,其實她還未睡夠,幸好現在她已經改掉了起床氣大的問題,可能是因為死神界有時差吧。
不然那隻天使真的要變折翼天使了,物理上的。


「小黔嗎?」
「不是。」
「是我喔~」沙利葉又華麗麗地由半空飛下來,優雅地站在舜身旁。
舜斜眼看了出現在旁邊的沙利葉一眼,緩緩地說了一句:「舊情復熾?」
「才沒有這一回事!」靈夜和沙利葉異常合拍地齊聲大叫。
舜什麼都沒說,只是微微勾起了嘴角。
「真是的,一想到之後我要指導你就頭痛…」靈夜扶額搖了搖頭。
「指導?」
「放心吧,舜他很聰明很易教。」沙利葉的模樣跟那些想送小孩讀名校的家長沒兩樣。
「就是聰明才頭痛。」靈夜不怕他難教,只怕他聰明得令她吐血。
「等等,你們在說什麼?什麼指導?」舜不太喜歡這種被朦在鼓裡的感覺,想要盡快搞清楚他們在說什麼。
靈夜嘆了口氣,望向舜問:「在那之前,你現在學魔法學到什麼程度了?」
「欸?」
「怎麼說,我也是跟你簽定了契約的精靈之主,關心一下也不過分吧?」
她這樣說也對…舜差點忘了他跟女王之間還有這一層關係。


「四大元素基本上已經掌握好,還懂點光和電的魔法吧……還有冰?」其實舜自己也說不清,在突破了思想上的框架後,他覺得自己能運用的魔法的確變多了而且更靈活,但卻好像變不出什麼新花樣…就類似平台期的感覺。
「嗯…也差不多了,水之精靈魔法你也用得挺自如的,那麼我想現在讓你多學一種新的魔法應該也沒問題。」靈夜點了點頭,舜果然是很聰明的人,這麼短時間已經能掌握那麼多的魔法實在不容易。
「新魔法?」怎麼這班人都喜歡擅自教他新魔法?那時無月又是這樣,小黔都有問過他有沒有興趣學符咒。
「有意見?」靈夜挑了挑眉,她可不是會隨便教導人的,還嫌?
舜思考了一下反問道:「要收費麼?」
「……你以為我不想嗎?」對,她的確很想,但她不能,因為這是她對自己的承諾:「誰叫你是虛無之間的擁有人。」
突然的,舜感到有點不爽。
又是虛無之間…
「舜,先聽下去。」感覺到舜的情緒,沙利葉拍拍他的肩,細聲地安撫道。
「虛無之間的擁有者是特別擅長使用魔法的人,並且那是用來保護你跟你身邊的人的能力。」靈夜都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的話似乎有點不妥,趕快解釋道。
「什麼意思?」
「因為虛無之間,你比其他人更能專心一致,更能心無雜念地呼喚魔法的力量去完成你想做的事,特別是精靈魔法,當然元素魔法亦同。」
「我不是問這個,保護我和其他人是什麼意思?」
「你知道言靈嗎?」停頓了一下,靈夜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反問道。
「靈夜妳…?」無月突然緊張起來,他忍不住叫了叫靈夜,卻被她阻止了。


狐疑地看了他們一眼,舜遲疑了幾秒才回答道:「有聽過。」
至少在柚子塞給他的漫畫中有看過,只是不知道那是不是對的。
「柚子嗎?」
舜點了點頭。
「不意外,她大概也看出這個可能性吧,不然也不會暗中引導你。」柚子是什麼人靈夜又怎麼會不知道,她不會做沒意義的事,即使看上去只是隨意的舉動,當中也必定有原因的,那怕只是硬塞漫畫給人看。「言靈,那是誰也能使用,最簡單也是最強力的魔法……同時都是最複雜最危險的魔法。擁有虛無之間的同時代表你是言靈魔法的適才…不,應該是天生的言靈者才對,可以如同本能一樣使用,因此才需要虛無之間的保護,或是說——拑制。」
靈夜反常地用著異常沉重認真的語調說著,頓時令整個空間都非常壓抑,令沙利葉感到有點不適,輕輕地靠在舜的肩上。
舜沒推開他,不只因為他知道沙利葉是真的不舒服,更因為他察覺到靈夜接著要說的話對他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言靈基本分為四大種類,由簡至繁是名字、因果、對應和命令,以言為令,以心為本。最重要的不是當中的用法和道理,而是心,言靈者必須希望那個言靈成真,言靈魔法才會發動。然而天生的言靈者只需要想一下就能驅使魔法發動,往往會釀成災難。」
只要一動心念就會發動言靈,即使是普通的咒罵、埋怨都有可能變成殺人於無形的利器,這就是言靈最可怕的地方。
「虛無之間令人無慾無求,心無所想,言語則無力,避免了言靈師因為一時衝動而犯下大錯,傷了人,更傷了自己。」就像那個人一樣,因為不想身邊的人受傷而選擇孤獨一生…
「靈夜…」無月知道靈夜想起了誰,皺起眉,幻化成一隻黑貓往靈夜的身邊走去。
接著跳上來的黑貓,靈夜笑著說了句謝謝,然後輕輕地撫著牠的背。
「言靈…」莫名的恐懼感由心頭擴散開去,舜臉色變得有點蒼白。
「我曾經遇過一個人,是一個因為力量過於強大而躲進雪山去的言靈師,當時他因為我而送了命。後來我開始研究言靈魔法,也暗自決定假如有一天遇到跟他一樣擁有虛無之間的人,必定會教導他言靈。」靈夜抱著黑貓走下王座,步向舜。
「為什麼?」這樣危險的魔法不是不學比較好嗎?


舜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卻撞上了在他身後的沙利葉。
「你的能力會成長,即使是虛無之間也不是萬全之策,除非你一輩子不說話。」
步步逼近的靈夜,還有在他身後半步不移的沙利葉彷彿在告訴舜,他沒有選擇。
靈夜的話他不是不理解,他們是為他好,只有他學會了才可以控制這種魔法不傷害人,但他就是想拒絕。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就是覺得那不是他應該觸碰的東西,那是會令他痛苦和悲傷的魔法。
明明他從來沒有接觸過,為什麼在這一刻卻這麼抗拒?這麼恐懼?
「舜…」看到這樣的舜,沙利葉有點不忍,可是早就下定了決心,他不可以在這個時候心軟的。「舜,大家都會幫助你,而且你還有我呀,守護天使是會永遠站在守護主的身邊的。」
守護天使只要認定了守護主就會拼盡全力保護他,不管要付出什麼代價。
舜他很幸運,比任何一個虛無之間都要幸運。
「沙利葉…」舜感受到沙利葉的真心,他什麼都明白,就只是差一步。
…為什麼這個時候柚子不在?
如果是她的話會怎麼說呢?
『怕什麼?連柯蒂雅我們都能打贏,死神界的土地我們都毀過,只是區區的言靈魔法罷了,而且發生什麼事都有我在呀~』
對呢,柚子是萬能的魔法師,無月的結界無堅不催,靈夜是死神界的王者,小黔最強的是治癒魔法才不會有人可以傷到他,蜜柑比自己不知道要強多少倍…
最重要的是,即使所有人都離棄他,他知道還有一隻天使絕對不會背叛他。
那,他還有什麼原因要去害怕呢?


「那,就委屈妳做一次虧本生意了。」
「樂意之至。」

人魚界--
「比絲琪。」
小比轉過頭,差點跟靠得太近的菲利安撞個正著。
「說幾次不要靠那麼近了!」小比有點小生氣地揮著手,然後把菲利安推開了一點。
菲利安什麼都好,就是木訥了點,遲鈍了點,有些行為笨了一點而已。
「抱歉…」雖然還是一貫的樸克臉,但眼裡的確多了點悔意。
…還有一點不解風情。
並不是真的生他氣的小比擺了擺手,「沒事…所以你找我是為什麼?」
「來了,死神界的邀請。」
「終於都來了嗎?」小比瞇了瞇眼睛,手抵著下巴,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答應?」
如非必要,菲利安倒是一個惜字如金的人。
「當然,就看看他們想怎樣,反正不管他們開什麼條件,也不能阻止我們就對了。」小比危險地笑了笑。
計劃勢在必行,誰想阻撓誰就要死。
「而且露緹卡好像跟那個死靈女王是朋友,讓她們見見面也好。」
「她去哪了?」菲利安這句不是出自關心,他不認識她也沒什麼特別的好感,但她是計劃中最重要的部分,不可以有什麼閃失。
「她好像好想念在水中的感覺,說還沒游夠就跑出去了。」
「妳不去?」菲利安知道對方是她想念多年的好友,現在不跟上去令他有點意外。
「我…體力不夠她好了…」揉了揉魚尾,小比繼續說:「放心吧,她不會跑掉的,因為這裡才是她的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