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本以為在這之後對方的情況會慢慢好起來,可是觀察了好一段時間,除了身體的狀況和語言能力之外,其他方面似乎一點好轉都沒有。
今日她又靜靜地坐在床上望向窗外,一副悶悶不樂的表情,不知道在想什麼。他有試圖分散她的注意力,可是每次都以失敗告吹。
她在那之後重重地封閉了自己的心靈,叫自己幫她取名字都只不過是她想捨棄過去的儀式而已。
什麼東西可以引起她的興趣呢?
正如剛開始所說的,蘭也是頭一次看到人魚,他從來都不知道他們到底是怎樣的生物,過著怎樣的生活,所以根本沒法推敲出對方會有興趣的東西。
「吶,柚子。」
「?」
「不如一起出去走走?」這樣總比一直悶在家裡要好。
「…」她低下頭,似乎在考慮要不要去。
「就當是陪我去摘果子好嗎?」


「嗯。」最後柚子還是答應了,怎麼說她現在都是寄人籬下的身份,不應該總是麻煩別人的。
她緩緩地爬下床,卻在著地的時候不小心腳軟失了平衡,眼看快要摔倒時就被蘭撈回來。
「沒事吧?」
她搖搖頭,然後有點難以啟齒地細聲說:「只是還不…還不太習慣用腳……走路…」
『風之精靈!請助吾之友得到如風的行動力!』蘭輕笑一聲之後,輕聲唸道。
柚子一臉狐疑地看著對方,隨後身體忽然輕鬆起來,走起路來一點都不辛苦,完全沒有剛剛搖搖欲墜的感覺。
「這樣妳應該會比較容易走動,未來再慢慢教導妳吧。」蘭沒打算解釋…應該是說他完全沒有要解釋的念頭,就這樣帶著柚子出門,於是她都不好意思問,把各種的問題吞回肚子裡去。
他們以散步般的步伐慢慢來到離小屋不遠的一片樹林。
沿途上有許多柚子在海裡未看過的東西,這些景物勾起了她一點點的好奇心,但都只有一點點而已,並沒有駐足細看。
現在的她完全沒有這般的心情。


看著一臉興致缺缺的柚子,蘭感到有點束手無策。
本來他就少跟人相處,更不要說安慰別人或是令人打起精神來這些高難度的行為。一開始還以為只有帶她出外逛逛,看一些海裡沒有的東西能勾起她的好奇心,分散她的注意力,不過看樣子並沒有他想的順利。
算了,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還是先繼續原定計劃吧。
蘭彎下腰,撿起了一顆東西拿給柚子看:「這叫栗子,是很好吃的果實來,妳可以幫我收拾一點嗎?」
「栗子?這種刺刺的東西好吃?」柚子看著那顆外面佈滿細長尖刺的果實,完全沒法把它跟「好吃」聯想在一起。
「那只是它的外表,用來保護自己的外殼,裡面的果肉才是可以吃的部分。」
柚子盯著手裡的栗子,若有所思了好幾秒,就什麼都不說地開始撿散落在地上的栗子。
蘭也沒多想,見對方真的默默地撿,自己都不偷懶開始動作,踏實地彎腰撿栗子。
平常他可都是用魔法把東西收集起來的呢,哪用這麼辛苦。
『嘻嘻…』


看,精靈都笑我了…蘭無奈地嘆了口氣。
這樣撿不但浪費體力,更浪費時間……不過都沒關係了,反正他多的是時間耗。只是……
他困擾地看了看滿手的栗子。
因為平常都不用,他都忘了把籃子拿出來,現在該怎麼辦呢?
『風之精靈!請借吾一臂之力!』
一個小旋風在他身邊出現,他順理成章地把栗子都放進去,讓風承托著它們。
「果然還是魔法方便。」蘭滿意地笑了笑,轉頭正想叫柚子都把栗子放上來的時候,他才發現原本在身後的人不見了!
「柚子?」左右張望,並沒有在更遠的地方看到人,蘭擔心地大聲叫道:「柚子!妳在哪?!」
沒有人回應,都沒有人要走出來的動靜,令他不禁擔心起來,對方身上的傷可還未完全痊癒的,如果出了什麼意外就糟了。
『影之精靈!請指引吾到迷途之人所在!』
說著,蘭的影子開始伸展,並向著他的左後方移動。
他連忙往那個方向跑去,其間影子完全違反自然法則地一直在他前方指引著,最後把人帶到當初發現柚子的沙灘去,就回復正常了。
「這裡……柚子!」一看到地點,不好的預感就率先浮上心頭,明明可能只是對方回到海裡才會被指引到這裡,但那不安的警號卻沒有停止下來。
開步跑出去才沒兩步,就看到遠方橫躺著的一個帶魚尾的身影,他連忙跑過去察看。正想抱起來檢查時,原本昏了過去的柚子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在看到蘭那一刻又開始哭起來,她緊緊地抓著他的衣襟,就像抓住什麼救命草似的,以細碎的聲音哭著說:「…回不去……為什麼…回不去了……為什麼要這樣…」
蘭理解不了對方的說話,他默不作聲地把人抱回去小屋。雖然他是有點好奇,很想詢問對方,可是他還是相信對方總有一天會主動告訴他的。


反正…自己的時間多的是。
回到小屋,蘭把人輕輕放在床上後,泡了杯熱茶讓柚子可以慢慢冷靜下來。
檸檬和蜂蜜的香氣令人放鬆下來,柚子一邊吸著鼻子一邊小口小口地啜飲著,身體暖和多了,情緒都沒剛剛那麼激動。
望向一臉緊張但又為了顧及自己感受而不哼一聲的蘭,她覺得有必要告訴對方一些事,至少……剛剛的事都是必需交待的。
「抱歉…讓你擔心了…」
「沒關係,人沒事就好。」蘭想盡量顯得平和,不想讓對方生出什麼內疚感。
而且事實上,他可能沒自己想像中的那麼擔心她。
「剛剛我下水了。」只是對方只專心自己的一事,並沒留意蘭的表情動作,自顧自地說著。
「想回去嗎?」
想回去嗎?……聽到這個問題,柚子垂下眼,抓緊了手裡的杯子。
「……不知道。」那個地方…她真的想回去嗎?
不,也許她只是想回到海裡,她本來棲息的地方,比起陸地更有安全感的環境。
「不過現在,想與不想都是沒意思的,因為我…回不去。」
「……」蘭記得剛剛在對方慌亂時都有說過回不去之類的話。
「只要我到海裡去,水流就會阻礙我的前進…不管我多用力多堅持都沒用……」剛剛她會攤倒在沙灘上不是因為她受傷了,而是因為她累透了。


不管試多少次,用任何角度,用多大的力量,最後都是會被拍回岸上去。
「整個海洋都在拒絕我。」而明顯,這一定是人魚王者的傑作。
「柚子…」
「我回不去了。」柚子重新看向蘭,微笑著說:「永遠地。」
人魚永遠地回不了海洋,那到底是什麼感覺呢?
蘭難得地用力思考著。
就好像鳥兒離開了樹林,獅子離開了草原,螞蟻離開地底一樣難以適應和習慣,會感到十分不安和不自在吧…
而且更大的問題是,被逼離開了群體,孤獨地過活。聽說人魚的生命都很漫長的……
慢著,為什麼這情況那麼似曾相識的呢?
蘭猛然發現,這個不正正就是自己的經歷嗎?雖然生活環境的變化不大,但他的確是被逼地離開了人群,一個人地過活著。
「要不,我們一起生活?」於是他提出了邀請。
「什麼?」人魚對這個突兀的提議感到不知所措,甚至有點好笑。
「反正我都是一個人嘛,既然現在回不去,那不如我們一起生活,互相照應?」聽上去是挺合理的,可是柚子還是忍不住笑了出聲。
「好奇怪喔,噗,你是不知道人魚的時間有多長吧,怎樣一起生活呢?」
「我還能活很久呢。」蘭平淡地回應著。


「更久也只不過是幾十年,那對人魚而言也不是什麼長久的時光。」柚子不當對方的回答是一回事。
「我…是真的還可以活很久…」蘭用閒話家常的語調,對柚子露出淡淡的微笑「是很久很久哦。」
他是認真的。柚子突然感到一陣淡淡的悲傷由對方身上發出來。
難道他已經一個人地生活了很久嗎?
那很久很久又是什麼意思呢?
「怎麼…」
「這當中可是有各種各樣的原因呢~」打斷了柚子的問題,蘭向她伸出手「那麼,妳願意跟我一起生活嗎?」
「蘭…」看著平放在眼前的手,還有蘭的臉,柚子猶豫了好幾秒才戰戰兢兢地把手搭在他的手上面。
如果我們都是孤零零的,何不一起生活,互相扶持呢?
「也、也不是不可以了……」怎麼臉頰好像有點熱?是錯覺嗎?
「嗯,那就多多指教了。」蘭溫柔地揉了揉她的頭髮,柚子在感受著那異常舒服的觸感之餘,同時感覺到對方發自心底的喜悅。
雖然很淡,可是卻非常真心而真實。
太好了…柚子的心裡不自覺地升起了這樣的想法。
『好想知道他更多的事呀,他的悲傷、喜悅、寂寞…』
還有…


「蘭…我可以問你點事情嗎?」
「什麼?」難得對方主動起來,他當然什麼都答應。
「那到底是什麼?」
蘭順著柚子的手指看過去,剛好看到他的「栗子小旋風」。
「哎呀!都給忘了…」覺得自己被對方看到出糗的一面,蘭欲哭無淚地把栗子放好,把旋風散掉。「妳當什麼都看不到好了,是我一時大意了…」
……這人壓根沒留意自己在問什麼問題,重點都偏到大西洋去了。
「我是問那是什麼了。」只好重申一次問題。
「我把栗子忘了…」
「不是,我是問為什麼栗子能飄在空中,人類的東西都是這樣的嗎?」柚子問到有點生氣,怎麼對方就是一直搞不懂重點?
「啊!喔,妳是問這個!」蘭總算明白對方在問什麼,恍然大悟地擊一下掌:「這叫魔法呢,我在剛見面時不是跟妳說過嗎?我是一個會魔法的人類。」
「魔法?」
見對方還不太理解,蘭乾脆用魔法炒栗子來示範。
『火之精靈!請借汝之力於吾,讓吾得以果腹!』
語畢,就憑空生了一團火來,把蘭剛剛剝好的栗子包裹著。
這樣大概會焦掉吧?
一般人應該會生出如此感想,可是對於什麼都不知道的柚子而言,卻是充滿新鮮感和刺激感的。
「魔法就是借助大自然的力量去完成不同的事,任誰都可以使用的神奇力量。當中分成了很多不同的門派,在人類漸漸失去傾聽大自然話語的現在,我們需要利用更多媒介去連接及借用祂的力量。不過,我用的這個是特別的。」蘭邊小心控制,邊慢慢解釋。
「特別的?是什麼意思?」柚子其實連前半段的話都聽得霧來霧去的,但比起來她更在意對方的事。
「我使用的是精靈魔法,跟無處不在的精靈提出請求,讓衪們借助你力量的魔法。」像回應他的話一樣,不同顏色的光球在他身邊冒出,閃爍著。
像柚子第一次看到蘭的情景般。
「這是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魔法,精靈很溫柔,衪們很願意幫助有需要而善良的人…應該是說任何種族才對。」
「即使是我也…可以嗎?」柚子遲疑了好一會,才以不確定的語氣開口。
魔法,精靈,她還是不太了解,可是她知道,現在她還需要更多更多的知識和力量。
回不了海裡的不安感隱隱約約地影響著她,求生的意志逼使她想要去學習更多事物。
「可以喔,就說精靈都很溫柔的。」蘭很高興對方終於對一些事物提起興趣,他不在意她背後的目的,只是單純地覺得可以把心思投放到另一樣新事物上,對才剛剛受傷過的柚子而言是一件好事。
光球劃著美麗的弧線飛到柚子的身周,似是在歡迎她的加入。
柚子伸出手,攤開手掌,承著其中一顆藍色的小光球。光球在她手中乖乖地飄浮著,緩慢地閃著光芒,像在靜靜地看著她,安慰她一樣。
「真的…很溫柔呢…」
「要學嗎?」
「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