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往人魚世界出發

回來了。
這片她既熟悉又陌生的海洋。
趁著夜晚,露緹卡就像小時候一樣悄悄的游上了水面。
「在海中欣賞的月亮,果然跟在陸地的不一樣…」
回來了,沒想過竟然真的回來了,而且是以救星的身分回來,如同以前一樣受大家吹捧和愛戴,好朋友也在身邊,可以陪伴自己一生,不會分離的伙伴,這不就是她最想要的生活嗎?
這些她一直以為沒可能得到的東西,卻在一夜之間全到手了,就像發夢一樣,這不是值得高興的嗎?
可是為什麼…心裡卻有一處空空的,完全開心不起來。
是因為這裡沒有舜的存在嗎?


……
突然想起他的臉,露緹卡又開始擔心起他來。
不知道他會不會生氣呢?自己已經消失了好幾天,他一定很著急了…
想著想著有點想跑回去找人,露緹卡正打算游上岸時卻停住了。
不對…他生氣也好…舜本來就不是太願意學魔法,一開始都是她強拉他進來這個世界的,雖然後來有點樂在其中……現在剛好給了他一個原因重回正常的生活,她是不應該打擾他的。
他有他的人生,本來自己就是為了一己私慾才把他拖下水,現在剛好是放手的時候了。
而且,這裡才是她真正的家,是她可以待一輩子的地方,可以安定下來的地方。想到終於不需要四處飄泊,她閉上眼,倒頭潛回水裡,任憑自己向深海墮下。
幾百年了…
也該是完結的時候吧。
『柚子…』


對不起,蘭。
我累了。

死神界——
「那邊終於有回音了,我們準備一下,明天…不對,有時差,真麻煩。無月你算一下該什麼時候出發?」
靈夜下午又突然把所有人召到皇宮去,今次是真的有人魚族那邊的消息了,氣氛突然有點凝重時,卻被靈夜這樣的一句破壞掉。
妳是有多懶呀……眾人在心裡吐糟。
「妳是有多懶呀,還有小黔不是做了個時差計算器給妳嗎?」無月不愧是無月,直接說出口也不怕女王大人生氣。
「那個被他拿去升級了,太難的機械我又不會用。真是的…明明跟人類界的關係那麼密切卻有時差,到底是什麼玩法?」而且是三天不是三小時!
「這些事情就別怨了好嗎?不想算時差就越快出發越好,一小時後在我家門口集合吧。」其實無月也不想計算,以人類界的定義他可是文科生,數學什麼的他才不會。


那個理科生又不知道跑哪裡去。
「為什麼是你家?」
「這裡有一半人都是住我家,又跑過來集合是不是有點多此一舉呢?」
「有什麼所謂?都是用轉移陣罷了。」靈夜攤攤手。
「我那邊人多,不好控制了!」無月又炸毛了。
「什麼?你不是有小黔給你那件靈力儲什麼袍嗎?…不對,你怎麼都沒穿?」這時靈夜才發現他一直穿著的斗篷不見了。
「被小黔拿去了…」所以他才不能用大型轉移魔法呀。「話說小黔呢?」
「剛剛舜把他拉到一邊不知道是幹麼。」靈夜聳聳肩。
「對了,舜他學言靈還好嗎?都沒聽他說過。」天使媽媽出現了,還顯得非常關心他「孩子」的學習進度。
「喔?挺好的,果然舜的理解力很高,隨便一說就懂了。」明明不關靈夜事,她還得意地把頭抬得高高的。
另一邊廂,舜把小黔拉回去他的工作室。
「小舜,怎麼了?」小黔雖然感到奇怪,但也沒有抗拒,他等舜把門關好才問。
「那個…雖然這樣說好像很失禮,不過靈夜她是不是…」
「非常不會教導人。」都未等舜說完,小黔就已經猜到他想說什麼。
「呃…」


「小夜比較不擅長一些複雜的理論,即使是言靈她都要花了很多時間去理解消化,除了名字的言靈她用得比較順手,其他她都不是太會用。所以當我知道她要教導你時真的嚇了一跳,畢竟有時候她的表達方式實在太難令人理解了……」都相處多少年了,初時小黔的確覺得靈夜很強大很聰明,但相處多了才發現她只是魔法資質高,本人還是有很多遲鈍的地方,偶爾還是會犯蠢的。
「對…每次都憑感覺的實在…」舜也不是想埋怨,只是有點難交代而已,特別是那隻天使幾乎每天都問他學得怎樣,還叫他表演,令他只好每天都說累了來拒絕他。
「嘛,我早就知道會這樣,所以準備了這個給你喔~」小黔從桌上的文件夾中抽出了一本筆記「你也知道我是理科生,坦白說對言靈都只是一知半解,但畢竟我是學陰陽術的,當中也有部分跟言靈有關,也不算完全的門外漢。這個裡面都是已經整理好的基本理論和用法,你多少也可以參考一下。」
「謝謝,這樣容易理解太多了。」舜翻著小黔給他的筆記,上面寫的都很容易理解,還附了用法例子,實在太貼心了。
「不謝,這個可是要代價的喔。」
沒想到小黔會提到代價,舜停下手上的動作,奇怪地望了對方一眼。
終於連唯一的清泉都要黑了嗎?
「要對小夜保密哦。」小黔展露出比平時溫柔一百倍的笑容。
小黔仍然是那個小黔。
舜笑了笑,把筆記放進背包裡:「當然了,還是快點回去,不然等等沙利葉又要來找人……小黔?」
轉過頭就發現對方呆住地盯著他。
「小舜笑多了,真好。」
「什、?!」
「好了好了,走吧~」不等舜給反應,小黔迅速離開了工作室。
……這班人果然很奇怪。



雖然無月給了大家一小時整理東西,但因為大部分都放在無月的異空間裡所以根本沒什麼好收拾,反而是靈夜那邊比較麻煩,有太多文件不能漏掉,花了不少時間點算,幸好有青龍幫忙,不然大概都要遲到了。
但舜還是覺得大家好像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似。
「小月,你的披肩已經搞定了,剛剛我拿去升級了一下,可以儲存的靈力增加了20%。」小黔把外表沒什麼變化的斗篷2.0遞給無月。
「謝謝,果然力量感增加了不少。」無月穿上之後又脫了下來「不過這次無日也在,有需要再用吧。」
「欸?不要緊嗎?不是會維持不了人形嗎?雖然我也很想親眼看你貓咪時的模樣…」蜜柑突然擔心地問,不過最後我部分說得很細聲。
「有無日在就不會,在一定範圍內的話,我還是可以共用他的靈力的。」
雖然這都是之後才發現的,不過可以使用的靈力也不是無日的全部,但基本的魔法和維持人形還是可以的。
「等等,『親眼』是什麼意思?」
「嗚!」蜜柑發出了一下怪聲,然後開始向舜的方向靠過去。
「不用問,一定是幽!」看到她這樣的反應也知道絕對是幽對她說了什麼!
「沒有喔!她沒有給相片…」
「蜜柑!」感覺到蜜柑要說些什麼,舜連忙打斷她。
「是!」
被點名的蜜柑,反射性地回應了舜。


也許是測試的好時機…舜心想。
「閉上嘴,過五分鐘才好開口。」
聽到舜的話,蜜柑真的再沒有出過聲說話,連蜜柑自己都覺得不明所以。
「舜,下一次可以先講明嗎?」當年都被靈夜用這招耍了一段時間的無月一秒就明白了是舜用了言靈,稍微有點不滿地說。
「抱歉…」只是一時興起,沒想到會用得這麼順利,舜都感到有點意外。
「蜜柑的名字是你取的,約束力自然會比其他人高。」靈夜有點自滿地說,看來她對舜會使用言靈這點感到很自豪。「時間也差不多,出發吧。」
才說完就想拉開轉移陣法,卻突然被舜打斷。
「等等,人魚族不是住在深海嗎?先不說水壓問題,不用準備水中呼吸的工具嗎?」原來自己一直覺得哪裡怪怪的,原來就是這個。
誰知靈夜卻用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反問他:「你在說什麼傻話?你是水精靈魔法的契約者,水精靈自然會保護你,更不用說你可以使用魔法。」
舜現在才晃然大悟。
對呢,為什麼都忘了可以用魔法這件事?
「其他人就由我來照顧,無月和小黔在必要時都會保護你們,放心吧。」靈夜這番話明顯是跟蜜柑和無日說的,在深海中活動的魔法無日還沒能掌握好。
「舜!我也可以幫你在水中呼吸哦!交給我吧!」安靜了一下就好像消失了一樣的沙利葉,跑過去舜的面前,一臉想「用我吧,用我吧~」的模樣。
「嗯…有需要時。」舜一手推開沙利葉靠得有點近的臉,但沒如以往地一口拒絕。先不說這次他也心中沒底,而且經歷了那麼多的事他也實在不想每次都拒絕他令他失望。
「好,有需要時。」難得得到正面的回應,沙利葉顯得非常高興,但也沒像平常那樣圍住舜飛來飛去。開玩笑,他才不想被舜一秒打飛,更何況因為蜜柑,他的翅膀被強制收了起來。


「小舜跟沙利葉似乎相處得不錯呢~」小黔在靈夜旁邊細聲地說。
「對…」守護主和守護天使之間的感情越好越可以增強天使的力量,對守護主而言並不是一件壞事。靈夜閉上眼,集中精神,重新把轉移陣法拉出來,深紫色的圓形魔法陣瞬即深浮現在他們所站的地面,並快速地轉動著,「那出發吧。」

人魚族——
「他們都好慢喔~不是說有事商議嗎?」小比在房間中左右移動,一時又上下翻滾,想要打發掉這些多餘的時間。
雖然人魚族的翻新計劃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她實際上也有一堆公務要處理,但因為要跟死神界商議事務,於是她把部分工作都分給了其他革命軍的成員,而自己跟菲利安就著手處理需要跟死神一族商討的東西。
畢竟是第一次正式跟其他種族商議公務,即使怕對方是來阻止他們的,小比都想做得漂漂亮亮的讓其他種族知道人魚族不是上不得台面的鄉巴佬。
「現在就嫌人家慢,明明之前還不想他們那麼早過來。」露緹卡笑著揶揄道。
理想跟現實是兩回事,人魚族本來就少跟外界接觸,連前王者都不會做的事,像小比還有菲利安這些一介草民就更沒可能懂得處理這種事情。幸好他們身邊還有一個見多識廣,碰巧跟死靈女王交手過很多次的露緹卡,在他們頭昏腦漲之際跳出來幫他們草擬契約書的內容,決定各種條件,設下底線,不然他們一定沒可能完成這個工作。
「待會要上場跟死靈女王對抗的是我,會緊張想事情快點完結也很正常吧~」
「那個人有那麼可怕嗎?明明只是比較會坑人而已。」靈夜在外界的風評似乎挺可怕的,而且 部分都跟錢有關,明明本人一點都不可怕,反而還有點可愛,就是常坑人這點有點討厭而已,當然如果被坑的不是她,她倒沒所謂就對了。
「坑人?說起來妳不是死靈女王的好友嗎?真的不來?」這些新潮的用詞小比當然不明白但她沒有好奇地追問意思,比起這個她還比較在意等下的會議。
露緹卡聽了,動作稍微遲鈍了一下,笑容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又回復過來:「不去了,我也沒有必要出席,你們照我之前教的方法去進行談判就行。」
「露緹卡,妳就這麼相信我能做得到嗎?」小比苦著一張臉地問。
「當然,妳可是我的好朋友,有什麼可以難倒妳的?」露緹卡笑著摸摸她的頭「而且這次是關於靈魂系統的談判協議,多半都是由無月…或是青龍去做文件,所以不用太擔心。」就是條件不會太苛刻的意思。
「可是……」雖然露緹卡都說到這個程度,但果然還是覺得很可怕的小比死命抱著她。
「而且菲利安也在嘛。」
「靠他倒不如靠我自己…」菲利安不是不好,就是交際方面有點問題,雖然在人魚族還叫可以,但外交可謂完全不在行。
「好了好了,那我在暗處看住,有什麼問題我會提醒妳,那行了吧?」最終她還是想這樣而已,那只好答應她了,而且…「他們好像到了。」
水元素的波動有點劇烈,似乎不只靈夜,舜都來了……
「小比,他們已經到達了。」菲利安走進來通知她說。
「嗯…讓他們先在大廳等著,我等一下就過去。」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小比深呼吸了一口氣後,堅定了眼神,然後轉過頭。
「露緹卡~~~~」
「好好好,我不會反口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