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水之魔法的祕密

『風之精靈!請以祢溫柔輕盈的雙手助我到達高處的目標!』
柚子小心翼翼地捧著手中吱吱叫喊著的雛鳥,在風之精靈的幫助下,輕輕地飛到離地面有點距離的樹頂。
「下次不要再俏皮了。」說著就把驚慌得直發抖的雛鳥放回鳥巢去,還順手摸了摸牠的頭。
學了魔法都快半年,柚子學習魔法的過程非常順利,連蘭都嚇到了。
也許是種族的問題,都有可能她本來就比較有潛質,蘭只需要把方法教一遍,柚子就已經可以成功做到個大概。
「運用得不錯嘛。」蘭笑咪咪地在地面等她。
柚子望了他一眼,沒回答,只是徑自走遠。
因為她知道蘭接下來會說什麼。


「既然三種元素都學得不錯,什麼時候要開始水元素的練習呢?」
我.... 才不要呢!
「跑掉了....為什麼就是那麼抗拒水魔法呢?」望著跑遠的身影,蘭不解地搖了搖頭。
明明那才是她最擅長的魔法呀....

時間回溯到蘭一開始教導柚子魔法的時候——
「精靈魔法共分四大元素,風、火、水、地,而當中又細分了八大次元素,力量一點都不比四大元素弱,不過這後面的慢慢再學,先學會前面的再算。」畢竟對方是第一次學,自己也是第一次教,會不會順利他都不知道。「那妳想先學哪種?」
柚子想了想,腦海中除了栗子小旋風就什麼都沒有,雖然隱約知道這個人不時都在用魔法,可是她實在想像不到它們有什麼分別。
「啊……要不我先示範一次給妳看?」遲遲都得不到回答,對方的臉上又這麼糾結,蘭覺得有示範的必要。
「示範?」柚子不太明白,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好吧,先讓妳看看風吧。」
『風之精靈!請予吾與祢一樣的自由和速度!』說畢,一陣風刮了起來,然後蘭原地升起飛到天上去,而且還能自由自在地改變方向,就像在空氣中划水一樣 。
「這是風魔法,特徵是自由還有速度,是在想要加速或是移動時不錯用的魔法,大部分轉移魔法都是風之精靈掌管的。」滿意地看到柚子的目光正在追隨自己,蘭立即唸出另一句咒語:『水之精靈!請展示祢的靈活和溫柔!』
水珠憑空出現在柚子面前,並集合為幾條水流,像有生命一樣圍繞著她舞動。
「這是水魔法,是最靈活而又容易控制的魔法之一,同時具有治癒傷痛的能力,大部分的治癒魔法和幻象魔法都是水之精靈的拿手好戲。」
聽著蘭的說話,幾條水流都興奮地波動起來,伴隨著像水流聲一般的笑聲,水流突然急速轉動起來,然後「嘩」一聲同時散了開來,被圍在中間的柚子由上到下都濕透了,她滴著水地怒瞪飛在上面的蘭。
「…啊哈哈…水之精靈偶爾都很喜歡惡作劇的……」抓了抓頭,蘭無奈地說:「別動,我幫你弄乾吧。」
『火之精靈!請以祢能澄淨一切的火炎擁抱吾的友人!』
柚子一聽,心想不是想燒掉自己吧?正想著要不要逃走時,火炎已經出現在她跟前,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自己衝來,瞬間就被火炎包圍了。
「…不熱?」原本以為會變成火人的柚子,冷靜下來才發現火炎一點都不熱,她一點都沒有被燒傷,而且身上濕了的地方正在乾透。


「這火不熱,是特別讓精靈弄的,只會抽走妳身上的水份。火之精靈是比較暴力而且難控制,一般都是以攻擊類魔法為主。不過祂們同時擁有淨化的力量,所以都可以用來清除一些不潔之物。」還有炒菜煮飯。 「好了,最後一樣應該怎樣呈現給妳看呢?」
「地之精靈嗎?」火炎在完成任務之後就消失了,柚子也乾透了。
「地之精靈,可是很厲害的精靈呢…」蘭說著唸起咒語來:『地之精靈!於無知之人眼前展現祢美麗的生命力吧!』
然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原本光禿禿的空地忽然長出了一朵又一朵的鮮花和藤蔓,花瓣隨微風飛揚,同時鮮花的香氣都吸引了不少蝴蝶和蜜蜂的到來,令本來了無生氣的土地變的繽紛起來。
「恰好,差不多到春天了。」蘭看著飛舞的花瓣說道,邊輕輕地降落到地上。
「這就是魔法…」柚子被最後的景象震撼得無法自我,在海底裡哪有這麼美妙又好玩的事?雖然也有美麗絢爛的地方,但各有各的美艷。
「地之精靈經常被不了解的人以為是只可以控制泥土和防守的精靈,但其實祂同時掌管著草木花朵的生長,可以在一定程度下協助精靈使,所以我才要表演這個。」不過如果用太多就會打亂平衡,那也是不被允許的事。「而且那位也是位美麗的精靈小姐,常常被誤會成身形魁梧的精靈先生實在是太可憐了。」
蘭才說完這句,開滿遍地的花突然一下子全收起來了,加上被吹下來的花瓣,感覺比一開始光禿禿的空地更悽慘。
蘭愣了愣,但很快就知道怎麼了,他嘆了口氣說:「……下次不提了。」
然後柚子彷彿聽到了什麼惡作劇的嬉笑聲,接著花兒很快就盛開了,而且比剛剛開得更多。
「怎麼了?」
「剛剛不小心惹地之精靈之主生氣了…不過祂可是位溫柔漂亮的精靈小姐,別誤會。」蘭為免又發生剛剛的事,他不忘加上了些讚美的話。
「蘭有見過祂嗎?是怎樣的?」聽蘭的語氣,似乎曾經見過那位精靈而且跟她平常看到的不同,是有形體的,她對此感到相當好奇。
「有喔,在一次機緣巧合下我有幸見過這位精靈小姐。祂是地之精靈之主,就像大地之母一樣溫暖的女性精靈,啡色的長曲髮,溫婉的茶綠色雙瞳,總是穿著深綠色的長裙和三角頭巾,在樹屋中製作各種點心,非常可口。」蘭回憶著當時的情景,邊津津有味地說著。
「點心……不!地之精靈之主是什麼?跟這些精靈有很大分別嗎?」柚子差點被點心二字吸引過去,馬上改口。


「分別可大了,精靈之主是擁有自我意識,力量強大的精靈。祂們是不同元素的精靈們的代表者、首領,可以跟精靈使簽訂契約,從而讓他們使出更強更高級的精靈魔法。」蘭沒聽漏,心裡盤算著等會拜託地之精靈之主給他做一個點心。
「那蘭簽了?」
「我?沒有呢。」
「為什麼?祂們應該不容易找到吧?」
「祂說我不用。」蘭的笑容一如以往的平淡,但在柚子眼中卻多份不同的感情。
「那,柚子妳想先學那種魔法?」
不給柚子細想的機會,蘭很快地拋出了一個問題。
「呃…風?」柚子想來想去,最後還是決定選風,這樣蘭感到非常訝異。
「真意外呢,我還以為你會選水魔法,畢竟妳跟水元素的契合度應該比較好。」
「…我覺得風魔法比較實用了…」她含糊地說著。
她不想學水魔法。
只要看到水就會想起不好的事,就會想起以前的事。
更重要的是,她不想承認自己跟水有多契合。
「那好吧,那就先來學風魔法吧。」看出柚子有點異樣,蘭也不多問,配合地說著。



在她根本進不了海裡的現在,告訴她跟水有多契合…根本就是笑話。
那次之後她還未死心,在開始學習魔法之後,她每晚總會偷偷地跑出去海灘,以不同的方法和魔法試圖衝破海流的阻礙在海裡游動,不被拍回岸上。
可是無論她嘗試多少次,永遠都是失敗收場......
「啊!」又被沖回來,本以為用傳送魔法把自己先送到海裡,阻力會少一點,沒想到最後還是被強勁的海流沖上岸。
還被蘭稱讚自己運用得不錯,這樣根本一點用都沒有呀......
柚子趴在沙灘上,大口地喘著氣。
在這次之前,今晚已經試了好幾次,自己的魔力跟體力都差不多到極限了。
「今晚還是一點進展都沒有嗎?」柚子嘆了口氣,正想認命地起身回小屋時,突然不遠處的草叢傳來了聲音,令本來因為疲憊而精神變得有點渙散的她立即繃緊起來。
她小心翼翼地伏在地上,屏著呼吸,眼睛死盯著傳出聲音的草叢看,在小心提防的同時盡量藏起自己的存在。
可惜,敵人明顯就是衝著自己來的。
在前一刻還在抱著「可能是蘭」這種僥倖想法的柚子,在看到從草叢中走出來的兩個人類時,心裡立時警號大作,想偷偷往後退但根本沒用,因為對方早就知道她在那裡。
「哈哈,沒想到這麼走運,居然會在這個鬼地方找到珍貴的人魚…妹妹!」看著在眼前笑得猙獰的人類,柚子知道自己躲起來都沒用,立即想變出雙腳跑走,但就在這一刻她才發現自己連改變形態的力量都沒有。
對了!她上岸之後都沒有吃過靈魂,力量比以前弱了很多。因為剛剛胡亂衝下水,連魔法都控制不好,而且都沒空檔讓她唸咒語。
如果是以前,她一瞪眼就可以把人震住了,現在……
該怎麼辦…


驚恐地望著越來越接近的噁心人類,柚子的腦海竟然一片空白起來,她一個辦法都想不出來,反而小時候在老人魚口中聽過的故事卻一一浮現出來。
被抓到就會被殺,被賣去有變態喜好的人類被玩弄,受盡虐待,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嗎?
其實也沒關係吧,反正…已經回不去了,自己也什麼都沒有了…
意志開始消沉,假如是以前的她一定不會這樣想,但今非昔比,她已經是「柚子」而不是「露緹卡」。
在陸地,失去了魔法和古代人魚的力量,她連逃走的能力都沒有。

『要不,我們一起生活?』
在絕望之際,一把溫柔的聲音忽然在腦中響起。
…蘭。
對…我答應了他要一起生活的…
『我還可以活很久呢~』
我不可以拋下他…

就在那人類快要抓住她時,柚子急中生智,抓了一把沙子往對方的眼睛丟去。


「啊啊!我的眼!我的眼!」
「喂!你怎樣?…可惡!」
可是對方有兩個人,成功命中了一個還有另一個,而他更因為同伴被傷而處於盛怒之中。
柚子見對方來勢兇兇,急忙重施故技,可惜被早就預料到的人類避開了。
「哼!看我抓了妳!」
『地之精靈!形成漩渦吧!』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不遠處傳來了熟悉的唸咒聲,然後那人類企著的地方突然向下埳,沙子開始把人吞進去,就像流沙陷阱一樣。
那人驚恐地拼命向四周抓著,想抓到些什麼讓自己可以爬出去,不過他越動,動得越激烈,下沉的速度就越快。
「柚子!妳沒事吧?」用風魔法迅速來到柚子身邊,蘭緊張地詢問她的情況。
「我…我沒事…」柚子沒想到蘭會出現,在得救而鬆一口氣的同時都嚇呆了,一時間反應有點遲緩。
「那就好。」確定了柚子的狀態,蘭才正式面對入侵的二人。『水之精靈!回復他的光明。』不管在流沙中掙扎的人,蘭先處理了另一個被沙子扔中的。
「哈呼…看、看得到東西了…兄弟!我來救你!!」說著他就往另一個人的方向跑去,卻被一道無形的牆壁欄住了。「為…為什麼過不去…一定是你搞鬼!」
蘭笑了笑地擺擺手,另一個在流沙中的瞬間又下沉了幾分。
「你!…停停手,不要殺我們,我們都只是想賺點錢……」那人見狀立即緊張起來,雖然不知道現在是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知道眼前的人很強,他們打不過的。
「所以就想抓我學生了?」蘭的笑容沒改變,但周圍的溫度似乎漸漸降低了。
「大、大師!小小小小的不知道是你的學生呀!無意的無意的!」那人都感覺到不對勁,連忙求饒道,差點沒跪下。
「你意思是......不是我的學生就可以捉嗎?」蘭說出了柚子心底的話,她有點驚訝地看向把自己護在身後的人。
「不敢!不敢!我們以後都不敢了!放過我們吧!」眼看自己的同伴快要被沙淹沒,那人越發著急。
「呵呵....我憑什麼相信你們呢?」只是他急蘭不急,他慢悠悠地問道,如果現在不是夜晚,即使他即時泡一杯茶喝都不會有違和感。
「這…這個…」對方的問題他完全不會回答,這種事該怎樣證明?加上同伴的情況危急,他完全地慌了,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就是說,證明不了?」蘭似乎沒打算放過他們,繼續逼問道。
柚子看一看蘭又看一看那慌張的人類,突然有點於心不忍。
雖然有這樣的想法的確很奇怪,都不像她,但她就是覺得眼前的這兩個人不應該殺。
因為……他們的靈魂,並不污濁。
他們只是一時財迷心竅罷了。
「蘭,夠了!放過他們吧。」
此話一出,所有事情都靜止下來了。不停把人吸下去的沙子停住了,還在乞求蘭放過他們的人愣住了,而蘭則帶點訝異地回頭看著她。
「放過他們?」他再一次詢問。
「嗯。」剛剛消耗的力量慢慢回來了,魔力都開始回愎了,但柚子沒打算在那兩個人類面前變回來。
「沒關係嗎?他們剛剛還想抓妳。」
「只是一時想不開罷了,對吧?」柚子望向已經嚇得跪在地上的人類。
「對對對!以後都不會,以後都不會,對不起!對不起!」他連忙回答,只求對方可以快點放過他們。
「那好吧。」蘭都沒多為難『風之精靈,請把人救離於危難之中。』
在沙中的人緩緩升起,輕易得完全沒有阻力,彷彿剛剛那些吸力都是幻覺一樣。
「咳咳咳…」一直被沙埋到口邊的人在被救出之後,開始不受控地吃進去的沙子咳出來。
「你怎樣?!」牆壁都消失了,另一個立即走過去把人扶起,又幫忙拍拍他的背。
「雖然不知道你們是怎樣走進來的,不過這裡並不歡迎外來人士,你們想自己走還是我送你們走?」蘭沒讓他們休息太久,心情其實不是太好的他,只想盡快趕人出去。
「自己走,現在就走!」二話不說就連拖帶跑地沿著原路落荒而逃。
『水之精靈,請以祢的畫筆描繪出幻象吧。』在那兩個人跑遠之後,蘭再次唸起咒語,那兩個人的身影瞬間消失了。
「蘭?」確認沒事後,柚子才把腳變回來,站起來問看上去陰晴不定的蘭。
「看來要把結界加大,不然又會像今日這樣,跑了一些蟲子進來。」蘭沒看向柚子,只是領著人走回去。
「蘭……你生氣了?」
「…也不是。」本來不想回答,不過猶豫了一下還是把心中的感覺說出來。「我不確定那是不是生氣,但的確有點不舒服。」
「是因為我嗎?」
蘭沒回答,只是不解地望向柚子,不明白為什麼對方會得出這樣的結論。
「因為我…偷跑出來,還胡亂地使用魔法…」還令自己身陷險境…
「不是,本來我就知道妳晚上會偷走出來練習魔法,我覺得妳可能還需要點時間來適應,所以也沒什麼意見。」蘭在很早之前就已經發覺柚子會在夜裡偷跑出去,始終是一起居住,這些動靜是怎麼都沒可能察覺不了。
再說,精靈們都會告訴他。
他已經在這片樹林住了很久,跟這裡的精靈已經很熟絡,幾乎沒什麼事情是可以逃過他雙眼。
然而,還是看漏了兩條蟲子。
原本他就在居住的範圍設定了結界,不讓外來人發現和進出,但考慮到普通民眾對海岸的需求,以及各種意外狀況,就沒把沙灘範圍設在結界裡。
柚子就是因此而得救。
而那兩條蟲子都因此成功偷跑了進來。
這是自己的責任。
「我也許只是在生自己的氣。」原來是這樣,那也可以解釋為什麼他由剛剛開始就覺得那麼不舒服,原來就是因為這樣。
「為什麼?要不是蘭出來救了我,我可能已經…」
「是我察覺得太慢了,他們應該已經在這邊潛伏了好幾天,是我疏忽了才令妳有危險。」蘭很自責。
明明平常的話一跑進來就會知道,為什麼這一次卻完全發現不了呢?
「……怎麼說也好,現在沒事就好。」柚子也不想爭論下去,她低著頭回想起剛剛的事,如果不是有蘭在,她早就被抓走了。「謝謝你救了我。」
「…那是應該的,而且是可以避免的…」
「不,我不是指那個。」柚子打斷了蘭的話,繼續說道:「如果沒有你在,如果你從來沒有邀請我一起生活,在那一刻我早就放棄了。」
在發現自己的無力的那一刻,如果沒有想起蘭的話語,她早就放棄了。
「所以謝謝你。」給我活下去的動力和理由。
「……」這種情況,蘭真的是頭一次面對,感覺……非常不好意思。
面對著對他笑得真誠的柚子,蘭第一次感到如此難為情……同時感到如此…溫暖。
他有點困擾地抓了抓臉,再努力地變回平常的表情,微笑著地對柚子說:「那,妳肯學水之精靈魔法了嗎?」
「為、為什麼會牽扯到這個上了…」這次換柚子感到不知所措了。
「怎樣?」
「……明天再算。」
「所以是明天開始學囉?」
「不、不是,我才不是這個意思!」
「我什麼都聽不到~」
「蘭!」
已有 0 人追稿