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被隱藏過去的珍貴回憶

「不知道聊成怎樣呢?」把人放上來的翠絲蒂不安地在自己的房間游來游去,都不知道露緹卡聽了之後會有什麼反應,等下一個不滿意跑掉,那她就成了人魚族的千古罪魚呀!
「翠絲蒂?」她緊張得連菲利安進來了都沒發現,直到她哥出聲才知道。
「哥?!...怎麼了?」先是大嚇一跳,然後又慣性地縮起身子低下頭。
「....妳還好吧?」她的反應令菲利安不禁擔心起來。
「沒事…哥怎麼來了?」
「嗯…」確認對方真的沒事,菲利安就繼續說:「這幾天他們沒特別吧?」
翠絲蒂意會到菲利安是指死靈女王他們一行人,於是立即回道:「沒有…他們都是到處逛逛的,而且…聽說大研者對深海魚類很感興趣,所以總是往外游…」
「……」


「哥?」見對方沒回應,翠絲蒂疑惑地叫了聲。
「聽說他們都在調查什麼似的,希望這是錯的情報了…」菲利安輕輕皺了皺眉。
「要不,我再跟貼一點?」雖然不大清楚菲利安在說什麼,可是翠絲蒂都想盡量幫上忙。
「不,太危險了,妳保持現在這樣就可以。」菲利安一秒否決翠絲蒂的建議,他想了想再問:「聽說妳今天跟那個人類一起?」
「嗯……因為他貌似對露緹卡生活過的地方有點興趣…」雖然是自己先提議的…
「下次叫上我,人類信不過。」菲利安嚴肅地說,可是又摸了摸翠絲蒂的頭。
這是菲利安怕自己太兇惡嚇到翠絲蒂,而安撫對方的行為。
翠絲蒂當然明白這是對方擔心的表現,她微微點了點頭,細聲地回了句知道。
「放心,比絲琪說事情快完成。」
意思就是死神一族一行人很快就會回去,不用翠絲蒂繼續監視了。



「無月,有發現嗎?」在漆黑的深海中,靈夜一行人正到處搜索著。
他們借看深海魚為名,在人魚族附近的區域找尋著不知道存不存在的證據。
「還沒有。」無月邊留意著邊回答靈夜的問題。「難道真的是我們想太多了?」
「不會,天使都說有討厭的味道,那就錯不了。」小黔肯定了無月的想法,他手裡正拿著一部儀器在探測著。
天使對這方面很敏感,可以比他們更快地探知到那個氣息,只是對方似乎不太想接近那源頭,而且因為擔心舜所以很快就離開了。
只有在這一刻,靈夜才會希望沙利葉是小黔的守護天使。
「小夜,現在小舜的確需要有人在他身邊開解他,我們就專心做好這邊的事吧。」小黔察覺到靈夜的想法,他輕輕牽過她的手,安撫道。
「真的不知道他在猶豫什麼…」靈夜抱怨了一下,她不明白他在煩惱什麼,想就把人搶回來、勸回來呀。
「那小夜呢?」小黔突然把問題扔回去靈夜身上,令對方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好。


「我…我是死靈女王,這種事…」
「我問的是小夜喔~」
知道小黔想問的是什麼,靈夜低頭思考了幾秒再說:「…那就要看看我們會找到什麼出來了…」
「哥!這邊好像有發現!」就在靈夜剛說完這句,就聽到稍遠一點的無日大叫。他正使用著剛學會的探索魔法,在附近發現了一絲異樣的氣息。
「哪裡?」聞聲,無月一秒趕過去,隨後其他人都來到。
「這一帶…」由於還學不太到,感知不到準確的位置。
「這個!」在黑暗下都視野無阻的蜜柑,趕緊四周張望一下,很快就發現地上的一些奇怪的破碎晶體。
無月阻止了蜜柑想撿起來的動作,用水魔法隔空把碎片捲上來。
「…很微弱,應該已經過了很久的一段時間吧。」在感應上比眾人好的小黔在無月拿上來的一刻就發表感想。
「難怪這麼難找。」無日苦惱地皺了皺眉。
「是微弱,但已經足夠了。」把碎片用一個雕了圖騰的特別盒子收起來,無月心想事情真的比他們想像中的要不單純。
「真虧沙利葉可以察覺到位置。」小黔讚嘆道 ,這麼微弱的氣息,到底他是怎樣感應到在這一帶的?
「聽他說是柚子親口告訴他的。」無月的回答令在場的人都驚訝了。
「她知道?」靈夜問。
無月卻搖了搖頭「他只是鎖定了可疑人物,再在機緣巧合下由柚子口中得到位置的情報而已。」


「真是的,到底那隻天使是怎樣把人鎖定的?都太可怕了吧?」靈夜覺得以後必須多提防一下他,也許那天把他切開裡面會是黑的。
「不是說天使對這方面很敏感嗎?」蜜柑歪了歪頭,對靈夜的問題感到不解。「而且…我都感覺到…」
「妳也?」無日驚訝地問,他還以為蜜柑是魔法廢的同伴。
「嗯…雖然應該跟天使感覺到的地方不一樣,可是就是不尋常…也許因為我是吸血鬼吧?」蜜柑也說不出個了然,一開始她還以為是因為到了水裡,鼻子不好才會有錯誤的感覺,可是這麼看來,那並不是錯覺。
「怎麼都好,我們這下真的要帶人走了。」靈夜說著展開了一個轉移陣「回去救人吧。」

「沙利葉,我們怎麼要來這裡…」包圍著舜和沙利葉的是熟悉的純白空間,是舜的潛意識世界。
「因為比起用說的,直接讓你看好像比較易明瞭~」天使這樣說著,然後一些片段開始出現在舜的眼前。
「這些是…?」片中映著一個無人沙灘,看上去應該是那座孤島或是偏僻處的岸邊。
「就是…那段你不知道…應該是說連無月都找不出來的,被柚子小心地隱藏去的故事。」
「……沙利葉,你什麼時候這麼會查人隱私的?」說著他轉過身去「既然柚子要刻意隱藏起來,那就是她不想被人知道的過去,我不看。」
真的是一如既往呢…沙利葉苦笑了一下。
「這是你必須知道的故事,我可是很辛苦才可以把這些弄到手的……」天使哭喪著臉,委屈地說。
可是舜還是無動於衷。
「…你不想知道柚子真正的想法嗎?在人類世界生活得最痛苦的是她,可是她在最後難道不是想你挽留她嗎?」


「……那只是她一時想不開。」
「你不想知道總不收學生的柚子為何會選你嗎?」
「不是因為我是學魔法的人才嗎?」
「即使要再一次經歷親近的人離開自己?舜,學魔法的人才即使少,也不是沒有,柚子都肯定不只遇到過你一個而已。」
舜望向苦口婆心地在勸他的天使,覺得對方很不正常,平常只要自己拒絕就會放棄,今天是怎麼了?
「…好吧。」思考了一番,他雖然覺得這樣不太好,不過既然他堅持,那必定是對自己、對整件事都有影響,最多....之後向柚子道歉就是了......
「嗯!那開始囉~」沙利葉見舜轉回來,生怕他下一秒會改變主意般,立即高興地播放影片。
片段依然是由那片沙灘開始,只見一個長髮飄飄的男人在眺望著遠方的大海,可是在幾秒之後,就像留意到什麼似的,忽然往前移動起來,他跑到比較近海的濕沙上尋找著,終於鎖定了一個方向,那裡似乎有些什麼躺了在沙灘上。他越跑越近,那東西都越來越清晰,之後舜終於把「它 」認出來了。
是柚子,正確而言是幼少時候的柚子,那條心形尾鰭,只要見過一次就不會忘。
男人探了探她的鼻息,確認她還生存之後,施了個治癒魔法就把人橫抱起來,就在這個時候,男人的臉終於出現在舜的眼前。
那是一張俊美的臉,細長而溫潤的眼睛,還有透著秀氣的臉龐,烏黑的長髮和白皙的肌膚形成強烈的對比,加上一身古式的打扮,就像從水墨畫中走出來的才子一樣。
舜認得他,在柚子的潛意識世界裡他見過他,他就是柚子的恩師——蘭。
此刻舜終於意識到,這是蘭和柚子之間的故事。

※※※


舜離開之後,露緹卡一直留在原地思考剛剛發生的事。
舜的決定固然讓她感到很驚訝,但當務之急當然是人魚族的事。
自己的力量應該運用在哪裡,自己的使命是什麼,在這幾百年的遊歷中她已經慢慢地察覺了出來,並一直在完成自己該做的事。
古代人魚的力量是用來協助維持靈魂系統平衡,牽制人類,指引迷途的靈魂重歸正途而存在的,而不是胡亂地利用這份過於強大的力量去濫殺無辜,進行復仇。
即使革命軍把旗號打得再漂亮,說到底都只不過是一己私慾的復仇罷了。
假如真的如柯蒂雅的推測般,當年是因為人魚的任意妄為才被大自然判定為危險而被奪去力量和自由的話,那麼即使在幾千年後的現在讓人魚重新得到力量也好,只要他們的心態仍舊是錯誤,放任自己想要報復的心態亂來,那下場就如同當年一樣。
想到這裡,露緹卡不禁皺了皺眉,因為她比任何人都更清楚,以現在人魚族的狀況而言,這個結果幾乎無法避免的。
大家的士氣都很高漲,在真正接觸過他們之後,她更可以確定大家已經把專注力都放在跟人類的一戰上,大家都為著自由和光明的未來而興奮著。
現在的他們,除了鼓勵的說話一定什麼都聽不進去。
應該怎麼辦呢?

※※※
蘭把小人魚抱回自己在樹林中的小屋中,讓她躺在自己的床上,然後細聲地說了句抱歉之後,就開始搶救的工作。
蘭是一個很偉大的精靈使,可以傾聽精靈話語的同時,或多或少都可以感應到大自然的旨意。所以即使是面對完全陌生的物種,他還是懂得處理的。
拔下對方魚尾上的一小塊鱗片,把她因為疼痛而流出的淚水收集起來,在精靈的引導下把特效解藥造出來,然後灌進小人魚的口裡。


細心地觀察了一會,待她的表情舒緩下來之後,才稍稍放鬆下來。
「剛剛真的謝謝你們。」蘭的聲音很溫柔,而且從容不逼的,聽上去十分舒服。他輕輕地向空氣中的精靈道謝之後,幾顆光球繞到他身邊跳動著,一閃一閃地散發出光芒,似是回應著他的謝意,正高興地舞動著。
他雙眼專注地看著光球的動作,嘴角微微彎起,自然地微笑著。
整個畫面都是那麼自然而沒違和,即使在如此不可思議的景象下,身為人類的男人還是極其自然地融了進去,彷彿他本來都是這副景象的其中一員般。
小人魚醒來的第一眼就是看到這麼美麗的景象。
「喔?醒過來了嗎?」蘭露出的微笑都一如所料的溫柔,那個是幾乎任何生物都沒法拒絕的友善微笑,然而床上的小人魚卻對著這樣的一個笑容退縮了。
她抓緊蓋在她身上的被子,一邊警戒著一邊緩緩地往後退。
雖然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為什麼明明中了人魚毒卻沒事,但她知道眼前的是一個人類,還是跟平常看到的不一樣的人類…透過靈魂的顏色令她明白眼前的人類很與眾不同,所以她不加倍小心是很危險的。
「不用怕,我不會傷害妳的,我向周遭的精靈承諾。」
小人魚依然緊緊地盯著他,而且似乎還想作出什麼攻擊似的。
蘭嘆了口氣,無奈之下,他開口說了:『由此刻起,屋裡的一切攻擊將無效。』
語畢,小人魚忽然發現自己突然什麼都做不到,不是她動不了,而是她無論做什麼攻擊的動作都彷彿被吸到另一個次元去,一點效果都沒出來。
「放棄吧,現在無論是妳的或是我的攻擊都會被無效化。」說著他隨手拿起桌上的一把生果刀,畢直地往小人魚的方向扔去。
只見本來應該飛向她的小刀,在途中突然失去了所有動力,「啪」一聲掉到地上。
「我的言靈是絕對的,這樣誰也傷害不到誰,妳體內的毒素還未清,胡亂使用力量很危險。」
小人魚雖然不知道他是在玩什麼把戲,不過看情況的確兩邊都傷不了對方,那麼應該暫時安全吧。
身體很多地方依然非常疼痛,人魚毒的侵蝕速度很快,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中的是人魚毒的關係,身體復原得比平常慢了很多。
「先躺躺吧,妳需要的是休息。」說著,蘭站了起來,往屋外走去。「精靈會幫助妳。」
「?」精靈?他在說什麼?
對於人類的語言還未完全掌握,卻幾乎都聽懂他說的話,雖然驚訝,但這種不知明的狀況更令她感到恐懼。
在男人離開之後,為了方便活動,她先把雙腳變出來。
「嗚…」身體果然回復得很慢,轉變的時候不但吃力,還有點疼痛。
她慢慢地挪動身體,想下床研究一下這裡,卻在坐到床邊時被五顏六色的光點阻止了,一股莫名奇妙的力量把她吸回床上去。
『要休息!』
空氣中彷彿有什麼這樣訴說著,而且還有點生氣似的。
小人魚眨了眨眼睛,想要搞清楚現在的狀況,但她越是思考,頭腦就越不清晰,最後還是不敵疲意,身體往後一倒,眼一閉就睡著了。

再醒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小人魚看看窗外,外面一片漆黑的,應該是晚上了吧。
「感覺怎樣?」
男人的聲音忽然響起,把她嚇到整個人跳起來,緩緩看過去才發現是剛剛那奇怪的男人,他手上端著一個小盤子,上面放著食物和各種水果。
蘭把盤子放好在桌上,對著依然警戒著的小人魚說:「妳應該是可以溝通的吧?放心,我沒打算傷害妳。」
「…」沒回應,小人魚只是繼續盯住他看。
「我是在這裡附近的沙灘上發現妳的。說起來,妳身上的毒到底是…」蘭不介意,他徑自說著,希望至少讓對方先搞清楚狀況。
不過,沒想到他一說,小人魚的臉立即死灰了下來,她皺起眉,眼睛還是瞪大著地盯著他看,可是眼淚卻就這樣滿溢出來,嘴巴沒發出任何叫喊聲,好像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哭泣一樣,整個人愣掉地坐在床上。
「是哪裡痛…才沒可能…妳…」蘭為自己白痴般的問題敲了敲額頭,他顯得有點手足無措,因為他壓根不知道現在應該怎麼辦。
突然一陣突如其來的風在他背後推了他一把,把他推到對方面前。
他知道這是精靈的提議。
「…失禮了……」說著,他把心一橫地抱了上去。
對方小小的身軀明顯地顫抖了一下,可是就這樣停住並沒有反抗他,任由他抱著自己。
這時候是不是應該說些什麼呢…
蘭太久未有遇過這種事,他努力思索了一番,最後在精靈的提點下終於想到了。
他輕輕地抱著她,一手拍拍她的頭說:「雖然不知道在妳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不過請好好地哭出來,盡情哭過之後,傷口就不會再那麼痛的了。」
語畢,彷彿被觸動了什麼開關一樣,她微微抖了一下之後,身體終於有了動作。
她死命地抓緊眼前抱著她的蘭,用力地、放聲地大哭了出來。
很害怕,很憤怒,很不甘……所有的事情都來的太突然,在平靜下來之後她才有時間反應過來,才懂得去抒發一直積存在心裡的情緒。
面對比剛剛更兇湧的情緒,蘭卻覺得更容易處理了。他感受著對方釋放出來的情緒,維持著剛剛的姿勢一直輕撫她的背。
他不知道在她身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但那必定是非常悲慘而痛苦的事,他無法為她的過去做點什麼,只可以在現在稍微地成為她的支撐一下下。
「哭吧,盡情地…」

過了好一陣子,小人魚才稍稍地緩了過來,她吸了吸鼻子,紅著眼眶,眼神稍嫌有點呆滯地望向坐在他面前的男人。
「好點了嗎?」
他依然微笑著,可是語氣中除了溫柔還多了點擔憂。
小人魚這次有回應了,她微微地點了點頭。
「太好了…」蘭聽了才安下心來,然後繼續說:「我叫蘭,是一名人類,現在正獨個兒……呃,是跟精靈們居住在這片樹林裡。這裡不近人居,妳不用擔心會被其他人發現。」
「……蘭…」第一次,小人魚發出了聲音。
「嗯,妳呢?」蘭很高興,至少這樣代表對方對人類的語言還是有一定程度的認識。
聽到蘭的問題,小人魚又低下頭,表情又痛苦起來,她現在一點過去的事情都不想回想起來,包括自己的名字。
「幫我取…」
「欸?」這令蘭感到有點困擾。
他可不是普通的人類呀………
「我……不想用過去的名字了…可以幫我取一個嗎?」斷斷續續地,小人魚努力地拼湊出完整的字句。
「…我先聲明一點,我不是普通的人類是可以使用魔法的人類,『名字』對我們而言是特別的,那甚至可以影響妳一生,妳真的要我幫妳取嗎?」
小人魚沒多想地點了點頭,反正……人魚和人類都不可信,而眼前的人類至少救了她,即使他想對她怎樣都無所謂了。
蘭一臉凝重地思考了一下,最後還是答應了對方的要求,認真地考慮她的新名字。
他在屋子中走來走去,望望東又看看西,似乎沒有一點好的頭緒。
小人魚看到如此苦惱的對方開始有點反思自己是不是拋了個大難題出來,其實隨便叫個什麼都可以,她也不會介意的。
「那個……」
就在她開口時,蘭猛然在桌子前停了下來。
「我想到了!」然後高興地宣佈。
「什麼…?」小人魚有點被嚇到,但她還是看到了對方的目光放到了桌上的盤子上。
一個不好的預感升了上來。
「柚子!就叫柚子吧!」他拿起盤子中的一個柚子,對小人魚說。
「呃……」
「…是不是不太好…」對方的反應跟自己想像的差太遠,蘭有點失落地想把柚子放回去時,小人魚連忙阻止了他。
「柚子!就柚子!我很喜歡!」
蘭聽了,立即轉回來,「妳喜歡就好了,那以後請多多指教了,柚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